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樣貌的文化研究者

受訪者:林南妤 作者:林書維

10805503_893567067323239_632700509_n受訪者林南妤 圖片提供:林南妤

Q: 請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中文系跟文化研究所的領域?

我大學是念中文系,中文系教的其實就跟大家所認知的相差不遠,有古典文學、現代文學、中國哲學與小學等,我們系上因應時代的潮流還有一些資訊跟華語教學的課程。系上依選課分三個學群,有思想學群、文學學群跟應用學群,我是選文學學群,且我對現代文學比較有興趣。

研究所念的是台聯大系統下的亞際文化研究國際碩士學位學程,主修性/別研究。所謂亞際文化研究就是以亞洲為觀點的文化研究,是近幾十年才發展出來的學術社群。我主修的是性/別研究,是以性別為出發,但是超越兩性或是只有性別之間的間差異的多元性開始的研究方向,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的老師在這個領域算是台灣非常有特色的學術團隊,我也是因為景仰這些老師的作為才選擇念研究所。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中文領域轉換到文化研究領域呢?(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一直以來我對性別、性少數或是各種性的多元樣貌都抱持著興趣,因此就想在這方面擁有更深入、更系統性的學習。我在大四時加入台灣同志咨詢熱線教育小組的志工,開始會到校園演講同志或是性教育的議題,認識了念這個研究所的學長,才知道有這個學程,因此決定報考研究所。

念中文系雖然蠻有趣的,我自己也非常喜歡文學,但是對於小學跟古典文學的研究實在沒辦法,因此也就沒有打算在中文領域繼續深造。未來當然是希望能紓困現下許多人狹隘的性別觀念,因此自身必須先透過課程來深入了解。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念研究所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發現自己的英文變得非常爛吧!雖然本來認為我英文程度蠻好的,考研究所在考試時的分數也挺不錯的,但是畢竟在大學念中文系的四年過程中,沒有什麼需要增進英文能力的必要。上了研究所除了幾乎都要念英文文本外,還有許多像是哲學、政治、社會學的東西都較一般書籍更為陌生,其實中文系背景在我研究所階段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幫助,念起來其實蠻困難的。不過人生能換個方向我依然是滿快樂的。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念中文系的優勢大概就是比較聽得懂別人在說什麼,也比較能夠說出精準的話來吧,不過其實研究同樣東西的人使用的語言都差不多,基本上沒什麼溝通問題。說話的組織能力在解決團體問題時可就發揮了很大的效應,畢竟每個人對於語氣或是支字片語的認知都有所不同。

10799332_893567070656572_1588531736_n圖片提供:林南妤

Q: 請問你如何面對或是看待生活周遭的性別歧視或是偏見呢?

生活周遭對於性別、性別氣質、性傾向、性慾特質的歧視其實無所不在,但是我覺得困難的不是面對這些歧視,而是發現。當我們對周遭發生的事習以為常時,很難用批判性的眼光來看什麼是歧視或是偏見。例如主流媒體常常報導捷運上的親密行為,並且將之大肆渲染,到底是自然流露欲望的人有問題,還是以恐性或是汙名的眼光偷拍別人的人有問題,亦或是電視機前以獵巫般的眼光批判的觀眾有問題,像這些事情很常見但是也很值得我們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