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與跨科際

作者 : 林書維

突然之間,市場上出現「小農市集」,衍生一連串的講堂、講座,悄悄地農業正在展開一場革命。一開始推展的辛苦的小農究竟是如何躍上舞台,令所有人不得不正視,並且引領潮流,總歸到底也許這些小農應該感謝近兩年中,在媒體報導中跌倒的“食品廠商”。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的生活日益富足、便利,而過去的粗食也漸漸的被精緻食品所取代,化學、基改等食品開始充斥生活之中,逐漸擴大的黑心食品問題,讓人們不得不直視每天吃進口的究竟來自何處、產於何地。新一代的農民已經出現,在台灣許多七年級生踏入農業,運用新型科技宣傳,務農人口雖然減少,「量」的部分減少,卻在「質」的方面提升。新世代對知識的渴求、對新型科技的理解應用,對世界趨勢的連結渴望,對台灣的土地種下這波革命。
20150531

舉辦百餘年的世界博覽會,向來是各國展示其科技、產業和文化影響生活的範疇。於以美酒、美食著名的義大利所舉辦的2015世博會,恰巧符合國際趨勢,選擇了「吃」這個主題。素有時尚之都美名的米蘭,同時有一百六十多個國家展現,圍繞著「饗食全球,生活的力量」(Feeding the planet, energy for life)策展,食物的生產到廚餘處理,無不充滿創意。農業一向是立國之基,過去的農業革命時至今日,走到了利用科技解決食品問題、糧食供給、永續農業等問題。全球性的首要防堵問題莫黑心食物莫屬,食安不僅佔據台灣的報紙版面,由於不透明的生產鏈,安全問題開始在全球浮出檯面,也因為如此,價格成為對小型農業者的致命傷,透過展館所展示的「未來超市」,描繪著農業與消費間的新未來。過去科技電影內,透明浮現各項數據、分析的畫面已不再是天方夜譚,也許你隨手拿起水果,頭頂上的畫面便開始Show出品種、生產者、營養組成、碳足跡、栽種方式等等你可想見更甚想不見的資訊,都在這幾分鐘的時間內開誠布公,我們不再依賴過去透過銷售員取的資訊的方式,一切都開始透明化。沒有人能否認,小型農業就是未來農業的革命基因,透過有機、環保的生產方式,不僅對生態永續有所幫助,也因為小農對產品的掌握度更高,把關食安,消費模式也因而改變。

全球的農業正面臨迫切的糧食需求,可耕地的減少,甚至是食物的分配不均所造成的飢餓人口,都是燃眉之急。然而,也因此矽谷捲起了一股農創風,市場的規模大而且使用創新科技或是電子設備管理的年輕農民們獲利高,小農一方面其實也舒緩了就業市場的飽和。對台灣而言,雖然才起了一小步,但透過連環爆的食品安全問題,人人自危,也許未來超市尚有一段距離,不如從市集逛起,親自下廚亦是崛起的趨勢,我們需要的是食物,而非食品。

沒有系的大學

作者 : 林書維

全球各地的經濟、社會、政治及科技已逐漸整合為高度連動的地球村,而領域之間的相互關聯性也越來越深,每一項創意與科技無不融合多元,跨科際激盪出有別於傳統的創新思維的知識經濟。而我們把焦點拉回台灣,根據一項針對全國大學的調查,台灣大一新生有超過 1/3 的同學不滿意自己當年選擇的科系,而又有25%想轉系但之後僅有 6% 轉系成功。如果以台灣這麼高比例的大學入學率來說,這個對比實在非常強烈,「一試定終生」的劃一制度讓現代的學生喪失了探索其他興趣與專長的機會,求學過程中所培養的也並非興趣取向的目標,而是大考的指定考科。

a0001_014290

國外的教育趨勢:
先前再爬文時,忽然看到一段刻骨銘心的文章,該內容大概是“如果你打開哈佛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系(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的網站,你找不到系主任是誰,而這卻不是校方疏失“。這關鍵的原因就是歐美許多大學入學時都已經不強迫新生選科分系,而且該文章中所提到的另一重點,就是學程與學系再也沒有壁壘,學生可自由選擇學程,學系的界定則變得非常模糊。在學校的教學項目中可甚至現已經不是用「program」這個字,而是用另一個詞「Concentration」(大概就是“學程”) ,隨著學系的角色其重要性逐漸下降,取而代之的是分類更細微的學程。眼看美國許多大學的管理學院和法律學院都已打破學系界線,改以學程制為主要發展策略,其最終的目的是讓專業學習可依據變化快速的市場給予適當的教育。

也就是說,不管當今社會的前端產業變成怎樣,以跨科際為主旨的教育更能使學生具備該有的各項專業,形式上就是在大學中以學程代替學系,因為學系所包含的內容過於單一,且靈活度也不高。以學程來當作學生學習的綱目單位更能貼近該生對於興趣的實踐,也更能造就出多元的專業能力,在心態上的培養則雜揉各家,在日後不管人際關係、專業培養、求職條件等都多有幫助。
 

在台灣的教育進步:
在一次次聯考的結束後,學子們因為缺乏輔導與認知,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就必須選擇好科目,並根據分數與這模糊不清的志願入學。再者是大學分科過細,每一系的課程偏重於專業科目,跨科的修業空間較少,獨自學習的學生也無法在不同領域得到回應,導致畢業生的知識內容固有其精深之處,卻失之廣博。現今快速變化的社會已經不是單一專精的學生足以面對,在社會上立足必須兼具更多專業與能力。

但也不要以為國外月亮比較圓,其實台灣也有跟上腳步,在網上搜尋”不分系“就能看到許多前端大學也對於這樣的教育方向有在調整,你也可以看見台灣學術界出現不同聲音,大家開始思考如何正確的打破領域間的圍牆,畢竟打破「學系」藩籬 ;注重「學程」才是教育的未來,但倘若分劃不當也有學術不精的可能(畢竟台灣高等教育一直存在著適性選擇不足與知識統整薄弱兩大問題),因此現在在台灣可看到的不分系依舊較少,大多都是在類似的科系中做初步的融合而已,像是資工、資管等工學院的科系化為一類。分流方式則像是每位大一不分系的學生在大一第二學期結束前,繳交大二選系志願表,在校方評估後再做二次分發。這麼做也就是打破學系本位主義,給學生一個自由、自我負責的學習環境,學生可以先學習,擴大學習廣度及視野之後,再決定主修之學系…雖非學程但也是項進步。
 

資源上的分配與社會環境:
縱觀全球後,其實各地看法不同,像是英國的倫敦大學與愛丁堡大學就並無不分系制度,專業課程的精益求精才是他們追求的;美國則是全面實施不分院、系;亞洲方面則則非常多元,大部份的國家兩種至都兼併其中。但在新制度下的教育資源分配,我想絕對可比現況將來的更為彈性,現有資源,包括經費、師資、課程、研究室、實驗室、教學設備及行政支援等,以更有效運用資源充分發揮協調與整合功能,對於健全教學、研究、發展組織有積極正面意義。

而大學採學程制培育跨領域人才更能使學生適應環境多變的社會生態!之前就有學者就表示「現代社會需要的人才應具備跨領域能力」,一番談話後更以台灣的醫療觀光為例…指出傳統的系所組織已不合時宜,綜合關光、管理、醫療、旅遊的人才需要培養。誰不想成為集各專業于一身的人才?其實不止這個,現在在台灣打拼的青年一代,我猜身懷多項專業的不在少數,各行各業的跨領域越趨頻繁,兩把刷子早就不夠看了!因此我認為大學培育跨領域人才勢在必行,因此如何有效率的協助學生學習跨領域知識,要專精于每一項又都能具備知識統整與融會貫通的能力,是傳統的大學教育所需面對的挑戰與課題!
 

結語:
現今社會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運作方式,“人與人”甚至“人與自己”都必須強調跨科際的合作,跨科際人才亦隨之產生,貫老闆們以高薪娉請跨科際人才的理由更是白話,這樣的例子我想大家耳熟能詳。如果你兼顧通才與專才,又能靈活運用自身的專業手腕,那麼這些條件在社會如此競爭的社會難道不是一項超級利器嗎?在這樣高度競爭環境中,跨界知識整合、融合科技運用就成了最關鍵的能力,就另一層面來說,也拓展了我們的人生寬度,創造出更多不同的發展可能。

 

從無限迴圈走出的設計師

作者:林書維

11301614_998427876837157_1005396093_n圖片提供:林書維

 Q: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_資訊管理系資訊科技組)跟(_視覺傳達系)的領域?
雖然說,”資訊管理系資訊科技組”名稱看上去是資管系,而且照理說應該是以管理為重的科技相關科系,當初剛來也是這麼想的!但其實這間學校的規劃是將資管系分成了三個部分(三組),因此有專攻網頁的網路科技組;著重管理的資訊管理組;著重程式開發的資訊科技組,也就是說…我們這個組有點像是披著一類皮的二類組,未來相關的出入也就是工程師或是科技從業人員,學得好的話大概就是可以自己寫出一套系統或是遊戲(Coding)。而另一部份,我在資管系畢業前轉學的視覺傳達系,學的則是設計、攝影等靜態或動態的平面設計藝術,課程從較為傳統的素描到3D軟體皆有著墨,而每個人在這當中培養專精的項目都不一樣,有人特別對於拍影片有興趣就常在作品中以此表達,其實對於視覺表達的訊息傳遞,你終究會用你最喜愛的方式表達出來,而設計本身就是門商業行為,除了所謂“美術代工”的美工,如果想成為設計師,還是要有人買你的帳才行,這裡畢竟不是書畫系或是美術系,因此學到的傳達可不僅止於視覺而已,邏輯與溝通也是很重要的。

 Q:什麼原因讓你想從__領域轉換到___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當時有很多朋友在大三時就開始惶恐,因為就算你夠專精,畢業後真的是面對大多數人都不沒興趣的電腦Coding,許多人因此選擇就讀研究所,不少人坦誠是將臉埋進書本裡,但就算畢業了找工作,即便高薪也是賣肝且枯燥乏味的內容(除非真的很有興趣!),出社會後同學要不就是改行做週邊或是接觸與所學不同的行業,至少…現所以我看大部份的人,在畢業兩年後看起來,超過八成的同學都在做不相干的職業,而我肯定也會是其中之一!因此當下我既下定決心告訴自己,人生還是追求自己想要的比較重要,因此就秉持著“喜歡的東西絕對能執著成為一像專業”的堅定意志,加上我從小就非常嚮往藝術與繪畫、時尚等領域…原以為偏重管理的科目也能成為一項專長混口飯吃,但因分數分發的關係到了分數較高的資訊科技組,沒興趣加上對於設計夢想的衝動,就這樣子…我在畢業前夕提起勇氣選擇轉學。有沒有後悔?沒有。出路有沒有比較好?好上許多。快樂嗎?那還用說呢!

 Q:轉學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原先在讀資管系的時候,每天上課內容大多就是接觸程式碼,背一些我當時覺得以後大概是用不太到的語法,頭腦也跟著C++無限迴圈…原本想說離開之後大概就再也用不著了。不過其實現在也常將電機概論或是在網頁上也大有幫助。而另一方面,學習設計之後慢慢開始發現好在當時有背一些語法,現在在職場上才不會因為密密麻麻的程式而眼花或是愣在那!在專業上其實多有發揮。

另外,我當時認為ERP系統是一套很無聊的系統,但後來發現..真的很無聊!不過不過,真的非常實用誒,在讀書的時候都不想學,但在工作上發現我比別人還懂得操作就更想學習了,以一個設計人員來說,會ERP系統真的不常見,也讓我在工作上有更高的不可取代性。

11329652_998427880170490_112705312_n 圖片提供:林書維

 Q: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前陣子曾有當時的一位副教授找上我為他設計一套方便學生可以了解教學內容的教材,但自他所提供的既有素材中,我發現現在的教材真的都太死板,雖然真的是一針見血的內容,但實在是硬著頭皮才念得下去,而且雖然有非常系統化的文字解釋,但其實圖文的歸納我想才是最受學生所接受的,加上城市這東西很需要記憶,我發現連結相關的圖案來背誦才是最快的。因此我就和教授一起設計了一套的解析圖,並且在裡頭加上很多日常生活中的例子來輔助解釋,融合進當時我在學時難以理解的幾個問題,以過來人的方式倒敘,雖然只是短短一個章節的量,但聽他說學生對此可是大為讚賞,他之後也向系上建議相關的辦法,不過後來好像不了了之就是了。總之我想這樣的結合應該算是最直接、簡單的跨科際融合經驗了吧!雖然我從頭到尾沒有與學生溝通,但融合雙方專業的跨科際媒介不但能有效率的拓展範圍,我相信更能啟發同學以不同的角度看待一件事物,或許也能融匯應用在待人處事上面。

 Q:有什麼國內外的政策是你覺得對設計相關產業是有幫助的?
其實以最簡單的層面來看,台灣的慣老闆們真的是“慣壞了”,普遍來說對於設計的技術與美感相當輕視,國外的政策除了保護著作權(國內也挺健全的)之外,最不一樣的就是他們面對藝術的價值觀,我想這對設計者來說,比任何保護方式的法令都更來得有幫助。我們的政府和教育已經迷迷糊糊地培養出了很多技術層面的設計人才,但是「設計並非僅只是一項美化的技術,設計人才是要經過長期深入以及廣泛的產業經驗來培養。」所以一個設計系畢業生從學校畢業之後,還需要經過相當多的歷練之後才能夠成為一個稱職的設計師。

也許你這幾年就已經開始感覺到身邊很常聽到“設計”這兩個字,上從政府官員到市井小民,大家好像把設計當作是一種全民口號,最明顯的就是“文創”的身影好像各處可見。不過這有好有壞,好是這代表了社會在整個設計美學發展的第一步,這一步相當重要!但是呢,這卻又不代表我們的社會已經對設計有了成熟的認知,因畢竟我們也需要有舞台,有觀眾,作品需要有人買單。但因為這個時候的設計認知大概只是那種「漂亮的外觀」甚至是「業主自己覺得漂亮的外觀」,那種「完全不考慮市場與社會美感,只憑個人經驗與喜好的獨裁式美感。」,但是同時也會帶來一連串的價值混亂以及觀點爭論,那就是「設計究竟是什麼?」,其實設計就像是陷阱,是一種商業陷阱…一種視覺詐欺,不單單只是美與不美這麼簡單,如果你只講究的只有「美」,我想那算是藝術家,包裝的令你相信,那就是設計,政府在教育與文化熏陶的基礎政策應該多加配合。

夏日將臨,何尋甘霖?

作者 : 林書維

前一陣子新聞打開不是阿帕契案,不然就是鬧水荒,一件事關國防,另一件事關民生,到底鬧水荒有什麼好重要到用跟國防相同的規格報導?仔細想想,渴了沒水喝,下班放學一整天流的汗不說,有的人也許開心不用洗澡,一天過去,一週過去,一個月過去,我想沒有幾個人受得了。最直接的是民生衝擊,更嚴重還會影響到農業(引發糧食危機),現代工業、科技都會因此大受影響,你說能忽視嗎?身在台灣的我們還算幸運,有旱季也有梅雨季,但很多沙漠國家年降雨量少,卻還能讓國家富強,來看看有哪些不可思議的超認真跨科際省水法吧!

沙漠中的開心農場
說起以色列這個國家,你想起的是什麼?火辣的女大兵、飽受迫害的猶太人或是豐富的石油資源?其實以色列國土有七成以上都是沙漠,但要是讓他們聽見台灣每年因缺水而休耕,甚至上演搶水的事件,可能會笑掉他們的大牙。怎麼說呢?由於以色列的降水不足,沙漠的腹地廣大,因而發展出聞名的「滴灌」技術。這項技術簡言之就是對準植物的種植處澆水,不浪費任何一點水在無用的沙漠土壤上,而使用的黑色水管不僅注入水,還搭配營養液、肥料,最意想不到的是可以用3G操控隨時控制土壤的濕度、灌溉的均勻度,不僅有效的限制雜草叢生,還可以防止作物間的土壤流失,根本就是一群科技宅的開心農場!專門種植需水量少的作物,搭配生物科技的研發,雖然農業用水在過去10年大減75%,但產量卻急起直追(完全不可小看科技宅的決心)

Dianthus_caryophyllus_Colori_Joy_(p)_2005-12-04 以色列花卉滴灌 圖片來源: wikimedia

另外是回收污水的比例佔全世界最高75%,培養人才開發淨水科技,研發細菌,透過放電或吞噬污染物達到效果。在以色列境內只有一條河流,最大的湖泊還是死海(不禁想問上天他們到底做錯什麼事要被分到這塊地),面對如此絕境,以色列人還是見招拆招,打怪不嫌手痛,有世界規模最大的海水淡化廠,採逆滲透RO跟蒸餾技術(我一直以為這是專屬飲水機的功能而已),更設立一套嚴謹的水資源管理系統,運用高科技運水,將城市與鄉村的用水精準劃分,漏水量不超過10%(看到這裡簡直就是模擬市民!),這個國家的人民有高度的節水觀念,政府全面的整合水資源的開發政策,才能達到如此成效。

星星上,掐在脖子上的一抹隱形壓力。
一代強人李光耀的倒下無疑是震驚全球,一個華人領袖能稱霸新加坡多年,帶著什麼都沒有的新加坡人走到這一步,受景仰愛戴的程度當然不難想像(連孫燕姿都去上香弔唁了,更何況是一般人民!!)。缺乏綠地、資源的星國,長久的以來其實非常仰賴馬來西亞援助水資源,若曾旅行到這個國家,你可以發現飯店內並不像很多地方有提供瓶裝水,但可以在水龍頭上看見「The water here is drinkable.」(這裡的水可直接生飲),對星國而言,連瓶裝水都是種浪費。因此,近年發展的「新生水」的概念發燒,並且還聞名於全世界。「新生水」意指將回收的污水經過過濾、紫外線消毒淨化成飲用水的標準,目前已經佔星國日常用水的1/3,預估在十年內,佔比會再上升,不僅是解決國內的用水問題,這項科技更對準了中東跟大陸這兩塊市場準備吸金。對於新加坡而言,省水是一種全民運動,水價的昂貴也帶動抑制效果,更做到開源節流,不只控制水的使用外,更積極建造海水淡化廠,畢竟人越來越多,水也需要越來越多。

泱泱大國,十幾億人口喝垮長江黃河。
雖說喝垮長江黃河可能有點誇張化,但對岸的人口膨脹完全不容小覷。十幾億的人口結構,就算有一胎化政策控制人口,但想想一億人口,就算只生一胎,數字依舊驚人好嗎!而在中國,腹地廣大,分屬好幾種不同的氣候類型,加上工業的發展快速(前陣子還有火紅到不行的穹頂之下紀錄片控訴空污),以農業立國的基礎,讓整體民生、耕作都對水的依賴極大。幾乎是隨處可見節約用水的標語,但想也知道,這種越被強調的事就越容易被忽視,因此中國人民對節水的概念依舊模糊,當局有意要在五年內落實,不過地大物廣要宣揚政策其實也不簡單,畢竟不像台北到屏東,最久開車也只要五小時就到了。對中國而言,目前用水的大戶依然是農業,但是灌溉系統非常耗水(誰知道中華五千年這些灌溉設備是否也真有個幾千年歷史),另外就是工業的用水,污水的處理或是廢水再利用的技術都不到位(也難怪新加坡瞄準這塊市場)。未來,中國政府希望透過水資源的分配來達到節水的目的,但也有學家指出,其實這項政策的實現度有限,畢竟分配制的出現,就會出現討價還價或是走後門的結果(畢竟人前留一線日後好相見!)誰知道會不會又出現什麼官官相護類似貪污包庇的事件出現,建議有效的方式是提高水的價格,透過價格制量,讓節約用水真正落實,五年內沒成效,但宏觀來說,十年內的成果將會有目共睹。

其實台灣的水資源豐富,但由於降雨的不平均造成乾旱季,因而缺水。但對他國而言,像是新加坡或是以色列,非洲等國家,我們都不該有此藉口。也許就是越被置之死地而後生,相反之下,我們顯得非常沒有危機意識,水價低廉便宜,對於節約用水的概念並不普及,就算開始階段限水還是有很多人搞不清楚狀況,不然就是覺得反正限不道我拉這種心態,仔細想想其實都很不應該,畢竟地球每項資源都很珍貴,曾經我們以為石油是用不完的,但在過度開發和高度使用下,整體的壽命拉短,不得不找替代能源,水是不能替代的,雖然新聞廢話很多,但是看到節水或是限水的資訊時記得多多注意,也真正落實,永續地球你我共維護啊~~(最後一句好老派哈哈)

離開地球不是夢

作者:陳怡君

「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的過每一分鐘⋯⋯」這首我們琅琅上口的歌,我想可說是「展望」系列講座的最佳寫照。透過科普演講,讓大眾能更了解現今台灣科學發展狀況。同時也為觀眾描繪未來十年內的生活藍圖。

    5月1日勞動節的晚上,大家除了能好好休息、喘口氣,也適合抬頭看看天空,還是跟十年前一樣遙遠嗎?交通大學前瞻火箭研究中心的吳宗信主任並不這麼認為。「Where there is a will , there is a way.」2008年,吳宗信與幾位同於美攻讀博士學位的朋友,發現彼此的專長領域相結合,便能滿足開發完整探空火箭所需。因此開始了他們試驗研發台製火箭的旅途。

    在演講一開始,吳宗信從火箭的歷史聊起。飛行及上太空,其實只是近百年的事。兩者都是需要動力脫離地心引力的束縛。冷戰時期因為美蘇兩國的競爭,使火箭技術的研發大幅成長。「控制爆炸的藝術」吳宗信如此形容火箭實驗:如何測試出最恰當的比例,使其兼具安全性、動力最大。推進系統目前可分為三種:固態燃料火箭、液態燃料火箭及混合式燃料火箭。固態的技術門檻低,但安全性較差且無法控制推力,一啟動就會燃燒殆盡。液態燃料擁有最高的推進效率,然而成本較高。而吳宗信團隊研發的火箭採用的便是混合式燃料。結合前兩者的優點,擁有安全性、低成本,雖然推進效率尚不及液態,但這也就是作為火箭藝術家的吳宗信等人,發揮他們想像與實踐的時候了!

2015052201演講現場示範 攝影:陳怡君

    當然,除了火箭本體外,地面推力靜試的設備及建築物、實驗測試的方法與過往相比也有所改良。比方過去是大量實驗,現在則以大量模擬加少量實驗,如此能降低不少成本。至於惡劣的發射環境,如衝擊、振動、噪音等,也需技術研發並克服。所以發射火箭上太空,背後需要不同領域的學問作為動力推進!

    談完過往及現況,吳宗信分享他認為未來火箭的發展方向。火箭作為載體,可以運輸衛星上太空。因此移民火星、天文科學、太空旅遊,都是有可能做到的!「地球觀測」則是台灣最有可能達成的。火箭攜帶大量方塊衛星上太空,在低軌運行,將拍攝到的監測畫面船回地球,可以減少不少下載功率及經費。

   「A dream you dream alone is only a dream , a dream you dream together is reality.」最後吳宗信以這句話與現場觀眾共勉之,不論是觀眾正在投入的領域,或是吳宗信團隊ARRC的計劃。火箭的研發依舊是現在進行式,ARRC現階段也正在募資,期望在未來五年內,就能有台灣自己發射的火箭,帶著每個人的太空夢,順利離開地球!

放牛吃草不環保

作者 : 林書維

美國統計過,阿根廷是世界上“平均每人牛肉消耗量最高的國家”,平均一個人一年就可以嗑掉55.7公斤的牛肉,雖然美國是食用牛肉總量最高的國家但每人一年平均也只吃掉38.5公斤,而台灣人平均一年則是吃6.2公斤的牛肉。我很久以前就從電視上看到阿根廷人對牛肉的講究與熱衷,去阿根廷玩過的人都知道,這邊的牛排新鮮、好吃又超吃便宜,保證餐餐吃肉吃到吐,因為這邊可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生產基地之一!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阿根廷科學家正在嘗試在牛的後背處安置塑料箱以搜集它們打嗝和放屁產生的氣體。因位牛的消化系統運作緩慢,加上他們所吃的草,使它們常常能釋放出一種甲烷氣體,你可知道,在溫室氣體裏,甲烷可比二氧化碳厲害25倍(這一點很少人知道)。阿根廷國家農業技術研究院的一位研究員說:『第一次拿到分析結果時著實讓我們大吃一驚,沒想到我們國家30%的溫室氣體裡都是從牛那兒釋放出來的。』

阿根廷每天在彭巴斯大草原上放牧的牛群就多達5500萬頭,一頭牛每天打嗝、放屁就能釋放500升甲烷,排放差不多800到1000公升的氣體。想想,要是全世界15億頭牛同時放屁、打嗝的話,可想而知我們的地球得承受多少這種溫室氣體…但在未有有效改善方法之前,阿根廷唯一做的,大概就是收集牛釋放的氣體來用作發電燃料的研究。但在另一頭,美國德州的牧場因應環保而選擇了一種完全不同的飼養方式,成千上萬的牛吃的不是草,而是在圈裏吃一種用玉米、脂肪、生長激素和抗生素做成的東西。我知道這玩意聽起來依舊很不環保,但聽說數據顯示這樣對環境的危害比傳統的方式更小,這樣一來雖然集中飼養加上吃玉米確實將排放出的溫室氣體減少了,但牛的日子可是更不好過。

3653680015_6fd7c16586_o 美國德州牛場 圖片來源 : bbcworldservice

你現在知道吃牛肉的代價有多大了嗎?還不只如此,你瞧那中南美跟南亞的貧窮國家大量砍伐雨林,為的就是要種植養牛用所需要的飼料。阿根廷政府甚至計畫開闢1400萬公頃的農地種植基因改造大豆,供給歐亞地區的畜牧業當飼料。而且進口食品也要耗費很多能源在運輸過程…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報告顯示,人為的溫室氣體排放裏面,有14.5%就來自飼養牲畜,有三分之一的冰河融化是因為人類的畜牧業所導致,這個比例和全世界的汽車、飛機、船舶和火車加在一起排放的一樣多。未來,隨著人們更有錢了,我們吃肉的總量可能還會再多出整整一倍。那麼當時候我們該如何應對呢?或許人工肉的研發與投資聽起來也不是那麼瘋狂了。
 

小提醒:
少開車:一公升汽油可節省2.36kg碳排放 (汽車約可跑10公里、機車39公里)

關燈關電器:一度電可節省 0.637 kg碳排放

吃一餐蔬食:一餐不吃肉可節省0.78kg碳排放

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台電網站、環保署

我家屋頂有農田,後面有菜園

作者:陳怡君

扣動扣動,火車駛過稻田,一望無際的綠,好像連心都開闊了起來。未來它們將結成累累的金黃稻穗,微風吹過的稻浪想必也將令人充滿喜悅吧!這些不再離我們的生活遙遠,因為它們將一起住在城市裡!

    這就是所謂的田園城市。從字面上來看,大概只是在都市裡種田吧!然而它其實牽扯到更多面向。比方說,最一開始在十九世紀末這個理論被提出時,是為了平衡住宅、工業及農業的發展。但現今的田園城市,則多集中於住宅設計。就產業及環境議題而言,以原先的田園城市概念實行的都市計劃,似乎能改善更多人的生活。因為它能讓農業發展更受重視,且改善許多都市污染問題。但其實以現階段的型態,也足夠讓都市居民擁有更健康的生活環境。

    那麼,現在會將田園開闢在都市的哪裡呢?都市本身土地不夠已產生居住問題,不可能讓田地來爭地。既然不能在地上,那就到天上吧!「屋頂」便成為首要選擇。綠屋頂[1]的推廣,不只能使高溫的屋頂降溫,還能截留雨水。在高雄的區公所,更在屋頂上建立「光電農園」:由里長號召里民在屋頂上耕種,一旁架有太陽能板,除了能用來做太陽能發電,賣給台電後的收入,供屋頂上的活動使用。屋頂下的陰影處,也能成為里民耕種累了,休憩的地方。如此的合作模式,使這個農園能夠自給自足,維持運作。

    在屋頂上種菜,看似簡單,其實也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就像在地面上種地瓜葉,隨便種隨便長,但在屋頂上卻不是如此。解決這些問題,使田園能順利栽種,某種程度而言也算是技術的進步與改良。在臺北的法律事務所,也有一個頂樓菜園。那是來自美國的文魯彬[2]所建。頂樓旁的大水塔,就是專門收集雨水灌溉用,不僅更省錢也節省資源。更有臺北首創的堆肥廁所,在木造廁所旁,有著木屑及乾草,使用完後用其覆蓋,便是最天然的肥料來源。至於廢棄的輪胎,沒有跑到垃圾掩埋場,而是到了這裡變成花草蔬果的家。在台北一隅,遠離塵囂的辦公室,就坐落在這樣的「田野」間。迷人的景觀,每一天的工作都成了期待!

20150517圖片來源:mygardenlife

    動手種菜吧!在自己擁有的屋頂陽台裡,不僅可以拉近跟大自然的距離,改變一成不變的工作環境,還能與情人、家人一同享受田園之樂!

 

延伸閱讀:http://www.urbanfarming.tw/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zVzsCrrdBk

[2] http://www.mygardenlife.com.tw/article_content.php?pk=100607

大大實驗室裡的小小神之粒子-談搜尋希格斯粒子的最新發展

作者 : 林書維

「質量從哪裡來?」,我想這是對物理學家來說,最為納悶的問題吧。那天晚間的第一場春季展望演講讓我對許久未接觸的物理又有了好奇心,臺灣大學物理學系的陳凱風教授所演講的主題是「神之粒子 」,也就是所謂的希格斯粒子,2013諾貝爾物理學獎由英國物理學家希格斯與比利時物理學家恩勒特兩人共同獲得,原因他們正確推論了被稱為「神之粒子」的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而說到希格斯粒子,那麼當然也會提及那臺超越美國的LHC,這具位在歐洲且地上最強的對撞機或許就是我們發現神之粒子的唯一希望,當粒子撞擊的能量被科學家拉的愈來愈高,粒子的狀態會愈來愈接近宇宙剛誕生的狀態!所謂的希格斯粒子大概就是這樣一個最原始的粒子。

20150512LHC 圖片來源:today.ttu.edu

日前,CERN表示發現了該粒子是希格斯粒子,只是不了解他們正在處理的是哪一種希格斯粒子。如果上面的新聞為真,也就是真的發現希格斯粒子,那麼「質量」的存在就得以解釋,如果希格斯粒子並不存在,那麼對物理學來說也將是另一個新挑戰。簡單來說希格斯粒子就是一種不可再分割且沒有結構的粒子,可以說是萬物組成的原因,有些東西碰到該粒子而停滯成為了質量,而有些東西不會停下,如同光之類的,當然這都還只是科學家的猜測而已,究竟是不是自圓其說就得看LHC找不找的到了!

「神之粒子」(The God Particle)。最先使用這個詞的是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利昂·萊德曼,他其實一開始是將自己的書,命名為<被詛咒的粒子>(The Goddamn Particle),但當時的出版社覺得不應該在書名中說髒話或是詆毀上帝,因此就這樣硬是把書名改成<上帝粒子:如果宇宙是答案,那問題是什麼>!神之粒子知名就由此誕生,加上它不易發現(除非移動產生風,否則我們無法得知空氣的存在),且對世界、物理充滿了極重要的地位,因此這樣的命名好像也不為過。

歐洲核子研究組織在瑞士日內瓦地下建造了一座圓周27公里的大強子對撞機(LHC)。當天教授將高輻射高能量的對撞機比喻為炎熱的海灘,而粒子偵測器好比拍鳥的先進攝影器材,攝影師當然就是科學家與工程師囉!為了讓小小的粒子對撞必須要1012電子伏特,好比於4.7兆顆電池串連,這台機器更是世界許多國家都有投資建造的,台灣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像是對撞機中最重要的兩個偵測器台灣大學與中央大學都有參與製造,而在製造的過程中也意外碰撞出很多新穎科技,看來對於浩瀚的科學疆域,我們人類或許能慢慢認識,

話說「神之粒子」正是穿梭時空與創造黑洞的關鍵所在,只是反觀Big Bang的能量,LHC的能量或許依舊微不足道。

每個如母親的付出,都值得擁抱

作者 : 陳怡君

自有曆法以來,不只有了彼此溝通的標準,更構成了人們的生活。以往使用農民曆,跟著農田耕種的規律來訂定每天的節氣。到後來,焦點放在人本身,依據各異特質的人,擁有不同的日子。母親節便是其中之一。然而母親節並不只是單純感謝母親的節日,背後藏有更多意義。

20150510圖片來源:mubeenasoomro

    舉例來說,世界上的母親節並不都只有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1]像是阿富汗、越南等國,便是直接以3月8日婦女節作為母親節。也有國家因宗教因素制定,例如巴拿馬,將天主教慶祝瑪麗亞獲得無罪恩賜的12月8日定作母親節。

    同樣是感念父母的付出,台灣父親節的制定似乎比較好理解,單純取「爸爸」的諧音。至於母親節為何在「每年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要追溯到20世紀初的美國。安娜·賈維斯推動,提出應該為辛苦付出的母親們設立紀念日,在1913年美國國會確定母親節的日期。除了紀念母親辛勞,「成立一個屬於女性的節日」也是目的之一。

    這讓我想到前一陣子的「乳頭解放運動」。[2]2012年美國女導演拍攝電影《Free The Nipple》,卻因裸露上空的問題,發行受阻。她轉而在現實生活中發起運動。引發許多討論,也有不少人響應。後來才知道,其實在1930年代前,男性也沒有「上空權」[3]!這些我們認為再正常不過的行為或是擁有的權力,並不完全「與生俱來」,所謂的「天賦人權」,也需要突破既有的框架去爭取。過往的泳衣,男性與女性一樣是連身或是也有遮住胸部,或許在未來幾年內,也會出現不同於現在的女性泳衣!

    至於作為一位現代母親,擁有的女性身份,仍有許多與男性相比,不平等之處。日前,應邀來台的南非大法官薩克思便疑惑,為何在台灣正式場合上看不見女性?[4]這不僅代表女性可能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也意味著社會上對於女性的不信任或是權力不對等。當然這也不應該導向「保護弱勢」的結果。在某些火車上設有「女性專用車廂」,讓夜間搭乘的女性能集中,提高其安全。但反過來想,其它車廂落單的男性是否會成為遇險的下一個目標?「弱勢」是相對的,與你的生理性別無關。因此應該積極正向的讓大家被平等對待。

    所以,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除了準備禮物大餐給媽媽,也適合感謝那些幫助你的人們。畢竟他們的「滋養」,灌溉成為現在的你。不論他是誰,不論你是誰。

 


[1] http://waknow.com/?p=4727

[2]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50935/

[3] http://bittersweet.asia/2015/04/03/free-the-nipple-a-bit-of-history/

[4] http://buzzorange.com/vidaorange/2015/05/04/albie-sachs-indicated-that-there-is-severe-sexual-discrimination-in-tw/

懸殊的求知慾

作者 : 林書維

    晚餐時,在器材出租公司工作的朋友,隨口聊起最近在面試工讀生,提起了有位陸生讓他印象很深,我問為什麼?單純是租借器材的工作,在台灣學生眼裡就是“課餘打工”,但對陸生來說卻是一種“工作機會”,問起對未來有什麼打算,陸生的回答是“希望畢業後能到UCLA進修”,台灣學生的答案大多是進入職場。無法去說誰的企圖心比較強,陸生與台生之間的差異,相信許多師長、同學,現在更甚至是滲入職場,不難看見觀念的落差。常有人說起,陸生在學業上的表現,競爭力高,強勢而且不服輸,相較之下的台灣學生,有點太過安逸、平穩,而開放陸生來台就學也成了一大議題,差別到底在哪裡?台灣學生該害怕嗎?這些來自國外的學生帶來了什麼衝擊,外籍生與台生的鴻溝其實都從文化差異開始的。

    還記得你大學時,班上總有幾位來自其他國家的外籍生,不論是陸生、韓裔、馬來西亞等國,首先面臨的就是語言問題,雖然大多僑生都先受過基本的語言訓練,但是中文也不是那麼好學,有時候老師會以英文解釋課程,那一刻你就會發現,同學的語言能力其實默默已經跑在前方,更別說四年的洗禮後,他的中文必定或多或少也會進步。就連陸生,都或多或少有語言溝通的問題,畢竟兩岸的文化背景不同,年輕人的用語也有所差異,造成說著同種語言卻有雞同鴨講的窘境,學校擔心學生之間發生衝突,所以隔開宿舍,因而讓陸生難以容易台生的生活,相較之下,其他的外籍生則是自由的分發,和台生同住,有的甚至發展出長久的友誼,在畢業歸國後依舊維持著友好的關係。

a1640_000172

    對外籍生而言,吸引他們的是台灣民主的風氣,和自由的言論,加上台灣親切的民族性,都是留學台灣的理由。但在比較之下,也會發現,外籍生自律性較高,求學意願高,比起台生普遍認為大學就是「由你玩四年」有非常大的落差,因此常可以看到外籍生,更甚是陸生在課堂上積極的發問,下課後甚至還纏著教授不放,想想曾為學生或是現為學生的自己,上一次課後發問的時機是什麼時候?對他們而言,這是一次留學、學習的經驗,不容錯過,而對台生而言,有可能只是變相的義務教育而已。

    對台灣的學生而言,有人直言開放陸生和僑生可能會打垮他們。但其實外籍生是一股力量,他們讓台生可以接軌國際之外,人脈關係的建立也很難得,不應該擔心被削落競爭力,何不視為正向的力量,督促台灣學生前進的動力,在疲乏的義務教育後,進入大學應該要用力的玩,當然也要用力的學。台灣的大學教育,學風開放,學生也享有許多自由,老師的教學靈活,都是非常有利的條件來吸引外籍生,期望在文化交換之下,學生都能有滿滿的收穫離開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