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紀念日」的由來 – 二二八事件

作者:林書維

許多人對「二二八」都不陌生,這個詞彙就像是傷痕一樣流轉在台灣人的血液裡,世世代代。稱為「和平紀念日」的這一天,除了一天的休假外,背後的歷史含義、造成的家庭悲劇,都是現今我們怎麼也想像不到了。

    因查緝私菸而引起的二二八事件,隱藏在這檯面下的問題錯綜複雜。多數人也許認為是本省人與外省人的族群問題,但自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台灣自日本殖民下終於要揚眉吐氣,卻沒想到,國民政府播遷來台卻又是另一次變相的殖民。政治與國際情勢上的動亂,讓人民成了最無辜的犧牲者。國民政府在台的統治,因為官吏的貪污、優越心態、對台灣人民歧視眼光,自然使民眾心生不滿,卻也只能積怨在心。日治時期,生活相對有秩序,基本建設、生活水平卻都比國民政府統治之時好,即使對祖國有著美好的想像,卻也在這些瑣事的拖磨下消失。而一切就在當街打死賣私菸的林姓婦人事件下揭開序幕。

    站在事後的角度來看,當年的國民政府不僅貪污腐敗,搞得民不聊生之外,沒有仔細規劃光復台灣後的計劃也讓人失望。多年在日本殖民下的台灣人,自然在語言上會有溝通的隔閡,外省人為此事大作文章,造成當時本省人在政治權力、經濟、社會地位上都受到刻意的不平等待遇。而事後爆發的清鄉,濫捕濫殺,造成肅殺與社會恐怖的氣氛。

    在二二八罹難者的名單上來看,不難發現有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民。為數不少的台籍精英受到槍殺,許多人不是留學日本、美國,或是當時在官僚體系中擔任高級官員,不免令人聯想事件最後成了消除異己,更加深化了本省與外省人之間的隔閡。有些人雖未遭到槍殺,但卻在拘禁之後,重回家的那刻卻是另一種苦難的開始,監獄內的生活,受監視、寡言,自此不能再享有過去自在的生活。在藝文界,出身嘉義的本土畫家陳澄波,在畫作中將台灣的風景入畫,推展台灣文化,更入選東京帝展,並也在日本、中國、美國等地舉辦畫展,然而他的畫作貢獻沒人注意,因為後來參政,在這次事件當中,竟沒有審判就直接以粗鐵線綑綁,當眾槍斃在嘉義火車站前,行刑方式非常野蠻。

228全臺灣最早成立的二二八紀念碑:嘉義市彌陀路二二八紀念碑 圖片來源: Kaishaochen wikipedia

    事件已然經過這麼多年,在二二八之後,我們得到了多座紀念公園,國定假日一天,過去的無知所造成的傷害與族群間的分化在今日的社會上漸漸淡忘。二二八爾後也成為獨立運動的開端,希望所有人都能記得當年的教訓。在現今,二二八當年私菸攤的舊址成了文創場域,對新的一代來說,傷痛、政治、政黨都已過去,著眼於未來,在這塊土地上寫出、演出、唱出台灣在地的文化,從正面開始思考,撫平傷痛,讓和平有更新的詮釋。

    

換成電動車的話,城市內的空氣污染就會少一點?

作者:謝宗廷

20150220圖片來源:Andrew Nash

每當我們看到未來都市的專題報導,裡面總少不了電動車的形象,似乎在一個注重環保的未來城市中,電動車是一種必然的趨勢,但電動車真的能解決城市內的空氣污染問題嗎?

科學數據顯示:真的比較乾淨?

根據英國Newcastle University的研究,電動車的碳效率[1]明顯比內燃機驅動的汽油車高。實驗中使用的電動車平均每公里排放的二氧化量為85公克,而汽油車的排放量則為140公克,而這還是在未包含燃料生產和運輸過程中的碳足跡的結果[2]

美國Proceedings of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研究亦指出,若電動車的能源來自於可再生能源,將可以降低空氣污染導致的死亡率指數至70%[3]。但同一份研究卻也指出,如果電動車電池的能源主要來源為燃煤發電,反而會增加死亡率指數至80%。換句話說,是否比較乾淨和電力來源是否來自燃煤發電大有關聯。

一體兩面:其實還是得看電池電力的來源而定

2015022002

圖片來源:Wikipedia

類似的研究結果也出現在另一個以數據模型推估的研究報告中。該研究將未來燃料價格變化、電池製造成本、二氧化碳排放等相關法規作為模型參數,產生了108種可能的情境[4]。事實上,真正與空氣污染相關的參數不是未來有多少電動車,而是未來的法令關於二氧化碳排放的規範程度。

如果電動車的主要電力來源是來自煤炭,會比直接使用燃油造成更嚴重的空氣污染。截至2013年為止,美國有將近40%的電源供應是以煤炭為主的火力發電,在這樣的前提下,電動車並不會比較乾淨。

但其實二氧化碳的排放,只佔了城市空氣污染組成的三分之一

2015022003圖片來源:Jimmy Harris

事實上,空氣中的細懸浮微粒(particulate matter即PM)大部份並非來自於汽車廢氣排放,而是輪胎損耗、道路磨傷、以及汽車行進時揚起的塵土[5]。從這個角度來說,定期檢修自己的汽車反而對於減少城市內的空氣污染更有幫助。

道路也是重大的空氣污染來源:美國約有7%的二氧化碳排放就來自於生產道路鋪面的水泥和柏油的過程。更嚴重的是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VOC)[6],不只會在在道路鋪設過程中產生,也會在交通擁塞的路段因為過度磨損而釋放,進一步造成空氣品質的惡化。

所以換成電動車就一定可以讓空氣品質變好嗎?答案是:看情況。

想要瞭解更多關於非廢氣排放造成的空氣污染問題,可以參考這段影片

 

 

 

 

 

 

 


[1]碳效率(Carbon Efficiency)

 

 

 

[2] Margaret Bell, Fabio Galatioto, Ayan Chakravertty, Anil Namdeo (2013). A novel approach for investigating the trends in nitrogen dioxide levels in UK cities. Transport Operations Research Group (TORG), Newcastle University

 

 

[3] 此處的死亡率指數係指:與O3或PM2.5有關的呼吸道疾病案例致死率。詳細論述可參考Christopher W. Tessuma, Jason D. Hillb, and Julian D. Marshalla (2014). Life cycle air quality impacts of conventional and alternative light-duty transport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ol. 111 no. 52

 

 

 

[4] Samaneh Babaee, Ajay S. Nagpure, and Joseph F. DeCarolis (2014). How Much Do Electric Drive Vehicles Matter to Future U.S. Emissions?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4, 48 (3), pp 1382-1390

 

 

 

[5] Pallavi Pant, Roy M. Harrison (2013). Estimation of the contribution of road traffic emissions to particulate matter concentrations from field measurements: A review.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vol. 77, October 2013, p78–97

 

 

[6] 指蒸汽壓較高且易參與大氣光化學反應的含碳化合物,如甲烷、苯等易揮發有機物。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國家科學院皆強調VOC是空氣中的重要污染物。詳情可參考美國環境保護局對於VOC的定義:http://epa.gov/ttn/naaqs/ozone/ozonetech/def_voc.htm

 

 

 

 

 

為什麼年味會消失,聖誕節的氣氛卻不會?

作者:謝宗廷

20150217圖片來源:Kirstie Shanley

小時候,我都很期待過年。紅包倒是沒什麼值得期待的(畢竟總是會被爸媽收走),但是年夜時可以光明正大地整夜不睡,合法地和家人玩起「四吧辣」和麻將等賭錢的遊戲,對於小朋友來說還是挺新鮮有趣的。初一補眠完了之後,初二和初三不管是去外婆家玩或是姑姑帶著表姐弟來訪,總之都是繼續玩樂的時刻。童年裡那些地區百貨不斷重播的新年歌曲,或是圍爐的時候那些年菜的香氣,其實十幾年過了也都沒什麼變化,但是那種「年味」不知道為什麼,似乎隨著年齡增加而漸漸淡去了。奇妙的是,這種雖年齡增長而消失的年味感受似乎是一種全台灣人的普遍感受,究竟為什麼呢?

如果拿聖誕節來對照一番,這種年味消失的感覺就更加令人不解;聖誕節的感覺似乎不會因為年齡增加而淡化。本質上聖誕節之於西方人就如同春節之於台灣人:都代表著家人團聚的日子、都標誌著一個長期假期的開始、都有許多商業性的斧鑿在裡面。那麼是什麼造成了聖誕節台灣那種超越年齡的感受性呢?

 2015021702
圖片來源:pixabay

1.聖誕節的意涵不斷被年輕的元素擴充,春節卻沒什麼變化
這一點光從聖誕歌曲就可以看出端倪。從法蘭克辛納屈、貓王、艾爾頓強、到瑪麗雅凱莉,一年又一年聖誕歌曲總是不斷推陳出新,卻又能保留聖誕節的基調;對照之下,台灣的春節歌曲似乎總像是同一捲錄音帶輪播了二十年一樣,重複著不知名確熟悉的唱腔和聲音。

除此之外,聖誕節的「符號」也以各種形式變化著,並藉由這種變化超越了節日的時限。交換禮物的規則在變,聖誕樹和各種裝飾也在變;聖誕老人甚至可以超越聖誕節的制約,用同樣的形象在其他時候出現。春節的象徵符號卻好像一走出春節,就變成了一種普遍性的存在:財神如是、紅包如是、鞭炮如是、甚至穿新衣戴新帽亦如是。

2.聖誕節的定位是「浪漫」,春節的定位則是「團圓」
說起來浪漫似乎是傳到東方的日本、中國、台灣之後才轉化的形象:聖誕大餐被當成是情侶必備的行程之一,這樣的習氣也傳遞到了年輕的夫妻之間。因為浪漫是需要「付出」某種東西才能經營的,每個決定付出的人就能因此「感受」到這個節日的參與感。

反過來說,在春節時的團圓就容易淪為一種「出席」的活動。平常住在一起的家人不會額外「付出」什麼;假如不算紅包的話。平常不住在一起的家人則得先共同經歷一段搶票的過程,但這件事好像並不是什麼讓人對節日有好的感覺的活動。風塵僕僕到家了之後,一起做的事也常常是流於形式而不是自己費盡心思的成果,結果自然味道就淡了。

3.聖誕味被強調的也不是傳統的部分,但對年味的緬懷總包含著傳統
傳統的元素,只要沒有儀式性的重複過程,並不斷被有意識地建構,很容易就會被淡化,因為它並不包含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的春節面臨的也就是這樣的過程:大家年菜也很習慣叫外賣或去餐廳了、不是年夜也可以熬夜了、不是初二也很願意回娘家了。這些微小的改變,都是造成年味流失的微小因素:並不是這些規則好,而是因為它們具有儀式性。

事實上大部分我們習慣的聖誕節元素也不是西方人傳統的形式。不管是平安夜的彌撒、報佳音、還是與家人一起佈置聖誕樹等活動,並不在台灣人認知的聖誕節活動中。我們強調的元素其實是戴紅帽的聖誕老人、燈飾、和交換禮物,而這些部分卻仍在每年被精確地延續著。

從這個角度來說,也許要找回年味的最好方式,也許就是讓年輕人們去建構他們自己的新年儀式吧。

你所不知的情人節

作者:林書維

說到二月,除了熱鬧洋洋的年節之外,我想大概沒有人忘得了情人節的存在。一般說起情人節,大家想起的不外乎是玫瑰花、巧克力或是燭光晚餐這種浪漫的氛圍。但近年來,在媒體操作與商業模式的改變下,漸漸有許多沒有情人的單身者受此干擾外,更有些人覺得美酒大餐和禮物所費不貲,慢慢成為一種負擔。其實情人節在各地有許多不同的形態、甚至不同文化也有差異。
20150212

  在西方,普遍來說,情人們會送賀卡、花或是巧克裡給另一半或是心儀的人聊表心意。在羅馬這個地方,人們會在米爾維奧橋(Ponte Milvio)上,鎖上象徵心心相印的鎖後,並且把鑰匙丟下橋下的河中,以此代表雙方至死不渝的感情。對荷蘭人來說,最好的禮物是送上一雙傳統木鞋。象徵苦練的羅密歐與朱麗葉這齣劇也深深影響著義大利的情人,他們會在朱麗葉牆上貼上便條紙表示愛意。更有趣的是,對以色列的情人來說,他們慶祝的是Tu B’Av,而不是Valentine’s day。差別在哪呢?原本Tu B’Av是用來慶祝葡萄豐收的日子,女子們會穿上白色洋裝跳舞,而後衍生成情侶們約會或是結婚、訂婚的大日子。在斯德歌爾摩,情侶不僅可以在舞蹈博物館與拉丁舞者共舞,郵局也應景提供心形郵戳,更棒的是,可以到酒博物館暢飲,誰能抵抗!而像是在華人社會中,不僅有西洋情人節外,更有專屬於東方文化的七夕情人節,透過織女和牛郎間動人且淒美的愛情故事成為人們聊表愛意的一種方式。日本也有在2月14日告白,在3月14日白色情人節回禮作為回覆的心意表示。

不過有時情人節也會成為一種政府的政治工具,像是新加坡為了想抑制多年來的低生育率,利用這天日子的浪漫氣氛,舉辦像是電影馬拉松、摩天輪上的觀景約會,更曾經提供經費舉辦約會仲介給單身者。有些國家也會因為宗教不同的問題,而抵制這個基督教味濃厚的節日,甚至是禁止這個節日的存在。

  情人節從古代開始慢慢發酵,成為有伴的人不可忽視的節日。至今甚至演變成12個月中的14號都有各自的節日名,如大家都熟知的白色情人節(3月14日),更有橘色情人節(10月14日)、葡萄酒情人節(11月14日)、黑色情人節等廣泛的發展,值得一提的是4月14日的黑色情人節是專屬於單身男女的,在這天這些人可以穿著黑衣黑褲,相聚在一起吃東西為對方鼓勵打氣,不再讓情人節專屬愛侶。

這個源於三世紀的節日,從西方一路傳至各地,演變成許多不同的形式,不論是商業模式的操作、宗教節日的慶祝或是政府用來當作政策推行的辦法,最終的目的當然都只有一個,希望有情人能終成眷屬。有些人也許覺得一個月一次的情人節太過頻繁,但其實不過就是簡單的擁抱、親吻,就能將自己最直接的愛給傳遞給對方嗎!今年的情人節想好怎麼過了嗎?或許自己親手下廚,在家點蠟燭也不失情趣而且更加溫暖。

    

淺談空氣汙染之形成主因與影響

作者:林書維

2014年12月當大多數台灣人民聚精會神、關心著台北市邁入新政之議題時,鮮少人注意到全台正悄悄進入每年空氣品質最差的時期;每到冬季,除了溫度驟降,國民口鼻、心肺產生不適的現象也紛紛產生;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台北正準備展現其都市魅力,然而厚重的迷霧卻將101大樓絢麗的霓虹壟罩在陰影之下。

隨著環保意識的高漲,對台灣國人還不算熟悉的(Pollutants Standards Index)與細懸浮微粒指數(PM2.5)早已經是各國政府悉心關切的數值。PM2.5是極微小的汙染粒子,其粒徑經過研究證實只有髮絲的二十八分之一,除了能穿透呼吸系統,負載重金屬、戴奧辛以及病菌等直達胸腔外,更能輕易進入人體肺泡,隨著血液竄流全身,早在2004年,即被美國環保署列入空氣品質標準之主要關鍵指標。聯合國衛生組織公布,空氣污染乃是目前最大的環境健康風險,而全球大部分與空氣污染有關的死亡案例,皆以心臟病、中風、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和肺癌為最大宗。以台灣國人為例,肺癌早在2001年即躍居台灣癌症死亡榜首。

20150206
圖片來源:cna.com.tw

空氣汙染生成的主因,可略分為境外與境內因素。

以台灣為例,境外因素以中國沙塵暴為主,在每年11月起至隔年3月為其肆虐之高峰期,除了大量的沙塵粒子,大陸東北沿岸工業區之汙染物也因長程傳輸的影響,輾轉被夾雜其中,一路衝擊日本、韓國與台灣。另外,多數發展中國家所在的東南亞區域,其大量燃燒森林所飄移過來的生質燃燒氣體,也透過西風帶從東亞吹送至台灣,造成PM2.5值濃度上升。

除了這些鄰近各國的影響,台灣境內自產的汙染源頭也不容忽視。為了國家經濟結構的發展,台灣主要大廠的石化、煉油、煉鋼廠區,皆密集地於中南部設廠,中台灣最大空氣污染源有二:麥寮六輕工業區、台中火力發電廠;南台灣的污染源則位在高雄左營、林園等石化工業區。以麥寮六輕為例,從一期至四期,加上全球第五大的燃煤發電廠,每年光是製造近6,800萬噸的二氧化碳,即佔了台灣的四分之一,更不用提及其所產生的其他汙染物質與造成的環境影響。而身為工業大城的高雄,在為台灣帶來龐大的經濟產值與效益的背後,其所造成的汙染與環境破壞,卻也成為其需背付的代價。

而亞洲地區因為中國大陸與多數開發中國家所在之故,其嚴重的空氣汙染現象除了嚴重威脅當地居民之健康外,近期NASA實驗室研究員更指出,因空氣汙染的關係,西太平洋上方的懸浮粒子與水氣湧入結合,形成更為強大、水氣更充足的熱帶氣旋,進而改變暴風圈的強度,也間接成為近年來北美洲暴風逐年增強的主因。

農民曆怎麼來的?

作者:林書維

你知道整個台灣發行最好的刊物是什麼嗎?答案就是阿公阿嬤看的那本「農民曆」啦。這種曆法書在過去是由地方官印製,而且因為嚴禁民間的刊印,加上西傳由皇帝編寫所以又稱為”黃曆”,但古時由欽天監計算頒訂,因此也稱皇曆 。其內容大多在指導農民耕種時機,故又稱農民曆,很有趣吧!不過不管是農夫還是商人、士大夫其實都會看。那你一點都不好奇這農民歷是怎麼出現跟制定的嗎?現在趕快就讓我們來介紹農民曆的由來與歷史吧!

世界大部分的地區都採用陽曆,不過中國人自古便愛用陰陽曆,也就是現在的「陰曆」,「陰曆」的判定可說是中國老祖宗的智慧結晶。在春秋時期,那時候的人已經有春夏秋冬四季的觀念了,為了能夠充分說明季節氣候的變化,當時的天文學家制定二十四節氣的名稱(二十四節氣的名稱和次序:冬至、小寒、大寒、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榖雨、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小暑、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因此首先!季節的觀念有了。

接下來,陽曆是根據地球繞太陽公轉一周所需要的時間為計算單位。但陰曆則是以月亮的圓缺變化週期作為計算單位,大約是二十九天十二小時四四分四秒左右,因此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真正的陰曆一年只有三五四天而已,比陽曆“少了十一天”,為了使它能夠符合天氣冷熱變化的週期,每隔二年或是三年就得多增加一個月,稱為「閏月」,所以我國在古時候有「十三月」的名稱,後來又有用「十九年七閏」的方法來設定閏月,現在科學的輔助下,閏月的設置可說是更精確了。

除了「年」個概念以外,像是「太歲」也是農民歷左記載的,起初,由於人們仰頭觀測天體運行時,所用來標明的地理方位常常與生活中所習慣的方位顛倒。所以方便起見,便假設了地面之下的一個星體,取名為「太歲」,其運行方向與歲星(木星)相反;如此一來,當人們使用太歲紀年時,太歲的方位移動方向,就與地理上的習慣(北上南下、左西右東)相符合了!古人很聰明吧。

另外像是一些天氣的定期尋會記載于此,像是梅雨就有三說:1以芒種後逢丙日入梅,小暑後逢未日出梅。2以立夏後逢庚日入梅,芒種後逢壬日出梅。3以芒種後逢壬日入梅,夏至後逢庚日出梅。以現在的角度來說第一種依舊是正確的喔!還有像是一些生活習慣等等,古人因為歷史的教訓而記載於當中的也能在農民歷看到,像是一些食物相剋或是草藥等知識,其實在現代醫學來說,說多依舊是正確無誤的!在過去那麼落後的環境下,古人對於天文、地理、醫學的突破,真叫人佩服。而且每次翻譯給外國朋友聽,他們都比我還有興趣多了!

20150205
食物相剋表 圖片來源:jenwudi.com

 
   

環境與哲學:你,看見台灣了嗎?


作者:陳怡君

20150204
看到上面這張照片,你會想到什麼?

也許是「哇,應有盡有的賣場」,或是「天啊我有密集恐懼症」。也可能有「會製造很多塑膠垃圾」的想法。但,這麼多東西從哪來?

答案是消費主義。

1/11 下午 Fooding 餐廳的 open house 課程,由哲學新媒體成員莊元輔帶領大家討論環境哲學,從「看見台灣」開始談起。

齊伯林《看見台灣》透過空拍影像,記錄我們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看到的風光。然而,它同時也使我們看見,當人類只專注於自身時所造成的結果。莊元輔分享,以前的淡水河,奇臭無比,沒人敢靠近。而現在卻能看見渡輪在上面行駛,他感到不可思議。這代表我們看到並改善某些環境問題。但在《看見台灣》中卻又可以看到五股地區的河水呈現紫紅色。顏色的來源是附近的工業廢水,至今卻還查不到確切的源頭。

環境倫理
為什麼淡水河可以從臭氣沖天到藍色公路,而五股地區的河水卻被紫紅色所掩蓋?「人類中心主義」也許是一個理由。為了發展經濟,人們不屑一顧的公共財也能變黃金。經濟發展並不是壞事,但「外部效益」及「外部成本」,也該被考量。淡水河的例子看起來對環境友善,說穿了,是因為它能帶來久遠的效益,人們願意主動靠近。然而五股地區呢?污染到一定的程度,附近的居民就有可能離去。

除了「人類中心主義」能做為價值判準,還有其他的價值觀能提供我們做決定嗎?莊元輔提到,「動物倫理與生命中心主義」、「生態中心主義」也是我們討論環境倫理時,常用的觀點。「我們該有動物園、海洋公園嗎?」這是推己及人,把我們定義所謂有生命的個體納入考量後,所可能發出的疑問。至於生態中心主義,莊元輔分享一個例子:某地有許多鹿,多到植物、草都被吃光。該地蟲、鳥無法生存,漸漸荒蕪且失去生機。這時把狼群放進去,讓牠們捕殺鹿。該地慢慢恢復原來的樣貌。那麼當初到底該不該放狼進去,殺死鹿?

「自然環境、非人生物等,除了工具性的價值外,還有其他價值嗎?」更進一步,莊元輔拋出問題,從與會者的答案裡,同樣驗證其背後所代表的價值觀:

「問題中對價值的定義,其實就隱含人類中心主義的想法。」

「就像蝴蝶效應,你不知道對他們的任何作為,會在某個未來的某地產生影響。因此我認為他們還是有所價值。」

「其實很難找到沒有價值的東西,就算是一棵樹,你也可以觀賞它。」

消費主義
回到最一開始的圖片。工業革命引發的消費主義,其實是一種價值與生活方式。大量生產、快速便利的生活,世界正依附著它運轉。綠色和平組織提出一個比喻:若地球 46 億年轉化為 46 年的單位,人類只存在 4 個小時,工業革命則是 1 分鐘;地球上一半的森林卻在這 1 分鐘之內消失殆盡。莊元輔提到,消費主義煽動及刺激我們的消費欲望,使我們永遠不滿足。

環境保護跟經濟發展真的相違背嗎?永續發展是不可能的事?也許淡水河及五股地區是很好的例子,它讓我們看到不同價值的選擇將會走向怎樣迥異的結果。

這是我們看見的台灣。你看見什麼樣的台灣?

南推SHS 跨科際講座 這個點子怎麼賣—你需要的跨界連結力

主持人:何佩玲  講者:鍾子偉

整理報導:陳文媛

2015020301

對談內容精華摘錄:

何佩玲(下簡稱何):是甚麼樣的契機讓你從日商轉換跑道創立關鍵新聞評論網?
鍾子偉(下簡稱鍾):想創業的契機始自於我已經在日商累積了一段時間的工作經驗,能夠學習、成長的幅度有限,再加上我觀察公司前輩的職涯,已可窺見自己五年後若繼續在日商工作會有甚麼可能的發展。仔細想過之後,覺得跟我的人生藍圖與追求有落差,因此漸生辭意。

打算離職之後,其實我有考慮前往香港或美國發展,然後某次回台跟關鍵新聞評論網的共同創辦人聊天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科技的力量正帶給台灣的媒體業不一樣的改變,而我們有信心把這樣的改變發揚。約定好給彼此一個月構思之後,我飛回上海工作,創業的藍圖與規劃在這一個月當中漸漸明朗,傳了一個訊息給共同創辦人,就此展開了創業的人生。

何:在創業的嘗試當中,如何調適心情
鍾:當然在創業的過程中會遇到一些難題,一時間無法解決,如果自己的情緒受了影響變得低落,容易連帶影響到團隊成員,打擊士氣也就會延緩後續的工作。我上一份工作的訓練讓我已經適應迅速抽離情緒,單純以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心態去看待創業途中的瓶頸,懂得專注當下、重新歸零,簡單來說,對未來解決問題沒幫助的想法就直接拋棄不再多花心思。

何:談談您之前身為專業經理人的工作與創業的不同?
鍾:最大的不同就是資金來源跟角色。在外商工作,再怎麼熱愛工作,畢竟還就是一份工作,下班之後還是有自己的生活。但創業是截然不同的一回事,就算下班離開辦公室,很多時候想法還是自然圍繞在工作上,他是一部份的生活,密不可分。就資金面來講,在外商大企業工作,資金來源不虞匱乏,做決策時會比較大器,而創業的資金有限,每一筆支出都需要再三深思,肩頭上的壓力還有要面對的責任以及不確定性是更為巨大的。

何:是甚麼因素,讓您能夠在創業面臨瓶頸時堅持下去呢?
鍾:我認為創業跟結婚很相似,一開始的蜜月期讓人看甚麼都覺得充滿希望與可能,這日子持續不久,快的話三個月,最久也不會超過半年,然後開始需要跟團隊磨合,原本意料之外的問題一一浮現,這時候要走?還是要留呢?對我而言,創業這條路是我當初經過仔細考量之後的抉擇,時候到了,放手一搏僅此而已,沒有任何人施壓,也沒有任何人強迫我,既然走上了也沒什麼好後悔的,就繼續走下去吧。真有龐大困境的時候,我會回過頭來想:我當初創業的理念是甚麼?我是否仍在實踐這樣的理念?想想我所做的事依舊在實踐理想,就能撐過短暫的困境。

2015020302

何:建議大學生應該把握青春做些甚麼?
鍾:任何有助於你探索自我、了解自我的活動都應該嘗試,實習也好、旅行也好,最重要是拿出實際行動去做,在課堂之外去體驗生活,就算失敗、就算結果不盡如人意,至少可以了那個領域可能不這麼合適。以我個人經驗來說,我非常建議年輕人在大學期間嘗試建立一段穩定感情,在大學時期的感情是最純粹的,儘管最後可能分手、可能受傷,但在交往過程中,雙方都會被形塑成更好的人。

何:您特殊的成長背景給您甚麼影響?
鍾:我在美國出生,直到12歲左右回台灣。當時我的中文程度很基礎,一回來台灣就要面臨沉重的升學壓力,對著天書一般的中文教科書充滿憤恨,覺得自己跟環境格格不入,痛苦至極。責怪誰都沒什麼用處,我再怎麼生氣也無濟於事,我終究在台灣,要活下來,就要學習適應台灣的遊戲規則。青春時期的經歷是苦澀的,但轉個角度,它教會我如何快速調適,培養問題導向、就事論事的思維。在我開始創業之後,冷靜而理智的思考對我幫助甚大。

聽完分享之後:
從這次邀請的講者,可以感受得出SHS計畫很積極地把跨科際的理念擴展到校園外的場域,而從會後與會聽眾熱烈提問把講者團團簇擁的盛況看來,這樣的策略是有效的。針對本次的分享內容,我的收穫可用一句話總括:找到自己生命中第一優先的價值,構築願景,然後一步步的依據願景藍圖,學習所需技能與知識,是跨科際的核心精神,如果在自己的領域基本功都無法耐心學習,動輒見異思遷,看哪個領域有前景就想跳槽,這樣缺乏深厚累積,為了跨科際而跨科際的舉動其實沒有辦法培養問題解決導向的思維,反而容易失焦,變得樣樣通但是樣樣鬆,因此與其急著變成一個跨科際人才,不如先弄清自己生涯的目標與追求,持續不斷學習來解決沿途面臨的問題,視野開闊了、經驗豐富了,自然而然就會具備跨科際的精神。

 

無線充電其實早就實現了,你知道嗎?

作者:謝宗廷

你利用衛星定位找到和朋友約吃飯的餐廳,但因為一直開著4G和定位功能,手機在進餐廳之後就沒電了。你特別向餐廳問了一下附近有沒有插座,服務員卻說如果要插座要加20元。你心不甘情不願的說了好之後,才發現自己忘了帶充電器了。行動電源?好重啊根本不想帶啊,

這樣的經驗你可能也曾發生過。如果把手機拿出來放在桌上就能自動把電充好該有多好?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夢想,而是已經出現的技術了。

20150202圖片來源:igyann.in

這款由Panasonic推出的太陽能無線充電桌,能利用太陽能供電並無線傳輸給桌上的電器設備,而這其實已是2011年亮相[1]的概念了。類似的產品還有很多如Tylt VÜ無線充電器、Nokia的無線充電枕頭等等[2]

2015020202圖片來源:

2015020203圖片來源:Microsoft

無線充電的技術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你家的電動牙刷和電動刮鬍刀很可能就已經利用了這個技術。當你將電動牙刷放到充電座上時,不需要額外的電線,只要透過充電座和牙刷底部內部的線圈,就可以利用電磁感應的方式傳電,就像一般變壓器轉接頭裡面的主要線圈和次級線圈的原理一樣。這種充電方式稱為磁感應(magnetic induction)充電。

2015020204

圖片來源:Belgian BioElectroMagnetics Group

利用這種充電方式,可以有效避免電線拉扯時造成的危險及耗損,使用時不需要在皮包裡翻找充電線或解開打結的線,更符合人性,而且少了暴露電源的接口,電器要做到防水會更為容易。

但這種充電方式也不是沒有缺點:首先是傳輸效率不高,目前仍只能用在耗電功率較小的產品上(如電動牙刷)。而且因為是利用線圈直接進行電磁感應,所以也有和目前的充電器一樣充電時過熱的問題。另外最致命的可能是傳輸距離的限制:這種充電方式只能在很近的距離下才能實現,遠距離造成的電能耗損會讓充電效果銳減。

另外一種無線充電技術則是透過磁共振(magnetic resonance)的方式達成的。這種充電方式不是利用單純的電磁感應,而是透過充電端與發送端進行同樣頻率的共振來傳輸能量的。利用這種方式,你甚至不必把手機拿出來放在餐桌上,而是一進到充電區就能充電了!但這個技術相對於磁感應方式更不成熟,可能得再等一等才能實現。

你可能會問:既然無線充電已是可行的技術,為什麼身邊還有這麼多裝置仍然得要倚靠電線呢?事實上因為各個廠商發展的標準不同,每一家的電器可能只相容於自己對應的充電座上,在缺乏統一規格的情況下,就沒有足夠的勢頭讓技術普及。

所幸2008年全球第一個推動無限充電標準化作業的聯盟WPC (Wireless Power Consortium)成立了,這個聯盟所推行的Qi標準採用的即是磁感應的方式來無線充電。參與這個聯盟的廠商包含:Sony, Nokia, Panasonic, Philips等大廠,只要採用通用的Qi標準,不同廠商的電器也可以利用同樣的充電座進行無線充電。

 

2015020205

A4WP logo(圖左)及Qi logo(圖右)

除了WPC之外,另外還有Qualcoom和Samsung[3]支持的A4WP(Alliance for Wireless Power)、麥當勞、星巴克等廠商支持的PMA(Power Matters Alliance,採用遠距磁共振技術)。最後究竟誰會勝出,就像錄影帶和藍光DVD的故事一樣,讓我們拭目以待。

 

 

 


[1] Panasonic於2011年在東京舉辦的Retailtech Japan展出。

 

[2] 可參考” 30 Smartphone Chargers You Have Not Seen Before”, Hongkiat.com, 2013

 

[3] Samsung同時為WPC及A4WP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