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數學到哲學

受訪者 :紀金慶  編輯 : 蘇俞璇

大學:東吳大學商用數學系(現:財務工程與精算數學系)

研究所:政治大學哲學系

2014052901
受訪者 紀金慶  照片提供 : 紀金慶 

Q:請描述一下您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A:大學念的是商用數學系,「商用」的部分印象中有經濟學、管理學、複利數學,而「數學」則是數學系都會學的像是微積分、高等微積分,統計學、高等統計學。

 研究所是哲學系,以歐洲(西方)哲學為主。其實我對東方哲學比較有興趣,但喜歡的老師是教西方哲學,想跟著老師做研究,所以選擇西方哲學。


Q:什麼原因讓您想從數理領域轉換到哲學領域?
      
未來您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A:高中時因為朋友影響,而開始接觸哲學,讀了之後,發現我對哲學有很大的興趣。

 未來想要往學術界發展,這樣我就可以一輩子讀哲學。而我覺得哲學最有趣的是這個學門有技術層面也有藝術的部份。就技術層面而言,哲學內部大大小小領域都有一定技術性門檻,使得每個領域內的哲學能自成一個「專業的知識」;但哲學不只是一種知識專業,在許多地方哲學解讀有點接近藝術。同樣是黑格爾,解讀的重點不同就會有後來的黑格爾右派與黑格爾左派的分歧,不同的關懷就會開展不同層面。我自己很著迷哲學,所以我希望以後會是這樣的老師,能夠把學生帶進這個國度,從技術也從藝術層面去欣賞哲學,將當初哲學帶給我的感動也帶給別人。


Q: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A:念了哲學對某些事情的觀感會特別不一樣。當有些事情發生時,朋友就會說:「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想」、「就只有你會這樣想」等。

 特別的是,當朋友遇到挫折、失敗或者失戀,他們想要一對一、找個人說話時,就特別會找我。可能緣自於社會的既定印象,但也可能是哲學訓練真的會使我們對人生的思考變的不同,因此在朋友間漸漸扮演著這種「有點特別的」角色。而我有很多這樣的朋友,甚至退伍後同袍都還會找我聊天,說:「欸…有些話就是只能跟你聊。」

 我想,他們會特別和我聊是因為覺得我聽得懂,他們會說,「有些事情你常常在想,你一定聽得懂。」他們來找我不一定是想尋求「解決」,而是認為他們的苦悶終於有人可以理解。其實這點很重要,或許我們許多科系的專業都是在「解決」問題,但哲學的特長可能是在「理解」問題。人生有很多苦悶是沒有定解的,然而只要有人能理解,往往痛苦或得到紓解甚至轉圜。
 

Q: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A:我想,一個人會開始抱怨、或事情處理不好時,我第一個念頭不是去思考那個人本身,而是結構的問題。「我會不會把你擺在錯的位置?」「會不會大家把你擺在錯的位置?」以至於你的表現不好,這是去思考你在職務上的位置對不對、適不適合。

 而如果兩個人不合,這就要想人與人之間的位置,因為很奇怪的是,甲覺得乙不好,但乙跟丙就特別合,所以可能也只是這兩人剛好不合,我處理的方式就是,把兩人各自挪開,到彼此適合、融洽的那個位置,這樣問題就解決了!

 我在處理人跟人、事跟事大概都是這種方式。一部分是哲學和大學商學院學的的管理學影響,一部分是直覺及生命經驗。像我數學念不好,大家就會想需不需要有人來輔導我,告訴我怎樣適應數學。但其實只要把我擺到哲學這個位置,自然就會很好。很多事,不是你不好,而是你可能放在不對的位置上。

 所以我覺得,大家常會用太費力的觀念,像是「我要怎麼改變,我才能夠跟你好?」「我要怎麼改變,我才能夠適應這個職場?」我會覺得是問錯了問題,導致我們花了太多時間與成本去處理。其實更關鍵是應該去問:你是誰?你適合在什麼跑道?或許,這也是哲學常教導我們的,解決問題前,釐清問題並且問對問題更為重要,否則我們會一直對著錯的發問給出很多扭曲的答案。
 

Q探討核四問題,您所受的教育讓您對這個議題的看法有什麼影響/變化?

   核四吵了20年以上,但都沒有什麼具體的協商結果,以您有跨科際的經驗來說,造成核四問題無法溝通協商主因為何?

A:以我過去所學,理工會覺得核四是「專業技術」問題,所以解答當然要問核工專家;但哲學或許會說,在你要不要核電前,你是否問過我們要什麼樣的家園,你是否想過核電議題牽涉到的不僅是技術層面,能源、經濟、政治甚至環保、社會資源分配…都是這個議題所涉及的環節。

 而在所謂的專業上,我們有核工專家、經濟與政策專員、有社會學或法學專業…但我們有沒有一種專業訓練是將上述環節一併訓練的?其實沒有。而哲學就會說:這正是我們要思考的地方。並不是我們將所有事都交給專業就可以高枕無憂,因為即使有一天,我們的現代社會可以發展到每項業務都有專業,也不可能發展出只憑一種專業就可以解決天下事。

 如上所述,我覺得我們必須審視「專業」與「共通感(common sense)」之間的關係。可以對著非專業領域說理的專業知識才是專業知識的最高境界,西方許多一流的大師演講時是座無虛席的,但台下的可不是只有專業人員。台灣社會常覺得「專業」是歲月磨練出來的,但其實「人」也是。只要我們活著的一天,我們就同時承載著作為一個「專業人」但同時也作為一個「人」的兩種社會身分。我覺得台灣的核四爭議上一直出現協商問題,而在台灣的企業或學術運作上也常出現跨領域合作的困難,或許問題出在於我們過去的教育上,過度的僅僅強調「專業訓練」,而太少分配資源或時間去思索「專業」與「人」的關係。

溝通不良的經驗

作者 : 蘇俞璇

  「好,我了解了。」說出這句話時,你真的了解嗎?了解多少呢?正因為沒有人能一眼看穿他人的想法,所以人與人之間需要溝通,透過交流了解彼此的想法後,才能有更進一步的來往。面對團體合作時,溝通更是連接彼此的橋樑。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地方,如何在過程磨合、包容、理解對方,才能真正團結力量大。

20140527

  大學和高中課程差異最大的地方在於,分組報告。不論通識或必修,幾乎每堂課都要分組,而又常常跟不認識的人同一組,要約討論時間空堂又老是不一樣,其實上述的困難都只在跨出的第一步,去配合彼此或是犧牲一點時間就好。然而,最可怕的是,在上台報告的前一小時,我才知道報告主軸完全換了一個方向,想當然爾,我竟在台上一句句推翻之前準備好的論述,到最後我也不知道在說什麼,只能匆匆交給其他人作結。

  反思這次的窘境,我想是因為缺席了報告前一天的討論,但卻沒有人告訴我最後的結論,當下的我覺得愧咎於這份報告,但也體認到「溝通」的重要。當沒有人願意開口和我對話時,我就只能默默接受其他人的決定,發問的權力也同時消失了,為什麼改變?這樣比原本的論述好嗎?差別在哪裡?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這一個個問題都在對方選擇沉默時消失了。

  之後呢,主動一點吧!有任何問題就提出來,只有一點點小想法也提出來,那可能激發出更大的想像,溝通不是只有單方的聆聽,彼此討論迸裂的火花才是最耀眼的!

  

你這什麼系?我怎麼都聽不懂?

作者 : 林書維
 
大家應該都知道,國中和國小的老同學往往都是與自己本身發展差異最多的朋友,所以每一次的同學會我都會很期待!很想知道大家過了一陣子之後不同的發展狀況,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領域更廣的不同領域,吸收平時專業外的雜七雜八。上大學後學科又更是細分多種,同學中就有人考上一些像是未來系、阿拉伯語文學系、消防系等較少聽到的系所,還有不會游泳的同學在大學在學怎麼開船!但這些特別系所都不至於讓我真的confused認真說起來最令我疑惑的其實應該是哲學系才對…這輩子可能都遲遲不能忘懷…

有次靈光一閃,我們一群人就問對哲學一直深具熱情的哲學系好友:「欸!究竟你們上課在上甚麼阿?哲學到底是甚麼?」朋友想了想,兩眼放空對著我們說:「教授上課第一天起就把她的貓放在講台桌上,貓咪就每天都跟著教授一起來上課,上課時教授也不時會拿貓跟生活來做哲學理論的舉例,就這樣一直到了學期末..期末考的申論題中,有超過八成的同學認為那隻貓其實一直都不存在….這就是哲學。”很有趣的!”」語畢,大家互看三秒後轉頭繼續嚼著嘴裡的鹹酥雞,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讓句點留在那。三年前的這件事一直導致於我現在看到貓咪心理都會馬上想到宇宙萬物的運行和理論,進而掉進一個”究竟存不存在”的內心劇場。

2014052602
圖說 : 姐不存在 ,一切皆幻覺… (本貓為示意貓非文中所述之貓) 照片提供 : vicky

 

 

生活周遭的跨科際案例

作者 : 蘇俞璇 

  跨科際無所不在,你有想過其實在解決某些問題時,你就已經運用到兩種以上不同領域的能力了嗎?

  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溝通,我想用她的故事,談溝通這門一輩子必修的課。林玫綺,政治大學心理系二年級,大一時從新聞系轉到心理系。大二擔任政大台南地區校友會返鄉服務隊的大隊長,領導大二的隊長群、工作人員,以及大一的小隊員。

  「真正的挑戰並不是面對未知的、或從未接觸過的課題,而是要處理所有問題的極限化。」她以接洽校務人員的經驗為例,那並不是第一次嘗試的事,但「真正」去談合作,甚至時間橫跨了一整個學期,還延續到寒假,過程又有許多方向、細節要和對方談攏、確定,光想像就知道非常困難且花心力。

  而就談合作來說,不得不感謝新聞系的訓練,她笑著說。「新聞系其實就是一個要大家丟掉包袱的系」,像是主動問路人願不願意接受採訪,即便心裡再緊張,也要將話說得有條不紊,讓對方感受到專業與信任,這些都是接洽時的基本要素。要推銷返鄉服務隊,讓學校願意和這個素昧平生的學生團體談合作,而因為是學生,更要呈現團隊的專業,同時為未來的合作鋪路。就這點而言,在新聞系所學的專業技巧可能不會派上用場,但在新聞系所磨練的態度卻很管用。

20140522
圖說 : 林玫綺 同學 提供 : 林玫綺 

  另一個挑戰是和團隊的合作,和人互相協調共事也不是第一次,然而,當要以負責人的姿態,一口氣和這麼多人合作,要顧慮到的細節多到不勝枚舉。面對的人一下是嬌弱如一朵嫩花的大一,一下是大二隊長群,一下是一群行政官員。她說,雖然還沒運用到心理系的實用技能,但轉系後,她認知到心理之於人的重要性。因為明白這點,所以她願意花心力去顧及每個人的想法和狀態。

  林玫綺分享和大一學弟妹溝通的經驗,當時為了瞭解每個人的狀況,她一個晚上花了五、六個小時,約五、六個學弟妹聊天,雖然不確定成效如何,但在大隊長任期後,她和大一還能維持友好關係,沒有因為返服期間較嚴厲的面孔而讓大一畏懼她。讓對方感受到被在乎、同時也能了解彼此的想法,溝通很必要,這就是心理系帶給她的想法。

  溝通與合作,新聞到心理,林玫綺運用自身所學,在返服期間解決許多問題,用的或許不是最完美的方法,但一定是最用心的方法。

發電廠即將被取代

作者 : 謝宗廷

當台灣還在討論核四議題的時候,你知道在不遠的將來,人類可能根本連發電廠都不需要嗎?

今年三月美國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正式宣布將投入140萬美元發展電池及能源儲存技術。四月底紐約州金融與能源政策主席Richard Kauffman更進一步發表了有關分散式電網系統(Distributed Generated Power System)的政策計劃[1]。許多專家也預測到了2030年,分散式電網就會徹底改變現行的電力供應系統[2]

目前世界多採用集中式發電系統(Centralized Generated Power System):先在一個大型發電廠進行發電,加高電壓之後,再經由電網輸送到需要用電的終端設備或家庭,火力、核能、水力發電廠都屬於這種集中式發電系統。

這種系統的好處是能夠利用規模經濟的效益降低發電成本、對於環境污染的問題也可以集中處理。但有一好就沒有二好:隨著都市擴張及用電需求的上昇,大型發電廠被迫往土地成本較低的郊區發展,使得發電廠和城市的距離增加,電能在電網中的損耗也大幅上昇,連帶使得電力使用成本增加;另外為了負荷都市尖峰時刻的用電,發電廠的規模需要不斷擴大來避免跳電,但在離鋒時刻這些多餘的產能卻不能有效利用。

新一代的分散式發電系統則從三個方面改善這個問題:

  • 電力由所在地區直接供應:隨著太陽能、風力發電等技術的進展,每個家庭都將能夠負擔這些設備的成本,自己發電自己使用。由於使用再生能源,也不會產生地區污染擴散不能集中處理的問題。

  • 用智慧型微電網(micro grid)來解決尖峰用電問題:透過小型的區域智慧型電網進行即時用電監控和調配,每個家戶就能夠將多餘的電力「賣給」其他需要的家庭,有效降低尖峰時刻電力負載暴增的情況。

  • 降低發電成本:由於發電位置就在需要用電的地方,分散式電網可以減少電能在長距離運送中的損耗,進一步降低電力使用成本。
    20140521
    圖說 : 利用太陽能發電的房子 來源 : wikipedia 攝影 : Gray Watson 

目前分散式系統的瓶頸在於發電設備的成本還是居高不下,另外智慧型電網即時監控的資訊系統也還不成熟。但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分散式電網是未來生活的必然趨勢。在丹麥,分散式電網占國家總體發電的比率已達40%[3]

仔細想想,也許核能發電其實不是個真的議題。

 


[1] 可參考greentechgrdi於2014.4.28的報導:New York Launches Major Regulatory Reform for Utilities http://www.greentechmedia.com/articles/read/new-york-launches-major-regulatory-reform-for-utilities

 

 

 

[2] 可參考PwC於2013年針對世界各地的電力主管所作的調查報告:http://www.pwc.com/gx/en/utilities/global-power-and-utilities-survey/big-issues.jhtml

 

 

 

[3]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2010.11.30),《分散式電力系統相關經濟與產業效益分析》。http://www.aec.gov.tw/webpage/policy/plans/files/plans_04_e-99_55.pdf

 

 

 

 

自我探索,追求<全人>的諮商師

受訪者 :余佳容  編輯 : 林書維 

就讀大學與科系:就讀 實踐大學 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

研究所大學與科系: 東吳大學 心理所諮商組

20140520
受訪者 : 余佳容 照片提供 : 余佳容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我大學就讀實踐大學的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這個系的前身是生活應用學系, 之後改名為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是屬於於民生學院中。而這個科系主要所專研的部分有三大類,第一類是我們平常所熟知的幼兒教育,第二類是我們家庭專業以及家庭教育的不分。舉凡親職教育,家庭教育,家庭資源管理等等。前兩大類在我們系所的課程中,若修完指定的學分,都有專業人員的證照。而第三大類為最新的老人學程,是學習有關老人的所有知識,例如老人學,老人營養,老人學習等等。因此畢業的同學,通常都會是在幼稚園就業,或是在基金會等人文機構。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A領域轉換到B領域?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在談談如何從A轉換到B時,先談談為什麼我當初想要選擇我大學就讀的科系~當初在我高中填志願時,我只是想著,我想要就讀一個「我喜歡的」科系,我不擅長語言,不擅長數理,但是我很喜歡小朋友!我好享受跟小朋友相處,我喜愛與小朋友玩耍,因此我就選擇了家兒系。     

        在我大二的時候,上生涯規畫的課程時,那時候我腦筋還是一片空白,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我喜歡做什麼?」甚至「什麼是我想要的?」我只是喜歡小朋友阿,但是不代表我就是想要當幼稚園老師,因此頓時我就覺得我好像必須得找出我另外喜歡的領域,否則我就很有可能浪費這四年所學的知識。

        之後,在次的自我探索中,我發現了我喜歡與人談話,我有令人想要對我說話的特質,我喜愛幫助別人,因此我毅然決然的決定研究所要念諮商所。

         選擇了諮商所時,我對自己也有一些期許,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全人」的諮商師。全人是一種概念,是一種在我的大學所念的科系中強調的概念,我也希望可以把這樣的概念不僅是帶入諮商,更為力行去做!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入研究所之後對我來說是很不一樣的開始!非常的不同!因為領域的不同,因此在專業的邏輯上真得很不一樣。先說一下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有,強調與人的連結,重視社會福祉等等的。但是在研究的方面,尤其是對理論的著墨是完全的不同。光是思考的方式就很不同呢!上述我有提到,我大學所就讀的科系是民生學院,而研究所是隸屬於理學院。在知識的處理上是很不一樣的!就家兒系來說,對知識強調的是實務操作,比較是Practice-based evidence,而對於講求科學的心理系來說是以研究證明為基礎的操作方式,Evidence-based practice,因此非常的不同。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我認同在有跨科際的背景人才,是有比較強的解決溝通問題的能力。為什麼呢?因為跨領域的人才,有著兩種不同邏輯的思考方式,接觸兩種不同的專業,瞭解兩種不同專業人事的想法。不論是對於人,或是對於事情,都適用多元思考的角度去解決事情。在團體中的溝通問題,對於大多數的人盲點較多落於無法用對方的角度去同理一件事情,因此這是很好的一個訓練也是關鍵。

 

Q. 新台灣之子(外籍配偶)的家庭教育問題?(結合心理與幼教角度)

       新台灣之子是現今台灣社會最容易遇到的新興問題,可以結合跨領域的專業,用多元的角色去探討所可能面臨的問題。

第一 新台灣之子本身:新台灣之子本身最容易遇到的是教育以及學習的問題。有雙重語言學習的問題,以及困惑於新住民對於教育以及學校教育的差異。心理層面中,在學校中,可能還會面臨,同學的異樣眼光。最後,某些新台灣之子會面臨認同的問題,這在於人格以及價值觀的養成有具很大的影響。

第二 新住民:對於新住民,無疑是這個家庭最辛苦的人!在家庭教育中可能會面臨的問題,在華人的社會中,就是婆媳問題了!尤其是婆婆對於新住民本深的文化就不熟悉,在加上我們文化對於婆婆必須要有教導者的角色時,溝通上常常會出現誤會。當然配偶也是會因為文化的差距甚至是語言的差距而有些許的隔閡,除了家庭成員之中原本可以就會遇到的問題外,再加上小孩的教養問題,這樣的複雜度就會高許多。在心理層面中,其實可以探討的議題有很多。因為對於新住民來說是必須適應完全新的「生活」,因此可想而知心理層面的壓力會大於ㄧ般的配偶,尤其是在生小孩後,對於小孩教養的擔心而造成心理的壓力,也是必須關注的議題。

 

關於近期科技發展的趨勢

作者 : 蘇俞璇


電影《AI人工智慧》,描述一個自然資源匱乏、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人類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食物都經過遺傳工程改造,做事的工人也不再是人類,而是機器人。

 你能想像在未來,一部部科幻電影的情節可能真實發生嗎?

20140515
圖片來源 : Wikimedia Commons   攝影 : BetacommandBot
 

虛擬偶像漸漸真實

 機器男孩大衛,是第一個能夠付出真愛的機器人。人類總是渴望愛,不只與人、機器人,甚至是虛擬偶像,我們都希望能與他們互動、進而有情感上的交流。從「初音未來」,虛擬偶像的概念開始被討論,然而虛擬與真實間仍有著巨大鴻溝。不過在未來,差距會慢慢縮小,新世代人工智慧能使虛擬偶像更為逼真,藉由和人類的互動塑造出他們的獨特人格,語音合成技術更可讓他們說話,並透過雷射影像呈現在眼前。
 

空手出門也沒關係

 以前錢包裡放的是大把鈔票和一堆零錢,現在是信用卡、會員卡、紅利卡…,之後還能更方便嗎?答案是肯定的!未來的消費會利用數位感應技術來結帳,就像高速公路的ETC。在賣場裡,我們可以隨手將想要的商品放進包包,走出店門時,感應器就會掃描身上的產品,並自動扣款。
 

匿名走向主流

 你用過Google Chrome瀏覽器的「無痕視窗」嗎?社群網站究竟是公開的網站,還是個人和朋友的私密互動空間呢?網路上濫發訊息的情況正在改變。主打訊息自動銷毀,盡可能不留下追蹤訊息的「Snapchat」估值30億美元!未來,在大家開始反思個人隱私的保護機制下,匿名將走向主流。


隨身裝置客製化

 在未來,隨身裝置能夠量化使用者的活動。不需傷腦筋或是滑手機,只要允許隨身裝置偵測生理數據,我們便能獲得源源不絕的服務與便利。舉例來說,如果隨身裝置發現我們肚子餓,就會顯示附近的商店,並根據使用習慣挑選最適合的店家。

 

 然而,科技迅速發展的同時,如何在永續發展與便利生活間取得平衡,仍是重要的課題。誰也無法預料,會不會有一天,《當地球停止轉動》的外星人真的來到地球「教訓」自大的人類。科技進步與環境保護,天平的兩端,會是危險的平衡、或是和諧的共處,端看我們如何去面對。

近期科技趨勢盤點

作者 : 林書維

既然要探討現代科技趨勢,那大家應該不想看到長篇大論吧。
不如就讓我們來盤點看看近年來的科技脈絡重點吧!
 

– 意念控制

用意念控制身邊的物體並不再是癡人說夢,近年有越來越多的科技公司與研究單位在利用我們大腦所發出的訊號來創造出各種命令。從過去能辨測出使用者心情、表情的腦波辨識系統,一路到現在由意念操作的耳機、滑板。類似的產品近年來也推層出新,像是美國的科技公司Emotiv Systems,他們這次推出的新產品便更可使消費者帶上後只需起心動念即可控制電腦,甚至在電腦中的遊戲人物也能由使用者的想法而隨心所欲的控制動作。
20140510x-men-cerebro
圖片來源 : http://thefilmexperience.net/ 

 

– 無人駕駛汽車 

有越來越多的車商在他們的產品上裝置自動化的裝備,所謂的自動化是指由電腦分析狀況後由電腦依賴機率和數據所自動執行的裝置,自動剎車、減速、勒緊安全帶等早已是過時的概念,將來應用在航太上的無人系統也將運用在汽車上,而無人駕駛的汽車或許將在 2014 年就將進入我們的視線。

 

– 無人機迅速發展

自動無人機其實並不是甚麼新鮮的東西,尤其在軍事應用早已十分普遍,但這技術在將來更將提升無數的現有技術。無人機技術的發展更能激發意想不到的創意!在台灣,從去年開始就已經有業者從國外引進無人機拍攝的技術和設備,這次"黑潮"學運當中,電視播出那段凱道上滿滿是人的鳥瞰畫面,就是無人機攝影技術應用的最好成果。當我們已經把現有資源發揮到淋漓盡致時,應該也只剩下天空是人類創新的極限之地了。

20140510_2
圖片來源 : http://p1-news.hfcdn.com/ 

 

– 斷開網路

積極連上迅速的網際網路好讓自己接受資訊爆炸,這早已無法滿足將來的科技趨勢,將來"斷開網路"才是真正讓人嚮往的,將來在電影院、美術館、歌劇院等等地方都有可能設有無線網路的"結界",人們因此才能真正享受片刻的寧靜與自我的空間,被動式的條件下讓更多人在不知覺得情況下愛上無網路的生活環境。

如此看來,結論不外乎就是科技始終追隨著我們對生活的不同渴求。

你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我們是誰?臺灣人是什麼?》-談文化認同與主體性的建構-PART2

作者 : 蘇俞璇

《我們是誰?臺灣人是什麼?》-談文化認同與主體性的建構-PART2


嘿、等等,先不要捲起袖子幹架。台灣飄蕩的歷史,讓這座島上的人不時面臨自我認同的困惑,我們時常自問自己是誰、台灣到底是什麼……但總是難以得出確切的答案。我們聲稱自己是台灣人的時候,與美國人說自己是美國人時的意義,可能並非是完全相同的,這種不確定的事物,總是令人焦躁。

  

  這也是為什麼每逢總統大選時,一提到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時,選民往往全體陷入焦慮,他們知道在全球化的趨勢浪潮下,與中國來往是無可避免的,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等,而這座島上的人每一個又都對「台灣人」的定義或多或少有著分歧,在這種每個人的自我認同都不一樣的情況下,關於兩岸的討論往往難以順利進行。

20140508
台灣台南 圖片來源 : .Wikimedia Commons 攝影 : Mersh

 

  根本的問題是,中國之於我們,到底是什麼角色?
 

  根據2012年的資料,大多數台灣人民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且將台灣定位為「居住、生活」的地方,而認為台灣是一個「國家」的人則較少。「中國」則帶有文化的概念,當他們說自己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時,他們否定的中國人是政治意義上的,而非文化意義上的。在文化的意義上,他們會以「華人」自居,也就是說,台灣人曉得自己無法與中國切割,卻又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這種矛盾助長了他們的焦慮。

 

  另外,討論台灣人的自我認同時,也常常提到「主體性」一詞。主體性永遠不是可分析、可觀察的概念,人是置身其中而不是旁觀於外,主體性並不是透過個人的言語而產生,而要兼具他人與歷史才得以顯現,主體性不是僵化的,它可以被擴沿,例如每個台灣人對於「台灣人」的想像都是一個小主體,當每個人都去擴沿小主體,像是接觸越南文化、泰國文化……這些文化便會融進去,成為大主體。那些文化其實一直都在這個世界上,只是看人有沒有把它融進去自己的生活中,使其顯現出來。

 

 延伸閱讀:你「也」是台灣人嗎? 《我們是誰?臺灣人是什麼?》-談文化認同與主體性的建構-PART1

博物館內的農經女孩

受訪者 : 余歡庭  編輯 : 林書維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A: 我大學唸的是台大的農業經濟系,其實系上的課程主要以經濟作為背景,希望能將理論應用於農業當中。現在則是就讀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博物館研究所,修習與博物館相關的知識,像是博物館史、博物館教育、展示評量與觀眾研究、典藏管理、展示空間規劃,甚至是博物館建築等等。每個人聽到都覺得這兩塊實在差異甚大,不過我想,去年開幕的雲林農業博覽會,好像把我所讀的兩個東西就這樣銜接起來了。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A領域轉換到B領域?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A我其實平常就會習慣注意博物館、美術館每個檔期的展覽,喜歡到處看展覽接收新的刺激,知道這其中大有學問!但是從沒想過這可以是一門學科,直到大四上了人類系胡家瑜老師的「博物館學概論」,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每個禮拜的課對我來說都是全新的冒險,聽著老師的故事,心裡不斷發出「也太酷了吧」、「哇!怎麼這麼好玩」的驚歎,也漸漸由課堂、由其他書籍慢慢了解這個領域,才有想要更深入的念頭。我覺得博物館學領域的活潑程度遠高於農業經濟,到處逛博物館這件事實在太適合愛玩的我了,後來幸運考取了北藝大博物館所,其實也是有點意外的一件事吧,但總算是成功地轉換了跑道。

  對於未來也沒有個很明確的目標,但是我覺得博物館在社會中是具有能力、具有力量的,可以盡量嘗試去處理一些困難的議題,可能是很有爭議性的或是不為人所知的,以吸引人、有趣的展示手法將完整而非只是政治正確的資訊呈現給大家,使更多人能看見社會上真正發生的事,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正在發生的,然後影響到他的想法、態度,甚至是實際作為。我希望我能做這樣子的事。

20140507
受訪者 : 余歡庭  圖片提供 : 余歡庭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A: 現在研究所接觸的應該算是文化研究領域,和大學學的經濟其實有不小的差距,最難適應的就是自然組和文組的差別吧。經濟模型有數據有資料可以算出現象,然後去分析解釋;現在的研究則要學會自己觀察現象,或是是要去說明一個我以前根本不覺得足以稱為現象的現象(但他偏偏通常很重要…),而且沒有數字能夠幫助你,一切都很抽象無法直接衡量,這對我來說真的很困難,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書讀得太少太少,目前還在學習與磨鍊中,也想嘗試結合兩門學科。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A: 接觸過不同學科之後,才會發現原來不同領域的差異如此之大。我覺得在轉換領域之際,有一個很大的重點是要拋開過去的理解與思考模式,持開放的態度重新學習,才不致囿於以往經驗,侷限了許多可能。面對團體問題時,大家的專業背景都不同,同一件事切入角度也不相同,跨科際好處是能較快聽懂兩邊的人在說什麼,作為溝通的橋梁,經過充分有效的討論後,更容易得到共識。

 

Q. 探討核四問題,你所受的教育讓你對這個議題的看法有什麼影響/變化?

A: 我覺得農經的背景讓我很習慣會去注意到底層人物的聲音,因為書唸得再多再好,也比不上親自下鄉走一回,那些感動以及關於土地關於人的故事是書本裡找不到、要自己體會才會了解的。就像一個農業政策影響的層面很大很廣,然而有許許多多受其影響甚至是威脅到生存的故事是政府報告書、統計資料上看不見的,我覺得我們不能不去注意這些聲音。核四也是一樣,只是這問題更複雜得多,也不是一時間能談得完,那些有權力做決定的人們好像聽不到別的聲音,我只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在乎的事,但是每個人的在乎應該同等重要啊。

  我有個有點不切實際的想法是規劃一個關於核能議題的展覽,無預設立場地展出相關的資訊,提供一個大家都能參與溝通的平台,藉由這些資訊影響到一些人的想法,或許這樣能讓這個社會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