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救火 誰來救我?

作者:林書維

消防員雖是人人稱羨的「公務員」,但卻是一群和一般公務員有著天差地遠的弱勢,況且因為依然屬於公務員,所以不得成立工會為自己發生,只能以靠舊有的體制保障,而如今這體制除了保障不了他們甚至會奪人性命。器材方面,據消防人員指出,消防衣許多都已脫線、破損嚴重,也六、七年間沒有更換過,早就超出使用年限。即便是開口笑的消防鞋都已經裂開,還是得穿著進火場救災。另外像是協助消防員在火場中看穿濃煙的紅外線熱像儀,可以了解火場溫度、減少在危險區域工作的時間,應該每個分隊都要有。但台灣很多分隊都是兩個分隊共用一個甚至是都沒有,器材項目評比也不敢列出來。

1200px-Firefighters_in_Iraq
"Firefighters in Iraq" 由 TSgt Jeremy Lock – [object Object]。 圖片來源:wikipedia

其實這樣來看消防員真的是吃力又不討好的工作,且遠比我們想像中的弱勢。現有台灣總消防人力大約一萬三千名,距離消防局所設定的26006名標準員額(值班一天、休息一天的人力最低需求),短缺將近二分之一。而這些消防員工作的「一天」其實只的是連續 24 小時,這當中指的是無預警的在睡夢中被叫醒,少數縣市的消防員得以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多數縣市則是工作兩天休息一天,輪休規律不因國定假日而有差別,遇到颱風或天災直接停止輪休無法回家,24 小時的工時,也讓他們罹癌或是肝臟病變的機率大增。。據統計,台灣消防員人力遠低於歐美日國家,每 1757人才配有1名消防員,倫敦是1107人、東京731人、紐約519人。台灣如今近四成的消防分隊每天上班人數不到5人,根本無法應付一般火災第一時間所需的10至14人人力需求,只好將後方防護、救援等人力壓縮、甚至取消。超過規定正常工時是常態,甚至加班工時沒全數給加班費也是常態。薪資方面,帳面上依年資四萬到六萬不等,但換算成時薪可能只有 160 元。工作內容五花八門更不用說了,大家家裡出現蜂窩或蛇類亂竄,民眾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請消防隊幫忙,但捕蜂、抓蛇等「副業」,出勤途中若不幸死亡,依法屬於「因公死亡」,卻難以依「冒險犯難」認定領取最高等級的撫卹金,出勤過程若罹難,難以依照《公務人員撫卹法》第五條以「冒險犯難」撫卹金加給50%,僅能以「執行職務發生意外或危險以致死亡」撫卹金加給25%,兩者相差數十萬至數百萬元之高,賠上的卻是他們的性命與一生的為民奉獻。 記者問「你們把自己當成勞工還是公務員?」答案是「我們把自己當成勞工……還不如」。總歸一句就是「人員少、設備老、制度又不好」。

命懸一線 — 電纜維修工作的甘苦

作者:陳文媛

我們開燈、上網、打電話給家人朋友、看頻道眾多的有線電視,這些事情都必須連上由許多功能各異的電纜線交織的複雜網絡,而肩負起錯綜複雜的纜線維護與修復工作的就是纜線工人這群無名英雄。

20140925圖片來源:http://www.bls.gov/

纜線工人需要具備什麼條件?

  • 辨色力: 通常以不同顏色來區分電纜線的功能或所承載電流的電壓數,所以辨色力是成為纜線工人的基本條件。
  • 器械操作知識與技能:電纜線維修屬於專門技能,傳統上多以師徒制傳承培訓,強調實作經驗的累積。
  • 體力與耐力:進行電纜維修工作時,工人們有時需要背負著中大型的維修工具,攀爬上十多公尺高的電線杆,並在高空工作數小時之久,若體力不足將難以勝任。

纜線工人的工作內容:

工人們依據其工作管轄的纜線種類可區分為:電力配送管線工人以及電信通訊管線工人。
電力配送管線工人負責安裝和維護從電廠到用戶端的龐大輸電路網,他們經常在充滿高壓電的環境下辛苦揮汗,電壓十多萬伏特的電塔間長距離傳輸線上或幾千伏特的用戶端電力供應區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忙著架設、維護相關線材與設備,像是變壓器、電壓調節模組、電力輸送開關等等,哪裡有電力需求他們就往哪邊去,經常需要飛天(攀爬電線杆、電塔)遁地(挖掘管道鋪設線路)。

電信通訊管線工人負責的維護工作較為多樣,包含長短途電話線、有線電視電纜甚至光纖網路等。他們利用特殊的訊號訊號偵測工具,在一叢叢密集的線路中檢測出故障的線路並加以更換。光纖網路的修復與補強工作因為線路材質是玻璃或塑膠,與多數金屬材質的電纜線材不同,所以需要特殊的剪焊技術,入門門檻也比較高。


可能面臨的職業災害

電纜線工人時常暴露在高度的職業風險之下,除了前面提過的高壓電外,飛天遁地的鋪設線路工作環境也充滿危險。深入地下埋設線路前,工人們必須要全副武裝,穿戴上公司配給的安全裝備,並探測是否有不明氣體滲漏,以免吸入造成嗆傷。當他們在高空中布設電線杆與電塔間的線路時,也需要吊掛安全繩索可鋪設安全防護網。接觸電線線路時,為防免可能的觸電危機,絕緣手套以及萬一觸電的緊急應變措施皆不可或缺。

另外,因為電力與通訊線路在天災劇變時候容易毀損,導致用戶生活的不便,往往需要堅守崗位的電纜線工人迅速趕往受災區域,緊急連夜搶修線路,以便恢復正常供電與穩定通訊,建立對外聯繫。在急難狀況下出勤到前線的電纜工人和警消人員同樣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與生命危險。

地震過後,人們會選擇搶劫還是合作?

作者:謝宗廷

你走在一條平常習以為常的街道上,但過去熟悉的店家和車流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飛揚的塵土和滿目瘡痍。沒有捷運急促的警鈴聲,打開耳朵盡是哭泣與吶喊。你想要回家,回過頭卻發現所有的建築都已經崩塌了。人群在奔跑著、鮮血在滲漏著,你突然想起自己從起床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這個時候,你會怎麼做呢?

        這樣的場景並不罕見:2008年的汶川、2010年的海地、2011年的日本關東、2013年的四川蘆山,好像每隔一兩年,造成強烈傷亡的地震就會無預警地襲擊世界的某處。在那個災難的現場,人會怎麼行動呢?

        人們很容易直覺地認為,在災難這種混亂的時刻,趁火打劫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即使是一般人,如果在經歷多天缺乏食物的困境之下,去「搜尋」災難現場可以取得的食物也是人之常情。事實上新聞媒體每次在災難現場的報導,似乎也印證了那種暴民橫肆的印象。

092001地震過後,災民在搶奪資源時有了爭執。圖片來源:Timothy Fadek / Polaris for TIME

        這也是為什麼當日本三一一大地震發生之後,國際媒體會如此震驚了。「日本人在地震過後仍然很有秩序地排隊接受指揮」(ABC News)[1]、「儘管經歷地震蹂躪,社會秩序仍然發揮作用」[2]、CNN, BBC, 也爭相報導為什麼在日本沒有發生趁亂搶劫的事件[3]

092002儘管資源有限,災民仍很有秩序地排隊取得物資。圖片來源:Corbis/The Week

092003一個受災戶將食物分享給國外記者。圖片來源:abc News。影片連結

092004一個戴著口罩的男孩走過秋田縣的超市空蕩貨架。圖片來源:ROSLAN RAHMAN/AFP/Getty Images

092005宮崎縣的居民在受損的房屋前烹飪。圖片來源:Kyodo News, AP

        對比美國於2005年卡翠娜颶風襲擊新奧爾良時的景象,這一幕幕受災居民合作的場景確實教人目瞪口呆。根據專欄作家Christopher Beam的論點,除了重視團體勝於個人的民族性因素之外,日本平常就建立的警察監控體系、嚴格的法律罰則、還有黑道介入維持秩序都是其可能的原因[4]

092006卡翠娜風災時搶劫超市的人。圖片來源:CBS News

        但真相真的是如此嗎?The Wall Street Journal就提出了一些反面的報導[5]。事實上在日本自己國內,也有許多關於竊盜事件、募資詐騙的事件報導[6]。這是否再次證明了,在災難發生的現場,搶劫物資是必然發生的情況呢?

092007石卷市被破壞的ATM 。圖片來源:Eric Bellman/The Wall Street Journal

        The Independent的專欄作家Johann Hari並不這麼認為,他舉了一些歷史上的案例說明[7],人雖然會在災難發生的瞬間會陷入暴民的狀態,但很快就會恢復冷靜並發揮合作和互助的本性。Diane Bretherton和Anouk Ride的研究更進一步指出媒體報導與災難現場災民活動的落差[8]。他們發現災民在災難發生之後反而很容易形成一種緊密互助的社群,同時釋放自己心理上的壓力並獲得其他物質上的協助,但這一幕並不會被媒體報導。當政府組織、民間志工用片面的災民想像介入救災工作之後,反而會使災民成了局外人並破壞這種互助的社群氛圍。因此他們建議志工組織應該負責資源轉介和分配,避免過度介入災民的活動。

        那麼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在災難來的時候,你會怎麼做呢?         

 


[1] “Japanese, Waiting in Line for Hours, Follow Social Order After Quake”, ABC News, 3.15.2011. http://abcnews.go.com/Health/japan-victims-show-resilience-earthquake-tsunami-sign-sense/story?id=13135355

 

 

 

[2] “Public order still rules amid devastation in Japan”, USA Today, 3.16.2011, http://usatoday30.usatoday.com/news/world/2011-03-16-japanstruggle16_ST_N.htm

 

 

 

[3] “Why There is no Looting in Japan”, CNN, 3.15.2011, http://caffertyfile.blogs.cnn.com/2011/03/15/why-is-there-no-looting-in-japan/

“Why is there no looting in Japan after the earthquake?”, BBC, 3.18.2011, http://www.bbc.co.uk/news/magazine-12785802

 

 

 

[4] Christopher Beam (2011.3), “Stop, Thief! Thank you”, Slate.com http://www.slate.com/articles/news_and_politics/crime/2011/03/stop_thief_thank_you.html

 

 

 

[5] “Looting Rears Its Head in Japa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3.23.2011,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48703410604576216293024644156

 

 

 

[6] 詳見wiki日本,” 東日本大震災関連の犯罪・問題行為” 條目http://ja.wikipedia.org/wiki/東日本大震災関連の犯罪・問題行為 – cite_note-techinsight-6

 

 

 

[7] “The myth of the panicking disaster victim”, The Independent, 3.18.2011, http://www.independent.co.uk/voices/commentators/johann-hari/johann-hari-the-myth-of-the-panicking-disaster-victim-2245014.html

 

 

 

[8] “Crime and looting after natural disasters the exception not the rule, say researchers”, PeaceVoice, 4.3.2012, http://www.peacevoice.info/2012/04/02/crime-and-looting-after-natural-disasters-the-exception-not-the-rule-say-researchers/

 

 

 

 

921真的是台灣人難以抹滅的記憶嗎?

作者:林書維

持續102秒的大大小小強震和餘震,集集大地震乃台灣戰後時期近百年來,傷亡損失最慘重的一次天災,而文章開頭這樣的下標並非是懷疑當年921所帶給台灣人的悲慟傷心,而是對於921最大的責任缺失,我們如今很多人其實卻早就選擇遺忘了、遷就了。怎麼說呢?先告訴大家一件事大家有空可以去查一查,當年在921被震倒的房屋當中有51,711間房屋全倒,還有53,768間房屋半倒,數量多到不可置信!之後專家在災區探勘時才發現原因,他們觀察到這些倒塌的房屋當中,大多的房子在興建時都讓鋼筋伸展長度不足,且混凝土壓力強度也不夠,其中更有許多房屋被人發現,在興建時建商偷偷使用寶特瓶和沙拉油桶來取代成本較高的空氣磚甚至直接混入樑柱當中,建築結構的偷工減料讓我們安家的房屋變得脆弱不堪,也在那一晚讓無情的地震奪走了無數的性命。然而,當年許多人神共憤得建商都遭到起訴、起底。不過15年後的今天,除了受災戶求償官司打了近十三年才獲勝訴,被告的建商也用盡辦法脫產或是躲避追溯,以致很多災民最後從建商身上根本拿不到半毛的賠償金;甚至還有當年偷工減料的黑心建商跑到了臺北另起爐灶開了新的建築公司繼續蓋房子,最扯的是還領到了政府頒發綠能建築的相關獎項,最後拿著獎牌回到中南部繼續蓋房子給別人住。

140916Toami_after_921圖片來源:wikimedia

我想這真的是一種悲哀,我們的法律沒有有效的實質能力去規範或是嚇阻犯罪(在安身立命的建築上偷工減料可是重罪),透過投票希望為我們處理國事的民選政府卻直說沒有勾結,大家應該早知就是睜眼說瞎話,有些建商甚至躲過了十年過了追溯期,如今一點事都沒有,讓受害家屬無法給在天的親人一個交代。這些人貪心而不負責任所蓋的房子讓幾個家庭破碎還求助無門?為了生活偷一個15元的麵包要負責,但這一切的犯罪一次奪走好多性命好像卻不用負責,再來,反觀15年後的今天又有什麼改變?食安問題的爆發,黑心廠商可以圖暴利而不顧別人性命卻又能不用做任何賠償,法律有進步嗎?其他國家對於建築、食安等人民基本需求的相關法律都賦予重則嚴律,因為政府注重國家的基礎和人民的根本,但我們台灣如今的體制和法律的發展似乎與國人的思維已不可同日而語,越來越多人想賺了錢移民、小孩往外送能不要回來就不要回來、不敢生小孩、沒錢生小孩,我想這都撼動了我們台灣的基礎,沒有生育又高齡化的人口、經濟,雙重斷層又由誰來承擔?誰能知道下一次的地震房屋會不會又坍塌?下一次是不是又吃到什麼從地溝裡挖出的加工品?相對于國外往往因天災人禍而學到經驗開始嚴加防範,在921地震十五週年將臨的今天看來,這十五年來我們台灣人似乎變得格外健忘,政府也不知是真傻還是裝傻,是不是真的不見棺材不掉淚?

2014.08.17 跨科際公開課–環境與社會

作者: 陳幸君

感謝跨科際公開課給了我個美好又具啟發的星期天的下午。
噢,主持人竟是寶島淨鄉團的林藝讓我有點驚喜。
整整三小時的對談濃縮一下,除了實用的省電技巧,對我最重要的收穫有二,一是找到我關切想改善的問題,二是當個生活有感者。

0817b01公開課活動外觀

[一] 找到你想改善的問題。

常常我們覺得無法自主去學習,或是找不到所學意義,那是因為我們只在課本上學習很難達成與自身的關係連接,所以沒有動力。

不久前我曾與學長討論讀不讀研究所的問題,他說那是因為他發現自己有些理想想去達成,但發現自己缺乏學科能力,所以他選擇繼續讀。我的夢想一直太大而我也從不曾想過要去縮小他,大方向讓我很容易瞎忙,也沒那麼有動力的向前衝。他說,若你沒想好你為何要繼續讀書,沒有動力,很容易就讀得很累。我完全同意,並不想只是為了讀個文憑而讀,我想若能找到那個我想解決的問題,那就會有超強動力自主去學習,不只學得開心,成效也會加乘。

0817b02李天健老師分享經驗

讓我想到「每天早晨都被夢想叫醒。」這句話。
人生太需要有意義,一個你想解決的目標就可以是意義並給我們無窮動力。
這個啟發對我相當重要。

[二] 對生活有感。

承接上面,那麼這想解決的問題應從何獲得靈感呢?

天健老師說,他曾教授環境與社會課程,讓學生打造綠宿舍,用雨水回收來沖馬桶,這東西能讓上課的人感受到水資源的重要、環境與社會的關係,但卻很難讓其他一起住宿卻沒上課的人感受到,除非「馬桶只能用雨水回收沖刷,沒雨水就沒沖水。」唯有讓他們身在那個環境真正感受到,他們才覺得自己跟這事有連結,對此事有感,才可能設法去了解議題,才可能發現自己也許有能力做個行動者、改變者。

你知道免洗筷不好,但你帶了環保餐具了嗎?

你知道塑膠袋不好,但你設法拒絕再拿塑膠袋了嗎?

昨天之前,我不帶環保餐具的。因為我對生活無感,每天只管自己的小事,就算有很遠大的夢想又怎麼樣,我連這可以輕易達到的小事都沒做好,對自己沒要求。

「台灣不缺社會運動,缺的是社會行動者。」。

參考德國,能源轉型造成他們電費上升,雖然人民也可能會小抱怨一下,但多數的他們會設法去減少自己的用電量,這是行動。你出門時檢查不需要的用電了嗎?

所以期許自己能當個生活有感者。

這讓我想到揚宜老師,他總是對身邊的人事物抱持著相當大的好奇心,所以他會去思考,所以能夠提問,所以他可以學習、成長的更多,我想他是個超級生活有感者,哈。這也是我自去年參加完薪火計畫以來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有的改變。

謝謝天健老師的說明,讓我更明白如何著手去做。

因此我相當喜歡這次的公開課程,收益良多。我將我的心得放在臉書上與大家分享,並且從帶環保筷開始當個小小生活有感者。

 

全球暖化對農業一定是壞事?

作者:謝宗廷
091501圖片來源:CIAT, 2DU Kenya122

隨著全球暖化的情況日漸增長,越來越多人開始擔心暖化對於食物產量的影響。但你知道到底為什麼暖化會對農業產生影響嗎?

談到全球暖化的議題時,通常包含大氣二氧化碳量增加和全球平均溫度增加這兩個面向。但其實但就這兩種因素來看,「暖化」對於農業的發展未必全是壞事;事實上二氧化碳濃度的增加反而可能促進植物的生長。對於C3植物如小麥、大豆、及稻米來說,由於二氧化碳濃度增加可以增加其光合作用的效率,對於植物會產生一種「碳施肥」(carbon fertilization)的效果1,但對於佔全球農作產量25%的C4植物(如玉米、甘蔗)來說,二氧化碳濃度則對生長沒有什麼影響2。而談到溫度上升造成的影響時,延長的年均可耕作時間和高緯度地區可耕地面積的增加都使得全球暖化的效應未必全是壞事。

但事情當然也有反面。在正常溫度區間內,植物的生長速率和溫度的增加成正比,但當超過溫度的臨界值(threshold)時,植物反而會因為過快的成長使得果實重量降低,甚至無法存活3。因此雖然對於高緯度地區的土地而言氣溫升高有助於農作產量的增加,但對於已經處於高溫的赤道及副熱帶地區氣溫的升高反而

有害於農作的產量。另外氣溫增加也會加速植物的蒸散作用和地表的水分蒸發(合稱為evapotranspiration),因此雖然暖化可以增加全球降雨量,但根據歷史經驗模擬出的數據,蒸發的速度會大於雨量的增加4,因此對於農作產量也會帶來負面的影響。如果進一步探討溫度增加對於蜜蜂等對於植物有益的昆蟲的影響,情況就更不樂觀了。

事實上暖化對於農業的影響,必須從全球的層面來看才有意義。目前全球開發中國家多集中於亞洲、非洲、南美洲的低緯度地區,也是最容易受到暖化造成負面效應的地區;但偏偏農業占開發中國家的GDP比重也較高,隨著這些地區人口的快速增長,糧食問題恐怕會進一步惡化。

091502圖片來源:William Cline, Global Warming and Agriculture

有論者認為,根據人類過往發展的歷史,科技的發展終將讓農作生長效率的增加大過氣候變遷對於植物生長的損害,但數據卻不支持這個假設。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調查,全球糧食作物的增長率在1960~1970年維持著2.6%的增加,但在過去30年來卻僅有1.7%5,換句話說,農產量的增幅正在減緩,科技是否真能追上氣候變遷的腳步仍是未知之數。

全球暖化對於農業一定是壞事嗎?至少目前看來並不樂觀。

1 詳情可參考William Cline(2008.3), “Global Warming and Agriculture”, IMF. https://www.imf.org/external/pubs/ft/fandd/2008/03/pdf/cline.pdf

2 C3植物在光合作用的過程中,需要藉由Rubisco這種酵素來進行固碳作用。由於氧氣會抑制此酵素與二氧化碳的化學反應,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增加可以其固碳效率並進一步促進光合作用的效率。但對於不使用Rubisco固碳的C4植物來說,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則對生長效率沒有影響。

3 Qunying Luo(2011), “Temperature thresholds and crop production: a review”, Climatic Change. http://www.locean-ipsl.upmc.fr/~ESCAPE/luo2011.climaticchange.pdf

引水人,站在危險的浪頭領船

作者:馮郁容

引水人或稱領港員,是在不同的天候、海象和水文條件下,負責將不同種類、噸位的船,快速、安全引領出入港口的職業,以至少年薪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待遇令人稱羨。然而這個被視為討海人最高榮譽的行業,需面對的是墜海的撞擊力、落海後失溫,乃至被船隻夾擊、被船槳絞入的高風險,輕則傷殘,重則送命。

7-29引水人工作狀況
圖片來源:高雄明誠中學網站

 全台商港的引水人,總數不到百人。近年來隨著台灣商港吞吐量下降,按件計酬的引水人,待遇雖不如前,但是它所需要至少三年船長經歷、對當地港灣的知識,加上固定的工作環境,對於需一步步從船員、輪機、三副、二副、大副才能爬到船長位置,並且長期離鄉背井、犧牲和家人相處時間的海員們,無疑是個能兼顧工作尊嚴與家庭的理想目標。

 引水工作一班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待命,颱風天雖規定停止船隻進出,但是遇有船隻落難,仍需出海搶救,所以這個工作可以說是全年無休。當有船隻入港,引水人需乘引水船去接客,這個客船可能是六萬噸的貨櫃船,也可以是十四萬噸的豪華郵輪。當引水船貼近客船側腹,對方會放下繩梯,此時通常年過四十的引水人,需看準時機,趁浪頭最高點,躍梯而上,再到駕駛台根據氣象、洋流、潮汐、船隻特性,引導船隻進港。反之,客船離岸時,引水人引領客船安全出港後,需從大船下引水船返港。

 如同飛機起降,上下繩梯永遠是引水工作最危險的時刻,面對濃霧、大雨或是黑夜的視線不明,不論上梯或下梯,都很容易失足。即使引水人深諳水性,也有穿救生衣,但是從距海面兩、三層樓高的繩梯墜海,面對的不僅是凍傷、失溫危機,很可能落海當下就已因撞上硬物或直接與海面強碰而昏迷。

 以上還只是天候,更別說兇險的海象。即使引水人熟知當地水文,知道哪裡是淺水區、哪裡有暗礁,善於解讀潮流,但是風浪永遠瞬息萬變。只要上下繩梯時引水船被巨浪頂起,時機沒抓好的引水人就有可能被兩船夾擊,輕則斷手斷腳,重則成為肉餅。而如果選擇落海,因為大船還在前進,水流會把人吸往船體,若是反應不及或是已然失去意識,就會被船葉捲入,凶多吉少。

 然而引水人這個工作仍然不可或缺。除了自身安危,引水人肩負的是把比飛機大、又無法煞車的大船,安全引進暗潮洶湧的港口停泊的責任,角度沒掌握好就可能造成船體、碼頭設施損壞,更有甚者,造成沈船、漏油,很可能整個港口要封閉打撈,使國家蒙受經濟損失,還會造成無法評估的海洋汙染和生態浩劫。

 

資料來源:

http://www.taiwan-panorama.com/tw/show_issue.php?id=201280108050C.TXT&table1=1&cur_page=1&distype=text

 

消失的蜂群

作者:林書維

全球六十多億人口所需要的糧食數目確實是個驚人的數目!當然光靠農夫要製造這麼多的糧食是不夠的,而授粉這項艱苦又大面積的工作往往都是交由「蜜蜂」來執行。據統計,全球有百分之九十的作物都必需靠蜜蜂授粉,1,330種作物中就有上千種作物必須倚賴蜜蜂授粉,換句話說,人類每吃三口的食物就有一口是拜蜜蜂所賜的。而背後所代表的利益超乎你的想像,這當中還牽涉到蜂蜜的產出甚至食品與老年補品,專家推測蜜蜂光是一年授粉的利益就高達六百億美元。

最近常常能在一些劇場或是短劇中看到“蜜蜂消失”的議題登上台面。愛因斯坦也曾預言,如果蜜蜂消失了,人類只能再生存四年……而如今蜜蜂真的在逐漸消失,已不只是一則聽來聳動的末世預言。雖然蜜蜂專家駁斥了這項謠言,因為除了蜜蜂以外,風也能幫植物傳授花粉,人類還不至於因為蜜蜂的減少而滅絕。但是在全球大部分農作地區,蜜蜂確實一直都是農夫仰賴最主要的授粉昆蟲。

800px-Western_honey_bee吸蜜中的蜜蜂 圖片來源:wikimedia 攝影:Ricks at de.wikipedia

大量蜜蜂不明消失的現象,自前年秋迄今仍在歐洲、北美、巴西等地陸續擴散,其後在加拿大、歐洲甚至亞洲也紛傳這種所謂的「蜂群衰竭失調」(Colony Collapse Disorder,CCD)現象,一時之間似有蔓延全球之勢。最早發現這個跡象的美國農業,當時當地的蜜蜂養殖業者所報告的蜜蜂不明消失比例從30%到90%不等,超出了正常自然淘汰下的20%死亡率,政府當局開始對這跡象保有疑慮,最後蜜蜂的消失造成了當時美國國內的部份蜂農、果農及相關產業人士的心理與價格波動。因此在災情蔓延開來之後,國際間的政府機構、科學家、農人與一般的社會人士,都馬上關注起這個問題,突然間,人們彷彿發現了蜜蜂與我們的生活,甚至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但這件大事情最後還是成了一件神祕難解的X檔案,科學家揣測蜜蜂消失可能原因,原因可能是殺蟲劑的濫用、基因改造的發展、電磁波,但最有可能的便是全球暖化氣候急速變化,換句話說,人類早成的氣候變遷又再次嚴重威脅到生物的生存,而且這此經嚴重危害到人類的糧食生產!國外專家指出,因為氣候暖化和人工基因調整使得作物冬天也開花,連帶造成蜜蜂忙著採花蜜,因此過勞死!全球暖化下,一年比一年還要來的熱,而這也使得每一年的夏天都前一年更長。夏季越長蜜蜂工作的時間也就越多,不斷授粉使他們過度辛勞,也因此蜜蜂的免疫力大幅降滑,一旦生病就會快速傳染導致群體死亡。不僅如此,如今變化詭譎的天氣也使得蜜蜂觸鬚的導航能力受阻,因而造成無法歸巢等現象。

危險但迷人的工作 : 傳統伐木工人

作者:陳文媛

20140909圖片來源:photo by Harry Rowed, courtesy National Film Board of Canada and Library and Archives Canada/neg.e000762070


成為伐木工人的條件

 高學歷並不是伐木工人首重的條件,要成為一個伐木工人最重要的是孔武有力的強健體魄,動如脫兔的矯健身手,能服從命令也能發布指示、領導團隊的性格。

當然,吃苦耐勞,願意捲起袖子從作中學,不恥下問,向師傅討教,這些特質都是講究師徒製的伐木產業生存法則。
 

伐木工人的工作劃分

 伐木區每一責任區域的成員大致由七至八人組成一個團隊機組,彼此分工合作,各司所職擔任不同的伐木勞役,以完成伐木的整個流程作業,大致可分成:

(1)組頭:是整個團隊機組運籌帷幄的領導者。(2)起火工:是蒸汽集材機時代負責點火啟動機械操作手,後來由柴油集材機時代的運轉工取代。(3)運轉工:是柴油集材機時代負責集材機械的操作。(4)信號手:負責伐木集材作業間信號的傳遞。(5)斧材工:負責將參天巨木砍倒再裁切分塊以利集材作業。(6)捆工:負責將集材區的巨木集中、裝車、捆綁、固定,以利車輛運送至林場。
 

現代的逐水草而居

 以六人為一編制的伐木工人小組在一處林區短暫停留數月之後,會隨著業主的要求、所需林木的條件不同,甚至是季節的遞嬗,而遷移到不同的林地,這種像是游牧民族的生活樣態是伐木工人必須調適的。


伐木工作的挑戰

 人禍、天災、意外

伐木工作非常耗費體力,尤其是對於新手而言。在攀爬樹木的過程當中,若一時不慎失手或者沒有踩穩腳步,就很有可能從十多公尺高處跌落,輕則皮肉擦傷、挫傷,嚴重一些則會危及生命。另外在砍伐樹木時,若刀刃劈下的方向失了準

,或是勁道過猛讓樹木偏離原本落地的預定處,而又來不及通知周遭的工作夥伴,這時候一個疏忽很容易殃及池魚,釀成大憾,被幾百公斤重的木材壓在身上可部是開玩笑的。

 山林間變幻莫測的天氣是伐木工人們非得面對的風險,常常一早上山時晴空萬里,天色清朗,可是一過了中午,隨即風雲變色,大雨急驟滂沱、暴風咻咻狂吹,濃密樹林間的能見度頓時降低許多,疏朗的林間小徑在一陣急雨中變成泥濘不堪的湍流,收工結束的歸途也變得更為艱辛。即便風光明媚,沒有風雨來攪局,伐木工人們還要留心林間出沒具有攻擊性的野生動物,例如毒蛇、灰熊,就地尋找掩蔽。此外,在百花盛開的春天進行伐木工作時,要配戴護目鏡,身穿防護衣,才能避免接觸到大量飄逸在空氣中的花粉,而不至於引發嚴重的花粉症過敏反應。


風險與挑戰的另一端

 去年伐木工人這項工作明列全美國最危險的十項工作之一,那麼是甚麼支撐著院意投入其中的伐木工人呢?(薪水應該不是原因之一,他們的報酬並不豐厚)在看過許多報導與訪問後,我認為是因為伐木這個工作相對於其他工作而言,比較講求團隊合作,注重安全甚於效率,而且伐木工作緊密的與自然結合,置身其中經常能以自然為師,專注於當下,更容易找到身心平衡。

工程和管理的橋梁

10668169_856123354400944_1345738241_n
 

受訪者:許碩展 編輯:林書維 照片提共:許碩展

Q.請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跟研究所企業管理所的領域?

A我在大學念的是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與化學、化工領域較為相關,除了基礎課程外,主要課程在探究產品生產流程、材料設計及精密儀器的操作。畢業專題作的是高分子液晶薄膜與智慧型玻璃的製程;而研究所念的是企業管理所,在台科大的企業管理所分為三組,分別是人資組、策略組及行銷組,我所屬的組別為行銷組,專長為電子商務及社群行銷的研究分析,除了行銷本科外,我們必須對策略管理、組織管理、財務管理和會計學都要有基本的概念,而我畢業論文作的是網路媒體廣告效果的相關研究

 

Q.什麼原因讓你想從工程領域轉換到管理領域呢?(當時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A這就得要從我高中畢業時說起了,在那時候就像大部分的男生一樣,在家人及社會的期待下選擇了工程科系就讀。記得在剛進入台科大就讀時,學校正在推行一項”333”的新計畫,也就是在大學前三年完成大學部課程後,成績優秀者”可提前畢業跳過碩士逕讀博士,並在三年拿到博士學位後被學校派至國外進修三年”,最後回到學校服務。在這樣的期待下,我順利在大三時修完所有畢業學分並且拿到逕讀的資格,但此時的我卻開始對當時入學的規劃感到質疑。第一,我發現自己對於研究的興趣缺乏;第二,在實習和多次工廠參訪後,我知道自己並不想成為一位工程師。

    為了找尋自我,我放棄了逕讀博士,並找到一份網路公司的實習工作,在那裡我必須負責廠商給我的專案,幫他們經營電子商務、規劃網站路徑、企劃行銷活動、分析流量及調查市場,每一項工作都讓我樂在其中,也因此讓我更深入的去做相關的研究,最後甚至和朋友創了業。雖然小有收入,但就在經營的同時,我發現自己的知識已經不足以應付眼前的工作,也無法再提升。於是為了再精進自己,和家人溝通後,我拿著過去的成績及實習、創業經驗申請了商管研究所,期間花了半年時間與教授溝通,最後終於說服了教授,從此踏入了商管領域,而未來則是希望能成為優秀的管理人。

10656552_856123351067611_1161048135_n

Q.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A在我所屬的工程世界裡,大部分的科學研究及實驗都是獨立作業,面對每一個計算和流程都必須非常精確有邏輯,而每一個步驟和數據也必須非常嚴謹,這養成了我一板一眼的謹慎態度;在進入商管研究所後,討論問題的方式和空間比過去多元寬廣,而最大的改變就是面對”人”的機會變多了,問題經常需要經過眾人討論後才能執行,執行時也經常是分小組在進行,因此除了面對專業的問題,處理人的問題更是一大課題,人員的管理分配、待人處事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應對進退都關係到問題解決的執行和效率,所以在處理問題上必需要更有彈性。

 

Q.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A記得在碩二上學期曾經修過一門課叫做” 高科技產業與策略分析”,這門課主要在探討台灣高科技產業在全球的定位和發展趨勢,內容涵蓋了半導體、太陽能、平面顯示器、通訊產業等等,課堂上的同學涵蓋了電資領域、化工領域、設計領域和管理領域,課堂中我們有許多討論和發表意見的機會。當我們在討論時,我發現大家只能用各自的經驗和熟悉的專有名詞溝通,但學管理的不懂學工程的所提出的問題,學工程的不懂學管理的提出的理論,而跨領域的我剛好能扮演一個中介的角色,讓兩方都能更清楚對方所溝通的內容,讓資訊的交流更為順暢,大幅減少了溝通上的隔閡。

 

Q.以綠色永續來說,有什麼材料適合發展?有什麼運用的可能?

A在我過去的專題研究中,我們曾經將高分子材料加入液晶當中,混合後將他們灌入玻璃基板形成一高分子液晶薄膜,此一薄膜我們可以利用電壓來控制高分子的方向,並藉此物理性的改變液晶分子方向,這一方向的轉變能控制光的穿透率,讓玻璃能經由電壓的轉換產生透明和霧面的效果。

但這與綠色永續有什麼關係呢?在光的組成中,除了可見光還有紅外光及紫外光,其中近紅外光是造成輻射熱的主因,因此若未來商業大樓的玻璃外牆使用這種材料,玻璃外牆就能阻擋近紅外光的進入,也就是減少輻射熱進入我們的建築物當中,降低室內的溫度,減少冷氣的使用,藉此達到節能減碳、綠色永續的概念。但至今為止,此種材料的成本過高,大尺寸的成品良率過低都是目前所遭遇的瓶頸,有興趣的人可以朝這個方向研究,試著去解決這些問題或是想想是否有其他應用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