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柔軟身段面對現實的挑戰

10432450_937968962883049_1969408485_n

文/陳文媛  受訪者:陳祈真

Q 簡單講大學主修專業(外文系)跟輔系(心理系)的領域?
我現在是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在大二升大三的暑假成功輔系心理系。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外文領域轉換到心理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回顧大學的自我探索,我很早開始尋找語言、文學之外的新天地,最初我對經濟系懷抱憧憬,但在接觸過一些基礎課程之後,認為經濟系所學較著重數學模型的建置,許多分析都必須在假設前提成立的情況下,才有意義,然而真實世界的景況未必會符合所有前提條件,經濟學所學是否能真正了解、甚至進而解決人面臨的問題呢?漸漸發現經濟無法滿足我想要接觸人群、了解不同人的不同決策模式的期待。選修了普通心理學的通識課程後,對心理學的興趣與日俱增,進而下定決心申請輔修心理系。

Q 輔心理系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輔修心理系之後,我覺察到外文系上的文學作品賞析課程,沒有一定的標準答案,只要有自己的觀點,言之成理,同樣的文本可以有非常多元的詮釋角度。這樣的課程內容或可刺激思考,但模糊空間很大,對比之下,在心理系學到的各種研究方法、解讀研 究數據的邏輯,強調的是如何獲取需要研究的資料、如何有脈絡地將問題抽絲剝繭。

Q 如何透過跨科系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我覺得在外文系讓我學到,一件事情可以有很多切入的觀點。因此當我不同意對方意見時,我會反思,從他的角度看這件事情時,我又會做出什麼樣的判斷。而心理系學到的各種理論,不管是社會心理學在談的團體人際互動,或是認知心理學談的人類決策都幫助我在理解人類行為背後的動機時,更能從學理依據去解釋各種現象。

Q 請問全球化的趨勢之下,對外文系帶來什麼前景與隱憂呢?
全球化的趨勢之下,外文系的前景除了對語言工具的快速掌握之外,文學與文化的薰陶讓我看到一個更廣闊的世界、更多不同生活的可能,而能保有靈活、開放的思維。在課堂上與課堂外逐漸累積的文學品味,雖然乍看之下無法立刻轉換成有經濟效益的工作技能,但是這些素養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因而我能以更柔軟的身段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挑戰、困頓。然而凡事皆有其一體兩面,外文系的隱憂在於專業度較為不足,若無法及早發展第二專長,把文學、語言結合想要發展的領域,在當今全球化的就業環境中確實較為不利。

休耕停灌的農民悲歌

作者:林書維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今年台灣從10月中開始雨量就非常的少,就連過去我們倚賴的颱風也沒幫上一丁點忙,身為農業重鎮的西岸雨量與去年相比更是直接腰斬,加上台灣本身儲水的空間、時間都不足,所以每次遇到缺水情況我們都得選擇性限水,但無論民生、工業、農業每次都會造成爭議。因此今年經濟部最後決定,要在農灌區實施「停灌休耕」,包含地區包括桃園大漢溪流域、新竹頭前溪流域、嘉南曾文溪流域等,總面積高達4萬1576公傾都得停灌休耕。但這也代表農民大概會歷經7-9個月沒有收入的生活。現在的第一階段限水將於離峰時段減壓供水,但第二階段工業大戶減供5%,而農業休耕卻是直接停止供水。

台灣農村陣線抱怨政府數十年來毫不羞愧的犧牲農業獨厚工業以達成GDP,發展失衡導致基本權利維護也失衡。但其實水利法對於水權規定十分明確,不能無視被限水犧牲的農民,雖然這次政府補助農民一公頃補助8500元(一公頃 : 約3025坪),但又有多少農民能擁有一公頃田地呢?農民也直說難以養活農家這近半年的生活支出,加上地主普遍都因害怕租期過長而土地歸佃農所有,因此不少都只是口頭租約!因此真正賴以為生的佃農便領不到實質的補助,真正賴以為生的還有像是負責稻秧培育的秧苗業者、負責整地、插秧、施肥、噴藥和收割的代耕業者,他們都將連動而沒有收入。試想我們一般受薪階級被迫停工還可享有6成薪資的失業補助,但農民被迫停耕後保障卻如同游絲。在農戶普查體制尚未健全的現在,補助其實應該多加熟慮。

10011923143915352010年嘉南休耕區 圖片來源: 中央社

地球暖化後雨量更加極端,而水資源分配與補償等相關事宜總引發各方不滿。不過你知道嗎?其實我們的政府現在對於這樣的問題,除了亡羊補牢外是束手無策的!這背後最大的原因就在於"國內農業供大於求"而不再地球暖化。大家要了解農委會現存87萬公噸的公糧存放,加上WTO每年14萬公噸的進口稻米,還有因為沒有限水而休耕的地區依舊還是會有稻米產出,最後再加上二期稻作的收成,都導致政府每年得花上數十億向農民收購滯銷的稻米,然後再花上數百萬儲存,接著還要拿筆錢消化一些即將過期的公糧。除了國內供大於求外,外銷則因台灣稻米品種特殊又成本過高而沒人買帳。然露就是因為政府對於公糧收購制度如此束手無策、也懶惰監督,因此才會常有中游廠商因為混米、制價等問題遭到撤銷執照後不久,又得以恢復營利的亂象產生。水資源分配、工農發展、農戶補貼、佃農普查等問題迫在眉睫,而針對公糧過剩的"台灣農業問題",政府能否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才是我真正懷疑的部分。

 

下一道台灣之光 – 可撓電池!

作者 : 林書維

動態排版的報紙、穿戴式的電子產品、可調整視覺角度的螢幕、坐不壞的平板電腦,這些如同紙一般薄的產品不但更符合人體工學讓科技融入生活,設計也能因此得以無畏創新,而其發展的可能就歸咎於電池的革新發展。

現有的應用與計劃
Apple早已洞悉電池的應用必須採取新穎技術以節省空間,如今市面手機推層出新,厚度則是越來越薄,彎曲的電池不但能直接節省寶貴的整體空間,也能搭配更為前衛的產品外觀。日前AppleInsider網站上就公佈了Apple對於專利申請的概述,「彎曲電池的便攜式電子設備」和「非矩形電池的便攜式設備」的電池設計也併列其中,外界就開始推測這將有可能解決穿戴設備一直為人詬病的供電問題,而Apple也暗示此款電池將應用在最新的產品當中。

13.05.02-Battery-1Curved Battery 圖片來源:appleinsider

簡單來說,Apple所設計的彎曲電池(Curved Battery )是將原始的鋰電池分劃為更小的顆粒,接著再透過排列組合達到彎曲的目的,這種類似階梯式電池(Stepped Battery)的設計,除了擁有高效的續航能力又方便攜帶,且可獨立更換電池以利保養的便利性。據瞭解,iWatch現在搭載的可彎曲電池將主要會由三星、LG 來生產提供,而Apple也強調可彎曲電池不但可縮小電池體積,更能加大電池的容量。韓國大廠早已將類似的電池技術投入家電與3C產品當中,也研發出了幾種不同的技術以達到可撓的效果,但我想如果要被廣泛利用,或許就必須由Apple才能真正打開市場,讓可穿戴的科技產品被消費者所接受。
 

台灣領先全球的突破
全球首款的「軟板鋰陶瓷電池質」(FPC Lithium-Ceramic Battery簡稱FLCB)就來自於台灣。採用的是獨特的軟性基材與新的彩印塗布,當中的“粉狀陶瓷結構材質”與“固態電解質”更是這次獨步全球的優勢,FLCB的彎曲程度幾乎可與紙張相比,不論在厚度、重量、可彎曲方面的極限都超越其他大廠的技術,而且異於傳統鋰電池,FLCB因為以「固態電解質」取代「液態電解液」,因此不會發生漏液的狀況,更因為固態鋰陶瓷的技術得以避免爆炸、燃燒的危險,也不必擔心剪、戳、敲等動作導致電池起火,無庸置疑的安全性連置入消防衣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1012954_1001202369906133_7590151005341781648_n「軟板鋰陶瓷電池質」 圖片來源:ProLogium

不僅安全,僅 0.2-0.45mm的電池能如同紙一般恣意彎曲,與鋰電池相比FLCB 的電池容量由廠商統計的資訊所示,目前已達普通鋰電池的90%,2014 下半年則有望升級為 1.5 倍,最快在 2015 年首季投入量產。雖然這項業界首創的產品目前價格昂貴,但在 HTC One 充電手機殼所採用的狀況看來,這款產品以 5 層的FLCB加以堆疊之後,不難發現堆疊後的電池容量與彎曲效果的確十分撼人,除了可以存儲更多的電能還能夠在充放電上萬次、彎折千次後保持高電池容量。

筆記型電腦、手機可以薄到只有幾毫米,你的智慧手環可以像紙一樣薄一樣輕,越來越輕薄的科技產品就再也不用受制於電池,電池更不必惱人地在短時間內反覆充電。可撓電池的廣泛利用絕對指日可待,另外,蘋果所採用顆粒鋰電池的方式達到的彎曲效果並非一大突破,安全又多變化的FLCB無論在穿戴式裝置、智慧家電、電子書章雜誌等方面都能擁有更廣闊的前景。

人類無藥可用再添例 – 禽流感

作者:林書維

由布萊德彼特主演的電影,首幕就是台灣爆發狂犬病疫情,接著導致「活屍」在世界迅速傳染擴散,為何要以醜化台灣開場?其實有醫生透露這是因為台灣是適合傳染病突變與傳播的溫床。針對禽流感的部分,亞洲十個國家流行的禽流感已導致22人死亡,數千萬家禽被遭到撲殺,經濟也是損失慘重。

Florida_chicken_house圖片來源: wikipedia

新聞:禽流感H7N9致死率比SARS多近一倍。

何謂禽流感又何謂流感?我想許多人有疑問…流感分為:季節性流感(人傳人,有疫苗)、禽流感 (禽類的流感,分高病原性與低病原性)、大流行流感(人類無免疫力,且可人傳人)等等。而美國疾病控制中心表示因為禽流感病毒通常不傳染給人,所以人類對此通常沒有免疫力,也就是說一旦禽流感能夠傳染給人並演變成可能“人傳人”的時候,真正的災難就開始了。但馬政府上任後對於疾病管的動作實在惹人詬病!台灣早在2004年就發現禽流感,但政府當時用「候鳥傳染」當藉口開記者會、清洗侯鳥所在地來搪塞人民。2005年還為了加入WHO隱匿了當時正在擴散的國內疫情,而且06-07年間我們還在沒有回報給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情況下,把新城雞瘟病毒從甲級降到乙級。政府如此對於病情控制如此麻木當然國際皆知。

 然而,台灣雞農每當經歷撲殺都會損失慘重,加上雞價早已因禽流感而直直掉落,現在的雞農往往都偷接種"民間疫苗"讓雞隻降低死亡率,但這動作卻很有可能會造成另一種傳染源,使雞隻感染率大增,轉而讓人類健康暴露於威脅。但台灣政府態度實在可疑,就連前農委會防疫檢驗局局長在位前也曾表示「沒有大量的死亡疫情報告,不算有病毒」….難道又要人民自救了嗎?

新聞:目前市面上兩類藥劑功效皆無保證。

現在多半的的預防方法都是直接從家禽下手,不少農場都在飼養家禽的農場上掛上巨型的網,以防止帶病毒的候鳥感染家禽,歐洲部份國家甚至要求農場把禽鳥移入室內飼養。非法的鳥類貿易,尤其是野生鳥類的走私、研究、監控也會造成病毒跨地域的傳播。那麼,究竟感染禽流感的病徵是怎樣呢?像是眼部感染、發燒、咳嗽、喉嚨痛、肌肉痛或呼吸道感染,較嚴重的可能就會導致呼吸與多種器官衰竭。而標題所說的藥劑:M2 inhibitor and the neuraminidase inhibitor可說是能預防及治療流感,但可惜的是現有疫苗完全無法預防人類感染H5N1,只能降低禽流感病毒和人類流感病毒基因重組的機率,防止更強大的變異病毒造成人類間的禽流感大流行。因此完整的預防只能從日常生活的習慣與提升免疫力開始做起,像是 

1.勤洗手

2.手避免任意碰觸眼、鼻、口。

3.保持空氣流通

4.若發燒、咳嗽、喉嚨痛等呼吸道症狀,儘量不上班、不上課。

5.避免接觸禽鳥及其分泌物。

6.禽肉及蛋類"徹底"煮熟。

7.不要購買或飼養來源不明或走私的禽鳥。(未檢核)

8.流行地區旅遊民眾,若出現感冒症狀請戴口罩就醫。

耕地保衛戰—搶救台灣的糧食生產基地

作者:賴彥傑 國立中正大學 法制三 

lapeople

一、前言

    為什麼耕地保留合理面積如此重要? 因為耕地所表彰的價值不僅僅是土地交易所帶來的經濟利益。保護我們的耕地,就等於確保我們的糧食生產總量,進而提高我國糧食自己率,維護我國糧食安全。

       "經濟跟環境是事情的一體兩面,不應該是兩個價值之間的拉鋸。兩者的衝突發生往往是因為沒有釐清問題本身註1臺灣的糧食安全建立在豐沛的農作產量,其需要有足夠的耕作面積為基礎。因都市擴張農村人口外移、台灣加入國際貿易體系等宏觀因素,對國內農作產量需求不斷萎縮。致使耕地的規模不斷退縮。

    我們於忙碌的生活中謀求生活安定。覺得這似乎是社會變遷中不可抗的歷程,與我們的關聯太過遙遠。然而,糧食供給的利益由全民共享,風險亦由全民分擔。民以食為天,一個國家不能沒有農業,一個國家賴以維生的要素,不能完全寄託在變動的國際貿易局勢。農地保衛,攸關我們的糧食安全,不可謂不重要。學生將介紹幾個造成農地流失的原因,從法規範出發,觀察與農業發展的互動,期以使讀者對該議題有進一步的認識。

l01註2 糧食自給率僅3成3,吃米量創10年新低 

二、    保護失衡的法律造成的現像

(一)、「農業發展條例」、「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開放農地買賣,城市農夫的理念卻造成為違法農舍林立的問題。

    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放寬認定農民身分和興建農舍的條件。自此,豪華農舍如雨後春筍般,散佈在台各鄉鎮的農地。異軍突起之勢,銳不可擋。然而,我們賴以生存的,是土地所孕育出的結實稻粒, 不是突兀矗立在金黃稻浪中的建築物。當肥沃的土壤,被覆蓋上鋼筋混泥土後,可耕作面積逐漸退縮,將難復見天日。

(二)、「土地徵收條例」徵收耕地過寬鬆,開發計畫徵收耕地容易

    台中科技園區三四期、新竹竹北璞玉計璞玉計畫、竹科園區擴建竹南基地細部計畫(大埔農地徵收案)……等開發計畫全部都有徵收耕地(因徵收耕地相對容易),造成農業與工商業發展的衝突。

(三)、依「都市計畫法」都市擴張下,耕地變耕成建地,然而總量管制卻不均衡

    另外,都市計劃的擴張,雖屬社會進步之趨勢,然而在台灣,都市計畫開發沒有從更高的角度思考,考量我國糧食安全的重要性註3 ,不動產的利益壓過了耕地保留的重要性。都市計劃常過度掠奪了耕地的面積。   

l03 l02

註4

三、    耕地保衛戰面臨的困境與挑戰

    上述法律,本有其立意良好之處,然而在實際操作時,卻造成了不合理的現象,反而使耕地失速減少。學生認為,主因是欠缺通盤的計畫與檢討。以及國家公權力的執行效率。國家行政跟立法權之間的互動,也大大阻礙我們保衛耕地的進度。事實上,我國國土計劃法已在立法院來回7次,仍未通過。台灣至今仍缺乏全國整體土地利用的法源依據,可藉由其拘束力進行耕地保存的總量管制。現建立法動態實不利於土地資源永續利用的規劃。

    而各縣市的執法強度不一,也是一大嚴重缺陷,許多農舍違建,地方放任不拆除,或者地方議會根本就沒有編列合理的拆除預算。這場農地保衛戰,現實遭遇的最大困境就無法垂直整合,整體考量。然此仍待立法進度加速,使國家得以依法行政,為這場耕地保衛戰,力挽狂瀾  。註5

  l04

 

註1:出自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負責人兼總經理 黃於玻先生於本課程中之演講內容。

註2: 歷年糧食自己率比較圖,林慧貞,上下游News & Market ,2014/10/01,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58229/,最後瀏覽日期2014/11/21。

 註3: 當前各國糧食自給率,日本41%、韓國45%、英國70%,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法國等糧食輸出國都超過100%,然而以農立國的臺灣僅僅只剩32%。

 註4 : 此為學生所攝,母校中正大學外因都市計畫開發,變更地目使耕地成為建地。學生套房公寓因此大量出現,然而過度建設,加上少子化因素,使供需嚴重失衡,反而造成了土地利用的無效率。且這些建案多為非本地之不動產建設公司所蓋,都市計劃的利益,當地居民實質受益有限。

註5: 另有非政府組織台灣農村陣線 提出了目前制度設計下的具體作法,如對於農民經濟收入與生計,應從改善產銷結構與建立環境給付制度等農業政策著手;內政部應盡速訂定針對非都市土地鄉村區通盤檢討之作業規範,強化鄉村區住宅(乙建)調整與變更機制,徹底區分住宅與農舍使用等等。可參照之。

台灣農村陣線,落實農地農用,農舍農用[新聞稿] http://www.taiwanruralfront.org/node/266,最後瀏覽日2014/11/21

 

我們將永續生活化

作者:黃麗庭 高雄大學創意設計與建築學系

H04

紙,大部分的時候我們能夠想像到些什麼呢?

柔軟,字,白色,簡單,輕盈,這些字眼都是紙

而廢紙,廢木頭,寶特瓶空罐我們能想得到什麼?

是否只是在垃圾車來時將他們送上車?
 

在這堂課之前我大概從來沒有想過這些薄薄的紙可以撐起一面牆,一個家,還有帶給無數個人影響著無數個人屬於這些紙的信念。

一開始我們走進的不是一堂課或是一間教室,是一個莊園一個由男女主人親手打造的莊園。我們來到了屏東縣里港一處世外桃源,藏在沒有指標指引的小路口,一進來就能感受到這裏和外面的世界畫上了界線,這裡是他們用雙手親手打造的家園呀!我們一群就像客人初來到一個家,我們看了他們的影片,親眼看著來自加拿大的John如何操作著紙磚,女主人吳連春在一旁幫忙著,還有吃著他們的披薩。看著這裡一棟棟的小房子,都是他們親手蓋出來的,而第一個看似容易卻也是最重要的關卡就是設計紙磚,就用報紙,一首先得要到處收集廢紙,取得任何人不再需要的紙,再將紙浸泡兩個星期左右,但是不同的紙質有著不同的浸泡時間,接著必須依照著比例開始進行紙漿和泥漿的調和,而他竟然設計出只需將未進行調和的紙漿泥漿桶裝後放置在卡車後方,運用卡車進行中的動力旋轉著桶內的轉盤來進行攪拌,這樣的方式使得在進行這項作業原本艱辛而變得有趣有簡單。而在紙磚裏頭他們放置了寶特瓶,除了成為代替材之外也可以有隔熱隔音的效果,而在了解到他們的最基本紙磚後,發現他們的整體構造還有木窗和木構造,原來他們連門窗都是撿著別人拆下來的卻是刻印著人使用過的痕跡的。

H01 H02 H03

縱而從這一丁點又一丁點的材料,方式的細節中,我體認到他們每一個出發點都是為了環保和簡單,不去使用華而不實的方法,運用最親近人類的甚至在大部分的時間裡被稱之為垃圾的元素,在這裡我看到了"需要的不是專業而是經驗"更是決心要做到的的永不放棄。

蓋房子這件事情,原本是嚴肅艱難,彷彿只有世界上擁有某種專業知識的人才能作得到的事情,在我的印象中我也是這麼想著的,但我在這裡只看見熱情,他們是為了熱情而去做所以做到了,

而且他們想要讓更多的人去明白這些事,設計或者建築並不是某種真正的專業,他可以變成一種生活體驗的實踐,就彷彿將廢紙留著、將塑膠袋再使用、將不能使用的東西成為別種使用用途就是那樣的簡單。我記得有這麼一個人說過"現在的人認為東西壞了就該換,老一輩的人卻認為東西壞了都一定可以修到好。"而我們能不能從生活上實踐呢。

現在有好多類似信念的人們也在默默努力著,我想起今年夏天參加的果核計畫,我們一群人到台東偏鄉的大溪國小,運用自己小小的力量,為他們搭起一個小涼亭,而當時我們採用的就是普通國小裡廢棄的桌板當作地面,且擁有統一尺寸能搭出不同形狀,再利用被拆卸下來的桌腳當作地樑,如此便能撐起不同高度的地板,其實都是堅持著相同的信念,把要達到的事情想得很簡單,做起來也就變得容易又快樂啊。

 

我想這些人他們想要傳遞的不是 如何去蓋一棟房子?或是如何做一塊紙磚?

而是如何以簡單的方式將永續活化在生活中進行實現。

 

回到我們課堂討論的話

在這堂課裡我們擁有一面讓我們自行發想的牆壁,紙磚牆面,我們可以自行設計紙磚的內容,包括可以加入不同粗骨材細骨材,而在這方面就有很多不同的創意發想都可以嘗試,像是我們這一個小組就有想出以竹子放置在紙磚中心能夠變成建築的通風口,因為牆是設在北面所以需要有交充足的通風口以減緩風力,而我們也有考慮過可以加上稻穗,在整體色澤上也可以彼此搭配,再經過這麼多的震撼過程後,對於建築這件事的感觀也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其實任何的想法都可以有機會被實行,甚至越簡單輕鬆的,越能讓身邊的人彼此影響進而加入。

 

 

 

農田的重金屬汙染

作者:林欣儀

LIN0201

前言:
       為什麼想談農田汙染,要從我小時候的記憶說起,以前爺爺幾乎天天帶我到田裡玩,我都會打著赤腳在田間奔跑,雙腳踩在泥土裡,那種親近土地的感覺是很棒的,長大後,明白了這片土地是爺爺用來養活全家的重要資產,種田可以說是他的全部,收成好不好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事,但同時我也發現,在農田邊有越來越多的工廠,農田旁的水圳,就是這些工廠排放廢水的地方,水圳的水不再像以前一樣乾淨了,開始會浮一層油,開始變了顏色,我知道這就是污染,用這樣的水來灌溉,爺爺最重要的資產-土地、農田,就要受害了,所以我想談農田汙染,目的只有一個,讓大家一起正視這個問題,一起關心這片土地,這片養育我們長大的農田。

重金屬汙染的始末:
       如果要說讓大家最印象深刻的案子,可以算是1982年的鎘米事件,這件事震驚全台,汙染規模也很大,鎘米最初雖是從桃園爆出來,但是事件過後,農田的汙染並沒有停止,幾乎年年都有稻米被驗出重金屬汙染,台灣的農地已經被重金屬霸凌了20、30年。

      接著談談近一點的案子,日月光,這個案子的主要事實就是日月光將廢水排進後勁溪,造成後勁溪及利用後勁溪的土地受到汙染,整個案子鬧得沸沸揚揚,占盡新聞版面,但是,最後的結果是判決300萬罰金,4人緩刑1人無罪,算是非常輕的處罰。在這同時,其實彰化發生了一起相當嚴重的電鍍廢水汙染事件,有10家工廠被抓到偷排廢水長達幾10年,汙染土地的面積高達1800公頃,汙染程度是日月光的千倍以上,檢方起訴求償金額總共將近2億,是相關案件到目前為止求償的最高金額,這麼嚴重的案子,卻很少人關注,我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事情就發生在彰化,我從小長大的地方,被抓到的工廠就離我家不遠,前不久我才實際去看過,水的顏色雖然還算正常,但廢水處理設備仍是對電鍍廢水的處理起不了大作用的簡單裝置。

       其實工業廢水汙染的情形在重工業發達的南部有不少案例,但如果要說最嚴重的地方,還是上面提到的彰化,說到彰化縣跟電鍍廠的關係,從數據上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污染會這麼嚴重,彰化全縣共有8796家合法工廠,其中364家前年才臨時就地合法,982間未取得營業許可,光是在和美鎮,就有215家非法工廠,且金屬製品製造業超過三分之一。總共污染的農地總面積達到337公頃,光是歷年來整治經費就花了2.4億,補償稻作剷除、銷毀及停耕的費用也有8800萬,不管是工廠的密集度或是污染的面積全都是全台之冠。

       1970年代開始發展工業時,政府打著「家庭即工場」的口號,和美的雨傘跟紡織業開始聞名全國,彰化成了台灣電鍍與小五金工廠聚集的重鎮,但也是從此開始,電鍍跟染整的廢水排入水圳中,開始污染這個以農立縣的台灣米倉。家庭工廠的規模小,汙水處理設備的成本高,電鍍業需要大量用水,於是高汙染的水就在沒經過處理的清況下,直接排進水溝,且這些工廠幾乎都緊鄰著農田,形成工廠跟農田並排的景象,農田跟工廠共用同一條水圳,排出來的廢水流進農田,造成土壤汙染,種出來的稻米重金屬含量過高無法販賣,農地必須強制休耕,待重金屬物質清除才可以繼續耕種,但整治並不一定有效,常常在整治後種出來的稻米重金屬含量仍然相當高,對農民來說其實相當無奈跟委屈。  

       自古以農立縣的彰化,最優質農田卻遭遇工業廢水如此嚴重的霸凌,政府如何應對呢?我認為其實政府用的是一種治標不治本的取締方式,近幾年取締舉發的次數確實有顯著的增加,很多電鍍廠和有污染性的工廠也因此關門大吉,但是這些小工廠被抓到後,表面上是收起來了,但往往都是再找另一個地點換名字重新開業,因為電鍍業需要的場地不大,一般家庭的客廳空間就可以做了,所以永遠抓不完。目前可以算是治本的方式是,政府開始輔導業者轉往彰濱工業區的電鍍專區,工業區有統一的汙水處理設備,污染會大大降低,但是這些家庭工廠規模小,到工業區去不划算,加上海邊鹽分高,金屬表面容易繡蝕,所以原先很多工廠不願意遷廠,但這一兩年由於加強取締產生效果,彰濱的電鍍專區開始不敷使用,目前正在研議第三期工程。

       談到這裡,問題似乎得到了解決,的確,情況開始好轉了,但是長達20、30年來的污染跟家庭工廠文化不是這麼容易根除的,我們還在持續承擔先前造成的後果,農田整治與休耕就是一項慘痛代價。

結論:
     
 最後,我想帶一個環境法上學到的概念,預防危害,也就是在汙染發生前我們就採取方法避免,套到前面的例子,如果我們在發放排放許可的時候就做好把關,課與業者較重的環境維護責任,並且不定期的抽檢,一查到有危害環境之虞就開罰,從源頭就做好預防的工作,也許彰化人就不用承擔這麼嚴重的代價了。

       經濟跟環境的衝突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但往往犧牲的都是環境,因為他不會說話不會爭取,但是,跟老天爺爭的結果,最後受害的一定是我們,所以,我們要時時關心周遭的環境,關心這片我們生活的土地,並且維護他,讓世世代代的子孫都可以感受大自然的美好而承受不是大自然的反撲。

放。生:在放與不放之間糾纏── 以旗津放生為例

作者:林仙妮

LIN3

一、前言

2014年一月,海濤法師在旗津進行法會,隨後進行放生活動。學生團體至現場舉牌抗議,指出放生對生態環境產生負面影響,造成生態失衡及動物權利的受損。

 放生是佛教信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指「釋放已捉獲的動物,為信佛者的一種善舉。」 根據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2004年的研究,內政部登記有案的2000間寺廟中,約有1/4仍舉辦放生活動。據統計,每年放生活動花費高達兩億元,至少750次。

為理解放生背後複雜的權力關係與論述角力,將以經常舉行放生的旗津做為田野地,訪談在地居民及政治、宗教和公民組織對於放生活動的看法,並結合旗津當地的史地資料和放生相關研究,分析旗津成為放生熱門地點的原因,而各個參與者在其中又如何角力。 
 

二、旗津放生田野調查

本研究對旗津地區的放生行為進行田野調查。在海洋生態保育方面訪談了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在社會組織方面,訪談僧伽醫護基金會。而在公民方面,訪談旗津當地長老教會、旗津南汕里里長及當地計程車司機,獲得初步的相關資料並進行分析。

LIN2()旗津中洲土地使用

在旗津進行放生者大多為外來者,放生相關人員幾乎都是外地的宗教團體單位。放生地點多集中在北汕里與南汕里的海岸,幾乎每月都有放生相關活動的舉行。

LIN1(放生地點主要區位圖

在訪談旗津當地居民、意見領袖或宗教組織後,我們發現當地居民對宗教來旗津放生的行為多少有所質疑,但這些反對的聲音大多維持在非公開的私人意見層次,並未凝聚為公共議題或動員公民的組織。那麼,為何居民雖對放生行為有所質疑,但幾乎都不會採取行動?我們覺得可能的原因有以下四點。

首先,放生活動都是政府核准進行的。政府與宗教團體在魚苗放流上合作得以互利,正當化並合法化放生的行為。當地居民原本就不特發反對之聲,加上政府合法認可,也使得反放生的聲音在此地減少且不受到重視,也沒有足以對應支持者質疑的論述生產出來。 

其次,對於居民而言,放生是非立即性且無關涉自身利益的議題。放生是行之有年的傳統民間習俗,儀式進行也不會直接干擾到居民生活。居民對放生活動並不關心,甚至不少民眾會在放生結束到海邊捕撈加菜。因此抗議放生的多半是外來的環保團體。對地方而言,宗教團體將魚苗填入漁業資源枯竭的沿岸,不但是善事,甚至能協助漁業資源復甦。

第三,對當地居民來說,放生這是神明的事情,一般民眾不好插手。行政中心新址原為亂葬崗,剷平墓園建設新大樓不免人心惶惶,外來的宗教團體在旗津進行法會或進行放生的地點都在該位址附近,對當地居民而言,放生或法事都有著撫慰心靈、祭奠亡靈的效果。

第四,當地居民本身生態意識的薄弱,對於放生可能衍生的生態基因庫失衡、原生生物多樣性破壞和動物權利受損等生態議題較陌生。甚至,比起生態環境保護的迫切性,民眾更關注立即的經濟利益或當下的民生問題,就算環保團體來旗津當地抗議,也難以激起當地人對放生議題的重視。
 

三、結論

以旗津放生議題為例,當地居民的環保意識不足,因此我們傾向關注放生是否關乎到居民切身利益的面向。從長遠來講,放生可能造成的鄰近海域的污染、影響漁民的生計和破壞居民生活環境等問題。但非立即性的利益損害難以喚起重視,且放生行為與居民原有的價值觀並不相違背,反而大家心底對放生能夠積功德有一層模糊的認識。只待捕捉放生動物、引發「放生等於放死」等事件為人所重視,並與人們的是非判斷造成衝突,才能引起關注並進而行動。然而,若地方居民總是仰賴外來者建構公共議題重要性,就容易使公共議題的討論流於一股熱潮,參與者對於議題沒有足夠、深入的了解。時間一過,反而無法真正解決問題。這些都是我們在面對放生這類生態議題時難以避免的行動困境,也是我們尋找解決方案過程中所要克服的挑戰。

 

卡在颱風眼裡的食安問題

作者:林書維

食安風波看似暫緩、全國食品安全會議開完了、食品衛生管理法也修完了,但缺失仍然存在?加上政府到現在依舊沒有徹底落實(看看頂新就知道),黑心商人當然沒在怕,更有食品大廠表示以台灣的食品生態和政府效率來說,要將食安漏洞補起可能還需5年,意思就是我們還必須吃毒五年?

還剩什麼能吃?政府依舊狗吠火車。
自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近5年來台灣人民幾乎每隔段時間就面臨全新的食安風暴。這次黑心油讓國內油品、食品廠幾乎都捲入其中,消費者反應還更勝塑化劑,因為大家連每天用來煮飯的食用油都不能用,國人真的是無語問蒼天。

馬政府匯集400位食安專家與企業參與,在會後提出5年預算增加15億元、人力擴增500人、加強管理5000家廠商以及輔導5萬家廠商拿到GHP認證,另一方面訂立新法,上限由5000萬元提高至2億元,且除當事人外,代表的法人或自然人也將處以10倍以下罰金,若致人於死者則最高可處20億,罰鍰不足之處可追繳不當利得來補。但政府官員履次信誓旦旦保證,斬釘截鐵直說是最後一次。然而就在兩年前的塑化劑事件,政府現在與當時的反應完全如出一轍。可見法雖訂得嚴,但法官依就可能在審理時輕判,舉證也可能受到掩蓋,消費者保障其實依舊不穩。

檢驗關卡薄弱,條例處處漏洞。
「食安事件一定還會再發生!目前要解決食安問題,幾乎沒有希望,」義美食品總經理高志明鐵口直斷。屏除官商勾結不說,像是銅葉綠素、毒澱粉我們的機制根本攔不下來,加上還潛藏的未爆彈;食品相關法令、制度、流程、運作的漏洞,與輕易通過的篩檢關卡,毒物都還是可能會被我們端上餐桌。

另外,法定食品添加物檢驗項目眾但遠不及違法種類,最好的例子就是塑化劑,塑化劑台灣到現在只列管7種其他都不檢測,但現在農民都很巧妙地用那7種之外的「8號仔」。全球食品添加物種類共2500種,台灣雖只准用838種,但大部分的食品小廠根本無力花錢篩檢,我們真的就只能祈禱每個廠商真有憑信任與良心做事,但事實往往在證明我們高估了殘酷人性。

政腐無為,人民自救!
台灣為全球糧食供給率最糟的國家,除了國內生產的食品外,大量的進口食物又該靠誰來把關?而且過去台灣人除了愛吃,台灣更是一處令我們驕傲的美食王國,如今卻因食安而在國際間抬不起頭,出口被受緊縮、質疑。誠如上述,失能的法律、政府、領導人迫使我們應當自救,如同這次毒油事件!一位不識字的老農檢舉拯救了吃毒數載的全台人民,所以趕快一同來熟悉一些食安通報管道以備不時之需吧!你可以很方便的利用像是衛福部網站通報,且每個縣市政府也都會設有食品藥物管理處提供網路申報,民間團體則有例如消基會等處可尋求相關幫助。食品問題範圍之廣真的需要每個人都參與把關,你家附近也有上游廠商嗎?趕快拿出你的好奇心跟大眼睛進行檢視。

 

苗栗石虎 所謂的假議題

「雲豹呢?」學者追蹤兩千餘台監控攝影機邁入20載,聽說當年雲豹絕種新聞一出才讓台灣人發現動物是需要保護的,標準不見棺材不掉淚。台灣瀕臨絕種保育哺乳類包含5種:水獺、雲豹、狐蝠實際已不見踪跡,只剩下黑熊及”石虎”,而保護這類物種除了停止開發外其實沒有其他方法,迫使動物搬家(聽起來很荒唐!但政府是常這麼打算的)或是法令限制都是不具建設性的解決方法。

「石虎」是雲豹以外唯一的台灣野生貓科物種,全台僅存不到500隻。額頭間的兩條白色直線,與粗圓的尾巴還有棕灰帶黃色的毛皮特別為石虎的表徵。早期石虎的數量因美麗的毛皮遭獵戶覬覦而減少,如今則多半因潛進雞戶落入捕獸夾或咬食毒餌等陷阱導致死亡。位在食物鏈頂端的石虎,生活範圍不斷受到壓縮故時常闖入農田、市郊,再加上夜行性的牠們也很容易在夜晚的道路被汽車意外撞死。

現在換來說說外環道!外環道其實多年前就已經在規劃,用意在於解決三義和銅鑼在假日時的交通壅塞問題。苗栗政府不斷以開發與觀光為由積極爭取,而「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對立」正是開發外環道與石虎的問題總結。好在環評大會最後裁示退回再審,並要求開發單位(交通部公路總局和苗栗縣政府)參考民眾、專家、環評委員等意見兼籌並顧後再送審。外環道耗資高達52億(不含外部成本),但是真的能解決當地交通問題嗎?

circus134-3-p112

首先對當地居民而言,這裡平日並不會塞車,假日時水美街才會回堵。不少居民指出真正的問題是在停車與車流控管,因此找尋合宜地點開闢停車空間抒鬆車流才是重點,再來所謂需要疏導的”從「銅鑼」導到「三義」南側”其實可以改走一高銅鑼交流道上去到三義交流道就好,一方面已經蓋好的銅鑼交流道也能發會作用!其實理性認真想一下,這或許並不是純粹是個”開發與環境保護:的問題,而應該是”為什麼要開發”的問題,意思就是考慮這外環道的可行性,哪裡還需要石虎?多想一下就知道這是個花錢又沒實質效益再加上破壞生態的方案。從服貿開始,我們台灣人開始發現所謂”發展”背後有我們更應該珍重的其他價值,地方發展固然重要但或許能有不同的方法解決,況且苗栗大埔的事情當初也是頻頻說會影響經濟,但其實根本沒有車會在張藥房那裏右轉往北走省道…因為北邊就有路了!意思是,苗栗縣政府時常不做功課就打算開發啦。

「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對立」在外環道爭議上我個人認為是假議題,除非這裡要發展的是指”特定人的經濟”,因為陳如所述,苗栗人都知道苗栗早就一堆這種根本沒人走、因為開發而開發(圖利特定人士?土地?)的外環道。加上苗栗縣政府沒錢,52億全國人民買單,一人負擔200多,一家子如果只有你在賺錢少也是上千塊。對我來說石虎很笨但人可以想辦法,這就是人類對環境保護的責任所在,將這52億民脂民膏貿然投入恐怕無法真的解決問題,還造成環境破壞,有些人想要條柏油路,但石虎只剩這條生路。就算你不在乎石虎是否真因外環道滅絕,但你不能不知石虎幫你擋下了可能會圖利政客的迷糊方案。畢竟政治需要炒作、議題跟宣傳,我想政府在這些年把我們教的有聲有色,好學生必當舉一反三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