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文化傳統

0

文化傳統是科學發展的資產或負債?

撰文|周成功(長庚生物醫學系) 原載於【遠見雜誌226期】2005.04 楊振寧先生前些日子,在北京2004文化高峰論壇上提到,《易經》所影響中國文化的一些思惟方式像天人合一的觀念,是近代科學沒有在中國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個說法當然立刻引起研究易經學者們的反駁,認為楊先生對《易經》有些誤解。 姑且先不論《易經》是否真的要為近代科學未能在中國萌芽負責,不同文化傳統的思惟重點或價值取向不同,引導大家對外在世界有著不同面向的關注,這一點其實是很容易可以讓人理解的。 中國傳統文化強調「人」 中國傳統文化的終極關懷是 「人」,因此人生追求的目標是要透過個人內心道德的修為,達到「內聖外王」的境界。 在天人合一的想法中,天其實代表的是宇宙真實的本體,人是屬於宇宙的一部分。中國人認為天不是一個與人對立的客體,而是已經內化成為「我」的一部分。自然帶給人的是心靈的愉悅與器物的應用,探尋自然變化背後運作的原理,或是抽象理念的推敲,都是與「內聖外王」 的終極價值無關的雕蟲小技。 西方文明關心「外在世界」 但相反地,西方從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以降,外在世界永遠是個被發現、描述與探索的客體。希臘人對於「確定性」莫名地迷戀,產出了無數純理的推演、辯駁。這個希臘的文化傳統,在整個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上也是獨一無二的。 兩千多年前歐幾里得所著的《幾何原本》,可說是集希臘文化中理性傳統之大成,書中所呈現對邏輯推理嚴謹的要求,至今看來還是讓我們歎為觀止! 因此從希臘文化引導出西方近代的科學發展,其背後有一個嚴格演繹的思惟傳統。這種純理的思惟傳統不受東方文明的青睞,進而延緩了近代科學在中國的發展,可能是個不爭的事實。 但是要進一步討論科學在中國未來該如何發展,從東西文化演變的差異,是否意味著我們必須首先揚棄東方的傳統,然後完全追隨西方科學的發展方向,接受西方科學的價值規範,從頭學起才有成功的可能? 科學是我們對客觀世界一種有系統的探索。雖然現代科學研究已經發展成大規模企業經營的形態,缺少充裕的人力與金錢往往是難以得到突破性的成果。但是除了看得見的數字之外,科學不也還是一種比賽創造力的心智活動嗎?而創造力的源頭來自於「不能明說的、從文化與教育背景中潛移默化而得的支援意識」(引用自林毓生所著的《思想與人物》中「中國人文的重建」一文)。   知識流通改變了民族世界觀   在交通不便的時代,一個民族的傳統文化孕育了這個民族對客觀世界認知的偏好,以及影響了他們科學發展的緩急   但是,當今知識流通的快速已經整個改變了現代社會的面貌。當全世界變成了一個地球村的時候,對客觀世界認知的多元面向,和嚴謹的科學分析並非全然相斥,反而是可以結合而相得益彰的。   對熟悉科學研究心路歷程的人來說,沒有任何描述比得上清末國學大師王國維先生在《人間詞話》中所說的,「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科學發展需要文化傳統滋潤   對我們來說,科學也許原本不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但這不表示我們就不懂得欣賞或是精通現代科學的發展。從楊振寧、李政道到李遠哲的成長過程來看,他們在適當的環境中都可以在科學上取得卓越的成就。   而令人好奇的是,中國傳統文化在他們心靈成長過程中,究竟是提供了他們創造力背後那股不可明言的支援意識,還是真的是個礙路的石頭,必須除之而後快?從許多回顧性的文字中,我們似乎可以感覺出前者的可能性為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