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艷老化.驚艷芬蘭

作者: 涂育維


你是否曾想像過幾十年後的老年生活是如何的?


在科技發達、醫學進步的現在,七、八十歲的平均壽命已經是一般已開發國家的基本水平了,甚至等我們這一輩到了七、八十歲了,平均壽命也有可能變成了一百歲,而現在的六十五歲退休的標準在未來也可能因而延後到八十五歲。現在走出門外看看,別說在青山綠水的森林步道上,就連在大街上偶爾出現的老人不是在輪椅上被看護推著要去醫院,就是關在家裡不出門。當平均壽命再延長二十年時,那樣的老年生活是你能夠想像的嗎?

在高齡化的社會成了必然趨勢時,台灣靠著健保制度照顧生病的老人,但芬蘭卻提出了另一種角度來解決高齡化的問題:「讓老人只在臨終前兩個禮拜才需要躺在床上!」

芬蘭的老人福利制度不像台灣大多注重在病後的治療,而是主要投資在預防疾病的運動保健上。在芬蘭中部的大學城中,市政府每年撥出預算百分之二和佑華斯克拉大學的運動體育學系及物理治療系合作,讓運動教練和物理治療師為老人量身訂做適當的訓練和運動,再由體育系學生協助進行,不僅達到健康老化,也加強了社區和學界的合作。

如果你親自到佑華斯克拉大學的老人健身室看看,你可以看見一群平均年齡七十五歲的老人在裡頭運動、翻觔斗、甚至是拉吊環,光是想像我們這些長期坐辦公室的上班族們要做到這些動作都有點困難了,何況是高齡七十五歲的老人!

41
圖片來源:元智大學電子報

(如果無法親自到芬蘭看,可以參考公視的報導影片


筆者家裡也有一個高齡九十歲的奶奶,曾經膝蓋動過刀,同時患有糖尿病和體重過重的問題。筆者曾和家裡溝通要多讓九十歲的長輩出門走走時,得到的通常是隨口敷衍,更多時候是來自其他長輩的斥責,要筆者多想想現實狀況,萬一奶奶出門在外面受傷了怎麼辦,誰能負責呢?筆者聽到只能搖搖頭,但也不能說什麼,因為在台灣我們確實缺乏一個專屬於老人的安全運動場所。在知道芬蘭的佑華斯克拉大學的做法後,筆者常想,如果台灣的體育運動學系和物理治療學系也能和地方政府合作創立這樣的場所,不但能夠提升老人的生活品質,也能減少健保的開銷,還可以提供就業上的保障,豈不是一魚三吃的好辦法?

但回過頭想想台灣最大的問題不只是跨科際的問題,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根深柢固的文化箝制,過度的尊長愛幼使得原先尊長的目的是為了體貼年老者的生理上的不便,扭曲成了老人需要靠對別人頤指氣使才能彰顯自己的地位。所以如果我們不能真正理解我們文化中那些深植觀念的意義,只是不斷盲目的遵守或者隨意詆毀,那麼只會不斷的複製外來的社會制度或者延續所謂的傳統。我們需要的是找出我們文化的意義,讓新的制度也能體現出這樣的意義和精神,最終才可能融合成一個隨時代進步的健全社會。

如何為老年生活做準備?

作者:馮郁容

 高齡化社會已成事實,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五分之一的超級高齡社會也在不遠處,各國對高齡化社會的擔憂,除了社會勞動力缺乏、經濟競爭力不足、高額醫療支出,都聚焦在沉重的扶養比,也就是說整體社會資源應如何支撐龐大的高齡人口?

 相對於養生社區乃至養老院,能由家庭就地安養、終老,仍然是各國鼓勵照護高齡者的方式,政府和民間組織,並無法取代家庭的功能,尤其是國內老人普遍抗拒養老院的環境。

 但另一方面,現今邁入高齡的戰後嬰兒潮世代,是史上最健康、富有的一群人。他們受過一定程度的教育,退休時大都有一定的自理能力和積蓄,「養兒防老」的觀念漸漸式微,有越來越多的中高齡人口,願意自費住進老人住宅、養生村,發展自己的社群生活和休閒活動。

 可以說,如何兼顧情感需求以及安全照護,是今後老年生活的兩大考量。

547_047如何擁有快樂的老年生活?圖片來源:閱讀臺北 攝影:約瑟

 情感需求包括家庭、社交、成就感,或者可以說是親人、朋友以及事業。無論結婚生子、頂客族或是多元成家,血親、姻親的扶持功能仍無法取代,但也不能是唯一的生活重心。所以應該從年輕起,就經營能維持到老的社交圈,並且培養多重興趣,這樣不僅能充實生活,也能讓家庭成員有獨自的生活空間,免於過度依存造成的緊張關係。

 交友和培養興趣可以說互為因果。志同道合的朋友有助於興趣的維持,也更能從興趣中得到友誼和樂趣。培養興趣則是在職場外,找到沒有利害關係的同好的方式。

 但家庭成員間最好還是要在家務、子女教養外,有一至兩樣能增進生活品質的家庭活動。最簡單的像運動、旅遊、藝術、烹飪、園藝,都能增加共同的話題。而在尊重彼此意願的前提下,如果能有共同的宗教信仰,也能促進家庭的和諧,以及成員心靈的安慰。

 至於安全照護,除了應該將如何照料不同階段的高齡者納入國民教育課程,以求自助助人,也應建立社區網絡,讓鄰里守望相助,既強化社交支持,也彌補家庭照護網的不足。

 此外也要從社會執行面和科技面,積極研發簡易居家通報和救護設備,提前預備無障礙住宅,屆時才能有安全感地生活,但有意外,相關機關也能迅速做出反應。並且可在不同年齡階段立好遺囑、生前契約、放棄急救同意書,這不僅能讓意外發生時,彼此都沒牽掛,也能維護每個人生前最後一程的尊嚴。
 

 透過以上從精神生活、身體健康乃至最後一程各方面的準備,既能讓人生的最後二三十年,活得有價值、尊嚴、保有一定自主性,又能無後顧之憂、減少醫療資源浪費,才是真正從社會和家庭,保障高齡者的地位與人權。

 

資料來源:人口政策白皮書(核定本)

 

綠能,香港地產商的野望!

作者:馮郁容

 香港銅鑼灣商圈地王希慎興業公司(Hysan Development Company ),近年來致力於投資環保,以善盡企業對環境及社區的責任。2012年開幕的希慎廣場,便以建築主體,連續獲美國綠建築協會(U.S. Green Building Council)領先能源與環境設計(LLED, 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白金級及香港綠色建築議會綠建環評鉑金級認證。

 這間以創辦人「利希慎」命名的公司,奠基於利希慎和父親利良奕。十九、二十世紀之交,利希慎憑藉父親在港澳合法的鴉片生意,牟利致富,利家因此是港英四大家族中,早年名聲最壞的。

 上個世紀20年代,香港因英國簽訂《國際鴉片公約》禁煙,利希慎家族乃將資金投入香港島待發展的銅鑼灣地區,購買房地產。特別是在1980年代香港經濟黃金時期,利家大肆收購、改建銅鑼灣房地,成立上市公司希慎興業,打下希慎今日在銅鑼灣的地產王國。

 希慎廣場前年在銅鑼灣軒尼詩道開幕,是誠品書店在海外的首個據點。這棟商場和辦公室共構的大樓,成為希慎興業綠色革命的指標。

Hysan_Place_Causeway_Bay_NOV13
希慎廣場
圖片來源:「Hysan Place Causeway Bay NOV13」由(Uploader) – (Taken by uploader)。基於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3.0經由维基共享资源授權。

 

1. 節能減碳
希慎廣場首先大面積鋪設自然採光玻璃,讓商場日間暴露在太陽光底下,減少照明用電。其次採用混合模式通風系統,讓辦公大樓的玻璃幕牆得適時開啟,以自然通風取代室內空調的部分耗電和溫室氣體排放。

身為租戶房東,希慎除向租戶推行無紙運動,還將旗下所有辦公大樓的空調系統,由傳統較耗能的氣冷式空調系統,改以省電、冷煤用量少的的水冷式空調系統。到了夏天用電旺季,希慎更把商場的平均室溫,維持在攝氏24到26度。
 

2. 廢物管理
此外,希慎廣場在天台、外牆及地面樓層建立雨水收集系統,以回收雨水灌溉植物及補給空調冷卻水。也設立人工濕地,以辦公樓層的廢水灌溉。既有效管理水資源,同時為廣場留下生物棲息地。

希慎還曾經在旗下大樓的改建工程中,捐出超過一公噸的松木給專事木製品升級與再造的非政府組織木一番(Woodrite),並致力於回收大樓空調系統的冷卻水,用於廁所沖水。希慎廣場管理的美食廣場,更開始向餐飲攤商回收廚餘,用作動物飼料。

螢幕快照 2014-08-07 下午4.01.18
木一番巧用廢棄木材拼湊成具有藝術感的家具。圖片來源:木一番(Woodrite)

3. 城市生態
為促進都市綠化,希慎廣場建有「空中花園」和「都市農圃」。廣場四樓的空中花園,意在為購物人潮提供綠色的休憩空間,然而廣場周邊舊樓、大廈林立,仍難免限制花園的視野。

位在天台的「都市農圃」,則提供商業或住宅租戶有機耕種的空間,並定時與環保、學生團體、社區組織甚至特教學校合作,舉辦有機耕作工作坊和教育推廣活動。

從節省能源、減少汙染,到木材、汙水和廚餘等廢物利用,乃至於建立城市生態空間,希慎正努力向世界證明,一個地產商能如何回應時代需求地「建設」,並對環境和社區的整體發展,產生正面效益。
 

資料來源:
http://finance.sina.com.hk/news/-35293-5104849/1.html
http://www.hysan.com.hk/ar2013/chi/PDF/Hysan_CR2013_C.pdf

 

日本綠能發展速導

作者:林書維

日本福島核災近一年來,五十四座核電廠現在只有三座在運轉,但卻沒有發生缺電的危機,甚至還帶來了許多節電商機,當然壞處還是有,像是出現了在日本少見的貿易逆差(廢核時向他國購買能源)等等!日本跟台灣很像,在狹小的土地上很難以廣大的土地面積與地質結構換取到多樣化的能源產出,在311地震之後,日本政府開始大力扶植綠能產業。2013年,日本更成為了世界上「潔淨能源」投資成長幅度最高的國家,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太陽能光電產業,投資量與前年將比足足增加了一倍,也因此拯救了我國因歐美市場下滑而萎縮的太陽能市場。先不管台灣的太陽能市場啦,日本當地的太陽能產業也是根深悠久,像是知名的夏普前陣子不是眼看就快撐不住了嗎?但就因為它早在日本國內各地裝有太陽能板,進而在就最近季節性的太陽能需求中獲利許多而重振聲威,由此可見,福島核災所爆發的議題也讓綠能產業在日本成為最迫切需要的替代方案。

800px-20091011_Fukushima_Basin_tagged
福島盆地空拍 圖片來源:wikimedia 作者:BehBeh

其實當你去一趟日本就不難發現日本人對於“省能源”的決心與創新,像是即便是在東京擁擠的電車與月台裡,大多的空調都還是維持在基本量而已甚至不開;百貨公司裡即便打折季人滿為患也只是讓空調溫度接近常溫罷了;民宅屋頂上的太陽能板更是不難發現(這就還要歸功于政府主導的綠能津貼了),最令我意外的是,這陣子日本政府還開始在公共區域裡,透過廣告大力推廣著如何獲得補助,並在民宅裡裝置專業的沼氣收集系統,搜集到的沼氣不但可在冬天時供家用暖爐與火爐使用,多餘的甚至能透過回收而用於發電。2012年實施再生能源補助後,日本國內的太陽能系統安裝量大幅攀升,國內各大企業更是響應節電都有做出極大的動作,像是日本電信之熊「軟銀銀行」CEO在福島核災後大動作反核,不但宣佈綠能相關投資時,更誓言「到死之前都會反核」,旗下的相關企業更是以身作則,不但是空調、電腦,公司還鼓勵員工在家工作,透過遠端進行程式演算的話將降低個人電腦的工作量,演算會更有效率而達到節電效果;而且透過雲端應碟來保管資料還能減少紙張消耗;不必通勤更是直接減少了石油等燃料的用量與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泡麵的發明者其實是個抗拒台灣的。台灣人。

泡麵的發明者其實是個抗拒台灣的。台灣人。

你這輩子吃的泡麵應該早就數不清了吧!每次懶得煮飯、懶得出門,應該最慶幸櫃子裡還有幾包泡麵吧!有時候肚子餓沒事還會特別想念一下香噴噴的泡麵!泡麵堪稱世紀最偉大的懶人發明,但你有想過是誰發明它的嗎?我今天就是要跟大家介紹泡麵的發明人-安藤百福,不瞞你說,他其實是個道道地地的台灣人!

安藤百福,原名吳百福,出生於日數台灣嘉義廳,1933年,23歲的他就赴日經商去了。1948時舉家遷往大阪,並同時歸化日本。由於日本是單一國籍制度的國家,歸化日本籍就必須拋棄原有國籍。當時剛好是二戰結束前,那個時代的台灣人由於皇民化運動,相對於中國更親近於日本,所以多半在日本生活的台灣人在沒有多少心理的抗拒之下,就歸化了日本籍。據說安藤百福自從開發泡麵而聲名大噪後,就開始刻意與當地華僑保持距離,甚至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台灣人。關於此一說法,有日本僑界人士表示,這是因為發明泡麵的人其實並非安藤百福一個人,而是與股東們的集體智慧。甚至也有傳聞泡麵的發明真相其實是安藤百福向一位屏東人所購買來的專利。是由於當時安藤財大氣粗又懂得宣傳廣告,泡麵推廣成功後,他因力主讓日本企業入資而讓其他台灣股東甚為憤概,大家才進而宣布退股拆夥。也因此,吳百福從此以後就刻意與僑界斷絕來往。

cup
日本日清泡麵  圖片來源:wiki 作者:Yumi Kimura

吳百福歸化日籍後不斷拒絕表明自己就是個台灣人,甚至還因此不接受媒體訪問。直到日經新聞公開懷疑他對自己的過去有所隱瞞他才勉強答應, 不過,在談到出生地時,吳百福堅持用「生在殖民地台灣的安藤百福」來做應答。安藤百福生前共娶了3名妻子,大房吳黃綉梅與二房吳金鶯都是台灣人,而大房與二房所生的兒子也都已去世,;三房安藤仁子則是日本人,由她所生長子-安藤宏基,即是現任的「日清」社長。

義大利 – 零核的G8成員國

作者:林書維

對核電議題有研究的人一定不會忘記義大利。2011年6月12、13 日這兩天,義大利公投以94%的壓倒性票數向擁核的總理貝魯斯柯尼拒絕了重啟核能發電,但在同一天裡,我們的立法院內由國民黨挾多數優勢,不顧國內外反核聲浪,通過了核四廠140億的預算。因此反觀義大利這個需要超大量能源的G8會員國,他的廢核壯劇就此展開!義大利談廢核並不是兩三天的事,早在1987年蘇聯車諾堡核災不久,義大利即決定廢核,並在1990年關掉國內最後一座核能發電廠。這次的公投則是因為擁核的貝魯斯柯尼試圖重新發展核能而開始的,公投後他於13日表示「我們或許得向核電廠的可能性說再見了,我們必須堅定地發展再生能源」。

0804
資料年:2010年底       資料來源:EIA(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International energy statistics 

2013年6月16日星期天下午,義大利證實這時候全國用電需求首次全部都來自再生能源,這一刻也是綠色發電的新里程碑。靠著太陽、風和水等天然力量齊發威,綠色發電滿足了全國百分之百的用電需求。零核家園當然是較為安全的能源之道,但事情當然還是一體兩面的,問過義大利的朋友才知道,原來他們一般的民宅都不大裝置冷氣,暖氣也只會在冬季睡眠時開一下下,夏季時就算是30度以上的氣溫(如同台灣)也只會有公共空間或賣場才會有基本溫度的冷氣。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義大利在廢核之後還是照常根法國購買能源(法國是重度擁核國家),但其實自己興建核電廠的成本並沒有減低太多,因此這一開銷完全不是義大利人考量家園跟金錢的平衡點。歐洲許多國家近來逐漸要廢止國內的所有核電,除了快刀斬亂麻的義大利,德國也宣佈在2022年前關閉所有的核電站、瑞士則宣布將在2034年關閉所有的核電廠。順帶一提,儘管到現在已經廢核大約20多年有了,義大利還是不斷的在為核廢料、拆解核電廠付出龐大的代價與取捨,承擔這些成本的都還是一般的民眾而不是廢核前宣稱「核電廉價」的電力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