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關於SHS-TALKs

2/6 跨科際短講暨靜態展問卷回饋

                    各位跨科際的朋友們,新年快樂! 尤然記得許多2/6參與SHS-TALKs活動的朋友們,在回饋問卷裡提供的寶貴建議。 我們整併了類似或同一類別的問題,在這裡一一回覆,謝謝用心參與的您,讓SHS-TALKs有機會成長茁壯。 若有疏漏未回覆的問題,或是更多建議,都歡迎留言或來信(shs.trans.100@gmail.com)讓我們知道。   關於SHS-TALKs活動 1. 宣傳類:希望能多多宣傳,讓更多人知道。 第一次舉辦跨科際短講系列競賽,主辦單位礙於時程、人力/經費與經驗值,宣傳活動對象大致上以跨科際課程師生、大學生與曾參與跨科際活動者… 等等接觸過的社群為目標。 下一次舉辦類似活動,行有餘力且資源有餘,會盡可能將所有可能有興趣的人納入宣傳範圍,採用海報張貼、網路(活動)平台等更為公開的方式, 讓更多人可以有機會認識SHS-TALKs與許多認真實踐理想的同學們。   2. 場地類:場地可以再擴大!茶敘時間和導覽時間重疊,又導覽處不可飲食,希望改善場地或錯開時間。 場地上的限制,確實是主辦單位的疏忽。 設計議程的時候,考量讓所有與會者在休息時間都可以有多元的選項,而不是只能被主辦單位引導、只能聽展覽或是只能參與茶會, 因故將導覽、茶敘,甚至更晚時段的貼點投票、Lightening Talk置於同一時段。 透過這一次的經驗,發現與會者參與導覽的意願非常高,導致茶敘與導覽時間的衝突, 我們會在下一次改進:若改變場地,則會盡可能選在符合活動成本與效果,且考量觀眾/講者舒適程度的場地環境; 若仍選在台大思亮館國際會議廳,我們也會重新檢視、調整議程,排除導覽與其他活動衝突的狀況。 3. 展覽品:可動態展示(發送)相關出版品(光碟)。 若下一次活動的資源充足,我們會盡可能達成這個建議,也希望能提供更多元認識SHS的媒介。 事實上,所有SHS的數位資源都有建置在網路平台(點我進入網路平台),我們也有設置臉書粉絲頁,也歡迎多多參考,隨時更新跨科際的最新動態!   4. 短講:發表者的口頭禪「然後」非常意外地重複說。 謝謝您,我們會將這個建議轉知所有參賽的同學們。 雖然選手在參加兩次進階培力工作坊的時候,講師、TA也曾提醒選手留心贅語的毛病, 但事實上,我們無法強迫選手更改,並不是贅語不是問題,而是每位選手適合的短講風格、內涵都是依據個人而不同, 一個修正的建議適合一位選手,卻不一定適合下一位選手;現在適合的建議,未來也不一定適合。 選手、講師、TA盡力依據練習當下的狀況努力(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舉辦了許多次工作坊),並將最大的思考與選擇空間留給選手。   參與議題的熱忱與經驗,並將這份熱忱散播給更多感興趣的人,是我們的核心, 依據主辦單位的觀察,部分選手在賽後,甚至新年期間,也沒有休息,仍然持續關心他們 熱愛的議題。 傳達技巧影響感染力,所以我們仍會持續給予選手表達上的建議,但也同時希望各位觀眾朋友給予這些同學掌聲,他們不只在短講上精進,在議題上的付出也不容小覷。 關於SHS課程 希望多校遍地開花開設相關課程。 事實上,SHS計畫(2012-2015)將邁入最後一年,課程計畫補助也將告一段落。103-2是這一期SHS課程的最後一個學年。 各課程計畫(點我看有哪些)都可能會舉辦課程相關活動,例如台大氣候氣候變遷課程計畫。可以依據各校修課規定看是否還可以選修這些課程,或是參加活動。 但SHS的理念不一定會邁入最後一年, 若未來跨科際計畫有可能邁入第二階段(不一定會是同一個名字),或是仍有許多教育計畫與跨科際的精神是類似的,

Read More

為什麼要 SHS-TALKs?

   SHS-TALKs第一屆跨科際短講總決賽曁「跨科際-另一種跨領域」靜態展活動資訊請點我 在社會議題愈發嚴重的時代裡,大學之角色除教學與研究,尚肩負向社會各領域提供信實知識之任務,須思考如何更有效地利用表達技巧與輔助媒介,跨越各種專業領域之界線進行溝通。因此,培養大學生的「溝通」與「傳播」能力與素養並重,(communication)一直是SHS計畫首要的推動目標。 關於溝通,SHS計畫總主持人、臺大化學系陳竹亭教授闡釋到:「很重要的事情,自己知道很重要和讓別人知道很重要是兩件不一樣的事情。」雖然創意思考正可促進跨科際的正面,但溝通表達才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功。他認為大學的學術與教育環境雖是多領域,但各自的界線卻相當清楚,因為分門別類而越少有來往,但現在因為要面對共同關心的議題或問題而必須跨界,SHS計畫的跨科際精神正是訴求讓不同學科的專業人士在面對共同的問題時,學習建立相互理解、表達、溝通、解決問題的語言、方法與態度。 只是,在進行跨科際溝通時所謂的專業術語反而可能成為不同專業領域相互理解的障礙,因此在不同領域形塑的學科文化都可能需要轉譯(translation)或轉化(transfer),這部分則正可以仰仗傳播的認知與技術。這也是為什麼跨科際計畫選擇「短講」(short talk),一種溝通與傳播並重的形式,作為推動的主力。短講訴求短時間(10-18分鐘)清楚表達故事、概念與想法,一個好的短講應是全面顧及內容、結構、媒體及情意,陳竹亭也表示:「如何在極短的口語表達過程中得到很多的注意力,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也是一個舞台。」 計畫初期,主要以示範與楷模的方式推動短講,除SHS計畫、達人學苑暑期營及各課程計畫選擇以短講形式辦理成果發表外,SHS計畫南區區域推動中心亦舉辦小型的短講競賽。進入2014後半年,SHS計畫開始更大膽地化示範為實作,並一反過去以各平臺或課程計畫獨立辦理的方式,整合數個平台、子計畫辦公室的資源,辦理大型系列活動「大學大革命-跨科際短講系列工作坊」與「SHS-TALK第一屆跨科際短講系列競賽-傳思‧思傳」。「傳思」從「跨科際」trans-disciplinarity字首音譯而來,而「思傳」為「思考如何傳播」,「傳思‧思傳」意在期待學生以跨科際之知識奠基,培養短講能力,以利於向社會大眾傳播所學知識,有效地促進跨科際溝通。 該系列活動時程自2014年十月以三次短講工作坊率先啟動,提供SHS課程學生培力短講技巧以及演練的機會,後銜接十二月的區域複賽與隔年三月的總決賽,晉級決賽的參賽者可在一月總決賽前接受更進階與密集的訓練活動,由國內公開演說相關專業者就個別參賽者狀況提供指導。  SHS-TALKs第一屆跨科際短講總決賽曁「跨科際-另一種跨領域」靜態展活動資訊請點我

SHS-TALKs,教育傳播基本功的舞台

 SHS-TALKs第一屆跨科際短講總決賽曁「跨科際-另一種跨領域」靜態展活動資訊請點我 陳竹亭│臺大化學系特聘教授、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總主持人 第一屆SHS Talks決賽將於今年二月六日正式上路,不只是為了搭TED的順風車,也不僅是要為SHS計畫量身打造有看頭、有賣點的熱鬧活動。而是因為台灣缺少知識舞台,因為我們的大學沒有教育傳播。 每一個成功的知識文創事業絕不是只靠市場。TED的成功主要是讓IDEA(點子)在多媒體網路世代有了全新的詮釋。甚麼樣的點子值得傳播推廣?要有見解、能長見識,它可以是好的、聰明的、用心的、投入的、原創的、獨特的、有趣的、感人的、啟發的、娛樂的……點子,在WEB2.0的場子上,點子除了由專家教導,更可由普羅大眾來定義。庶民的點子與名流賢士有機會並列。常民能參與知識的舞台已經促成了專業之士和專家學者必須學習扮演新知識份子的角色。 同樣的道理,翻轉教室也在顛覆學校中教與學的關係。師、生之間原本不僅是有授受之別,更是社會倫理架構中的相對角色。大學的本業是研究。教師和學生在大學中的工作目標不論是學術、教學亦或是社會服務,基本功都在「研究」。大學研究的本質本來就是師生共學,或是教、學互長的求知活動,所以聞道者後發先至,青出於藍的例子早就所在多有。但是師、生的職分大多仍然受到社會倫理框架的約束,經不起學生在知識上挑戰的教師畢竟是多數。翻轉教室在東方的學校中真正的挑戰,應該是教師或制度能否讓學生參與一個有機會平起平坐,攜手共創知識與新倫理的舞台。 SHS計畫的目標是培養跨界人才。主張真實問題或議題導向的實踐學習。所以不僅可以順理成章的接受翻轉教室提倡的創新教、學的挑戰,更適合效法TED傳播知識或見識的精神。因為大學本當是生產專業知識的場所,而且教育和傳播的結合也能充分發揮跨科際教育的特質。讓學生把課程中所學的做個報告也許不是最難的事,但是要學生的報告講得讓聽眾聽了能覺得有見解、長見識,為講者叫好,佩服講者的用心、投入、原創、獨特,或受到感動、啟發、或因為有趣覺得喜悅快樂……,老師們就不得不謙卑的反省反省。 一所偉大的大學不僅應該創新學術、教育學生,也可以胸懷教化社會或為世界歷史文化啟智的雄心及遠見。所以大學跳出來做教育傳播正是要借重現代民主社會的特質與價值,貢獻大學於天下。何況語文的表達溝通本來就是知識份子跨界的基本功,SHS Talks不算創新,只是因緣際會的要把學生推到時代的浪頭上。但是SHS Talks當然不只是說說講講,因為網路多媒體世代的傳播更是要結合行銷和服務的概念。換句話說,就是為知識找顧客;用專業謀服務! 既然說SHS Talks是「知識舞台」,當然就不會拒絕「表演」或「綜藝」。在今天台灣的大學中談表演或綜藝或許已不足為奇,但是如果拿台灣演藝圈、人民議會或政治殿堂的表現來定義「表演」及「綜藝」,那就是邯鄲學步、井底窺天。如果說Hollywood重新定義了電影藝術;National Geographic重新定義了科學影像藝術;TED重新定義了提供點子的舞台,文化創新正是最能挑戰跨界實力的舞台。SHS Talks會有甚麼樣的面貌,就要看參加的師生如何投入表現,大學能否肩負教育傳播的工作,有賴知識份子是否具備知識、文化傳承的思維和使命。 SHS Talks不是才剛起步嗎?俗話說的好:「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我喜歡凡事從眼前能做的事開始!                SHS-TALKs第一屆跨科際短講總決賽曁「跨科際-另一種跨領域」靜態展活動資訊請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