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公車,以電池拯救地球?

作者:馮郁容

為因應石油耗竭及全球暖化等能源和環境問題,電動汽車正逐步取代傳統柴油車,及昂貴又無法避免排放廢氣的油電混合車(Hybrid),躍居世界車壇的主流。由於從研發到換購都需要龐大資本,又事涉國家環境、經濟和安全及國民健康,以各種優惠獎勵措施,鼓勵研發和推動普及電動公車,已成各國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要的大眾運輸政策。

073001
圖片來源:車輛安全資訊網

1. 柴油VS. 電力
世界衛生組織在2012年6月將柴油引擎廢氣明列為最高風險的第一類致癌物,又在隔年10月將戶外空氣污染及空氣中的懸浮粒子,列為第一類致癌物質。而不同於柴油車以燃燒燃料為動力,電動車捨去內燃機引擎,純粹以電池驅動電動馬達,保證了零廢氣,也降低了噪音。

電池及電動馬達,是電動車發展的關鍵。電動馬達相當於內燃機引擎,提供驅動能力,而電池正如柴油供給馬達運轉的能量。電動車的扭力和馬力仰賴的是馬達性能,續航力則取決於電池的電能容量。

現況來說,電動馬達的技術已相當成熟,電動車要普及的關鍵,在於電池的電能、充電時間、效能、成本、安全性、穩定性和使用壽命。

2. 充電VS. 換電
解決電池續航力的方式,主要有兩種。

一種是直充式充電,上海世博會的接駁公車,就是在乘客上下車的時間內,靠站快速充電。這種充電方式的缺點在於,若以大電流快速充足電量,會減損電池的壽命。但是,隨著充電效能的改良及充電設施的完備,電動巴士的行駛距離正不斷延長。

073002
在義大利、荷蘭、德國、南韓、英國……等國家,都已有類似的無線充電系統,能在乘客上下車時,快速補充電量。
圖片來源:BBC

而交換式充電,顧名思義就是評估好需用電量,屆時再更換已充好電的電池,或是到電池交換站更換。不過電動車所用鋰電池中活性強的鋰元素,仍是安全的隱憂;各家廠商不一的電池交換系統規格,也需要統合。

3.廢氣VS. 廢金屬
許多人預言,在充電科技快速成長、設備快速鋪展以及油價上漲的不變趨勢下,電動巴士的成本,不久就會與現仍較便宜的柴油巴士,出現黃金交叉線。環保又兼顧節能、高效、經濟、方便、穩定、耐用的電動公車,將往來於接駁據點、熱門景點乃至於長途路線間。

然而省下柴油的廢氣,所用電池在製程、使用當中乃至廢棄之後,是否反而為地球帶來其他汙染,永遠是和追求效能同等重要、同等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073003
美國電動車商Tesla Motors 計畫在2015年設置快速充電站的版圖。圖片來源:engineering.com

資料來源:http://www.airitilibrary.com/Publication/alDetailedMesh1?DocID=U0002-2406201317063900

http://e-info.org.tw/node/76853

http://www.engineering.com/ElectronicsDesign/ElectronicsDesignArticles/ArticleID/7673/Electric-Bus-Breaks-EV-Mileage-Record.aspx

沖水馬桶是什麼時候發明的呢?

作者:謝宗廷

        中國古代的馬桶確實就是一個裝東西用的木桶子,在歐陽修的《歸田錄》卷二中就有「燕王好坐木馬子」的說法。我們所熟知的「茅廁」其實不是居家的標準配備,北京的紫禁城甚至是沒有廁所的,全宮廷的皇親國戚和上千個宮女太監們全靠就全靠搬運工和泥盆子來處理這些人類廢棄物。光想就覺得很驚人吧?事實上「人工搬運」這一點在歐洲的宮廷也沒有什麼不同。在15世紀都鐸王朝時期的英國,負責清理糞便的工人只被允許在晚上工作因此被稱之為Night Man,糞土也因此被稱之為Night Soil[1]

        英國爵士John Harington也看到了這個問題。1596年,他發明了第一個包含止水閥的現代馬桶,獻給女皇伊麗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 I)[2]。雖然說是馬桶,但其實就是個用大量的水把排泄物「沖出去」的裝置而已,並不能真正把糞便「吸到」化糞池去,糞便的臭味也無法排除。女皇於是很理所當然的拒絕了,理由是:沖水的聲音太吵。

0726

Alexander Cumming所發明的馬桶專利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到了1775年,Alexander Cumming才發明了包含S型彎管的沖水馬桶。這個設計能在U型管的位置形成一層水封(water seal),排出去的糞便和便桶間有了這一層水封的隔絕,臭氣就不會再薰回來了!但在那個年代,都市裡頭並沒有污水設施和公共下水道的設計,因此馬桶的設置仍然很難普及。

        1851年的水晶宮萬國博覽會給了馬桶一個契機:商人George Jennings帶著他的「馬桶夢」參展了。他在水晶宮的休息室內借了一個空間設置馬桶,只要付一分錢(penny),就可以享受這個馬桶,並附上梳頭髮和擦鞋的套裝服務。展覽期間,有將近83萬個參觀群眾使用了這個馬桶[3],伴隨著工業革命和都市化的浪潮,馬桶才順利地在中產階級間推廣開來了!事實上,在歐洲公共廁所要付一塊錢的傳統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喔。

        另一個對馬桶的發明產生重大貢獻的人則是Thomas William Twyford。他利用陶瓷的材質取代了傳統的木桶座,更能有效阻絕糞水的侵蝕;他也進一步改良了馬桶的儲水系統,我們現在很習慣沖完一次馬桶後水箱自動補水的系統也是由他發明改良的喔!

        馬桶在1880年的時候才傳入美國,一開始只有高級旅館和非常有錢的人才有辦法裝設馬桶,這也是為什麼在一些美國電影中可以常常可以看到白人禁止黑人幫傭使用廁所馬桶的原因[4]。也是在美國,馬桶(toilet)才正式進入了浴室(bathroom)裡面。在發源地的英國,浴室和廁所為在兩個獨立的空間,馬桶其實是設置在更衣室的位置的,因為排泄物中ammonia的味道可以驅離跳蚤和蛀蟲。這個空間就稱為Water Closet,也就是W.C.的由來[5]

        想不到一個小小的馬桶竟然有這個豐富的歷史吧。其實在台灣馬桶的普及也才只是近50年的事而已。仔細觀察一下身邊的日常用品,其實你所習以為常的所有東西很有可能都有著如馬桶一般偉大的發明故事喔!

 

 

 


[1] 詳參維基百科條目「Night Soil」:http://en.wikipedia.org/wiki/Night_soil

 

 

[2] 可參考Claire Suddath(2009.11), “A Brief History of Toilets”, Time Magazine http://content.time.com/time/health/article/0,8599,1940525,00.html

 

 

 

[3] 詳參維基百科條目「Flush Toilet」:http://en.wikipedia.org/wiki/Flush_toilet

 

 

[4] 如2011年上映的電影“The Help”(中譯:姐妹)中描述的情節。http://www.imdb.com/title/tt1454029/

 

 

[5] 詳參維基百科條目「Flush Toilet」:http://en.wikipedia.org/wiki/Flush_toilet

 

 

還我土地運動

我曾在拍攝時能有榮幸與一位排灣族奶奶聊天,她的母語依舊流利,眼神更帶些靈氣,當下她讓我知道原來連語言都滿是原住民與土地的牽絆,她告訴我,對族人來說,每一個居住地都是祖先尋找很久後認為能安家才安心住下的,所以後人也因此並不會隨便搬遷,一方面是尊敬先人、另一方面則是尊敬這片養育歷代宗族的土地,神靈也在這片土地當然是不能破壞甚至輕易搬遷。

Paiwan圖說:排灣族

事實上對他們來說,每個人心靈的基礎必須透過族人與土地的關係來加以維繫,被剝奪土地同時也等同於被剝奪生活與文化,而這即是「還我土地運動」的要旨所在。還我土地(傳統領域)」議題,就是針對公家機關透過各種方式進而剝奪屬於原住民的傳統領域,而原住民面對無能的政府則採取法律途徑來自力救濟。

1988年原權會發動第一次大遊行,身著傳統服裝的原住民高喊著「為求生存還我土地」,這是台灣歷年來最大規模的原住民運動。

19899月「還我土地再出擊」大遊行,口號如「土地就是生命」、「土地就是母親」,目的是使訴求擺脫單純的經濟問題。民國1011019日,是台灣原住民還我土地運動史上意義重大的日子。花蓮縣秀林鄉太魯閣族原住民與亞洲水泥公司間的土地爭議終獲了結,糾纏40年的訴訟由法院推動政府鼓勵原民取回屬於自己的土地。但我想,從另一個角度看,資本主義的社會模式裡,我們究竟要將土地還給誰?以個人名義分發土地,土地或許也將面臨被兜售等利益交換,相對的部落的完整更無法落實,而我想這些都是無關判決背後需要被深入解決的難題,落實永續發展與原住民土地轉型正義!

漁牧產業生產的多種可能

作者:林書維

臺灣四面環海且潮間帶魚產豐富,沿海的地理優勢也讓我們擁有了諸多良港,漁業的發展自民國40年開始產量逐年增加,接著政府實施了「漁船放領」,台灣的漁業獲利又因此而突飛猛進。民國60年,主張「漁船動力化、設備機械化、作業科學化、經營企業化」政策,突破了當時的瓶頸。民國70年後漁業的發展逐漸受限,開始出現衰退。近年來政府開始在漁業資源的部分加強培育。更為了讓養殖漁戶脫離初級產業的傳統型態,因而核定了四十六處養殖漁業生產區,並透過全新的行銷脈絡,整合當地的養殖特產與特色文化。

台灣加入 WTO 成為國際經濟一環,同時也宣告了傳統農漁業將面臨國外的競爭的威脅,雖傳統漁業的發展因而遭受壓縮,但卻也迫使了許多傳統漁業轉型及選擇跨業合作,自此漁民漸漸認知複合型農漁業的發展並不能再向過往一樣單打獨鬥,必須結合不同類型的漁民團體進行,並以多方的整合資源提供遊客更多的休閒服務;產品當中的營養價值也不能只是單靠以訛傳訛等方式宣導,靠著越來越多的教育宣傳和跨界合作,許多小農、漁民也因此開始嘗試以企業化經營事業。透過跨界合作與複合型經營等方式,最重要的是也降低了自力轉型與跨業的成本,是現代農、漁業加強競爭力的成功捷徑。

0721

曾有這麼段時間,眼看眾多的觀光型農業達到飽和將要開始衰退,因為過多的休閒農業畢竟也不見得是好事,旅客對鄉村文化漸漸失去了興趣,農場的經營、發展也漸漸失去品質與平衡。勇於創新產品與行銷手法才是台灣現代化漁業“大量產銷”的唯一出路,也正是將台灣漁業推向精緻化漁業的要門,蜆精、膠原蛋白等項目的開發更是享譽全球的佳話。

零碳教室遍地開花囉!

作者:謝宗廷

        你知道什麼是零碳教室嗎?

零碳教室希望能做到在教育的過程中零二氧化碳排放的目標。藉由教室屋頂的太陽能板供電,配合偵測環境照度、濕度的設備,自動調控教室內的光源和空調啟動的時間和長度,有效減少電能使用,進一步達成二氧化碳零排放的目標。

        從2011年開始由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在萬芳國小的推廣開始[1],群創教育基金會也在苗栗的大山國小等五所國小進行了零碳教室的實驗計畫[2],八八風災中受創嚴重的那瑪夏民權國小甚至直接將教室重建成零碳教室,在2013年甚至達成全台最高的65%節能成效[3]。這些推廣無非就是希望將環保意識向下紮根,從小培養起小朋友節能減碳的習慣。

f
影片來源:公視新聞(201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BYzlgzI2so
 

        萬芳國小透過在教室內設置用電量累積的儀表板,讓同學們能夠親身感受到今天的用電是否超標,養成自行控制用電量的習慣。苗地的大山國小則透過改寫北風與太陽等童話故事,讓教育現場的小朋友們都能耳濡目染節能意識。

        但是零碳教室的立意雖好,卻不見得在每個地區都能成功。因為零碳教室最重要的減碳方式就是透過教室屋頂的太陽能板產生電能,因此在日照不足或教室屋頂方位不佳的地區,就不能充分發揚零碳教室的理念。高雄的加昌國小不僅電能可以自給自足甚至可以開放給社區民眾作為免費充電站,但裝設同樣太陽能板數量的台北市文山區萬芳國小,發電量僅是中南部零碳教室的1/4,運作天數不到全年的一半[4]。正如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計畫主任邱姿蓉所說的:「在瞭解再生能源的特性和限制下,怎麼去結合零碳教室經驗,發展可以適應日照環境且改善原先教學模式,」可能才是我們更值得正視的議題。舉例來說,如果將太陽能板變成可以根據太陽方位而自行移動的集能電動車,提供同學和社群民眾作為行動充電站,就是一個不錯的創意做法[5]

        也許二十年後,大家就不為再有爬到站到書桌上擦電扇和換燈管這樣的小學共同回憶了吧。

 

 


[1] 同期的還有新竹民富國小、高雄加昌國小。

 

 

 

[2] 苗栗地區的實驗學校包含:頂埔國小、新興國小、大山國小、建功國小與新英國小。

 

 

 

[3] 2013年那瑪夏民權國小整個學校耗電量除以樓地板面積(以平方米計算),EUI(Energy Use Intensity, 建築耗電強度)只有6度,遠低於全台國小平均的25度。詳情可參考〈台灣地球日〉於2014年2月的報導:http://www.earthday.org.tw/newsroom/taiwan/5693

 

 

 

可參考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計畫主任邱姿蓉於2014年5月的評論:http://lowestc.blogspot.tw/2014/05/blog-post_9.html

 

 

 

[5] 同上。

 

 

 

 

 

 

 

在巴西德語也能通?

作者:謝宗廷

       想必大家都知道拉丁美洲和西班牙的淵源,也知道巴西是南美洲唯一以葡萄牙語作為母語的國家,但你知道其實在巴西,德語也能通嗎?

       這可不是因為世足賽德國球迷湧入巴西的關係。事實上在巴西南邊的Rio Grande Do Sul省,還真有一個講德語也能通的德國村喲!

ba01
圖片來源:TheCityFixBrasil

       這個德國村名叫Gramado,自1880年第一個德國移民移居以來[1],就維持著與世隔絕的歐洲風情。之後陸續也有義大利移民進駐此地,所以嚴格來說,應該稱之為歐洲村比較合適。因為德國移民在剛移居此地時維持著自我文化的保護主義,與巴西本地人的接觸較少,所以一直維持著遺世而獨立的樣子,直到二戰結束後開始有人對德國產生了反感之後,這裡才開始與外界有比較多的交流,並在1954年成為巴西境內的自治市。

       但可別以為這只是少數的個案。事實上德語是巴西第二多人使用的母語(不是西班牙語喔)[2]。在巴西以德語為母語的人數高達三百萬人,是除了歐洲的德語區(即德國、奧地利、瑞士一帶)之外,講德語的人第三多的地區;如果進一步以族裔來看,巴西境內則約有一千兩百萬名德裔族群[3]!這些德國後裔主要分佈在巴西南邊一帶的沿海省份,經濟狀況也相對繁榮。作為一個民族大熔爐,巴西不僅德國人多,也是義大利和日本裔移民最多的國家[4]

b02
圖片來源:Wikipedia

 

準備好要在世界盃幫德國還是巴西加油了嗎?試著用德文呼喊一聲Gib Gas Brasilien吧!

 

 

 

 


[1] 詳情可參維基條目:http://en.wikipedia.org/wiki/Gramado

 

 

 

[2] 可參考維基百科關於巴西的條目http://en.wikipedia.org/wiki/Brazil

 

 

 

[3] 第二多的是美國,以德語為母語的人數約為五百萬人。詳細數據可參考維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Germans

 

 

 

[4] 可參考維基條目:http://en.wikipedia.org/wiki/Immigration_to_Brazil

 

 

 

不只是海賊

作者:蘇俞璇

關鍵字:夥伴、夢想

 「航行在我們未曾造訪的海/航行兩字就讓人安心/安心的笑笑得像個小孩」,這是1976樂團〈世界盡頭〉的歌詞,你想到了什麼呢?是那個舉高著手說「我要成為海賊王!」的少年露齒的笑容嗎?那艘海賊船乘載著他們各自的夢想,航向世界的盡頭、偉大的航道。

a0800_001296

 我想用草帽海賊團上空島前發生的事當作例子。為了去空島,魯夫一行人來到了魔谷鎮,沒有人相信空島的存在,說要去空島的魯夫一行人想當然的被嘲笑了。為了打聽空島的消息,娜美告訴魯夫不能和鎮上的任何人起衝突。一天,魯夫和索隆差點和其他海賊打起來,但他們想起娜美的話,便忍氣吞聲,任由那群海賊挑釁,他們被打得落花流水。後來,準備上空島的前一天,那群海賊搶走了幫助魯夫的菱形臉大叔的黃金,魯夫便衝去痛毆那群海賊,奪回大叔的黃金。

 「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面對他人的挑釁,魯夫和索隆選擇明哲保身,不是承認自身的軟弱,而是因為有更重要的目標必須完成。個性衝動的魯夫,面臨那群海賊的當下,也作出了最佳的選擇。因為他想起娜美的話,且索隆在他身邊。總是冷靜判斷情勢的索隆、和海賊團的智囊娜美,化解了魯夫橫衝直撞可能帶來的危機。

 《海賊王》雖然是一般少年漫畫的設定:關於夢想與夥伴的故事。但作者刻畫出每個角色的獨特之處,每個人都是無可取代的。草帽海賊團,每個人擁有鮮明的個性、特出的能力。魯夫一個人很強,但擁有夥伴的他更強。他們各有各的專長,在關鍵時刻幫助彼此,在每次的挑戰中成長。他們懷抱著各自的夢想,航向那個目標,尋找屬於他們的大秘寶。

 跨科際的理念強調面對問題時,由不同的觀點來探究問題。在草帽海賊團身上,不正印證了這個概念?每個人一定都會有各自的盲點,但當大家聚在一起、討論某件事情時,我們便能從中獲得不同的觀點,藉此發現自己的不足,進而在與大家共事的過程中成長。

 你的大秘寶是什麼呢?不管你是正在尋找,抑或還沒發現「它」的存在,請記得,你從來都不是孤單的。就像魯夫在決定出海的那刻,他樂觀的相信著出海後的日子,閃閃發亮的眼神,或許曾有畏懼,但他不曾因此止步。一路上,魯夫慢慢找尋夥伴,先是索隆、娜美、騙人布……到布魯克。這之間,有人離開過,因為理念不合、又或者時勢所趨,但最後總是回到他們身邊。因為要實踐心裡的那個夢,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我們在夥伴的眼神中,看見彼此、而後找到屬於自己的那道光。

誰不想一口阿根廷一口比利時?

作者:林書維

賽事當前,正好首場八強賽事的兩個國家"比利時"與"阿根廷",正是我前年造訪的兩個國家。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我想可能就是最能映襯歐洲與南美的文化差異。在阿根廷,男人與女人都是"肉"慾橫溢且毫不避諱(我指的是看到"肉"就克制不了的食慾…)。比利時則截然不同,位在歐洲內陸的比利時保有了許多典雅、華麗的歐式風格和浪漫。就飲食習慣上,阿根廷是世界上“平均每人牛肉消耗最高的國家”,平均一人一年就可以嗑55.7公斤的牛肉(台灣平均一年6.2),但是除了牛排以外還呈現了十分多元的肉食料理,焦黑的炭烤更是灑脫的代表著狂野的南美美食,來過阿根廷的人肯定曉得,每天沒有吃到烤肉就稱不上活在這了,這裡的牛排都因大火炭烤而外酥內軟、滿是肉汁,餐餐都是超級過癮!他們偏愛大口吃肉的個性與料理彷彿都承襲了他們血液裡的印第安血統。

800px-Argentinean_asado
阿根廷式各式烤物  圖片來源:wikipedia  作者:Thesaintar

另一邊,比利時的高級餐廳則是舉世聞名,這裡是世界上三星以上米淇淋餐廳分布最密集的國家,顯赫的美食地位使整個歐洲都對這裡的美食極為推崇,比利時也是舉世聞名的鬆餅發源地,蛋糕、巧克力名牌出產國,還是歷史上的啤酒之鄉。名廚Ruth Van Waerebeek更曾以《Everybody Eats Well in Belgium Cookbook》作為她的書名,近年來比利時也開始透過飲食文化展現出他們國家強大深厚的軟實力。高級餐廳與粗曠攤位的對比,但卻是兩種不吃會死的饗宴極致呀!

1024px-Trappist_Beer_2013-08-31
比利時的修道院啤酒 圖片來源:wikipedia 作者:
Philip Rowlands

而且,這兩個國家也都是我最推薦台灣人旅遊的非熱門景點。先說阿根廷好了,這國家的人好像都不用休息而且個性樂觀(足球輸了就是例外啦),而且晚飯時間通常是晚上八點之後,九點十點鐘才開始出門活動走跳正常不過,玩到深夜凌晨則是跟喝開水一樣正常。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更是不夜城,連馬路上的車輛都是川流不息。到深夜三四點大多數人都還不急著回家,而是沿街閒逛或是到咖啡館來杯咖啡!阿根廷非常適合熱愛夜生活的歹玩狼,絕對可以來趟超滿足的爆肝之旅。而比利時則是因為地理位置而與其他國家相鄰,是做為歐洲長期旅遊中點的優質選擇,到哪國都方便。不過物價真的是高的嚇人,所以在這裡偷偷告訴大家,在比利時,你要"到盧森堡加油、到英國買泡麵和衛生紙、殺到荷蘭逛超市",因為比利時物價比全歐平均高出百分之十,唯一的好處就是比利時的菸酒價格普遍是比歐洲其他地區都還要來的低呦!

海賊王 – 跨領域致勝聖經

完蛋了我好興奮又好宅喔,這次寫動漫文章卻難得是用探討的語氣,來跟大家分享我對尾田的另類分析,請大家耐著性子看下去,你將會發現海賊王除了抽煙之外真的是一部好教材,可說一種「潛在課程」!首先,整部漫畫的內容關係著天文、海像、氣象、人文、環保、力學等科學議題,親情、人文等更是串聯整部漫畫的主軸,雖名為「海賊王」但面臨金銀財寶卻時常能因其它因素而漸漸脫離故事目標。

onepiece01
承載著主角們到處冒險的夥伴 – 向陽號 圖片來源:wikipedia 作者:Nissy-KITAQ

接著讓我們來大略的說一下角色設定的部分好了,大家應該知道媒體裡的許多價值觀能潛移默化的影響著我們的身心發展甚至成為兒童的模仿對像,而且閱讀中人們也較容易對自身較中意的主角產生角色認同感。而且為何我會說對尾田大師的角色分析較為另類呢?因為在每一位故事角色的身上我都能隱隱約約看到不同文學名著的身影,像是類似大力水手的佛朗基;承襲武士道的索隆;個性同樣膽小、調皮的小木偶皮諾丘與騙人布,尾田讓很多角色都能在其它的著作中以不同的詮釋角度在讀者腦海浮現。了解角色設定與讀者其中的重要性後,我們就開始針對劇中幾位主角的角色設定來說起吧。

主角魯夫與傑克約定,成為航海王的決心信念不容動搖且抱有高度的好奇心,也對每位夥伴都十分重視,可謂領導者豪邁率真的表現。 由上可知,魯夫的做人信守承諾、對任何事物保有好奇心、純真但做事無比專注,再加上真摯的待人之道,正所謂領導風範即是如此不過不是嗎?接著我們來介紹力大無窮的三刀流-索隆吧!沈著的他目標明確、毅力堅忍,以無數的努力堆積出成功絕不含糊,雖可能並非表現最為搶眼,但絕對是遭遇困難時最放心的一顆定心丸。身材姣好的娜美,身兼小偷、測量士與航海士等多種身分,跨領域的她常智取敵人,並也是整個團隊的首腦,試想團隊中或無她的存在,尾田就得多畫幾個人才能取代她了。其他的夥伴包含擅長放冷箭的騙人布、能打又能煮的廚師香吉士、體型能伸縮又兼任船醫的喬巴…等等。

話說到這,你是否有發現他們與其他漫畫較為不同的地方?尾田大師對角色刻畫的程度極深,每個角色的個性與專長都各不相同,這樣的一群人組在一起即能突破重重難關,尤其是跨領域能力顯著的娜美,雖並非團長但卻時常為決定性人物(還是說跟她的身材有關…);再者讓我們以較宏觀角度來分析,草帽的團隊裡隨著時間有來越多種能力的結合,弱點也相對不斷減少,能面對的難題也是越漸艱深,回頭面對以往的敵人仿若不花吹灰之力,若把團隊比喻我們自己,在個體內的能力整合將能更有效率的達成目標,以娜美的例子來說,更能讓自己成為團隊中不可或缺的決策核心。

足球是破網才能得分嗎?還是壓線就能得分呢?

作者:謝宗廷

        6月16日世足法國與宏都拉斯之戰,開賽48分鐘後,領先一分的法國隊再次射門,可惜球打中了右側門柱反彈,不算射正[1]!宏都拉斯守門員見狀趕緊壓住那顆滾動的足球,就怕足球破門而入,沒想此時裁判哨聲響起:球已超線,法國隊得分!

foot01
圖片來源:BBC Sport   (By Saj Chowdhury)

 

        根據看看上面這張圖,你覺得球有進門嗎?根據國際足球總會(FIFA)的規則[2],足球進門的條件是「整顆球完整超過球門線」才算得分,換句話說只要足球還在線上,就算只碰到幾公釐也不算得分。但是傳統上裁判的視角就和這張圖顯示的一樣,在稍遠的距離實在很難肉眼判斷出幾公釐的差距,於是每年的世足都有爭議判決的產生[3]

        滿場的宏都拉斯球迷立刻噓聲四起。但是憑藉這次世足賽引入的4D球門線圖像辨識系統,裁判很篤定地判定法國隊得分。這是怎麼做到的呢?

  foot2
圖片來源:GoalControl

        關鍵就在這個高速攝影鏡頭。在本屆的世足賽中,兩邊的球門各安裝了7支鏡頭進行影像記錄,這些影像會立刻傳輸到中央的影像辨識系統進行即時判讀,確保通過球門線的物體是「真的足球」,而且足球也已經完全超線了。

foot3
系統會同時記錄足球的x, y, z軸座標及飛行速度,故稱為4D辨識技術。圖片來源:CNET, “World Cup 2014 makes history with new goal-line tech

 

        只要系統判定球已超線,就會立刻在裁判的錶帶上顯示「GOAL」的訊號,並產生震動。這也是為什麼裁判能夠十分篤定地判決法國隊得分的原因。萬一訊號在傳遞的過程遭到攔截並篡改了怎麼辦呢?針對這一點,提供這項科技系統的德國廠商GoalControl也有一套完整的資訊安全加密系統,來確保資訊在記錄、傳遞、辨識、回傳的過程都安全無虞。但這套系統可不便宜,每個足球場導入都得要價40萬美金!但相對於球迷暴動產生的餘波,也許還不算太貴。

foot4
圖片來源:GoalControl

        還記得標題的問題嗎?答案揭曉:以上皆非!足球一定要整顆球越過球門線才算得分噢!

 

 

其他參考資料:

l   足球規則簡介:

http://soccerlens.com/soccer-rules/

l   法國與宏都拉斯之戰比賽結果:http://www.bbc.com/sport/0/football/25285092

 

 

 

 

 


[1] 即shot on goal,與單純的射門(shots)不同,意指「該次射門若沒有守門員阻擋就必然會進球」的射門。

 

 

[2] 此處為FIFA公佈的2014/2015年官方足球規則指南。http://www.fifa.com/aboutfifa/footballdevelopment/technicalsupport/refereeing/laws-of-the-game/

 

 

[3]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1966年世界盃英格蘭與西德的冠軍決賽,英國隊在延長賽的爭議判決中以四比二打敗了德國隊,取得迄今唯一的一次世界盃冠軍。http://www.bbc.com/sport/0/football/26943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