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馨雅:按下快門?還是扳機?-生態攝影倫理的淪喪

 

102220_1600x1200

作者:李馨雅

2011年國家地理雜誌攝影比賽公布了自然類的頭獎作品「Splashing」後,主辦單位承受了來自各方的壓力,質疑這張得獎作品「不自然」,也迫使作者Shikhei Goh證實作品是在人為營造而非自然的環境下所拍攝的。一張蜻蜓淋雨的相片,何以成為眾矢之的?

阿爾多•李奧帕德(Aldo Leopold)在其著作「沙郡年記」(A Sand County Almanac)中提到,「照片是一種「間接」戰利品,即使一處風景被相機拍過一百次,這處風景仍然不會受到實質的傷害。相機工業是少數幾個依附於野地的無害寄生蟲之一。」但,此話當真?回到2011年國家地理雜誌攝影比賽自然類的頭獎作品「Splashing」,作者以人工噴水的方式來製造出雨水噴濺的效果,卻謊稱是在難得的「太陽雨」中冒著相機淋雨的風險而取得的絕佳光景。爭議處在於作者為求得攝影作品的美而「造假」,以人為的方式設計了一個生態場景且刻意隱匿,事後國家地理雜誌雖證實攝影師承認「造假」,但未撤銷獎項,讓國家地理雜誌飽受批評,實在是愧對其他「謹守本分」的攝影師。而大部分的生態攝影比賽簡章,僅提到「作品力求真實、不允許後製、造假…」,但其中對生態攝影並沒有明確的規範,也難怪會有為求作品的效果,而出現許多在「倫理」上失序脫軌的狀況,如:破壞動植物棲地、以聲音或餵食干擾被攝體等。這些行為也許有心、也許無心,都可以說是對「生態攝影倫理」缺乏概念而犯下的錯誤…

 好奇完整的內容?
來參加SHS-TALKs第一屆跨科際短講總決賽曁「跨科際-另一種跨領域」靜態展活動
請點我見活動詳細資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