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不是個生小孩的好日子?

作者:謝宗廷

你相信嗎?媽媽想要讓小孩子哪一天被生出來,其實是可以靠「念力」做到的!
在美國,萬聖節似乎是個媽媽不想要生小孩的節日。

根據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為期11年的統計研究,新生兒的出生率在萬聖節這一天比一般時候低;相反的,在情人節這天的出生率卻比平常時候來得高。你可能會猜想:就像台灣人喜歡生國慶寶寶或龍年寶寶一樣,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呢?只要剖腹生產就可以啦!根據這份研究,的確在萬聖節的時候,孕婦剖腹生產(cesarean births)的比率降低了16.9%,但真正驚人的是,自然生產(spontaneous births)的比率也同樣下降了5.3%。相較之下,在情人節時剖腹生產的比率上升了12.1%,而自然生產的比率則增加了3.6%

螢幕快照 2014-10-31 下午12.28.04圖片來源:Caitlin Childs (flickr)

在美國的傳統觀念中,萬聖節很容易和死亡、鬼魂、巫婆連結在一起,而情人節則是喜悅、溫馨、愛情的象徵。想要避開在萬聖節這一天生小孩的心情是很容易可以理解的,但自然生產的時間也會受到這樣的象徵性連結的影響,就很令人吃驚了。

「這個研究顯示:從我們的文化中產生的信念,對於生理功能的影響,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有影響力。」論文的第一作者Levy如是說。為期11年的研究資料似乎也足以排除掉純粹巧合的結果。當然在科學的研究中,兩件事情的關聯性(correlation)並不保證因果關係(causation),可是在這個研究中,顯然並沒有反向因果關係的風險:畢竟不可能因為嬰兒出生率上升所以導致了萬聖節嘛! 

雖然這篇研究並沒有證明任何因果關係,但還是提供了我們一些思考點:人的生理機制是不是真的能透過文化的符碼即使只是象徵性的就產生具體的生理變化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是否意味著透過「心靈的力量」來進行醫療也許不只有安慰劑的效果,而是能夠真正產生實質的影響呢?

話說回來,這到底是哪一個天才指導教授想到的題目啊!

你知道鬼魂重達21.3克嗎?

作者:林書維

一般台灣人所說的萬聖節其實是萬聖夜,而Jack​​-o'-lantern(南瓜燈)則是萬聖夜最廣為人知的象徵物。在英國和愛爾蘭(傳統不列顛凱爾特地區),當地人原本在挖空的蕪菁中燃點蠟燭造成南瓜燈,但移民到美國的人很快便採用南瓜代替了蕪菁,因為南瓜比較大且也比較容易在上面雕刻圖案。不少家庭在南瓜上刻上嚇人的面容,並放在大門口的階梯上,傳統上此做法是想嚇走惡魔或妖怪。但其實南瓜可以稱得上是瓜果中的“百變天王”,造型、顏色、大小都是所有果蔬中差異最大的。最小的南瓜只有乒乓球大小,最大的南瓜巨大的是Cucurbita maxima筍瓜,它可以長到700公斤以上比人還高。今年美國南加州還有位農夫種出一款「科學怪人南瓜」(Pumpkinstein)應節,南瓜表面有著清晰的科學怪人輪廓。種植該南瓜需耗時4年、測試27個南瓜品種才成功。科學怪人南瓜大受歡迎,今年全數的收成皆被零售商搶購一空。南瓜其實不止裝飾用途,食用南瓜可以促進人體胰島素分泌有益防止糖尿病,而且從清代開始就是一樣補血良藥。以助益消化又能幫助人體排出重金屬和殘餘農藥等,因此又被視為考抗癌之蔬果之一。

Solent News巨型南瓜 圖片來源:bidorbuy.co.za

萬聖節除了南瓜更令人害怕的就是鬼魂啦!人類不斷的想利用科學儀器或是靈媒等方式證明人類靈魂的存在,過去更有不少人以愛因斯坦的論點證明,“宇宙總能量恆常不變,能量無法創造和摧毀…那麼人死後能量到哪去了?假如能量不滅,那麼根據愛因斯坦的論點,一定是轉換成另一種型式。那新型式能量又是什麼?…我們可以稱它為鬼魂嗎?”全球各地的捉鬼隊不停前往廢棄倉庫、老舊建築或是墳場尋找鬼的蹤影。他們時常攜帶電子設備,希望能找到到靈界能量,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堅持不做假的Discovery曾在靈魂相關的節目中錄到並非在場人員的人類聲音,我想關於人累死後能量的研究最出名的還是屬1993年,由四位超自然現象研究人員實施的一系列實驗。實驗期間,發生了物體被物化、燈光跳舞等超自然現象,資訊還被記錄下來。在美國,美航太總署、思維科學研究所和史丹佛大學的科學家也參加了此類試驗。另外值得注意的是,1907年美國麻州的醫生將六個奄奄一息的病人放到一個特製的床榻上,在他們離開人世的那一刻測量其體重。根據麥克杜格爾實驗結果,人死後的那一霎那的體重和死前比輕了21.3克。麥克杜格爾的實驗曾發表於《紐約時報》和一些醫學雜誌上。這些實驗還為一部名為《靈魂的重量》的影片提供了創作靈感….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談判守則

作者:蘇俞璇

 創造雙贏的結果,才是真正的談判高手。成功的談判應該站在對方的利益著想,因為談判雙方中間的鴻溝,是因為彼此立場不同而產生的,所以談判前要先消除這對立的形勢,改以謀求共同的利益為出發點,如此才能消除鴻溝,達成共識。

 那什麼是「成功的」溝通呢?溝通能力像冰山一樣,有上下兩層。冰山可見的一角是溝通的技巧層次;安靜隱藏在水底的絕大部分,則是代表深及心態與動機的層次,我們稱之為安全感的基礎。

 「態度決定高度。」成功的溝通應有以下三種態度:

  • 信賴他人。信賴是溝通的基石,如果彼此猜忌,溝通只會淪為心機攻防戰,無法真正了解彼此的想法。
  • 關心雙方間的關係,願意理解觀念上的差異。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環境,如果無法接納彼此既有的差異,溝通可能變成各說各話。
  • 接納外來影響,願意改變自己。

 態度是潛在的,行為是外顯的。態度建立好之後,想擁有成功的溝通應有的行為則是:

  • 傾聽以了解他人;傾聽而被人了解。溝通時記得打開耳朵。
  • 關係觸礁時小心用字遣詞,避免冒犯他人。當溝通到彼此感覺尷尬或火花四起時,試著冷靜片刻,禍從口出啊。
  • 試著全心全意關注對方,暫且忘記自己的興趣、憂慮和需要。在理解對方的同時,找到適合彼此的方向。
  • 受到影響而覺得必須改變時,最好對自己說:「沒關係,這沒什麼大不了。」改變不見得不好,何不用輕鬆的心態告訴自己改變不難呢?
  • 掌握溝通的內容與目的,並學習以理性與感性的語言表達。
  • 與對方感同身受是同情;以對方的角度去了解對方的感受,才是認同。溝通要的不是同情,而是理解彼此差異後並試圖去平衡。
  • 對對方產生影響力的關鍵,在於對方認為他也可影響你。讓彼此感覺到改變,而非單方的接受或妥協,創造雙贏局面!

 上述所言都圍繞著三個基本的溝通技術:傾聽、肯定、弄清楚對方每句話的實際內容和目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因為有所衝突,所以需要溝通,那該如何讓別人的想法和你一樣呢?

  • 避免爭辯。
  • 尊重他的意見切勿對他說:你錯了!
  • 若是你錯了,立即承認。
  • 以友善的態度開始。
  • 設法使他立即說:『對,對』。
  • 多讓他說話。
  • 讓他覺得這主意是他想到的。
  • 真誠地試著以他人的角度去了解。
  • 同情他人的想法與願望。
  • 訴求更高的動機。
  • 將你的想法做戲劇化的說明。
  • 提出挑戰。

 現代的談判,大部分都不是前方的人做主,往往後面有一些主導者;然而,後方的主導者卻常因不知道前方的實際狀況,只在後方操縱反而使談判越談越僵,不歡而散。想要談出好結果,仍然需要透過談判雙方的「直接」理解。

20141029現代的談判,大部分都不是前方的人做主,往往後面有一些主導者。 圖片來源:op10profit.com

 

 

民主可以容納兩派的意見,但不能容納一點選舉的瑕疵

作者:謝宗廷

20141028民眾使用雨傘抵抗鎮暴警察的胡椒噴霧。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香港的雨傘革命[1]進行到現在,也已經三個禮拜過去了。由學生罷課作為起始,與佔領中環[2]行動的合流,「反對假民主式的特首普選」這個訴求其實一直十分清晰。儘管過程中曾出現鎮暴警察動用催淚彈驅散民眾的行動[3]、反反佔中人士和黑幫人士的挑釁[4]、特首梁振英片面取消與學聯對話的舉措[5]、警察動用私刑將抗議人士拖到角落施暴[6]等等事件,仍然有許多群眾自發性的在金鐘和中環進行非暴力的集結抗議,希望這樣能對政府施加壓力,也許便能迫使政府開始願意傾聽真普選的訴求。面對這樣的「亂象」,香港民眾也漸漸分成了兩派:一派是支持持續佔中追求民主的自由派,另一派則是希望能夠趕快平息爭端讓經濟不要停擺的務實派。這是不是意味著香港政府不斷派出警察拆除路障的舉動其實也不全然是反民主的作為,畢竟這樣的行動也代表了某部分的香港民意,更何況在法治的基礎上也完全沒有不對的地方啊?

2014102801人群佔領的香港商圈。圖片來源:Pasu Au Yeung

        會有這樣的迷思,其實是誤會了民主發展和經濟發展的關係了。民主不必然導致較好的經濟,甚至有可能導致更大的動亂,這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7]已經證明;但反過來說,要讓經濟好轉,也不必然非得要靠犧牲民主自由來達成。我們只要問一個問題:是不是只要現在佔領中環的人群全部消失了,香港的經濟狀況就能回到過往的榮景、貧富差距就會大幅改善、香港人就都能安心地工作養家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麼希望靠驅散佔中人士就能讓香港重新穩定下來的冀望無非就是幻想而已。

        亞洲四小龍成功經濟起飛的故事背後,都有一段威權或強人領導的歷史。民主在那個時空只是形式,其實本質上就是開明專制的統治。在專制體制下,如果領導者較為賢明,政府效率的確很有可能超越民主體制下三權分立的牽制,這也讓曾經歷那段經濟起飛的世代,在緬懷過往的時候常常會不由自主地陷入「民主不能當飯吃」的思維中。如果民主的同時經濟也能發展,那固然好,但如果民主「可能會」導致經濟的衰退,那他們情願選擇的是經濟發展。這個思維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限縮的民主同樣「可能會」導致至經濟衰退啊!如果今天領導者不再是開明的賢君的話呢?到那時候如果想要追求經濟發展,還有什麼是可以犧牲的呢?

2014102802帶著帳篷進行長期抗爭的民眾。圖片來源:returs

透過投票的方式,保障每個公民都有平等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這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也是公民能夠確保自己未來的方法。但值得注意的是,選舉並不必然導致民主:如果沒有法治互信作為基礎,選舉反而可能成為獨裁的工具。越是獨裁的國家,越會宣揚自己在選舉結果中的高得票率來彰顯自己統治地位的代表性。這也是為什麼「袋住先」[8]的一人一票普選並不具備任何意義的原因:因為這只達成了民主社會中的選舉權,卻忽略了同樣重要而且人人應有的被選取權。

        10月17日就在港府同意和學聯代表重啟對話的同時,鎮暴警察也趁機突襲式地清除抗議人士的帳篷和路障。在民主深化的過程中,沒有人知道結果會在歷史上造成什麼影響,但這也許就是人類在追求理想時最可貴的一面吧。

 

註:關於香港此次雨傘革命的抗爭原因,可參考香港中文大學領袖培育組課程副主任梁啟智的評論文章:《香港發生什麼事了?》香港中文大學老師從頭解釋給你聽

 

 

 

 

 

 


[1] Umbrella Revolution, 國際媒體對於此次香港民主運動的代稱,因抗爭初期民眾使用雨傘抵擋港警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而得名。詳情可參考維基條目:” 2014 Hong Kong protests

 

 

 

 

[2] 和平佔中是由香港大學副教授戴耀廷為首,於2013年初開始蘊釀,以公民抗命為理由,採取佔領香港金融區中環的交通要道的方式,於2014年9月28日起在香港發動的一場為爭取真普選的政治活動。詳情可參考維基條目:”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

 

 

 

 

[3] 2014.9.28晚間六點,香港警察對和平抗議的群眾投擲催淚彈進行驅離。詳情可參考BBC的報導:” Hong Kong: Tear gas and clashes at democracy protest

 

 

 

 

[4] 2014.10.4 疑似黑幫人士在佔領中環場地滋事並攻擊抗議人士,被懷疑為政府默許的行徑。詳情可參考BBC報導:” Hong Kong protests: Police arrest 'triad gang' members

 

 

 

 

[5] 2014.10.10 香港特首梁振英片面暫停原訂於同日和學聯代表舉行的對話。詳請可參考CNN:” Hong Kong government calls off protest talks, defends leader's $6.4M payment

 

 

 

 

[6] 2014.10.15網路上流傳了一段港警將抗議民眾拖到角落動用私刑的影片,激發港人怒火。港府承諾會進行調查並將參與其中的七名警察調離現職。詳情可參考BBC的報導:” Hong Kong authorities vow to probe alleged police beating at protest

 

 

 

 

[7] 2010年底從北非的突尼西亞爆發的民主運動開始,中東許多國家的民眾都走上街頭,要求推翻本國的專制政體。但在原專制政權下台後,不斷的政變反而使國家呈現混亂的無政府狀態。詳情可參考維基條目:”Arab Spring

 

 

 

 

[8]「袋住先」是粵語,意思是「先入袋」。在雨傘革命的脈絡下,代表先接受北京提出的普選方案:即一人一票、票票等值、但候選人須為北京同意的2~3名愛國人士。

 

 

 

 

有「溝」才要通

作者:陳怡君

    有一次,我跟我在設計媒體的總編提到,不喜歡的工作環境。那純粹是打預防針的心態,因為以前曾有過,自己很喜歡的一份工作,最後卻因不舒服的環境而沒辦法盡力去做,害怕這次在設計媒體會重蹈覆轍。然而我沒有提到這是「未來式」,且還不一定會發生。導致總編在收到我的訊息之後,回覆給我近千字!他以為我所謂不喜歡的環境現在發生了,為他的沒有察覺道歉。

    明明是未知的事情,卻好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感覺。也許太過杞人憂天,但我深深覺得,如果你真的熱愛你所在的團體,不論工作、人際,心裡有什麼想法都該好好說出來。尤其是感到不公平或不滿。對方不知道你的想法,或者其實是你自己誤會,但累積隱忍不說出,就沒有任何改變的可能。最壞的情況可能是,你心中的那顆炸彈大爆炸!那時候還會剩下什麼?

    讓團體充滿正面能量的方法,便是「溝通」。就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有「溝」才要通。一般的聊天話家常你可能不會稱作兩人在溝通。什麼時候遇到溝?像上面所說,心裡不平衡的時候。但團體共同面對的挑戰,例如某項工作提案需要腦力激盪時,也是一種溝。這種時候你也需要把想到的線索,仔細傳達給其他人。

    聆聽,作為溝通的第一步。聊天時也許會放空、晃神,溝通時卻不行。否則你抓不到重點在哪,別說要通溝。之前看過一篇報導[1],提到日本人相較於台灣人更懂得聆聽。實地觀察後發現,他們在小學課堂上,採用的教學模式是,老師提問,A學生回答,B學生評論A學生的回答。如此,你必須專注聆聽,否則你無法評論。運用在我們一般溝通上,你可以試著在聽對方講述意見時,摘要他所說的重點重複一次,一來對方知道你有在聽,二來也是確認你接收到的是他想表達的。

    掌握重點是下一步。如果雙方討論的東西不在同一個主題上,討論再久也是白搭。就像我與總編,我提出的是未來的可能,他以為是當下的狀況。我想跟他溝通的是,那些令我不舒服的東西,為的是長久在這個環境工作。若他也同意,便能降低我離開的風險。

p溝通就像拼圖,你需要知道重點,才能找到對的那一片。圖片來源:PGS

   最後理解對方,找到改變的可能。這一點在我跟不同領域的人溝通時,感觸特別深。我是念社會科學,我弟念自然科學。光在家裡,我們對同一件事情著眼點完全不同。跟他溝通的過程發現他的邏輯性非常強,而我在意的是事物背後的關係。因此我們看到的是不同的面向,沒有好壞之分。所以要推動討論到一個結果,必須了解對方如此思考的脈絡,從對方角度出發,在千萬思緒中找到那條線,雍塞的溝才會崩然而解。

 


[1] 親子天下專題http://topic.parenting.com.tw/issue/learning3/japan/article01-1.aspx

演講表達101

作者:陳文媛

不知道你是否跟我有相似的經驗?
 

一走進書店,懷著讓口語表達更精準到位的期待,很自然的走近溝通術書籍區,看著滿架教戰手冊式的指導又是驚嘆又是焦慮,暗暗想道:"原來說話這件事還藏有這麼多學問!"然後看遍網路上關於提升表達技巧的文章之後,陷溺在滾滾資訊洪流中,更加茫然,想增進有待加強的表達能力卻不知該如何下手。

正因為這個困擾,我這學期選修了一門極負盛名的精緻小班課程–"溝通實務”。
 

希望能夠在課程中找到磨練口才、穩定台風的好方法,以下是我整理過的課堂收穫分享,主要是針對同儕的一分鐘即席演講表現回饋以及老師講評所做的統整。

 

413697_10151914801730066_1650934871_o(1)作者文媛即席演講練習 圖片提供:陳文媛
 

演講的預期目標:

無論演講的題目如何千變萬化,講者的目標應該只有一個–清楚明白的傳達訊息給聽眾,並確保聽眾完整接收到訊息的意涵。訂立目標之後,我們接著想要知道如何講得好(精準表達)而且同時讓聽眾聽得巧(聽到重點訊息)。
 

中心思想:

引人入勝的講者都會有個具體的主題,通常會先就主題進行定義,建立和聽眾的共同溝通基礎。接著在這個主題下逐步衍生支持的論點與例證,然後層次井然的串連起這些內容,最後回扣到基本主題做結。要特別注意的是因為聽眾的注意力集中在開頭和結尾,所以頭尾部分的點題與扣題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內容構思:

這個部分側重在如何根據主題產出相得益彰的支持論述。就我的觀察,我認為可以用主題的調性來判斷需要何種性質的例證。如果主題比較抒情、軟性,這時候自己的親身故事與經歷是引起共鳴的好方法,傳播學的涵化理論中也強調聽者一旦接受到有共鳴的內容,會下意識變得更專注。而若是分析、議論型的硬式主題,一些預先準備且有公信力的權威資料或數據就能大幅增強論點的說服力。在構思內容時要謹記整體性,就像搭配造型一樣,避免東拼西湊。

      

外觀儀態:

有了紮實豐富的演講內容當然也需要相襯的外觀儀態來彰顯。

我大致把外觀儀態分作以下三個元素:
 

聲音 :渾厚低沉的嗓音營造出沉著穩重的氣質;節奏分明的語速和抑揚頓挫的語調,讓聽眾能夠隨著速度變化掌握重點並進入情境,並跟上講者的演講步調。
 

表情 :微笑與眼神接觸能夠對聽眾釋出善意,拉近雙方距離,若運用得當,可以建立講者與聽者的互信。我覺得微笑與眼神接觸是高難度的練習,如何拿捏分寸,掌握在溫和友善而不會給聽眾帶來壓力是我目前正在學習的。
 

動作:每一個手勢、每一個腳步都是用來為演講內容增色的,如果動作不夠俐落,反而會洩漏緊張與焦慮的訊號,動作的頻率不宜太高,以免喧賓奪主,模糊焦點。

 

 

另外想跟大家分享我準備演講的原則–提供高價值的內容,盡量把網路上找不到的訊息跟聽眾分享。畢竟聽眾的時間寶貴,如果分享的內容在網路上就找得到,那聽者何必勞神費心聽講呢?

 

面試時,要站著還是坐著準備呢?

作者:涂育維

在面試前,面試者大多在等待的會議室中來回踱步、或坐或站,時不時的拿出手機看看時間,充分的表現出了面試者不安和焦慮。然而,在電影中專業的談判專家在登場前通常會一段漫動作鏡頭,特寫他們淡定瀟灑的態度,然後他們變身著帥氣西裝,最終在談判時能夠井井有條成功說服歹徒。那麼回到現實生活中,我們要做什麼樣的事前準備好成為在自己面試中的談判專家呢?

大多數人都認為在協商前表現較激動的人容易趨於劣勢,所以人在談判或協商交易時,大都會努力的壓抑住生理激動,盡可能面無表情、保持淡定。然而,卻有研究顯示:在協商時有較高生理激動程度並不一定是壞事,而是會出現兩種極化的效果──變更好或更壞。在2013年的一篇研究中(Brown & Curhan),試圖了解造成生理激動程度(arousal)對協商(negotiation)的兩種極化效果(polarizing effect)的原因是什麼。因此,他們提出了兩個實驗,分別針對協商的主觀結果判定[1](如在協商過程中對協商結果的主觀評定或過程的評價)和客觀結果(如討價還價中省了多少錢)來驗證這件事情。

螢幕快照 2014-10-23 下午10.07.32

在實驗一的第一個階段中,讓247個參加實驗的學生去評估他們對協商、討價還價等類似行為的態度,區分他們對協商的態度是正向或負向。接著從247人中取出84名參與者進入第二階段。在第二階段中,參與者在不知道實驗中包含協商的情況下,被隨機分成兩組:生理激動程度高或低,讓他們分別在跑步機上用1.5mph或3.0mph速度上走路,然後讓他們在跑步機上邊走邊用電話來做分配型的協商[2],之後發問卷讓他們做主觀結果判定。

實驗二和實驗一過程相似,但為了增加類推性(generalizability)和生態效度(ecological validity),改成較符合現實的整合性協商[3]談判,讓兩個參與者配對彼此協商,並且用更自然的方式操弄生理激動程度高低對協商效果的影響:透過站著(高)或坐著協商(低)。

實驗結果發現:態度和生理激動程度對協商結果(主觀評價及客觀結果)的影響,是取決於對協商的態度是正面還是負面。如果是態度正面的人,在高生理激動程度的情況下,會有較好的協商結果。至於態度負面的人,同樣在高生理激動程度的情況下,卻是會得到更糟的協商結果。

實驗者認為這是因為人對透過物理鍛鍊(如坐或站)造成的生理激動程度,受到態度的調節後,對生理激動程度做出不同的歸因:正向的人會覺得那是代表好的情緒,而負向的人覺得是代表負向的情緒,因此對協商結果產生截然不同的影響。
螢幕快照 2014-10-23 下午10.15.25

所以下次要求職或面試之前,也許可以先測測看自己對協商的態度是正向還是負向,然後在面試時要坐著或站著。不過通常站或坐不是我們能夠選擇,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考慮看看在協商前來段百米衝刺或打坐冥想,選擇能最大化自己協商結果的生裡激動程度,透過小小的動作來為自己爭取更好的協商結果唷!

 

Brown, A. D., & Curhan, J. R. (2013). The Polarizing Effect of Arousal on Negoti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doi: 10.1177/0956797613480796

 

 

 

 

 


[1]採用Subject Value Inventory(SVI),針對協商的自我評價設計的七點量表問卷。問卷主要分成四個面相來看:針對協商時自我的感覺、對過程的評價、目的的滿以狀況,以及和協商對象的關係。

 

 

[2] 分配型協商:兩人之間的利益是對立的,協商目的是爭取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

 

 

[3] 整合型協商:兩人之間的利益是相同的,協商目的是兼顧雙方的利益。

 

我是自願成為嘟嘟車司機的

作者:謝宗廷

20141021洞里薩湖的夕陽。攝影:謝宗廷

坐在前往洞里薩湖(Tonle Sap)註一湖心的船上,在柬埔寨的旅程中一直擔任我們嘟嘟車(Tuk Tuk)註二司機的龐(化名),也像觀光客似的拿起相機。「這也是我第一次來遊湖。」龐說。五月的柬埔寨即將進入雨季,湖邊除了觀光客之外,也只有世代依著洞里薩湖為生的水上人家。「他們真的都很窮困,但是不會說外語的話也很難在暹粒(Siem Reap)找到工作。」「那你是怎麼學會說英文的呢?」我問。「我還會說一點日文呢!」龐笑著說。「哦?」我有些驚訝。雖說柬埔寨也是日本人非常喜愛的旅遊景點之一,但對於當地人要從什麼管道學會外語還是不太容易想像。

20141021_2在暹粒機場迎接旅客的嘟嘟車司機。攝影:謝宗廷

「所以是怎麼學會的呢?」

「我以前是學校的老師。」

20141021_3洞里薩湖的水上人家。攝影:謝宗廷

20141021_4嘟嘟車司機與洞里薩湖邊的干欄居人家。攝影:謝宗廷  

        龐是在一個大家庭中長大的,在八個小孩中排名第六。由於家境不好,他從小就被送到佛寺寄養。龐的食宿完全由學校供應,但是畢業之後必須作為僧侶三年。

「其實我很感謝那時候父母把我送到寺廟去,也因為這樣我才有了受教育的機會。」龐說。

        龐的經歷也就是柬埔寨教育的縮影。自古以來,柬埔寨的基礎教育就是以寺廟為中心的,民眾對於僧侶的尊敬除了來自信仰,也多少包含了對於知識份子的敬意註三。窮苦人家因為負擔不起孩子的教育,送到佛教學校寄養就成了一種常態。赤色高棉(Khmer Rouge)時期對於知識分子的屠殺註四,也讓教育成了柬埔寨平民的奢侈品。

20141021_5在吳哥窟拍照的僧侶們。攝影:謝宗廷

        龐在寺廟裡除了學習佛學和其它基礎學科,還利用晚上閒暇的時間自費英文和日文補習課程。服完僧侶的義務還俗後,就在鄉下地方擔任老師,一當就是六年。

「這樣說起來,我當司機的時間也已經和當老師的時間一樣長了啊!」龐笑著說。

        「為什麼會改當司機呢?」我問。對於台灣人來說,放棄老師的工作而改去作司機肯定是家庭革命的事。

「收入真的差太多了啊!」龐說。

「住在這裡的水上人家,每個月收入也許最多只有10塊美金。我在鄉下當老師的時候,每個月收入大概是40塊。如果到暹粒那邊的觀光旅館當服務生的話,薪水至少還有70塊美金。但是你知道如果是當嘟嘟車司機的話,每個月可以賺多少錢嗎?」

我搖搖頭。

「淡季150,旺季努力一點的話可以有300塊。雖然機車和拖車加起來少說也要2,000塊美金,但我的貸款也已經還了一半了。而且我也比較喜歡能夠一直接觸外國新想法的生活啊。」龐說。

也許這就是暹粒最熱鬧的酒吧街(Pub Street)上永遠塞滿嘟嘟車司機的原因吧。有的車子看起來有些簡陋,當然也不乏看起來相當高級的款式,共同點是司機通常都能很流利的用各國語言和遊客溝通,並且總有著佛教國家特有的祥和微笑。我努力地想像,一個國家受教育的少數人,因為經濟上的原因,有絕大多數都在作為服務外國遊客的司機的情景。

        但那也是在築夢啊。

20141021_6等待顧客上門的嘟嘟車司機。攝影:謝宗廷

20141021_7配備豪華的嘟嘟車。攝影:謝宗廷

 


註一 :洞里薩湖(Tonlé Sap),意為「巨大的淡水湖」,為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柬埔寨首都金邊和吳哥窟所在的暹粒皆位於洞里薩湖的週邊,湖的週圍有三百萬以上人民直接或間接地以漁業為生。https://en.wikipedia.org/wiki/Tonl%C3%A9_Sap

 

註二:嘟嘟車通常由摩托車與乘客拖車兩個部分組成。在泰國、柬埔寨、寮國等東南亞地區就稱為「Tuk Tuk」。在印度、中南美洲也很常見。詳情可參考維基條目「Auto Rickshaw

 

註三:關於柬埔寨佛學教育的歷史,可參考維基條目「Buddhism in Cambodia

 

註四:赤色高棉(Khmer Rouge)是由波普(Pol Pop)領導的柬埔寨共產黨。在1976年取得政權後的3年8個月間,實施極左派的無產階級專政,將大量城市人口及知識分子下放農村進行勞改,並實施血腥統治屠殺異己並將所有受過教育的人作為傾訴的對象。期間因飢荒而死或遭受處決的柬埔寨人達200萬人,約為柬埔寨當時人口的五分之一。詳情可參考維基條目「Khmer Rouge

 

再見台東,一定要再見

作者:蘇俞璇

台東感覺還沒有那麼觀光,一踏出台東車站,我這麼想。一個出站口,第一眼看見的是綠色的施工牆,大口呼吸是炙熱的空氣,還沒準備好擁抱台東陽光的我,先偷偷為這個期待了大半學期要來的地方做了註解。

 「台東很少年輕人。」年輕的老闆這麼說。接下來要在這裡過上十五天的換宿生活,我睜大眼睛看車窗外閃過的每一幅景象,「年輕人都去外地發展,很少人會留在這裡,因為沒有機會」,我聽著,是啊,沒有工作機會,大家都想往城市去;但現在的台東,年輕人慢慢回來了,為什麼?因為觀光產業啊。

 來到台東,不免俗的,我去了池上的伯朗大道。看到很多姊姊包得密不透風擺著各種姿勢拍照,「有沒有拍到那棵樹啊?」她們大聲問著。稻田更美啊,我和同行的朋友異口同聲地說。這一望無際的綠色、藍天、白雲,我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表達眼前這幅如夢似幻。

2014102001圖1  池上伯朗大道   攝/蘇俞璇

 人群、機車、計程車、腳踏車,穿梭在伯朗大道,我想起之前的報導,觀光客為了拍照踩進稻田,毀壞農民半年來的心血。永續發展追求的精神有三個層面,其一是環境:主張人類與自然和諧相處,觀光與永續發展似乎總是很難共存。因為咖啡廣告被暱稱為伯朗大道的這裡,如今因金城武再度爆紅,而這亮麗的名聲為台東、農民、稻田帶來了什麼?攀升的觀光效益,附加無限的環境破壞。

 拍完照驚呼完就離開的我們,可能從沒想過我們應該回饋些什麼給這方美麗,最簡單的也就是當個過客,輕輕地來、輕輕地走,不帶走一片雲彩。然後在吃飯時,為那飽滿的米粒感動。

 「也許未來/藍色海洋/也許未來/綠色的草原/也許未來/這一切全部消失了/會怎樣」張震嶽〈別哭小女孩〉這樣唱的。嘿,不要告別東海岸,好嗎?沿著台11線藍色公路,經過美麗灣飯店,「啊就是你啊」,突兀地站在那裡。我開始想像住在裡面的人會真心享受窗外的海景嗎?會不帶一絲罪惡感的享受這披著美麗外衣的羞恥灣嗎?不會、不會,因為那渡假村未完成的百分之五進度,永遠都不會完成。

2014102002圖2  美麗灣   攝/蘇俞璇

 永續發展精神之二──社會層面:主張公平分配,以滿足當代及後代全體人民的基本需求;經濟層面:主張建立在保護地球自然環境基礎上的持續經濟成長。是的,台東需要年輕人,需要有更多人回來守護這個地方,而不是用功名利祿包裝的工作機會。看著在杉原海灘玩耍的孩子,能想像未來可能有這麼一天,必須用說故事的方式告訴他,台東「曾經」是一個多麼美麗的地方嗎?

 翻著相機裡一千多張照片,在每張照片裡看見按下快門時的心情,我甚至還沒走完整個台東,而我知道,她值得一去、再去。打工換宿或許也是觀光產業的一環,我也是個觀光客,但總是希望能用最真摯的心、感受並珍惜她原來的樣子,沒有永續發展的話,我們要怎麼一去再去?

世界糧食日,我只有你四分之一的食物。

作者:林書維

這幾天回家經過中山北路上的美國學校,都會注意到牆外多掛了幾張關於“食物節”的海報,庸俗的我想了好久才想到最近是…World Food Day!在台灣可能不熟悉,但在外國可是個大議題喔!民以食為天,大家出來混也不都是為了要糊口飯吃嗎?1979年聯合國大會決定10月16日為「世界糧食日」,並從1981年開始,大會每年均會選定一項主題致力於提高全世界對糧食發展和農業生產的重視,並號招各國一起面對全球糧食短缺的問題,而所謂的食物短缺卻不是真的短缺,而是部分區域的糧食匱乏問題。

poster_web_001_MDG (1)2014年世界饑餓地圖年世界饑餓地圖 圖片來源:fao.org

這讓我想到現在糧食分配問題的根源,如果從世界貿易一貫的原則來看,哪些食物會被生產取決於市場需求及利潤高低。糧⻝市場的開發、生產、交易無可避免地忽視了窮人的需求,近幾年來,因為油價飆漲,讓「生質燃料」的開發趨於白熱化,更加劇危及到了全球⻝物的供應問題,使得全球10億貧窮人⼝都⾯臨飢餓的風險在不停止的升高。想像一下,沒有足夠的食物,那些貧窮的孩子又該如何獲得充分的營養?如何健康的成長?三餐不繼要如何透過良好的教育脫貧?綠⾊革命所帶來除了部分區域的成功外,龐大商機背後的惡性循環也同時極化了開發中國家的貧富差距,更加速了地球不可更新資源的消耗。

你不禁會想問:糧食短缺是不是因為糧食生產不足?其實不然,現今全球的糧食產量絕對足以滿足全球人口食用(光是美國一個國家的糧食出口量就真的為之驚人了..),假設今天把所有食物平均分配給全世界 61 億人口,那麼平均每人每天其實都可獲取比聯合國所訂2,100卡路里標準還高的熱量,這就證明了糧食產量其實足以供應世界上所有人。如果這樣你還體會不到糧食分配不均的狀況,為了更貼切一點,我拿2000年來舉例說明,當年已發展國家平均每人消耗了580公斤的穀物,但發展中國家卻只有一半,未開發就更別提了,慘不忍睹。因此要將問題歸咎於人口太多實在太過牽強,因為甚至連糧食產量的增長速度都比世界人口增長還要更快。那你會懷疑會不會是開發中與未開發國家的糧食生產數量較少,導致分佈不均的問題?答案依舊是否定,2001 年發展中國家(南亞和東南亞地區)出產量最高,但同時世界上卻有95% 營養不足的人口就是住在經濟條件相當的發展中國家。世界貿易固然是好,但如果當中沒有商人藉此拉抬價錢,圖利於每個人的基本所需,我相信世界上各個角落也能豐衣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