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科學

0

完全公開科學研究可行嗎?

科博文says:公開科學研究可以顯示出同儕互評、研究數據和材料的分享問題,也顯示出讓大眾與媒體積極參與科學研究的重要性,況且,將自己和研究過程攤在陽光下總是需要勇氣的!但是,當科學家所公開的研究是學術圈普遍不承認的研究、是一個會浪費精力且無法發表的研究時,還值得公開嗎 【2011.09.16/跨科際閱讀/全文原載於2011.09.01《知識通訊評論月刊》107期】   去年一篇指出細菌可以在砷環境中生存的論文,引起很大的爭議,今年另位科學家以完全公開的方式,重做那個實驗,也引起了科學研究是否應該向大眾公開的辯論。   幾乎注定失敗的實驗,很少有人願意去做。但是前不久有一項充滿爭議的實驗,宣稱某種細菌能將砷元素納入自身核糖核酸結構,加拿大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微生物學家芮德菲爾德(Rosie Redfield)不但想重現實驗結果,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每天將實驗記錄發表在她的公開部落格上。   整件事開始於去年底發表在《科學》期刊上的一篇論文,論文宣稱細菌不靠細胞內DNA和其他生化分子的磷元素,可以攝取有毒的砷元素而生存。此一有如世紀大發現的結果,在學術圈的評價卻是「千夫所指」。五月間《科學》雜誌刊登出對此論文洋洋灑灑八項技術批評,以及作者捍衛結果而作的回應   新墨西哥大學生物物理學家高格(Steven Koch)讚美芮德菲爾德此舉真是「好樣的」。他說,「她明知大家每天都盯著她的進度,而且想看她出糗的人恐怕還不少。」芮德菲爾德做的實驗,一部分是為了補足她認為別人發表所謂砷元素生命體論文所缺乏的細節分析,在去年十二月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太空總署天體生物學研究員沃爾夫賽門(Felisa Wolfe-Simon)和她研究團隊在《科學》雜誌所發表的論文中,是將南加州含砷量高的莫諾湖(Mono Lake)中的細菌,培養在含有砷而不含磷的基質中,他們發現細菌在缺乏磷這個基本元素的環境裡,能夠以砷取代DNA中磷的位置而繼續生長。芮德菲爾德目前的研究結果,顯示已與前述原始論文有不少相抵觸的地方。   但她的目的不僅止於此。芮德菲爾德希望能藉此提醒學術界研究透明化的重要性。她說,「這是公開科學研究的一個天賜良機。我做公開的研究已有好一陣子,但是沒人注意。」   其他科學家也認為芮德菲爾德的研究可以是很重要的一次測試。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微生物學家艾森(Jonathan Eisen)認為,這是公開科學的一個好例子,因為它顯示出同儕互評、研究數據和材料的分享問題,也顯示出讓大眾與媒體積極參與科學研究的重要性。   增加痛苦   芮德菲爾德對原始論文主要有兩項批評,首先是作者並未排除可能,他們培養的細菌(以下稱為GFAJ-1)也許是靠攝取受到污染生長基質中的磷來維生,其次則是實驗中細菌的DNA並沒有經過適當的純化,因此實驗所偵測到的砷未必來自細菌的DNA。   今年八月二日,芮德菲爾德在部落格上發表了一些與原始論文相牴觸的初步結果。她報告在濃度三微莫爾的磷溶液中培養出GFAJ-1細菌,但若是在此低磷溶液中加入砷,細菌卻會死亡。   沃爾夫賽門的先前的論文結果與此相反,他們報告細菌無法在如此低濃度的磷溶液中生存,同時在環境不含磷的情況下,細菌可以靠砷存活。   原始論文中,細菌原先是在含砷的基質中培養,然後才被轉移到含有不同磷和砷濃度的環境。芮德菲爾德想要重現這些實驗條件,但是她培養的細菌一直都無法在有砷的基質中存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