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來台灣的移工們的夢想是什麼嗎?

作者 : 謝宗廷

2015082601圖片來源:One-Forty

走進假日的台北車站,看到整齊交疊的黑白地磚與滿是的外國臉孔,你的感覺是什麼呢?

有的人覺得新奇有趣、有的人覺得有礙觀瞻、甚至有的人可能覺得危險可怕。但你知道嗎?這些移工之所以聚在這裡,也是因為在他們心裡都有一個小小的夢。2015年,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數量已達58萬人,平均在台灣每40個人就有1位東南亞移工[1]。他們離鄉背井來到台灣工作,無非就是為了家鄉親人的生活打拚。但在台灣的移工法規及工作環境下,移工們普遍經歷著種種困境:

  1. 雖然喜愛台灣卻沒有幾個台灣朋友:很多移工從高中時代就前來台灣打拚,來台工作十年左右多半對台灣都有一份情感,但實際上除了雇主之外能與台灣人交流的機會並不多,交到的台灣朋友更是屈指可數。
  2. 想要有活動的空間但卻飽受歧視:移工們通常只有六日休假時間能夠出外活動[2],這也是他們工作之餘唯一能夠和朋友聯繫的時刻。但台灣環境中並沒有提供給東南亞移工日常活動的場域,一般商家對移工進行的抬價和不歡迎的姿態,也讓一些公共空間成了他們唯一能夠見到故鄉朋友的地方。
  3. 返鄉之後想要創業,但缺乏創業所需的資源和背景知識:移工們來台灣奉獻了他們的青春,當然總還是會有落葉歸根的念頭。在台灣存了一筆錢之後,很多移工都夢想著能夠回家成立自己的一間小店。理髮店、小吃店、雜貨店等小本生意是最多人的夢。但一方面由於移工很年輕就來到台灣,本來在母國就缺乏完整的教育機會;另一方面由於台灣法規的限制,移工在台灣只能從事申請來台的工作,這些工作多半是單純的勞力工作,又和他們夢想的開店技能並不直接相關,移工返鄉之後創業的失敗機率極高,於是又得開始另一段異鄉工作的循環。

看到了這些問題,社會企業One-Forty的創辦人陳凱翔決定幫這些外籍移工一把。「瑞士作家Max Frisch曾說過一句關於西歐移工的經典名言:『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現在平均在台灣每40個人就有1位東南亞移工,One-Forty想要做的,就是替 The One發聲,透過一系列的育成課程,讓移工不再被其命運所主宰,自己就能成為改變本身。」凱翔如是說道。

2015082602圖片來源:One-Forty

「我們現在有兩個主要的計畫:移工商學院是為期三個月的創業育成課程,我們希望減低移工回國經營小本生意的風險。哈囉哈囉派對則是希望創造台灣人與東南亞朋友的第一次接觸,透過各式各樣的街頭活動,讓東南亞朋友們有機會認識更多友善的台灣人,也讓台灣人能夠從生活周遭開始培養更具包容性的國際觀。7/19是回教的開齋節後的第一個週末[3],One-Forty也特別策劃了一場台北車站的小旅行,讓台灣人也能一同參與,迴響也很不錯。」

2015082603圖片來源:One-Forty

雖然今年6月初才剛起步,One-Forty團隊已經聚集了很多年輕的朋友志願加入幫忙。「All dreams are created equal」,One-Forty是這麼相信著的。如果你也對台灣的移工問題很感興趣,也希望翻轉國際觀的定義,或甚至想要親身參與創造意義的過程,就一起參與來自台灣的新創社會企業One-Forty的活動吧!

One-Forty官方粉絲團:https://goo.gl/kNZOIK

2015082604圖片來源:One-Forty

 

 

 

 


[1] 全台灣2300萬人,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總共有54萬人,來自印尼24萬、菲律賓10萬、泰國6萬、越南14萬。主要做三種工作,分別是家庭幫傭、工廠勞工、遠洋漁船漁工。詳參閱勞動部《外籍工作者-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人數》統計資料。

 

 

[2] 幫傭類型的移工幾乎總是處於一週24小時待命的狀態;工廠或漁業的移工則散居在工廠宿舍或工業區週邊,只有週末的時候才能到有提供母國服務的商家進行採買(書籍、飲食、金融服務等)或聚會(台北車站、二二八公園、中壢車站等)。

 

 

[3] 開齋節在印尼稱為Lebaran,是齋月結束的慶祝日,每年的開齋節時間是伊斯蘭曆閃瓦魯月的第一天。2015年伊斯蘭教的開齋節為西曆的7/17日,因為7/19是開齋節後的第一個週末,所以大批的伊斯蘭教移工選在這天進行團拜活動。詳參閱維基條目:Eid al-Fitr(開齋節)

 

 

公平貿易?怎麼個公平法?

作者 : 陳文媛

在6/26台北市中小企業知識學院課程中,台灣公平貿易協會的吳律德先生分享了公平貿易的理念緣起與推廣歷程,希望讓消費者意識到日常消費對環境、社會造成的結構性影響,在負擔能力範圍內,承擔起屬於消費者的責任,支持公平貿易。

2015082401演講中的吳律德先生 圖片堤供 : 陳文媛

甚麼是公平貿易?

根據台灣公平貿易協會定義:公平貿易建立在一系列的規則上,旨在確保生產者獲得公平的報酬、勞動者獲得應有的權利、並讓環境得到保護,提供生產者、貿易商與消費者直接參與對抗貧窮與剝削的管道。公平貿易模式特別重視從開發中國家銷售到己開發國家的外銷品,讓消費者以合理價格向發展中國家的生產者購買獲得公平貿易組織認證公平貿易強調協助被邊緣化的生產者在經濟上能自給自足,並且在購買者與生產者之間建立基於對話、透明及互相尊重的貿易活動長期夥伴關係,以促進國際貿易的公平性,簡言之,公平貿易是一套賦予消費者資訊全而保障生產者議價權的制度。

公平貿易認證

公平貿易的認證機制依照不同公平貿易組織而有所差異。早期各國公平貿易組織各自都有自己的標籤,但卻造成產生標準不一、資訊複雜的問題,使得消費者和生產者難以了解和接受。因此各國的公平貿易組織開始整合統一標籤,目前主要標籤的分類如下:

2015082402圖片來源:生態綠

公平貿易如何運作

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sation, FLO)的標準審議委員會(FLO Standard Commitee)制定了各項產品的最低收購價(Minimum Price),保障了農民的基本生活水準與永續的生產方式,而且依據不同的區域、等級、認証,還會有更高的收購條件。而收購價格是與期貨市場脫勾的,除非期貨市場價格高於Minimum Price,公平貿易商當然就會以期貨市場價格來收購。標準審議委員會是由生產者、貿易商與NGOs等各方代表所組成,而且2011年公平貿易標籤組織實施的新政策,生產者佔公平貿易組織百分之五十的董事會席次。這代表公平貿易的標準制定過程中,農民組織具有絕對的權力。

除了Minimum Price之外,公平貿易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制度設計就在於合作社組織,在FLO系統中,農民需自發組織成一個合作社才能成為公平貿易組織的會員。組織的過程中, 許多人權價值才能在組織中被傳遞、實踐,譬如:民主、性別平等、同工同酬、禁用童工、不強迫勞動。所以公平貿易運動其實不只是給農民比較好的報酬,更重要的是透過合作社組織給予農民發展的機會與基礎。當農民組織成一個合作社後,就不再是一個收購商面對十個農民,而是一個農民合作社面對十個收購商,當農民與收購商有平等的議價權後,價格才會是公平的。此外,過去個別的農民因為產量小,無法自辦出口,必須依賴收購商集貨之後才能裝滿一個貨櫃來尋找國際買家;當農民團結成一個合作社之後,他們可以自行集貨成好幾個貨櫃出口給國際買家,不再依賴收購商或出口商,將利潤留在自己的手上。所以,公平不是靠施捨而來,而是團結起來的權力所爭取來的!

關於公平貿易的迷思

   公平貿易是中產階級才有能力玩的遊戲?

有人認為公平貿易產品比較貴,若非小有餘錢的中產階級無法負擔。其實公平貿易產品價格有逐漸有下降趨勢。例如2003年時,公平貿易咖啡平均約比一般咖啡貴一英鎊,現在約只貴零點一英鎊。當經濟規模隨著消費者增加而擴大,公平貿易商品平均價格才能因此下降,減少與一般商品的價差。隨著公平貿易在英國社會日益成熟,藍領階級亦為公平貿易消費者,對於他們而言,消費公平貿易產品是表達一種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生活態度。

    消費者直接向生產者購買,不是一樣可以幫助生產者嗎?

公平貿易最重要的價值是社會改變,這是「直接購買」所做不到的。公平貿易是全球最大的合作社運動,在生產端有農民合作社、國際上有貿易商,是種大家合作改變不公平貿易的運動,各種在傳統商業模式裡的角色都應該參與。公平貿易確保生產者獲得合理的報酬,只是一小部分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能更具規模的改善生產者的所處的環境,經濟與社會發展。

   公平貿易產品等於有機產品嗎?

不一定。一般加入公平貿易組織的農民,都是窮到連農藥都買不起的邊緣生產者,沒有能力進入市場,透過公平貿易組織輔導加入合作社。而在國際公平貿易規範中,也會要求生產者使用對環境友善的農耕技術。公平貿易組織會提供有機產品更高的收購價格,藉此鼓勵生產者種植有機產品。此外,公平貿易組織會訓練生產者種植有機作物和學習有利環境永續發展的農耕技術。 

 

延伸閱讀書籍推薦:

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 

巧克力的黑暗面

台灣工程師的洋墨文本 詹明潤

2015818_02圖片來源 :詹明潤

編輯:林書維 受訪者:詹明潤

請你簡單說一下大學所學的專業(_工業科技教育學系_系)和進修學程的領域?
我大學就讀的科系”工業科技教育學系”是個如同其名字一般,讓人不知道到底是學些什麼的奇妙的科系。

除了正規的必修課程之外,他的選修課程包含有工業相關的例如:工業製圖、材料甚至木工等都囊括;也有科技領域的如:計算機原理、作業系統、程式語言與資料庫等;此外還可以修習成為教師的教育學程。可以說是包山包海的一門學系。因為這些包山包海的選修課程,我們可以自行選擇想要學習的目標,像是後來我們同學中有人就待硬體廠、也有人做軟體,也有的去當老師。也因為這包山包海的選修課程,我在日後漸漸體會到所謂”跨領域學習”的好處。

當時,我自己的志向是走軟體、程式開發方面,另一邊因為興趣我選擇了一些工業相關的像是製圖和材料的課程,然後因為對心理學方面有點好奇,所以又跑去上了教育心理學、班級經營等類似的教學學程,可以說在這時期就已經開始接觸跨領域的學習。

看起來學的真的很雜亂,但是隨著出社會工作之後,我發現我在大學所學的各個領域都可以互相搭配與幫助…舉例來說我後來有個案子是要開發軟體並且讓硬體能配合展場的配置與設計,就同時運用到軟硬體與工業製圖的專業技術一併應用,真的沒有白學的技術,所學終究能運用到生活中。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__領域轉換到___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
決定出國進修主要有三個原因:突破現有瓶頸、自我實現與對台灣現況的不滿。

首要因素是想”突破瓶頸”,是因為先前在台灣服務的軟體公司是屬於不斷開發與結合軟硬體新技術的型態。身為專案經理不只是需要了解軟、硬體的限制,對於使用者經驗與應用的場合等都需要了解,才可以在現有技術可行的狀況下提供給客戶最好的產品內容。

因此,我必須要深入了解每個案子,做足資料的蒐集後接著制定相關的開發範疇,而我們使用的許多技術都只有英文的研究資料,有時也必須要跟國外的硬體開發原廠直接溝通。且隨著產品的成熟,我們開始漸漸將其推廣到亞洲之外,對於解釋產品的技術與限制最適合的莫過於與產品一步步走過的我,因此英語的角色就越來越重要。

曾在國外遊學的老闆也鼓勵我們多多增強英文能力,所以當我提出出國進修的想法時,公司除了支持之外,也很慷慨的提出可以讓我在國外繼續參與能遠距離作業的項目。

其次”自我實現”方面,除了增進外文能力,我也很想趁自己還沒有太多家庭、經濟壓力之前,跳出自己從小生活的舒適圈,看看世界上的小國如何求得富裕,大國如何維持強盛。

而最後一把推手就是當時正蓬勃發展的民運時期,除了看到年輕人對於未來的迷茫,政府的不作為、台灣許多制度的危機…真的是滿失望的,也讓我決心出國給自己買張門票,畢竟多一份能力,多一些機會,知識是1+1>2的!

轉換領域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不諱言我的英文能力並不好,所以我剛到加拿大時選擇先上語言學校,畢竟如果生活上的溝通都沒辦法,其他就更不用說了!

在語言學校我見到各國的學生、專業人士,因此深深的體會了各國不同的教育方式與文化。其中感受很強烈的是在我自己小時候建立起的觀念中,對於”休學”這種事情是相當扣分的,但是許多非亞洲國家的學生卻認為這沒什麼不好。在求學過程中休學幾個月,到國外看看世界,打工、讀書或旅遊都好,他們相信在旅程中找到自己的志向與興趣,接著回到學校後,才不會盲目的修習自己根本不知所謂的科目。

而且不只非亞洲國家,從韓國、日本同學的口中也發現他們國家也越來越支持休學出國的作法。當各國都在增強自己的國際能力時,我們還在吵著遊學打工就是去當台傭,我認為這樣的想法著實有點危險。

20150818_01圖片來源 :詹明潤

你期待自己再將來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甚麼樣的問題?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前面有提到原本只是單純在台灣軟體業上班的我,因為事業瓶頸、人生目標與台灣環境的關係而跨出這一步,然而跨出去之後也才讓我看見更多可能性與給自身帶來的好處。

我想,當初如果就一直朝自己原本的專業繼續前進,當然是可以非常深入非常專精,但是卻少了點變化與選擇權。我也一直認為,在這個資訊科技快速變動與更替的時代,只會一樣技術,也許容易就會因為更好的產品或技術出現而被取代掉了。

所以我很慶幸當初選擇的是轉跳到另一個環境、學習新的知識,我的初衷是為了增進自己的外文能力,然而在加拿大除了語言的不同之外,很特別的是他是世界上最多元種族的國家,因為他的很高比例的人口是來自各國的移民。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與工作,不知不覺的就培養了要如何跟各個不同國家、宗教、民族的人相處的方式,也才體會到這些差異會帶來許多需要留心的細節,也有一些有趣的地方,我相信這些東西是只待在原本環境的我根本無法學到的經驗。現在的我,能運用語言把原有的技術與知識帶到更廣更遠的地方,再結合各種不同的市場需求及想法,創造出更多的機會。

為什麼在進入社會工作後選擇到國外進修?
我自己身為軟體人,很瞭解技術變遷與取代的速度有多驚人,所以還在台灣上班的時候,我就經常利用時間回到學校進行相關領域的進修。回到學校除了學習之外,其實同時也是在做人脈的建立,我就遇過許多資深工程師跟他們互相交流一些業界資訊,也見過認真的在學生並希望以後有機會合作。且在班級裡無論是同學或是老師,因為都在鑽研這個相同的知識,但是技術背景與年齡都不同,所以在討論時常常可以蹦出意外的想法,我曾經就因此解決了一個工作上遇到的技術問題。

其實在出發前幾年我就有出國進修的想法,但是因為經濟問題計劃不斷延後,出來一趟之後才覺得真的出來晚了,如果可以我想更年輕一點就出國進修,年紀輕腦袋也會比較靈光吧!但是有總比沒有好,學習新東西永遠都不嫌晚。

我認為不論年齡多少,學習對自己有幫助的、有興趣的新東西都是很好的一個習慣。

至於進修的方式與種類,就看自己的目標而訂了!我建議想想自己想學些什麼,接著搜尋相關資源,很多大學都有進修的課程可以選擇。

尚青的小農公平交易平台–厚生市集

作者:涂育維

 

0812圖片來源 : 厚生市集

社會企業是許多年輕創業家的理想創業型態,能夠兼顧夢想和現實,還能為社會的某個角落點亮一盞燈。然而,社會企業到底是以回饋社會為行銷手段的企業,抑或是不靠募款的公益組織?還是讓許多人傻傻分不清楚啊。筆者在此介紹一個解決台灣社會問題,又產生大量營收的典型社會企業──厚生市集

台灣有一些既有的農產品銷售問題,像是農產品往往銷售鏈拉得太長,使得最基層的小農價格被大幅壓低,而消費者手中的產品卻價格過高。而經過食安風暴後,人民對食物的不安全感大增、食品安全認證不受信任,缺乏令人安心的第三方把關。

而厚生市集的出現,就是想一併解決以上的這些問題。他們作為一個農民和消費者之間公平交易的安心平台,他們詳細了解所有他們合作小農的栽種方式,確認農產品是安全健康的才合作上線,並以高於兩成的通路價收購農產品,而且也不因其他因素隨意調整價格,確保了小農們的經濟收入。同時,他們也堅持只服務30公里內的顧客,讓消費者能透過網路或手機app下單,並且當日定當日送達,除了保證新鮮,也降低了過長的食物運送產生的外部成本,如廢氣排放或運送時對蔬果的搬運傷害等等。而在食安風暴襲捲全台時,厚生市集也秉持著這樣的經營突破了消費者和食物間不信任的陰霾,逆勢成長,並且在北台灣打出名氣,甚至以小而美的公司型態,拓展了更大的業務區域,更強力的推廣他們「吃在地、賣在地」的理念。

a0002_011919

厚生市集除了解決了台灣小農過往不穩定的生計問題,和消費者對食品安全的疑慮外,他們還協助了身心障礙人士的就業。透過跨界合作,和望德園生機農場合作,讓農場裡的身心障礙學員種得安心蔬菜可以分享給更多的消費者。這樣的合作造就了皆大歡喜的結果,望德園的學員們能更順利得賣出他們辛苦種得菜,消費者也能吃到更多不同的健康食品,而厚生市集也能繼續推廣他們的理念,讓大家都能吃得安心、新鮮。

筆者曾聽過某知名社會企業的創始者分享過社會企業的定義,在她開始創業時還沒有社會企業的這個說法,但對於她一手創立的企業,她會說這先是一個企業,而後才是社會企業,畢竟只有持續營運的企業才能持久的回饋社會。而厚生市集大概是筆者最嚮往的社會企業,他們也和上面的定義不謀而合,除了成功的解決了重要的社會問題,也能夠創造足夠的收益讓公司把這樣的美好的願景繼續付諸實現。所以回到開頭傻傻分不清楚的公益組織和社會企業,筆者認為最能區分的方法,大概就是社會企業會在瞄準社會問題的同時,創造出足夠企業持續經營的利潤,讓企業能夠自給自足的同時還能長長久久的幫忙解決社會問題吧。

碳排放與碳挾持

作者 : 林書維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6月底出訪法國時,除了簽署重要的經濟協議之外,氣候變遷的改善方法也在討論範圍之內。在目前世界上,中國是最大的碳排放國(其次是美國、歐盟),六年前在哥本哈根的氣候大會,當時並沒有明確結果。但若是中國願意投入減少碳排放量,並且設定目標,等於是涵蓋了世界上一半以上的碳排放量,非常驚人。不過,碳排放量究竟與經濟發展、氣候變遷有什麼關聯?就從簡單的碳排放量為何介紹,到後續的影響等看下去吧。

究竟什麼是碳排放?

    碳元素在地球上的生物、地質、水源還有大氣之中,透過不一樣的形式轉換,而形成一種循環。在這之中因為某些氣體會產生溫室效應(地球不斷地加溫),像是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循環中可以從大氣中移除二氧化碳,但也有可能產生二氧化碳,可能的形式條列如下。

消弭二氧化碳

1. 植物:光合作用會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轉變成碳水化合物,並再透過反應轉成蛋白質和脂肪。也因為小樹長成大樹需要較多的養分,所以會吸入較多的二氧化碳轉成養分。

2. 化石燃料:生物的屍體埋在土壤或壓縮於水底,透過這些土質和水的壓力、高溫,變化成化石燃料並且將碳存放其中。

3. 其他:大氣當中的二氧化碳,有部分會和雨水結合成碳酸,滲透到地底後和內部的鈣質經過化學反應成碳酸鈣(也是鐘乳石的原理)。不過這項作用需要耗時較久。

二氧化碳排放:

1. 呼吸作用:不管是動物、植物,甚至連細菌都會透過呼吸釋放二氧化碳。

2. 分解作用:細菌、真菌會將生物(不論是動物或植物)的屍體分解,在這過程中也會釋放二氧化碳。

3. 燃燒:燃燒上述的化石燃料時,會將內部的二氧化碳大量釋出,回歸大氣。

4. 其他:當碳酸鈣遇到酸雨時,會導致其中的二氧化碳釋放。

1280px-RatcliffePowerPlantBlackAndWhite火力發電廠運作時製作大量溫室氣體並排放到大氣中 圖片來源 : wikipedia

850px-Mauna_Loa_Carbon_Dioxide-zh-hant.svg圖片來源 : wikipedia

     在看過二氧化碳的生成與解決方法後會發現,對現代社會而言,釋放的速度根本趕不及吸收的速度。從工業化社會之後,二氧化碳的排放問題就日益艱難。以化石燃料為例,由於便利生活的需求而被大量開採,但需要幾千年生成的速度卻趕不上燃燒使用的頻率,因為短時間內製造過度的二氧化碳排放。

碳排放與氣候間的關係?

    “全球暖化:指的是一段時間中,地球的大氣和海洋因為溫室效應而造成溫度上升的氣候變化。”造成全球暖化的主因,其實就是來自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不斷增加所導致的結果。對於大自然本身而言,最主要消耗二氧化碳的來源是光合作用,在穩定的狀況下,上述的消弭和排放的量是會相等的。而排除人為因素,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會來自溫泉、火山等釋放。只是在人類進入工業活動後,發現化石燃料後,大量的改善經濟和生活,沒有預見空氣污染和碳排放的影響,導致了時至今日的極端氣候。由上述的循環就可輕而易舉了解,在人為的排放下,大自然本身的循環機制已經失效,也是因此使得暖化加劇。

斤斤計較,只為減少排放。

    在《京都議定書》後,其實暖化的狀況並沒有太多改善。至今,使用另一種「碳足跡」來計算碳的排放量,希望有效降低。碳足跡指的其實是每個人、每個家戶、或各家公司日常釋放的溫室氣體數量(以二氧化碳的影響為單位),藉此衡量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利用這種計較的方式,有了量化的單位,使人們能更有感面對氣候暖化(而不再只是靠電視新聞或是身體感覺)。目前水電收據、中油的收據上面都會註明碳排放量,很多人可能沒發現,但是平時可以透過這些數字感受。在未來,超市內甚至可以標註每項商品的碳足跡量,為了就是讓消費者在購買時,將此項因素也算入在內,為減少碳足跡而努力。

一個國家,佔了全球一半。

    除了個人微薄的貢獻之外,最大的努力還是需要政府,跨國間的研究資源共享。目前全球碳排放量,前五名分別為中國、美國和歐盟(並列第二)、印度、俄羅斯、日本。而中國更是佔了全球二分之一的排放,自1979年改革開放後,發展重工業,成為世界上經濟體成長最快的國家,但月總有盈缺,亮面之後必有陰暗。在過去,中國一直主張國際間的暖化問題應該歸咎在美國、歐洲、日本,但是因為統計的逆轉,出現了要中國負擔相對責任的聲浪。由於產業的快速發展和城市化影響,再加上仰賴於火力發電導致的大氣污染越來越嚴重,終於讓中國官方承諾往低碳社會轉型。

    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要各國家提出減少排放量目標的期限。位居第二的美國政府宣布,希望在2025年前讓碳排放量比2005時減少28%左右。其他像是歐盟、瑞士、墨西哥等國家都做出這類承諾。各國家的領袖正希望可以透過制衡的力量來完成這樣的協議,預防氣候變遷而帶來的衝擊。歐盟計劃以人均減少太排放量來完成其目標,而美國的落實方法包括限制電廠的污染,車輛排放標準更加嚴苛,還有溫室氣體如甲烷一類的污染物制定相關規定。雖然這樣的後果可能為法律、政治力量帶來角力,並且打擊重工業和其他經濟活動,但是對於地球來說,已經沒有時間再等了。

    對於溫室效應、地球暖化所造成的氣候變遷,由已開發國家群起發動制約的議定,無非是希望為過去的錯做出彌補。若還覺得為求生活便利和經濟發展而不顧碳排放量,那就大錯特錯!科學家們表示,目前全世界的碳排放量迅速增加,地球很有可能在30年間就進入危險氣候的界線,到時候如果你還覺得「明天過後」只是部誇張化的災難電影就大錯特錯了。不少公司和民間團體為了削弱暖化速度,開始發展可再造的能源,如風力、太陽能、油電混合動力的汽車。前陣子在台灣上市的Gogoro便是利用電力驅動的摩托車,未來生活的樣貌其實已經在漸漸成形。雖然售價讓人不敢高攀,但是對於台灣能源型態的轉換卻是邁出了很大一步,期望在未來,此類的商品能普及,減少碳排放量,降低氣候異常的危機。

沈寂的科學教育

作者 : 林書維

     對你而言,科學是什麼?如果還以為只是考試中的一個科目,或是自然課有趣的新奇實驗,那就大錯特錯了!在世界各地,目前正面臨許多複雜的問題,能源的短缺、食物安全、氣候變化與變遷、流行疾病跨國的傳播,都是需要仰賴科學家跨界合作來解決的問題。只是這些問題產生了,我們的教育與培養的人才趕得上解決這些問題的速度嗎?你以為與你無關的科學常識其實很有可能都只是來自不普及和無效倡導。若你聽過Maker那你就更不能說你與科學毫無相關。就來看看台灣對科學的教育和其他國家的方式有何不同吧!

a0055_000864

改變中的老舊教育觀念。

    台灣的科學教育一直不在主流之中,要說是在理化學科的表現不夠好嗎?其實根本不然。自過去歷史脈絡看來就可以了解,科學知識是由西向東傳,占星等事被做為國力的預測,阻饒了普及的科學知識發展。而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科舉遺毒下,教育一直在原地打轉,學生只得汲取考試高分的知識,關於天份與興趣似乎都被扼殺。所幸這兩年在多元教育的聲浪之下,終於不再只有課本上的知識,許多家長也願意讓自己的小孩參加科展(不再是為了推甄學校加分)。現在許多科學教育館、天文館也紛紛在寒暑假開出小小體驗班,讓小朋友從小就不對這些東西陌生,解釋對生命奧秘的為什麼,了解天文氣象的生成原因。另外國際上斬露頭角的Maker自造活動,這股風也已經吹向台灣,不僅有Maker Faire的活動,更有自造Lab開設,透過課程有趣的體驗,讓民眾感受到自造的樂趣之外,同時也在活動其中了解原理,由最原始的動機學習,將科學植入每個人的基因之內,代代相傳。
 

傲慢也終將對教育趨勢低頭。

    雖然有被蘋果砸到頭而發現地心引力的牛頓。但其實在英國正統教育中,這類的課程一樣開得很晚。因為在英國科學的教育不斷的受到打壓,在某些地區還被認為只是職業的訓練而已,對此非常瞧不起。直到了19世紀,這些情況也都尚未改善。因為英國人自古的傲慢情節,因此對於改變不容易。不過在過去20年內,科學的研究經費倍增,論文的合作還有學術討論也開始大鳴大放,不僅單單在國內,也與他國的學者做合作。希望可以在世界上貢獻己力,在能源短缺、食物安全、氣候變遷、流行病的快速擴張等等,都需要科學家與跨界、跨國的合作,才有可能完善解決方法。雖說起步得晚,又受國家普遍的性格影響,但近年來也發現這項教育的重要性,鼓勵學生不要再當書本的奴隸,學到不懂得就要問,參加國際的科學論壇都能讓視野放大,並且不再單一的在原本的領域作研究。
 

核災後,更沈重的擔子在肩上發酵。

    一向給世人有“老是發明些不明所以東西”的日本人,其實對科學的熱衷度也在下降中。前陣子從新聞報導中可以窺見,因為小朋友沈迷於遊戲的現象,日本開始開設特殊的「程式課程」。參加這類的小朋友,可以透過自己編碼,跟寫網頁碼,透過不斷的嘗試去做出一個遊戲,因此對理化、數據等知識不再冷漠無感。而真實參與的小朋友們也真的在之中得到樂趣和技能,父母也不用再多擔心沈迷於遊戲而一事無成。另外因為大多人認為科學知識太多生硬,通常都是還沒聽就把耳朵關起來,日本人也一直希望能從此處著手,讓教育落實在民眾之中。針對這點,東京大學的研究所每年都會舉辦OPEN CAMPUS的活動,不僅開放校園還會開放實驗室,更設計活動讓民眾親身參與。有用3D眼罩的來同步觀察機器人的視野,還有讓機器人跟自己做出相對應的動作,都完全讓觀賞的人沉迷其中。玩完了如果還對其中原理有興趣,更可以透過海報看出端倪,並可以當場詢問工作人員,寓教育於娛樂,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可以接觸。而在福島核災這後,科學的議題在日本又更被重視提起,在人才缺乏的情況下,很難保證下一次核災何時會來,加上放射性污染問題,若不落實好基本教育,以及讓全體國民有普遍的警覺性,恐怕最後導致滅亡的不會是地震、核電,而是人類自己。
 

鬱金花香中飄散的自由教育。

    習慣中,總覺得歐美國家,如美國、德國、英國的科學研究和教育非常突出,但其實在國際上,荷蘭的研究表現是不輸給任何人的。從1813年建國以來,在《基本憲法》中明訂了教育自由,任何人、群體都可以根據自己的宗教信仰、人生哲學、教育方式來建立學校,也因此在荷蘭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學校存在。義務教育從五歲開始,分成初級、中級、高級三等。初級教育中,希望開發小朋友的理解和創造能力,引導他們情感方向的成長。在中級教育,有分一般中等教育跟職業中等教育(大概是普通高中跟職校的分別),在最後三年作不同科目組合的選修,好銜接高等教育。分為專科和大學兩種的高等教育在荷蘭其實升學條件非常嚴苛,因為嚴格控管的關係,除幾所私立學校之外,大多為公立。為了要開發學生獨立思考和研究的能力,因此許多學校都有實作的課程、研究,也尤其著重在生化科技、環保管理、水利技術、工業管理等等面相。由此看見,國內常倡導的大學“由你玩四年”一對比荷蘭馬上就被打臉。從小培養的理解力,到越近嚴苛的升學,卻也未曾聽聞學生升學壓力等消息,並且還重視科學研究的應用發展,讓理解力從小就開始培養。

    不同的國家就國情推動不一樣的教育模式。不過回歸到最原始,依舊要關心的是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年初時,台灣舉辦了國際科學展覽決賽,來自英國的學者Richard Myhill在創意論壇上也鼓勵學生要跳出教室思考,過去我們的知識皆來自課本,但是學生應該要培養發掘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這些都不是課堂上和考試能給的。也因為有這樣活絡的思考,才能用創意在科學殿堂之上創造和發現過去沒有的新奇、有趣。透過這樣國際性的論壇、賽事還可以學會和不同國家的人合作,找出問題所在點,正是目前面臨共同困境的全球,需要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