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農場 ─ 跨科際的另一種反思

作者 : 涂育維

        跨科際的口號在現在的台灣數見不鮮,但合作方式或題材大多是能夠輕易想像的。但看到林俊宏老師影片標題時,我傻了很久,點開影片後才第一次知道原來走進田地做自然農場,除了種種有機蔬果外,也可以是跨科際合作,整合生農、商業甚至可以機工專業的人才,讓自然農場成為一個完整的工作鏈,除了自給自足外還可以供改良供外銷。

20140331
SHS Profile 離開書桌走到社會 培養行動力

我參經參與偏鄉地區的服務,我服務的地方有出產蔬果,往往是地區的壯年以貨車載下山兜售,但往往遇到同業的削價競爭,使得收入不甚好。有當地青年想試著用現代化的經營方式,以網路平台幫忙銷售。我曾經有心想幫忙,但苦於專業不在行銷或平台架設,最後只能看著他因為孤掌難鳴,最終不了了之。這讓我醒悟到自己只靠著心理背景的專業,很解決一些實質上的問題,於是在這之後開始積極學習不同領域的專業。然而,我也面對到了一個新的問題:「要怎麼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同時學習各種領域的專業?」
 

老師在影片最後對跨科技合作的總結提供了我不同的想法,他說不管是什麼樣的跨科技,最重要的都是行動力,而行動力的來源就是「離開你的書桌,走到社會上去。」也許學習各種領域的專業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要有跨科技的能力,而這樣的能力能夠解決什麼社會上的問題。在大學的求學過程中強化了我們專科的專業,但缺乏了將所學回饋社會的想法,使得學生只知道學卻沒想過所學為何,在學習中渾渾噩噩不知所以然,出了社會後難以將所學應用在現實工作上。所以與其在書桌前苦練各項能力、專業,不妨回過頭來想想自己所學能帶給社會什麼不一樣的變化,然後依著這個信念,有目標、有系統的學習必需的能力。

跨科技教育的領航者,成功大學副校長-蘇慧貞教授

作者 : 林書維


成功大學副校長-蘇慧貞教授在大學任教前曾經在教育部的顧問室裡擔任主任一職,由於在人生焠鍊的過程中常受到本身專業以外的跨領域學科影響,因此漸漸了解跨領域學習在人本教育環節中的重要性與真實性,科學與人文特質的良性共存也正是蘇副校長能帶領跨科技學習發展的主要原因,他同時也是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的啟發者。如今,跨領域學習的重要性也漸漸被政府教育單位所重視,更在近年也已作出實質的實驗計劃,一步步落實跨科技學習的優化。對於跨科技領域教育,蘇副校長「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也自有道理,因為適當的教育總是會隨著不同的人文發展而有所改變。

20140402

筆者我大學原就讀於資管系所的資科班,在大學學習專業過程中,因為負責主力研發美工設計的繪圖軟體而有機會與各類型的職業設計師互相交流或是進行訪問,也正是因為從小對美術設計相關領域而對此充滿濃厚的興趣,進而在這時也一邊寫程式一邊開始投入大量精力研究美學領域,同時,我也盡力在交流中學習實際操作技巧甚至踏入企業實習。我對設計的探究就這樣慢慢的在往後的學習過程中超出了對於科技本身的著墨程度,在這超過一年的研究過程中,我除了與多位平面設計師、室內設計師與工程師等人討論如何設計軟體之外,也接觸設計、攝影、語言甚至是藝術史和次文化研究!

有了這樣的啟發,從一開始的輔助研究計劃一直到後來終於下定決心在畢業前夕轉學,即便家人大力反對也堅持轉而進入設計相關學系就讀。在這之後我曾一度認為自己的發展將會較同年齡的朋友落後許多,同時也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不安與惶恐。但卻因為本身對藝術設計的熱忱與轉換跑道後的自我警惕十分嚴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讓自己馬不停蹄的不斷進步與突破,超乎想像的是這過程中我感到愉快且目標明確!也因先前的科技研究所賜,這一路下來我累積了不同領域的大量的人脈與文藝相關經驗!以致現在,我雖然較其他人更晚脫離校園生活,但今日卻已有機會進入外商公司工作並成為正式雇員,在職場上我還能發揮出除了藝術相關以外的能力,多方位的能力也受到上司的青睞,現在工作一年來的成果我也十分滿意,除了本身的努力之外,其他真的都能歸功於跨科技學習發展所帶來的動力與思維,也因此,現在在工作時我也不忘要保持跨科技學習的精神而不斷學習、自我充實。

跨系所師生做大事

作者 : 馮郁容

面對當今社會的瞬息萬變,科技的日新月異,人們所面對到的世界更為龐雜,可利用的資源、技術也更為豐富。如何整合這些資源與技術,無疑是一門大學問。主持者很困難、也不需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重要的是具備足夠的遠見與能力,找到對的夥伴,和學生一起來做大事!
 

  • 跨科際教育的格局

傳統中國文史哲不分家,讀書人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近現代在西學影響下,徹底改變了傳統的知識結構,開啟了系統化的學術分科,強調專業分工,奠立今日的教育制度乃至國家發展的方向。

隨著專業分工所帶來本位主義、思維僵化的弊病,以及諸如性別、種族、全球化、氣候變遷等複雜議題的湧現,單一學科已不足以解釋及解決問題。如歷史學除了傳統的政治制度典章,將目光不斷投向社會學、經濟學、人類學、文化研究甚至生態、氣候、科技史。犯罪學也希望從醫學、心理學、社會學、教育學、傳播學多管齊下,解決社會問題。

法學教育中,更直接引入學士後法律,希望吸收大學不同背景的人才,達到科際整合的目的,以因應網路時代、基因科技、跨國經貿,為法學研究與司法實務帶來的新議題與挑戰。

20140401_1
司法官受袍典禮

  • 對新知的研發和應用

時代的新挑戰背後,往往是由一個重要理論的創造、關鍵現象的發現,或是重大技術的發明,帶來典範轉移、飛躍性的研究突破、革命性的技術變革,進而推動社會變遷。這可能衍生新的社會問題,也帶來解決問題的契機。

物理學家理察·費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59年提出「將大英百科全書全部寫在一個針尖上」,被視為奈米技術的靈感起源。時至今日,利用奈米科技研發出的材料,被廣泛應用在食品、紡織、建築、汽車、航太、醫材、3C產品等生活層面上。

科學家一方面觀察奈米材料一方面對健康和環境的危害,一方面利用它們解決問題。如在衣料上面加入疏水性奈米粒子,可使衣料表面形成奈米結構,製成不沾塵、不沾油、不沾水的奈米衣。新一代奈米催化劑則能讓汽油燃燒時,不會產生有毒的一氧化碳和氮氧化物,能直接避免污染排放。

20140401_2
王中林研發自我充電的奈米裝置。

  • 共時教學的跨科際課程模組

無論是學科內部的跨科際趨勢,或同一新知在不同學科間的研發與應用,都是為了吸收更寬廣的知識、利用知識來解決問題。跨科際課程模組,則是要透過學科間更緊密的交流,來解決當代議題。而許書銘教授所提出,讓多位教授在課堂上共時教學,可說將跨系研討會的交流功能,運用在課堂上。

比起通識課促進不同領域學生交流的功能,這樣的模組加入了教師間的共時互動,這意味開課數的減少或教師負荷量的增加。在學校總學生數不變的情況下,需評估希望納入的學生人數及組成,考量師生間三方甚至多方的互動,及學生對課程深淺的接受度,以維護教學品質和教育資源分配的正義,

在堂數、學期時間有限的前提下,課程要細緻深入探討某幾個議題還是更廣泛的議題,亦需有所取捨。單就課堂的知識載量會相對縮減,那麼課後活動的成效,就更加重要。比如是否有設置足夠質量的課程助理,多位教師要如何回應學生的課後需求,以求師生通過這樣的教學,都能得到最大效果的激盪,同時讓校內的教學與構想,能和社會需求做更完美的接軌。

20140401_3

 

圖片來源:1.法務部司法官學院網頁  2.喬治亞理工大學/Gary Meek攝 3.2009國際電子元件與材料研討會 (IEDMS2009)紀實

參考資料:

http://www.ccunix.ccu.edu.tw/~clubcrime/Paper/1/106.PDF

http://www.law.ntu.edu.tw/giilslaw/chinese/versec/versec_brief.htm

http://nano.nstm.gov.tw/Application/Livelyhood/NanoWears.htm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 但要怎麼做到學以致用?

作者 : 謝宗廷

當學歷貶值成為事實,面對大學教育制度的缺失,常常會出現兩種聲音:一方認為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大學著重的是思考和學習方法的養成,找不到的到工作本來就和大學教育無關;另一方則認為,大學資源絕大部分來自政府的稅收,如果培養出來的學生不能學以致用,無疑是種社會資源的浪費,所以學校應該花更多資源和職場接軌,讓學生專注於學習對未來職涯有幫助的技能。

這兩種看法雖然立場不同,但卻同樣彰顯了一個事實:現在大學生面對的是一個大學所學和現實生活所需嚴重脫鉤的學校教育。大學生起薪只有22k、世代正義等議題其實也是由這個問題衍生的。現任教於中山大學資管系的吳仁和老師,則嘗試從跨領域教學的角度來探討,這個學生都迫切想要解決的問題。

20140403

吳老師認為:學習實戰化才是關鍵。以他在中山大學開設的《知性策略》課程為例,就特別強調學校教育和現實生活的接軌。他嘗試讓該課程的學生與西子灣海景會館合作,直接讓學生與海景會館CEO對談提案,發揮創意和所學最後真的實現出了「海景婚姻會館」的商業模式再生。與高雄醫學院合作的「遠距長期照護中心」則是另一個成功的案例。只有將知識真正落實在可以看到成果的地方,這些知識才有可能內化到學生的生命中並產生「實戰化」的效果。

透過年輕學生的創意思維配合業界前輩的資源經驗,讓雙方互蒙其利的實作案例不止在中山大學,台灣大學的領導學程、創意創業學程也都是類似模式的推動者。關鍵點是透過學校行政資源的挹注,讓業界和學生之間產生一個能夠互相媒合的管道。傳統的企業實習或商業競賽雖然有其優勢,但是常常因為競爭激烈且名額有限,無法擴及所有學生族群。如果能夠由學校方直接投入資源並參與學習的過程,不但能夠增加學生學習的動機也能減少業界的行政負擔並釋出更多機會。事實上,跨科技平台所要達成的終極目標也正是如此:透過平台的搭建,讓不同領域不同背景的人都能在同一個基礎下,互相學習激發並提出真正對現實世界有幫助的提案,而不淪為單純天馬行空的創意或空虛無體的論述。

但這樣的平台具體而言的參與者是誰呢?吳老師提供了兩個方向:教師社群平台和學生社群平台。透過教師社群平台,老師之間不僅能夠分享彼此教學的資源和心得,也可以進一步直接在平台上促成跨學科整合的「共時授課」:破除傳統大教室演講的授課方式,讓不同領域的老師在同一門課堂中對話。在學生社群方面,則是要讓學生能夠在社群中分享自己的學習過程,彼此提攜,開放式課程系統(Opensource Opencourseware Prototype System, OOPS)如edX, coursera中的學生互動過程可以是個很好的參考。

比較可惜的是,對於如何實踐這樣的平台吳老師並沒有提出一個有效的建議。吳老師認為導入「問題導向、問題解決」的課程設計並輔以實作的訓練,就能讓學生和老師參與其中,但最大問題是:老師和學生有什麼動機參與這個平台?只要涉及平台的搭建,勢必都得面對蛋生雞、雞生蛋的兩難[1],而這教師社群和學生社群甚至更為窘迫:教師為什麼要放棄傳統簡單的備課演講模式去和別的老師討論?學生為什麼要擺脫印同學筆記背考古題的學習模式並形成學習社群?這是在形成社群平台並讓學校教育和職業技能接軌首要思考的問題。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但要怎麼做到學以致用?也許你也該開始想想。

 


[1]以網路商城的平台為例:如果有更多賣家,買家才會上去平台瀏覽;如果有更多買家,賣家才會願意投入平台。所以要先找買家還是先找賣家呢?

 

 

 

社會創新─小改變也能造成大不同

作者 : 鍾育君

「社會創新」是一種以社會需求 (如:就業條件與教育、社區發展與健康照顧等) 為核心,而產生的新策略、新概念、新想法甚至新組織。不同專業背景的人們同心協力,為現今社會所面臨的挑戰尋求新的解法,為創造永續社會而努力。

真實社會問題往往彼此關連、牽涉許多專門領域,除了需要各領域的專家互相合作貢獻所長外,一套有系統的方法來引導創新往往能夠事半功倍。知名的設計顧問公司 IDEO,利用「設計思考 (Design Thinking)」來解決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

Michael Peng 是IDEO於日本分支的設計總監與共同創辦人。在成立東京辦公室前,Michael Peng 曾於紐約大學公共服務研究所擔任客座教授,教導公共政策、都市計畫,以及非營利組織管理這些並非來自設計背景的學生,如何利用設計思考解決複雜的社會面問題。他將學生劃分為若干小組,分別給予如何改善紐約市的大眾運輸、教育、社會企業、健康保險制度等真實的社會問題。小組利用一整個學期的時間去觀察、訪談、發現問題,並且在期末發表他們所提出的解決方案。

在期末的發表中,各小組的成果都相當地引人入勝,例如:改善人們搭乘紐約市地鐵經驗的組別,設計了列車時間預報 App,使人們在地鐵站外就能知道還有多久列車才會抵達,藉此調整進站搭車的時間,以減少人們等待的時間與站內候車人潮。他們還利用人們本能跟隨地上足跡動線的直覺,在地上貼了方向引導的腳印,改善上下車的秩序。這些都是很簡單的小改變,而非打造一個新的大眾運輸系統的大工程,但當這些小改變累積起來時,強而有力的影響於是產生了。

0321社會01

0321社會02

這便是社會創新的特點:整合各領域的專業,產生跨學科、跨組織的創新作法。綜合各專業面向考量後,所產生的解法往往也不是全然的革新,而是將現存的元素重組或混合。而且,社會創新會為從前獨立存在的個人或團體產生新的連結。

IDEO 還成立了 OpenIDEO 作為開放創新平台,邀請全世界的人們加入全球社群,為促進社會公益來挑戰解決真實的社會問題。每個問題起始於一個大哉問,社群中各地的好手利用觀察、訪談等各種方式對此問題深入瞭解並激發洞見。接下來,大家開始腦力激盪產出解決方案,也互相對這些方案給意見、作評估。最後,完善的解決方法在贊助商的幫助下,真的能夠付諸實行!此外,每個人的參與紀錄還可以累積成自己的設計商數 (Design Quotient, DQ) 喔!。你心動了嗎?快上 OpenIDEO 看看有什麼待解問題吧![http://openideo.com/]

 

參考文獻:

IDEO. (2010, August 2). Introduction to OpenIDEO / OpenIDEO.com [Video fi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ApgJBZU8M

NYUWagner. (2011, May 14). Design Thinking: A Creative Approach to Problem Solving [Video fi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U9gdjMz8gg

Social innovation. (2014, March 17). In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Retrieved March 17, 2014, from http://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innovation

社會創新企業 -城市菜園

文/林書維

7605487272_f475b640b1_o

    圖片來源

隨著時代邁進各種問題當然也是儼然而生,各種前所未見的創新企業與新穎組織也隨之而生,而這些集創意與革新為一體的團體大多也都是最好的紓困之道。

 

在德國柏林,這片偌大的土地在圍牆倒塌之後卻未隨著東西德合併而加速發展,半世紀以來這些覆蓋著歷史陰影的土地幾乎可說被人們遺忘而漸漸成為都市中的廢墟一角。反觀我們地狹人稠的台北,在這裡即便是塊乏人問津的零散土地都將被興建成一座停車場以賺取更多的利潤,或這就是養地以增加未來的發展性。

 

好險幾乎每個德國人天生就熱愛種菜又喜愛大自然,2009年的夏天,一群藝術家與年輕人一同跟隨非營利組織<Nomadic Guireen綠色遊牧組織>在這片荒廢土地上展開一項創新的經營計畫,計畫的名稱叫做"Moritzplatz Prinzessinnengarten"也就是一座名符其實的都市花園,他們想要在這裡開闢出一座非營利性質的花圃,發想人就是在古巴哈瓦納旅遊時發現當地居民都能妥善使用土地種植蔬果也落實環境保護,但這些充滿理想的城市耕作者馬上就面臨了想在柏林耕種的第一個難題,那就是這塊區域根本沒有土壤,或是稀少的土壤都已經遭到汙染而完全無法耕作,之後他們便想到以盆栽的耕作方式解決了這個問題,舉凡牛奶罐、箱子、塑膠袋都是他們的行動盆栽,在這些容器中放置土壤也方便他們整理與移動,如今花園中蘊藏著上百種的植物充滿生機,綠意盎然的花園也靠著自身的價值與產品平衡了花園的經營成本。

10718102255_24258ed95d_o

圖片來源

在柏林一座廢棄機場Tempelhofer Feld(聖伯爾霍夫機場)也是有異曲同工之處,聖伯爾霍夫機場原為德國前三大國際機場之一,但由於經營虧損嚴重,機場已在2008年10月31日宣布停止營運,荒廢後廣大的機場佔地就成為了柏林人運動的熱門地點,而機場中的綠地則成為一塊公民花圃,有人在這種植蔬果也有人呼朋引伴來這野餐,樹蔭下的時光儼然成為都市人的休閒選擇,如今機場花園受歡迎的程度可是一位難求,聯動也帶起了周邊地區的房價與產業活動。

 

如今柏林人越來越愛在空地上種植蔬果花卉,平均在柏林每一個居民就可擁有50平方公尺屬於自己的綠地。這些都得感謝這些團體的大力推動,他們在許多社會問題中都為公眾尋求了雙贏的解決之道。

像開咖啡廳一樣開一間學校!

文/ 謝宗廷

 

Lifecycle-10_Curriculum

圖片來源: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y

 

如果能像開Starbucks一樣創立一間「跨國連鎖學校」,世界會變成怎麼樣呢?

2007年,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y的三位創辦人[1],問了自己這樣的問題。在他們的想像中,如果能夠做到像Starbucks那種程度的規模經濟,就能降低師資培訓和一般的管銷費用、提供標準化的高品質教育系統、同時快速擴張以觸及更多低收入家庭的孩童了。這樣不但能夠在維持品質的前提下提供較低廉的教育服務,這個學校連鎖店甚至還有可能做到自給自足!

抱持著這樣的信念,他們從肯亞首都奈落比(Nairobi, Kenya)的郊區出發,試辦了第一所學校。在2009年開始招生的第一年底,總共有299名學生入學。由於學生在學習上的表現明顯高過其它公私立小學,Bridge在短短五年間,已經在南肯亞地區開辦了將近150間小學並招收了8萬多名的學生;更難能可貴的是,入學孩童的男女比例是51:49,將近一比一!

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開發中國家。對於低收入的家庭來說,每一個孩童都是家庭經濟的重要支柱。他們從小開始就得要幫忙負擔家計,像是下田幫忙或是兜售雜貨等等,如果前去上學,家裡很有可能就會面臨斷炊的危機。

雪上加霜的是學費問題。肯亞的公立學校雖然號稱是免費的,但是在入學之後,會要求學生額外負擔一些雜費,像是制服費、書籍費、書桌費、廁所清潔費等,這些雜費加起來每個月約需要12美金,相當於當地低收入家戶收入的八分之一或更多[2],因此父母將孩童送去學校的意願並不是特別高。

至於那些願意用教育投資在孩子身上的家庭,他們更情願選擇地區的私立學校。一來學費不見得會比公立學校高,二來師資和學習效果也比較優良。但選擇私立學校常常面臨的問題是:學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關門。這些出自善意成立的私立學校,常常因為經費或師資的問題而停辦,造成學生學習銜接上的困難,這樣又進一步讓家長對於送小孩去學校這件事有了更多的保留。

那麼Bridge是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的呢?用的就是模組化連鎖企業的展店概念。他們發明了一套Academy-in-a-Box[3]的套裝配件,內容包含了教材、教具、桌椅等第一線教學工具,另附有供第一線教師使用的智慧型手機,可以用來記錄學生學習狀況、迅速尋求資源協助、甚至可以導入學費行動支付的系統。藉由這些科技設備的支援,Bridge開辦的每一間學校只需要一名行政人員(The Academy Manager),其它的人力就可以全心專注在教學事務上。另外也靠著這些一線教師的即時資訊回饋,Bridge可以更有系統的從地圖上發現哪個地區現在需要開辦新的學校、哪個地區的學校規模需要擴張,就像在玩《模擬城市》那樣精準!

Lifecycle-4_Real_Estate

圖片來源: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y

 

 

但Bridge的這種模式存在一個巨大的風險:他們得在創業的初期就投入大量資金在基礎設備的建置上,這和現在講求精實創業(lean startup)[4]那種先創造最小可行產品再逐步修正的方法是背道而馳的。但憑著創辦者的滿腔熱情和Knowledge for all的信念,三個來自已開發國家的創辦人到肯亞開始實踐了他們社會創新的夢想。現在在肯亞,Bridge提供的是每個月6美元學費的教育服務,而他們的目標,是讓全球27億每天收入低於兩美元的人都能接受到高品質的教育。

身在台灣的我們,是不是也能有這種走向世界的宏願呢?

 

參考資料:

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ficial Site

http://www.bridgeinternationalacademies.com/approach/reach/

 

 

 

 

 


[1] 三位創辦人分別是:Jay Kimmelman (CEO), Shannon May (CSO), and Phil Frei.

 

[2] 可參考Bridge上Rehema這個女孩的故事:http://www.bridgeinternationalacademies.com/approach/reach/

 

[4] 詳情可參考由Eric Ries所著的《精實創業》,或維基關於lean startup的條目:http://en.wikipedia.org/wiki/Lean_startup

 

 

當機會來敲門

作者/陳文媛  本文資料來源: http://opportunityknocksnow.org/

Website-Collage-31

 

這周的主題是社會創新,在著手寫稿的過程中,我很努力想要區分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因為我認為社會企業並不見得有創新理念的實踐,而社會創新也未必只能以企業的面貌存在。

 

然後我想起了在雜誌上讀過的一個社福團體,名叫做opportunity knocks

簡稱為OK,OK是一間位於美國伊利諾州的機構,以服務發展遲緩(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以及智能障礙的人為其宗旨,希望能創造機會讓他們有機會探索自己,不論是在就學、求職或是社會互動上,都可以自由發展,盡量不受限制。

 

不同於一般以心智障礙者為主要服務對象的機構,OK尤其強調個體的獨立性與差異性,他們深信每位心智障礙者(他們稱之為勇士)都有特殊過人的天賦與才能,機構所要做的只是協助他們發揮潛能、建立一個相對友善而平等的環境讓他們各得其所,在他們眼中,每一個勇士,不是一個依賴者,只要給予適當資源與耐心陪伴,他們最終都可以在社會上自立。

 

為了讓他們朝著自立的目標前進,OK設計了三個不同的學習培力工作坊,分別是morning opps, life shop 和after opps。morning opps 是與鄰近高中的特殊教育班級合作,當老師去接受教育訓練時,機構裡的人員會在晨間時段入班帶領活動。life shop則致力於擴展年滿22歲的勇士的生活技能培訓;after opps則提供勇士們在課後或下班後有適合的休閒活動可參與,藉由每天不同的動靜態活動設計(例如勞作、表演藝術、球類運動),促進學員彼此交流互動。

       

這些課程並不是完全免費,某些活動會按照家庭年收入而有不同的收費標準,

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在大部分經費仍仰賴各界捐助之際,他們仍需要向學員收取學費。

 

當今台灣社會多半仍將心智障礙或發展遲緩者當作需要受庇護者,我希望透過這個案例,可以拋磚引玉讓大家重新思考,究竟甚麼樣的安排才是對這群慢飛天使比較好的。

醫師的老化筆記

作者:林書維

台灣已是世上高齡化發展速度最快的國家,但你真的知道這些長者生活有多麼不便?你熟知自己的身體會因為衰老而帶來哪些改變嗎?今天要在這和大家減短報告我在醫師聚會時所紀錄下的對話,關於衰老症狀讓我們一起從頭說起!

從40 歲開始神經細胞每天會減少1 萬個,這足以讓對大腦、記憶與反應造成莫大的退化,而就外觀來說頭皮上的毛囊在60歲後會開始大量死亡,頭頂也因此變得稀疏。80歲時的骨骼萎縮使身高降低4到8公分;牙齒因唾液的分泌減緩而加速了牙齦萎縮,牙齒鬆弛甚至掉牙。雙眼則是對光源的適應速度越來越遲慢。另外,75歲時的腎功能約莫不到35歲時的一半,腸胃中的益菌量也大量減少,再加上體內消化液的分泌降低而提高了便秘的發生頻率。60歲後的你的味蕾也會減半,味覺與嗅覺因此漸漸退化。65歲喪失控制排尿功能則是大有人在,包尿布的情形漸漸成為一項生活瑣事。入睡困難、容易醒連帶影響身體狀況與個人情緒;恢復能力降低以致傷害痊癒困難,這些都可能造成永久性傷害或是後遺症,甚至只要是小感冒就可能轉變成嚴重疾病,併發症也隨時發作,整體體質都可能因為一個小病而使整個人的健康開始一路走下坡。

對於現在人常有的食安陷阱與長期作息不正常,使我們對於年邁之後的調理應該更為重視!對於長者,我們無法體會那樣的感受,真嘗試去了解這些長者並給予適當的幫助與愛護才是現在的我們應該從自身做起的!

別國如何面對驚人的高齡化海嘯!

作者:林書維

Sad_old_man_by_anahuac

少子化又加上現代醫療發達,其實台灣的高齡化早戰後首批嬰兒潮邁入高齡65(民100年)時就開始了,但如今速度更是超英趕美!根據國民健康局人口與健康調查研究中心報告,現在的台灣約莫在5年後即到達WHO制定之標準成為一個高齡化社會,也就是說我國的老年人口比例將達到總人口數的15%以上,更令人擔憂的其實是在8年後平均將由兩個年輕人扶養一個老人,高齡化的速度更是以跳躍式的數據邁步,「高齡」如今不再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社會整體應該重視著手處理的當務之急,政策、設施都得因為老人的需要而因應調整改變,縱觀全球已開發國家,高齡化程度似乎早已是他國的施政重點,在此茲針對日本與瑞典兩國高齡福利政策作探討,盼我國政府妥量借鏡。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