Problem or not problem – 同性戀家庭孩子的教養真的有問題嗎?

作者:涂育維

20141209圖片來源:mirror.co.uk

近來仍然吵得沸沸揚揚,甚至是許多政治人物趁機拿來作為重要的選舉政見,正是多元成家、同性婚姻的議題。相信許多人從推動法案以來,都看了不少護家盟和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之間的攻防,雙方各自有自己的論述和主張。其中比較常被提出教養上的爭議點不外乎:同性戀家庭教養出來的小孩心理狀況會比較不好啊,在學校也容意被同學霸凌、欺負啦,還有同性戀家庭教養的小孩更容易有性別認同問題,還更容易成為同性戀。雖然乍聽之下好像都能夠從身邊找到一些例子,但這些主張和前提究竟是否合理,還是只是對特例的過分擔心呢?

其實,就心理學研究的結果而言,這些爭議基本上可以透過研究提出客觀的證據來解決。在青少年百科全書中(encyclopedia of adolescence)[1]裡,由三位研究者撰寫的同性戀教養的章節中,整理了許多過去探討這些爭議點的研究,最後得到三個的結論。

  1. 同性戀家庭長大的青少年,並沒有比異性戀家庭出身的更容易被霸凌、或遭受同儕的敵意。
  2. 同性戀家庭的青少年在心理社會適應(psychological adjustment)和異性戀家庭的小孩一樣健康。
  3. 同性戀家庭的青少年比異性戀家庭長大的不會更容易成為同性戀,也不會更有性別認同的問題。

那同性戀家庭長大的小孩和異性戀家庭成長的被證明比較有差異部分是那裡呢?自尊(self-esteem)大概是比較有討論空間的部分。有的研究發現在離婚的單親同性戀媽媽的扶養下,和異性戀單親媽媽家庭中長大的小孩,在自尊上沒有差異(Huggins,1989)。而根據另一個回顧研究(Anderssen et al, 2002),檢驗了許多同性戀家庭和異性戀家庭上的一些可能差異,包含心理疾患和性別認同混淆問題。結果只有在孩子對自己的認知能力和身體能力上的自尊較少,但其他探討情緒、行為和性別認同的發展上都沒有顯著差異,甚至在同性戀家庭成長的小孩享有更高品質的親子關係,還經有更優質、溫暖,更具有安全感的親子依附關係。

既然沒有證據說明同性戀家庭在家庭的功能上不健全,甚至有更好的親子關係和依附關係,在同儕關係也沒有比較會被霸凌或欺負,那究竟自尊的問題是怎麼造成的?根據一個較早的研究(Gershon et al, 1999)曾指出,當同性戀家庭長大的青少年對自己有同性戀母親有較高程度的負面觀感(stigma)時,會有比較低的自尊。而這些青少年對同性戀母親的負面觀感,正是受社會對同性戀族群的負面刻板印象、汙名化才產生的。那這是否代表其實真正造成同性戀家庭成長的青少年低自尊的兇手,並不是來自同性戀父母的教養,而是來在社會中對於同性戀種種沒有根據的刻板印象?也就是說,那些整天嚷著同性戀父母是不適任的父母會傷害孩子的人,才是真正那個造成孩子傷害的人。

雖然有這麼多的證據說明同性戀家庭或異性戀家庭成長的青少年其實在各方面沒有什麼差異,但同性戀家庭成長的小孩確實會遇到比較多關於社會觀感的問題,在要和「替」父母爬出櫃子時也需要負擔相對的壓力。然而,令人感動的是,研究也指出這些同性戀家庭長大的青少年們反而有較好的心理韌性(resilience)來幫助他們面對這些壓力和敵意。簡單說,這些孩子不但沒有因為不友善的眼光而就此一蹶不振,反而勇敢的挺起胸膛且更堅強的面對這些問題。

筆者和朋友討論過上述這些現象後,覺得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可以想想:我們都認同每個人有其獨特性,且每個人成長的環境和際遇本身就有很大的變異性,有含著金湯匙長大受人寵愛,也有從小就家逢巨變失去一切的人。如果我們並不會因為這些出身的差異來說明一個人是否該不該存在,那為什麼要特別去針對一個某面向和自己有所不同的人們,然後拼命找出他們比自己不好的部分,以此說明這些人不該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