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什麼是跨科際

作者:林書維

在歷經費時已久,對於各界領域和跨科際間關係的文章撰述,對於跨科際的想法才終於有些輪廓。對於普羅大眾而言,「跨科際」是陌生的名詞,但其實卻是未來必備的能力。透過教育、文章論述,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讓每個人都能知悉,在目前社會中,單線性的學科研究已經不再是主流,可以看見台灣社會在近幾年年輕人勢力崛起,網路世代的發展,讓公眾開始參與社會活動、教育活動,其實跨科際早已融入至每人生活中,對於藝術的感知,科技的應用,人類行為其實是複雜而且富含互動的。

什麼是跨科際?
跨科際又可以稱作跨學科研究(transdisciplinarity),指的是多種學科相互融合去實現一個全局目標的研究策略,適用於兩個或是多個的領域的研究,跨科際的研究可以讓起源於一個領域的觀念或是研究方法應用於其他領域。

螢幕快照 2016-02-18 下午3.50.48
圖片來源 :SHS計畫首頁

過去對於大眾艱深、困難的科學領域一直不斷在找尋可以跨界的可能,其實在現實層面是已有不少運用,只是過去習慣線性教育的我們,從未想過將所有事物串在一起想像的可能,也因此在領域與領域之間畫起了藩籬,許久以來才終於有人打算打破高牆,開始高呼跨界以及跨領域的重要性,重要在哪裡、如何實踐都將會是推動者的困難點。

在「跨科際」的世界裡,兩個常見的名詞「多領域(multi-disciplinarity)」和「跨領域(inter-disciplinarity)」,或許看起來相似,不過多領域是從不同學術領域探討同一問題,而跨領域則是指一個研究方法本身其實涵蓋許多不同的研究領域,名字有所雷同卻又不同。對於跨科際而言,重要的是開啟不同領域的對話才是重要,在寫過這麼多不同的文章,在所有的事件、文化研究中,其實都不該只用單一眼光觀看,世間的萬物都是相關相連,沒有一件事情是單一發生或是獨立,在跨越科學、社會、人文的分界線後,開啟不同領域的對話達到對某一議題的共識,這才是跨科際希冀可以為人們帶來的福祉。

科學的貢獻需要跨界成就
在寫過這麼多文章後,最有感的莫過於過去大眾對於「科學」的漠視。多數人認為科學之於社會、藝術、人文而言,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門事(包括筆者也曾如是認為),但是只要稍加探測就會知道人們誤解科學太久了。

科學(Science)包含自然、社會領域,例如:生物學、物理學、化學、歷史、地理、天文,整體涵蓋了三方面:

  1. 觀察:致力於揭示自然真相,並且對自然作用充分的觀察和研究(包括思想實驗),通常指可已通過必要的方法進行,或是能透過科學方法程序進行。
  2. 假設:通過這樣的過程,假定組織體系知識的系統性。
  3. 檢證:藉此驗證研究目標的信度和效度。

科學知識其實覆蓋一般真理或是普遍規律運作的知識或是知識體系,尤其是通過科學方法獲得或是驗證的,而科學知識極度的依賴邏輯推理。

在定義是,科學是如此冷冰冰的、陌生而且毫無帶點感情的,因此讓人總是對此退避三舍。不過,在科學領域下誕生了網路、遠古時代人類開始用火也許是場偶然,但在精進用火的技術這點,卻是拜科學所賜,若科學沒有與技術結合成為科技,現在便利的生活變只是夢想中的想望,不可能出現。也因此對於許多領域而言,進步與推展的研究,沒有科學方法、科學知識,想到走到今天可以大膽的假設是不可能的。只是科學被作為工具卻未受到重視,跨科際的概念出現後,將會是研究的一大進展。
 

科技與社會、人文的愛恨情仇
跨科際研究中,多半著墨於科技、社會、人文間的關係。在目前生活的社會中,科技的確帶來非常大的便利,也改變生活樣貌,因此對於人文影響是值得深入研究。1956年時,英國科學家兼小說家史諾(C.P. Snow)在《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中發表一篇文章,認為西方社會的生活已經被切割成兩個不同的區塊,分別為科學、人文,這兩個領域各說各話,而且越走越遠,是現代社會沒辦法共同解決的最大障礙。史諾在一連串的論述當中,希望可以鼓吹英國政府更加積極培育科學、工程人才,但是大家卻只重視科學和人文間的鴻溝,急於解決一時之間的問題,卻未從長遠的效果下著眼。在許多解決方法下,科學傳播(science communication)的提倡日益強狀,到了後期就如新興的工業般,受到許多注目。科學在二十世紀時,走向了專業化,分工也越來越細密,科學家從埋首研究到後來抬起頭將自己投身於科學知識的推廣運動,就是因為看不到大眾對於科學知識了解的興趣,因此專注於科學普及(popularization of science)的科學家出現了,美國開始有了科學新聞機構science service,希望可以在公眾社會突顯科學和科學思維的重要性,教育家挺身而出,強調科學精神的培養,讓年輕人擁有理性、邏輯的科學態度處理日常生活,對於現代社會才能有進步的推動。

前述的科學普及,又被稱為大眾科學或是普及科學,指的是利用各種傳媒,並且利用淺顯的方式向普通大眾傳遞科學技術的知識,倡導科學方法,傳播科學思想,並且推動科學思想的活動,相較於科學新聞集中在出版最新的科研成果,科普的內容其實更加廣泛,這些作品多數都是由科學家還有傳播媒體的從業人員所撰寫,透過不同的媒介展示,像是書本、紀錄片、雜誌文章或是網頁。對於社會而言,科普作品的角色就是專業的科學論文還有大眾文化間的橋樑,製作這類作品通常都會利用淺白的言語去交代準去的科學數據還有研究,讓大眾都可以簡單明瞭的理解資訊。科學論文可以讓科學家向同行宣告或是解釋他們的科研方法是有效的,研究結果是準確的,對於大眾科學的作品而言,傾向的是像科學界的外行人,或是特定領域以外的科學家去解釋他所得到的資料和結論的意義。在科普的作品當中,通常會強調基本內容,不過因為常有可能遇上非科學家所撰述,因此在知識有限的狀況下,也可能發生題材的誤解,在常見的科普作品中有幾點常見特色:

  • 娛樂性高,觀眾的切身體驗較為相關
  • 強調獨特性,或是立場較為偏激
  • 探討的主題不受專家重視或是超出已有的學術研究範圍
  • 基本、簡化的科學概念
  • 向擁有少量甚至幾乎沒有科學背景的觀眾傳授科學知識,內容偏向透徹講解科學基本概念
  • 傳達綜合不同科學領域的新概念,並且提出學術上新的應用範疇
  • 使用比喻或是類推法去解釋深奧和抽象的科學概念

其實可以看見,在現今社會中,存在有許多科普節目、雜誌、文章等等,自從科普的概念出現後,應運而生的媒體從未消失,BBC的科學網站(BBC Science)、Discovery、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這類知名的平台,利用淺顯易懂,或是簡單的概念,為大眾製播有質感的科普節目。

在台灣,過去少有自製的科普平台,大多是針對小朋友簡單的訊息傳遞,可是在大人的世界,科學就只是教科書裡的一門學科,只是當網路出現,世界連結更深時,人類活動改變就該知道,藩籬終將會被推垮。Pansci泛科學網,是由台灣數位文化協會成立,邀請了台灣科學研究者、教育者、愛好者,以及所有受科學影響的人們,共同暢談科學,將高深而且龐雜的科學發展重新放回台灣的公共論壇中,並且以理性思考社會議題中的科學面向。吵得火火熱熱的食安問題,這項社會議題牽扯的不光是人類心智、政治、商業模式,背後更大的是利用科學所成就的偷吃步煉油法,媒體大力批判商者的無良,其實最實際的方法應該要透過科學的驗證,解決問題。科學更可以研究出,仇視同性戀者平均壽命會比一般人少掉2.5年,看到這樣的標題也許你不覺得突兀,過去也許你可以不知道兩者之間的關係,但透過泛科學的平台,開始為科學發聲,也成為結合不同知識的平台。
 

跨界活動的最好實踐—TED
近幾年,TED的崛起以及掀起的熱潮讓許多人紛紛投抱其中,對我而言,TED是一個巨大而且成功讓跨領域快速結合的成功平台。TED(technology、entertainment、design)是一家美國的私有非營利機構,該機構以它的組織TED大會而聞名於世,1984年TED在理查德・沃漫(Richard Wurman)手下創辦,2002年開始克里斯・安德森接管,創立了種子基金會,並且開始營運TED大會,每年的三月,TED大會都會在美國召集許多科學、設計、文學、音樂等等領域傑出的人物,分享他們關於技術、社會、人的思考和探索。TED環球會議則是TED大會下的子會議,在2005年時,第一屆的TED環球會議在英國召開,2007年TED非洲大會則是在非洲的坦尚尼亞召開,到了2008年,第二屆的TED非洲大會在南非召開。從2006年開始,TED大會上的演講開始被放上網路平台,所有的影片都是透過創用CC(Creative Commons)方式所授權的。TED演講中,除了跨界的議題探討之外,偶爾也會穿插藝術家的表演,而在2009年開始TEDxProject,鼓勵各地的粉絲自發性的組織TED風格的活動。

螢幕快照 2016-02-18 下午3.48.58圖片來源:TED首頁

TED的演講嘉賓包含許多不同業界的人,像是賴利・佩吉(Larry Page)身為Google的創始人,還有代表廚藝界並引起飲食革命的Jamie Oliver,寫作風格常以哲學角度切入的Alain de Botton,拍攝《阿凡達》的導演James Cameron,著名的生物學家Jane Goodall,工業設計與互動設計的佼佼者Don Norman以及美國的政治家Al Gore。這些人不僅是著名於世的大人物,在他們的生命中,是經由各種不同的經歷才促成今日的自己,以Al Gore而言,被定位為政治家的他,不僅是美國副總統,更以另一種身份聞名於世—環境活動家,對於全球的氣候變化還有環境問題的貢獻備受國際的肯定,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TED大會提供了不同領域、跨越藝術、人文、科技將所有人才整合在一起,利用18分鐘,分享每個人對於生命、工作、任何事物的看法,在這個平台上可以暢所欲言,可以提供獨特的觀點,也可以在聽聞他人的觀點後得到不一樣的啟發。這正是這個時代所需要,也是為什麼可以迅速崛起的原因,在資訊流通快速的現代,對於資料的處理、是非的判別開始模糊,也因此部門與部門間的交流需要擴大而且融合,跨科際的概念其實在TED大會上可以看到很好的實踐。

人生不該在原地踏步,勇敢跨出舒適圈
自從網路出現後,人類生活的確是邁向了新的紀元,也因此現今的年輕人面臨了與過去截然不同的處境。地球村的概念下,很多事情都沒了「界線」,加上飛航的迅速,英語的普及都讓生活、工作有了更多可能,在這樣的條件下,競爭力便常被提起,若像過去只專精同一門技術,關起門來閉門造車已經不合時宜。文藝復興時期,出現許多藝術家、科學家、詩人,許多人是一個人兼備多種身份,在那個時代,所謂的天才是需要有「通才」的能力才能被稱為,好比達文西,可以知道他是一位畫家,同時也是建築家、科學家,在各個領域的悠遊自在,讓他創造許多現今無法超越的作品,也是因為這樣,在那個年代才能蓬勃的有自然科學的發現,文學、繪畫、音樂、舞蹈的創作,還有建築藝術的貢獻。千萬不要想原地踏步,試圖跨出舒適圈,找尋自己更多的不可能,學術上需要跨科際,在人生、生活上,也需要「跨」越自己。

跨科際與我們

作者 :蘇俞璇

 前些日子採訪學校教授,他是一位新媒體藝術家,大學念的是理工,研究所則走設計,之後更成為數位藝術的創作家。採訪尾聲,我詢問他,對想要跨領域的學生有什麼樣的建議,老師是這麼回答的:

 要瞭解自已的性格、能力、想要的發展,因為有些人適合專精研究某個東西,有些人則可以跨兩三個領域,有些人則可以自在的遊走各個領域。這些人都有不同的特質,我認為大家其實可以多方嘗試。而學校正是這樣一個地方,教育有一部份就是讓我們去了解自己到底適合什麼。

 一開始,我認為的跨科際就像是跨領域,而這很普遍。走在大學校園裡,隨機問一個人,大概都會有雙修、輔系或是學程,後來我發現,跨科際從來都不只這麼簡單。

2016021802

 除了自己要具備跨領域能力以外,跨科際是將各領域的專才集合起來,聚集大家的能力,共同去解決一個問題。簡而言之,跨科際就像是大學通識課的分組報告,通識課本身就是一個涵蓋各種專業的課程,而修課組員更是來自各個科系,大家會運用自己本科的腦袋來思考,在討論碰撞的過程中,就會產生新的想法,我們也常常會說:啊因為他是某某系的啊──這樣歸類出某些科系的特徵。

 以我自己修過的哲學課來說,老師規定的課堂報告是自訂主題,以自己有興趣的、或專長的主題去連結哲學。聆聽大家的報告時就很有趣了,哲學系的同學大部分講的仍是哲學領域、解釋一些哲學理論或名字;而外系的同學則大多是以一個簡單的哲學理論延伸到周邊生活的例子,或是分享平日的興趣與老師上課提過的概念作連結。

 哲學課的報告創造了一個場域,讓來自各個科系的人從自己的專業出發,再共同去講述一個關於哲學的主題,而原先就在這個領域打滾的人,則是往更深、更廣的方向延伸。跨科際也是如此,因為這個世界的問題真的太複雜,需要開發更多面向來審視,所以我們需要找更多複雜的人一起來討論,或許是另一種亂中有序的感覺吧。

 最後,我想講講關於「門檻」這件事。之前一位朋友與我分享他在日本聽了安藤忠雄的演講,很佩服這位建築家等等云云。但在他開始講自己的心得之前,我聽到安藤忠雄這四個字便打斷他,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而他也笑著說,他跟其他人說安藤忠雄時,只有我有這麼大的反應。

 就像是臉書會出現的「同溫層」的感覺,滑閱臉書時常讓我們誤以為身邊的人就是全世界,但沒想過臉書早就幫我們篩選過、並呈現契合我們想法的訊息了。直到真正聽到來自「不同」世界的人的聲音時,我們會深受打擊,甚至不願意接受。

 希望有這麼一天,跨科際能打破這之間的「門檻」,讓真的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我們都能聽到彼此的聲音,像是跨科際平台Logo中的兩邊聽筒一樣,我們開始、可以、也願意聆聽彼此、傾訴彼此,共同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如果這樣太理想的話,那就,至少也可以一起面對這世界的醜陋、然後接受。

2016021803

 謝謝跨科際,讓我看見自己認為的以外的世界,井底之蛙跳出來了,踩著名為跨科際的跳板。

跨了兩年,跨科際跨了什麼?

作者:涂育維

        擔任了兩年跨科際平台計畫的寫手,除了常寫自己熟悉領域的內容,如心理學、使用者經驗等等。除此之外,也因為跟著計劃的走向,開始寫一些自己沒有那麼熟悉的領域的內容,開始找資料試著寫出淺顯易懂又具備一點思考性質的內容。在這兩年間,筆者對跨科際也有了不同於一開始的想法,有種經歷「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的視野轉換,以下將分享這兩年和跨科際對話平台一起成長的思想轉換。

見山不是山
        我在跨科際平台的第一篇文章就是談跨科際的定義和迷思:<跨科際的迷思-跨科際就是要十項全能嗎?>[1],我一開始覺得跨科際和T型人才的概念是種容易被過度無限上綱的想法,怎麼可能同時成為多個領域的專家呢?因為光是要成為一個領域的專家,按照目前的主流研究,大概需要至少一萬小時的自主練習才有可能,而一萬小時的量可是需要每天練習三小時,持續十年左右才能達成的,而你每天扣掉吃飯睡覺交通的時間,可能就只剩七、八個小時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如果你剛好不巧的是上班族的話,恭喜你,這七、八個小時就又通通被老闆徵收走了,剩下的時間根本不太可能用來專心練習其他專長。所以當時的我主張「跨科際學習是從自己的專業出發,對自己有興趣的議題探索,並試著去認識該議題牽涉到的領域,之後在用自己的專業解決議題時才能夠有更全面的理解和思考。」

見山又是山
        經過了兩年,我從大學生變成研究生,也認識了更多的神人和業界的朋友後。我開始發現,其實真的是有心,人人都可以有跨科際專長,練就第二、第三專長。

如強者我朋友原是學界中的學霸,因興趣成了玩音控、場控的好手、geek,而後因故直接繼承起家業,然後就不到一、兩年的學習就做得有聲有色,之後也即將出來自行開業。雖然強者我朋友確實很聰明,但是我們都看過他真的認真起來學習時的那股猛勁和熱情。而且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自修到身懷這麼多技術,而且每項技術的程度都是可以直接當工作賺錢養活自己的程度時,這讓我深刻的感覺到真的沒有所謂的「沒有時間學習其他專長」,真正沒有的只是熱情和學習意願罷了。

至於要怎麼提升學習的熱情和意願呢?除了找的你生活中的目標自然後提升外,另一種方式就是先從學習中得到樂趣和成就感,而要能有樂趣、成就感的學習,你要做短時間、難度適中,然後能迅速看得見成果的學習。近來,我看到了類似這種的學習理論,那就是用最初的20小時就學會新技能[2]作為學習的開端。當然,這不是什麼坊間的心想事成速成班,而是提倡有效率並快樂的學習,把困難的目標拆解成簡單任務的方式,以及尋找適當的教學資源輔助學習,然後專心致志的每天45分鐘,這樣一個月左右你大概就能學會一項技能,而且學到可以自己修成自己錯誤的程度。

所以如果你真的有心想要學習其他專長,可以先不用擔心沒時間這件事情,而是先定下心來決定要學什麼,然後找出相關的學習資源,安排每天的學習時間後就開始直接學習。等你學到一定程度時有所成就感,而且能夠上手時,你自然會覺得學習的過程是有樂趣的,也會自然而然地就會自主地繼續學習下去,這時候起的學習過程就會變得像零食一樣的難以抗拒,你也會慢慢的發現自己成為了人家口中所謂的T型人才或跨科際人才!

20160218圖片截自youtube TEDx Talks< The first 20 hours — how to learn anything | Josh Kaufman | TEDxCSU>

 


[1] http://shs.ntu.edu.tw/student/?p=582

 

[2] http://tedxtaipei.com/articles/2014-josh-kaufman/

 

跨科際與我們

作者 :蘇俞璇

前些日子採訪學校教授,他是一位新媒體藝術家,大學念的是理工,研究所則走設計,之後更成為數位藝術的創作家。採訪尾聲,我詢問他,對想要跨領域的學生有什麼樣的建議,老師是這麼回答的:

 要瞭解自已的性格、能力、想要的發展,因為有些人適合專精研究某個東西,有些人則可以跨兩三個領域,有些人則可以自在的遊走各個領域。這些人都有不同的特質,我認為大家其實可以多方嘗試。而學校正是這樣一個地方,教育有一部份就是讓我們去了解自己到底適合什麼。

 一開始,我認為的跨科際就像是跨領域,而這很普遍。走在大學校園裡,隨機問一個人,大概都會有雙修、輔系或是學程,後來我發現,跨科際從來都不只這麼簡單。

 除了自己要具備跨領域能力以外,跨科際是將各領域的專才集合起來,聚集大家的能力,共同去解決一個問題。簡而言之,跨科際就像是大學通識課的分組報告,通識課本身就是一個涵蓋各種專業的課程,而修課組員更是來自各個科系,大家會運用自己本科的腦袋來思考,在討論碰撞的過程中,就會產生新的想法,我們也常常會說:啊因為他是某某系的啊──這樣歸類出某些科系的特徵。

 以我自己修過的哲學課來說,老師規定的課堂報告是自訂主題,以自己有興趣的、或專長的主題去連結哲學。聆聽大家的報告時就很有趣了,哲學系的同學大部分講的仍是哲學領域、解釋一些哲學理論或名字;而外系的同學則大多是以一個簡單的哲學理論延伸到周邊生活的例子,或是分享平日的興趣與老師上課提過的概念作連結。

 哲學課的報告創造了一個場域,讓來自各個科系的人從自己的專業出發,再共同去講述一個關於哲學的主題,而原先就在這個領域打滾的人,則是往更深、更廣的方向延伸。跨科際也是如此,因為這個世界的問題真的太複雜,需要開發更多面向來審視,所以我們需要找更多複雜的人一起來討論,或許是另一種亂中有序的感覺吧。

 最後,我想講講關於「門檻」這件事。之前一位朋友與我分享他在日本聽了安藤忠雄的演講,很佩服這位建築家等等云云。但在他開始講自己的心得之前,我聽到安藤忠雄這四個字便打斷他,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而他也笑著說,他跟其他人說安藤忠雄時,只有我有這麼大的反應。

 就像是臉書會出現的「同溫層」的感覺,滑閱臉書時常讓我們誤以為身邊的人就是全世界,但沒想過臉書早就幫我們篩選過、並呈現契合我們想法的訊息了。直到真正聽到來自「不同」世界的人的聲音時,我們會深受打擊,甚至不願意接受。

 希望有這麼一天,跨科際能打破這之間的「門檻」,讓真的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我們都能聽到彼此的聲音,像是跨科際平台Logo中的兩邊聽筒一樣,我們開始、可以、也願意聆聽彼此、傾訴彼此,共同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如果這樣太理想的話,那就,至少也可以一起面對這世界的醜陋、然後接受。

 謝謝跨科際,讓我看見自己認為的以外的世界,井底之蛙跳出來了,踩著名為跨科際的跳板。

「跨科際」該怎麼跨?

作者:楊千伶

    身處在這樣一個日益複雜且高速轉動的社會裡,我們所面對的議題也越來越複雜,是無法透過單一專業可以去解決的。像是最近一爆再爆的食安問題;或是永續發展與經濟結合的問題;或是我們一直在探討的氣候邊變遷和環境問題……等等大小小牽扯在一起一層又一層的問題,而這些都是要透過跨科際人才相互合作,並共同想出解決方針,才能完整執行實踐的事。在這樣一個時代裡,我們都知道跨科際人才的重要性,但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成為所謂的「跨科際人才」呢?

    在跨科際課程中一直強調「跨領域學習」並非指一個人要東學一點、西學一點,這種蜻蜓點水式的學習。而是如同朱經武院士在跨科際大師講座受訪時談到的,他說這個世界需要多元的人才,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因此,我們應該先著重在我們所學的專長,達到一定基礎下,才有辦法與不同領域頂尖人才進行交流,並針對同一問題作不同學科領域的團隊合作,才能有效解決問題。因此,他說「鼯鼠五技而窮」這種半調子的學習者,是無法成為跨科際的人才。他也針對台灣提出建議,如同對個人的期許般認為,應先保持我們原有的核心價值,再與世界打成一片。他提出,全球化潮流的在地省思(Glocalization=Globalization+Localization)的觀點,即是我們要有「立足台灣、面向亞洲、走進世界」這種大格局的方向前進,才能在這世界各國中有一席之地。

    然而,當我們知道我們應先有個核心價值、專業知識,才有可能往跨科技人才之路邁進,且我們也知道在自身所學的領域能夠期許自己達到專業人才的可能,那麼接下來該問的是,關於核心價值我們該如何去探尋呢?誠如張忠謀先生在跨科際大師講座中提到的,在2006年一篇哈佛校長的訪問稿中所說的,哈佛育培養的人才是有好奇心、有自省能力的獨立思考者、承諾去服務更寬廣的世界,以及在未來持續終身學習。而這些是哈佛透過通識教育所欲傳達的理念,也是張忠謀先生理想中的博雅大學,是一個能培育領導人才的教育方式。而這正是在跨科際人才中所應具備的核心價值,不論是哪方面的專業人才,皆應有上述的理念,才能在此一基礎之下,與不同領域者做深度的合作。而這不僅僅是要擁有核心價值的想法,也需要透過表達能力的練習,訓練自己以簡明扼要的方式傳達自己專業領域的知識給非其領域者了解。因此,張先生也說到,我們在大學期間應該多參與社團活動、宿舍生活,透過和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生長的人相處;與來自不同領域的同學溝通,在這過程之中學得在群體之中適時表達自我、理解並尊重對方。

a0006_002501跨科際跟足球一樣需要大家同心協力才能成事。

    我想,在擁有以上這些能力與技巧之外,還有一項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有個「問題意識」,我們看到了什麼、發現了什麼、想要解決什麼……這些種種的問題會帶領我們想要解決的道路,在這道路上因這些渴望解決此問題人因而聚集在一起,一起透過不同領域者之間的結合,產生出「跨界」的火花,進而達到「跨科際」的最大效果。

2014.08.17 跨科際公開課–環境與社會

作者: 陳幸君

感謝跨科際公開課給了我個美好又具啟發的星期天的下午。
噢,主持人竟是寶島淨鄉團的林藝讓我有點驚喜。
整整三小時的對談濃縮一下,除了實用的省電技巧,對我最重要的收穫有二,一是找到我關切想改善的問題,二是當個生活有感者。

0817b01公開課活動外觀

[一] 找到你想改善的問題。

常常我們覺得無法自主去學習,或是找不到所學意義,那是因為我們只在課本上學習很難達成與自身的關係連接,所以沒有動力。

不久前我曾與學長討論讀不讀研究所的問題,他說那是因為他發現自己有些理想想去達成,但發現自己缺乏學科能力,所以他選擇繼續讀。我的夢想一直太大而我也從不曾想過要去縮小他,大方向讓我很容易瞎忙,也沒那麼有動力的向前衝。他說,若你沒想好你為何要繼續讀書,沒有動力,很容易就讀得很累。我完全同意,並不想只是為了讀個文憑而讀,我想若能找到那個我想解決的問題,那就會有超強動力自主去學習,不只學得開心,成效也會加乘。

0817b02李天健老師分享經驗

讓我想到「每天早晨都被夢想叫醒。」這句話。
人生太需要有意義,一個你想解決的目標就可以是意義並給我們無窮動力。
這個啟發對我相當重要。

[二] 對生活有感。

承接上面,那麼這想解決的問題應從何獲得靈感呢?

天健老師說,他曾教授環境與社會課程,讓學生打造綠宿舍,用雨水回收來沖馬桶,這東西能讓上課的人感受到水資源的重要、環境與社會的關係,但卻很難讓其他一起住宿卻沒上課的人感受到,除非「馬桶只能用雨水回收沖刷,沒雨水就沒沖水。」唯有讓他們身在那個環境真正感受到,他們才覺得自己跟這事有連結,對此事有感,才可能設法去了解議題,才可能發現自己也許有能力做個行動者、改變者。

你知道免洗筷不好,但你帶了環保餐具了嗎?

你知道塑膠袋不好,但你設法拒絕再拿塑膠袋了嗎?

昨天之前,我不帶環保餐具的。因為我對生活無感,每天只管自己的小事,就算有很遠大的夢想又怎麼樣,我連這可以輕易達到的小事都沒做好,對自己沒要求。

「台灣不缺社會運動,缺的是社會行動者。」。

參考德國,能源轉型造成他們電費上升,雖然人民也可能會小抱怨一下,但多數的他們會設法去減少自己的用電量,這是行動。你出門時檢查不需要的用電了嗎?

所以期許自己能當個生活有感者。

這讓我想到揚宜老師,他總是對身邊的人事物抱持著相當大的好奇心,所以他會去思考,所以能夠提問,所以他可以學習、成長的更多,我想他是個超級生活有感者,哈。這也是我自去年參加完薪火計畫以來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有的改變。

謝謝天健老師的說明,讓我更明白如何著手去做。

因此我相當喜歡這次的公開課程,收益良多。我將我的心得放在臉書上與大家分享,並且從帶環保筷開始當個小小生活有感者。

 

未來在等的人

作者 : 謝宗廷

        自工業時代以來,專業化的分工被視為效率的關鍵。我們從小也很常聽見父母師長要我們培養「一技之長」,因為不管世界怎麼變化,有了硬底子的專長,總是能為自己找到一條活路。可是在未來的五十年間,這樣的論述還會是正確的嗎?

        早在2006年,Daniel Pink就在《未來在等待的人才》一書中提到:未來在等的人「不只談專業,還須整合」[1]。在專業化的左腦思惟人才不斷推升產出效率之後,越來越多企業更需要的是能夠跨領域整合出意義的人。

20140415
圖片來源 : Opensourceway (CC創用授權)

以我自己專長的網頁前端工程(Front-end Engineer, F2E)為例:10年前這個職缺根本不存在。傳統上公司會聘請一位「網頁工程師」(Web Engineer),這位工程師需要完成資料庫設計、網頁存取邏輯、介面設計、外觀設計、程式碼維護、網站佈署等全方位的工作。由於十年前的網頁技術還不支持現代網站中那種豐富的互動和多媒體表現型式,硬體上的資源也無法達成需求,業主通常著重的是網站「會不會動」,而不是介面「好不好用」。但隨著時代的演進,強調使用者經驗的業主增加了,傳統人才於是面臨了一種斷層:工程師鑽研高效能的程式碼之餘,並無暇關注網頁介面的問題;設計師學習平面設計的過程,則沒有撰寫程式碼的經驗,於是同時跨足介面設計和程式碼撰寫的「前端工程師」變成了熱門的職缺。

像這種感性和理性匯流的趨勢,在各個產業間都在逐漸發酵。而十年後是否會有另外一種潮流出現,讓我們要匯聚的不只是感性和理性,而是有第三種未知的特質呢?這一點沒有人能夠精準的預言。唯一可以確知的是,這種跨領域整合的態勢會持續發展,不管跨越的是什麼領域。

 

 

 

 


[1] 本書作者是探討人類工作動機的專家,在本書中共提出六項對未來人才特質的預言,分別是:不只有功能,還重設計;不只有論點,還說故事;不只談專業,還須整合;不只講邏輯,還給關懷;不只能正經,還會玩樂;不只顧賺錢,還重意義。

 

跨科際的迷思-跨科際就是要十項全能嗎?

作者 : 涂育維

在過去的時代不同的領域專業多是各行其事,鮮少有交流或合作,即使是合作也都是各做各的,最後再想辦法兜在一起成為一個東西。而我們現在的社會隨著科技的進步,不斷趨於多樣化和複雜,人的需求和慾望也呈等比級數的成長。為了滿足人們越來越複雜的需求,現在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已經不能只有單一功能,還需要滿足各種層次的需求。而要提供這樣的產品或服務就需要靠大量的跨科際合作和溝通才能達成。日前也有許多企業主公開表示,他們想要徵求的人才是T型人才[1],使得人們開始重視起跨科際的概念。

20140414
圖片來源 : pcgamer

然而,許多人聽到跨科際常常會產生兩種錯誤的想法:第一種,是員工以為這是要同時具備許多專業能力的意思,使得許多人花很多時間培養不同領域的能力,卻忘了好好培養自己的專業,最後落個沒有一技之長的困境,找不到適合的工作。第二種,是老闆以為真正的T型人才是處理專業能力的業務外,還應該能處理其他專業的事情,使得人才不但無法做好非專業的事情,也不能專心做好自己的專業能力。

由於跨科際的初衷是為了一同合作解決複雜的問題,所以真正的跨科際應該是從自己的專業出發,對自己有興趣的議題探索,並試著去認識該議題牽涉到的領域,之後在用自己的專業解決議題時才能夠有更全面的理解和思考。引此,學習不同領域的重點不應該是單純學習方法而已,而是在於能不能理解不同領域的思考邏輯,才好在未來合作時溝通。畢竟人的時間是有限的,要在步調如此迅速的現代還要十項全能不啻於天方夜譚。不過,如果跨科際學習只是要需要你把玩手機的時間改成閱讀一些不同領域文章,吸收不同的想法,還能提升你的合作能力和專業性,何樂而不為呢?


[1] T型人才是一種同時具備深度的專業知識,以及廣度的一般性知識。

 

 

 

 

 

跨系所師生做大事

作者 : 馮郁容

面對當今社會的瞬息萬變,科技的日新月異,人們所面對到的世界更為龐雜,可利用的資源、技術也更為豐富。如何整合這些資源與技術,無疑是一門大學問。主持者很困難、也不需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重要的是具備足夠的遠見與能力,找到對的夥伴,和學生一起來做大事!
 

  • 跨科際教育的格局

傳統中國文史哲不分家,讀書人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近現代在西學影響下,徹底改變了傳統的知識結構,開啟了系統化的學術分科,強調專業分工,奠立今日的教育制度乃至國家發展的方向。

隨著專業分工所帶來本位主義、思維僵化的弊病,以及諸如性別、種族、全球化、氣候變遷等複雜議題的湧現,單一學科已不足以解釋及解決問題。如歷史學除了傳統的政治制度典章,將目光不斷投向社會學、經濟學、人類學、文化研究甚至生態、氣候、科技史。犯罪學也希望從醫學、心理學、社會學、教育學、傳播學多管齊下,解決社會問題。

法學教育中,更直接引入學士後法律,希望吸收大學不同背景的人才,達到科際整合的目的,以因應網路時代、基因科技、跨國經貿,為法學研究與司法實務帶來的新議題與挑戰。

20140401_1
司法官受袍典禮

  • 對新知的研發和應用

時代的新挑戰背後,往往是由一個重要理論的創造、關鍵現象的發現,或是重大技術的發明,帶來典範轉移、飛躍性的研究突破、革命性的技術變革,進而推動社會變遷。這可能衍生新的社會問題,也帶來解決問題的契機。

物理學家理察·費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59年提出「將大英百科全書全部寫在一個針尖上」,被視為奈米技術的靈感起源。時至今日,利用奈米科技研發出的材料,被廣泛應用在食品、紡織、建築、汽車、航太、醫材、3C產品等生活層面上。

科學家一方面觀察奈米材料一方面對健康和環境的危害,一方面利用它們解決問題。如在衣料上面加入疏水性奈米粒子,可使衣料表面形成奈米結構,製成不沾塵、不沾油、不沾水的奈米衣。新一代奈米催化劑則能讓汽油燃燒時,不會產生有毒的一氧化碳和氮氧化物,能直接避免污染排放。

20140401_2
王中林研發自我充電的奈米裝置。

  • 共時教學的跨科際課程模組

無論是學科內部的跨科際趨勢,或同一新知在不同學科間的研發與應用,都是為了吸收更寬廣的知識、利用知識來解決問題。跨科際課程模組,則是要透過學科間更緊密的交流,來解決當代議題。而許書銘教授所提出,讓多位教授在課堂上共時教學,可說將跨系研討會的交流功能,運用在課堂上。

比起通識課促進不同領域學生交流的功能,這樣的模組加入了教師間的共時互動,這意味開課數的減少或教師負荷量的增加。在學校總學生數不變的情況下,需評估希望納入的學生人數及組成,考量師生間三方甚至多方的互動,及學生對課程深淺的接受度,以維護教學品質和教育資源分配的正義,

在堂數、學期時間有限的前提下,課程要細緻深入探討某幾個議題還是更廣泛的議題,亦需有所取捨。單就課堂的知識載量會相對縮減,那麼課後活動的成效,就更加重要。比如是否有設置足夠質量的課程助理,多位教師要如何回應學生的課後需求,以求師生通過這樣的教學,都能得到最大效果的激盪,同時讓校內的教學與構想,能和社會需求做更完美的接軌。

20140401_3

 

圖片來源:1.法務部司法官學院網頁  2.喬治亞理工大學/Gary Meek攝 3.2009國際電子元件與材料研討會 (IEDMS2009)紀實

參考資料:

http://www.ccunix.ccu.edu.tw/~clubcrime/Paper/1/106.PDF

http://www.law.ntu.edu.tw/giilslaw/chinese/versec/versec_brief.htm

http://nano.nstm.gov.tw/Application/Livelyhood/NanoWear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