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

0

【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禽流感對社會經濟衝擊

撰文作者|謝佳穎(天官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臺大海洋研究所碩士) 特約編輯|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閱讀禽流感相關文章後,讀者可以了解到高病原性禽流感好發頻率日益增加,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在2006年所發佈的《開發中國家之疾病控制優先項目》[1] 提出公共衛生政策之四大核心挑戰,其一為新興傳染病大流行,尤因隨著全球化經貿活動更使各國休戚與共。我們可以想像一座座城市被攻陷,待自然與社會體系在糾扯中磨合後,又衍化出另一波未知的挑戰。 據統計,禽流感疫情爆發時,以發展中國家遭受經濟影響最鉅,正由於人口密度較高和貧困因素加劇影響之故 [2]。發生於2002~2003年的SARS在長達九個月的疫情中,全球死亡人數高達774人,台灣也有37人死亡 [3];「唯一必須恐懼的,乃是恐懼本身」,生命損失外,SARS所造成的恐懼曾衝擊台灣經濟600億元之譜。台灣地處東南亞與東北亞之樞紐,與禽流感疫情爆發國往來密切,又為候鳥每年固定遷徙地,且因亞熱帶氣候使得鳥類的多樣性更高,因此台灣為禽流感好發之高危險地帶,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動物流行病不僅鏈接到農業生產方式中,家禽業的集約化和家禽產品在全球化貿易下更加速疫情傳播 [4, 5]。 禽流感疫情對於各國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成長影響結果模擬如表一 [6]。 禽流感在短期經濟衝擊面而言,疫情陰影造成我國家禽業產量將大幅減少,且短期內家禽生產受到禽流感威脅,故今年初我國家禽業即有減少入雛及降低飼養密度的共識,以因應3至5月間疫病好發季節及消費淡季 (農業統計年報,2013)。禽流感在長期經濟衝擊面而言,對一級、三級產業影響尤鉅(農林漁牧、觀光旅遊、交通運輸、餐飲零售),在疫情衝擊下,除產品出口降低外,亦減少若干原料進口與儲蓄投資信心,進而對勞動力結構造成改變 [6],為維持企業與消費信心,政府在財政貨幣政策上,必須保留彈性空間以適時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作為因應。 表一、禽流感對各國經濟成長率之影響 [6]

0

【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禽流感對生態系的影響

撰文作者 | 賴勁文(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生醫研究所博研生) 特約編輯 | 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過去總是唯我獨尊的智慧生物,人類面臨新型流感病毒的威脅時,再次萌生自己不過是整個大自然中的一份子的念頭。     這種現象長久以來都存在於自然界,不過科技的日新月異催化了發生週期,使我們每年都必須面對過去數十年,甚至數百年才要處理一次的難題,層出不窮的變異讓科學界感到防不勝防,但當重點都聚焦在人與禽之間的交互關係,是否有些層面被我們置若罔聞?當人類苦於跟新型病毒作戰之際,我們以外的大環境又受到什麼樣的影響?作為載體的禽類是否如同人類會出現致命的浩劫?其他物種在此疫情下是否會出現前所未有的轉捩點?這是一個尚未被熱烈討論的範疇,作者也只能再此拋出問題,讓大家試著去多關注除了人以外的議題。 口語中的大環境,就是生物學者所謂的生態系。架構在由非生物的自然環境和種類繁多的生物同時存在的特定時空背景,粗淺的可以如國高中的普通生物課本上提及的分為數種,其分類依據最主要是由氣候型態做區分,但實際上每個生態系都會因為與鄰近生態系的相互關係,延伸出其不可抹滅的獨特性。

0

【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禽流感的監測與防疫

撰文作者 | 趙軒翎(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科學編輯) 特約編輯 | 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自中國3月31日發布3起禽流感疫情至今,業已一個月,對於這個新的禽流感,或許很多民眾甚至也還沒有記清楚到底是H幾配N幾,只知道雞肉、雞蛋又不能吃了。在這種傳染疾病情況未明,消息卻風聲鶴唳之時,政府相關單位即時的防疫措施和掌控疫情,無疑是為驚惶失措的民眾設立一個監控系統,隨時傳遞最新的資訊、最準確的資訊,以及做到安撫人心的作用。 我國政府的防疫措施 H7N9禽流感或之前的SARS、H5N1等由其他國家發現首例的傳染行疾病,一旦收到相關病情資訊,疾病管制局首要任務即是開啟防疫措施。以這次H7N9為例,3月31日中國發佈三人感染的疫情,當天疾病管制局即提昇機場、港口防疫措施,針對來自中國大陸、香港、澳門之檢疫與監測,對發燒且10天內曾到中國大陸旅遊,並具有禽鳥接觸史者,這些病例皆稱為類流感病例,會將其送往醫院檢驗至排除感染禽流感為止。 醫院部分,則是以加強通報方式,要求醫師對於不明原因嚴重肺炎、肺炎群聚、醫護人員感染不明原因肺炎等事件,應向上通報衛生機關,並加強感染管制措施。

0

【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聞「雞」色變——淺談禽流感

特約作者|游惠琳(呼吸治療師/政大法律科際整合所碩研生) 特約編輯|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律科際整合所碩研生) 2003年2月,一位美國商人在越南河內因感染非典型肺炎,後送至香港就醫後死亡,其後在香港、越南等處,陸續出現非典型肺炎致嚴重急性呼吸衰竭之病例,許多國家也相繼淪陷。   事隔十年,2013年3月,上海、安徽等處亦陸續爆發造成嚴重急性呼吸到症候的疾病,推測感染源可能為禽類,造成人心惶惶,聞「雞」色變,深怕SARS事件重演…… 淺談禽流感 認識病毒界的「百變天王」─流感病毒 流感病毒的三大特徵:1.抗原性的變化快速 2.係存在於多重宿主之間 3.傳染性高。以A型流行感冒病毒為例,其具有八個基因片段(RNA) 、十六種HA(Hemagglutinin表面的血球凝集素)抗原、九種NA(Neuraminidase神經胺酸酶)抗原,然而,之所以被戲稱為病毒界的「百變天王」,是因為病毒上HA以及NA抗原的位置容易發生變異,進而產生新的流感病毒。 然而此「變異」,還可分成小變異(點突變)以及大變異(基因重組)兩種。小變異約每二到三年會發生一次,病毒H抗原及N抗原上的RNA產生一系列的點突變,形成身體免疫系統無法辨識的新病毒。大變異則約數十年發生一次,其係基因片段重組,而產生全新的病毒型態,致幾乎無人擁有抗體,容易造成全球性的大流行 [1]。

0

【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H7N9現況 人傳人有可能嗎?

撰文作者|林胤宇(中央大學系統生物與生物資訊研究所碩研生) 特約編輯|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打從2013年3月31爆發第一起病例到目前為止(4月27日),H7N9(Influenza A virus subtype H7N9)在中國確診病例已有109例,其中有21人死亡。我國自2013年4月3日起將H7N9列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4月24日出現第一起境內確診病例。 H7N9疫區主要位於中國東海岸沿線,也有零星的病例出現在北京與河南。活禽市場所受到的影響最大,其中百分之二十的病例並沒有禽鳥接觸史,直到現在仍難以確認H7N9所有可能的宿主,只知道野鳥與家禽是主要的感染來源。由於H7N9在禽鳥間並不像H5N1會引起嚴重症狀,通常只有輕微甚至是無症狀,間接造成科學家追蹤與監測H7N9的困難。在The Lancet最新的研究中利用基因分析顯示,H7N9基因片段來自於浙江當地的鴨子與南韓的野鳥,其中從禽鳥傳染人類的關鍵基因序列H7中已經發生變異,能增強病毒對於人類細胞的親和力,而人傳人的關鍵基因PB2已經有部分發生變異,如果再獲得更進一步的改變很可能就會出現人傳人的能力 [1]。Nature的一個研究利用Google Map製作了H7N9病例分佈圖 [2],並利用H5N1的流病資料與H7N9流病資料建立了的H7N9傳染途徑預測模型 [3],有興趣的人可以到該網頁查看 [4]。 目前為止H7N9並沒有人傳人的證據,這是一個好消息,代表只要透過強制措施如限制人與禽鳥接觸或重整活禽市場就可降低大規模傳染的可能性,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可以掉以輕心。2013年4月17日,北京一位感染H7N9的七歲小女孩身上檢測到第一例帶有病毒的無症狀病例,也就是說真正的感染人數可能遠比我們知道的還多。而症狀輕微的病例則代表病毒的毒性開始減弱,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毒性減弱可能表示病毒獲得進一步的遺傳適應,使得病毒更容易傳染給人類 [2]。

3

【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禽流感之歷史淵源

特約編輯‧作者|李銘杰(臺大職衛生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近兩個月來,新型禽流感H7N9疫情在中國蔓延,再度引起我國政府與民眾高度重視。然而遍尋國內禽流感相關文章與論文,發現少有文章針對禽流感之歷史淵源進行介紹。本文藉由此次機會,期望能帶領讀者瞭解禽流感之歷史脈絡。 禽流感之歷史脈絡   根據現有的文獻記載,早在1878年即有高病原性禽流感(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爆發的記錄。這種禽類中流行的疾病,因具有高死亡率而引發人們注意,流行的地點以意大利和一些歐洲國家為主 [1]。當時的專家對於這種禽類間流行的疾病並不了解,先將其稱為雞瘟(fowl plague),後來才確認為高病原性禽流感。 根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ffice International des Epizooties, OIE)定義,高病原性禽流感係指將禽流感病毒接種至8隻4到8週大的雞隻,可致使6隻以上的雞隻死亡 [2]。由於高病原性禽流感之症狀與當時另一種禽類流行病「家禽霍亂」(fowl cholera)類似,特別是「急性敗血病型的家禽霍亂」(acute septicemic form of fowl cholera)也常伴隨著高死亡率,使得雞瘟和家禽霍亂容易混淆。 直到1880年,科學家才有能力區分雞瘟和家禽霍亂之差異 [3]。1894年至1901年間,意大利持續有高病原性禽流感疫情爆發,並隨著販賣家禽的商人傳至奧地利東部以及德國,隨後又傳至比利時及法國 [4,5]。高病原性禽流感持續在意大利和歐洲中部流行,直到1930年代中期才得以平息 [6]。 但要注意的是,同一時期禽類中也流行新城病(Newcastle disease),當時的診斷技術還不夠精確,故不排除有些新城病疫情被誤認成是高病原性禽流感 [7]。直到1900年代中期,歐洲、俄羅斯、北美、南美、中東、非洲和亞洲皆曾傳出高病原性禽流感流行的案例。1936年更證實了雞胚蛋(embryon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