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壩下湄公河的嗚咽

【2011.11.01/全文原載於2011.11.01《知識通訊評論月刊》109期〈水壩下湄公河的嗚咽〉】

由西藏高原蜿蜒四千八百公里,注入南中國海的湄公河,是東南亞最長的河流,開發利用其豐富的水力資源,將對流域生態環境造成巨大影響,目前相關國家正謀求兩全其美之策。

今年夏天,一組陌生的工作團隊來到帕蘭這個位於寮國北部湄公河旁的小村落。他們穿著短褲坐著,檢視工程設計圖,測量河岸高度和稻田面積、甚至是豬群數量。

這樣的紀錄格外重要,因為帕蘭村很快就要消失,原因是如果寮國政府在此建造高度爭議的札雅布里水壩,帕蘭村和附近十八個村落多會淹沒,必須遷往他處。這項耗資美金三十五億美元的計畫,會形成六十公里長的水庫、創造十二億六千萬瓦的電量,每年可望為泰國開發商朝甘昌公共集團(CH Karnchang Public Company)創造三十到四十億美元的營收。

湄公河是目前世界上最少有調查的河流之一。(圖片來源﹕International Rivers@Flickr)

身為執政的寮國人民革命黨黨代表、也是帕蘭村村長的提瓦拉克(Somchit Tivalak),雖然對什麼是水力發電、或其運轉原理沒什麼概念,卻堅信一切都會因而好轉。他說,遷村之後不但會有道路、電力,還有魚群聚集的水壩,前景一片美好。

不過,很多人卻十分擔憂。湄公河下游流經寮國、泰國、柬埔寨和越南,而這也是全球僅存、未被開發的大河之一,約六千萬居民依賴這裡豐富的漁業資源維生。假如札雅布里水壩順利動工,將為湄公河上十幾座類似的水壩建造計畫,立下先例。如果這些水壩全興建完成,近百分之五十五的現有河段,將變成流速緩慢的水庫。

因為湄公河是目前世界上最少有調查的河流之一,想預測水壩工程可能帶來的影響,幾乎是不可能的。分類學家對於湄公河的魚群生態了解太有限,因此發現新魚種的速度十分驚人。同時,政府也並未定時觀察河水的流動與沉積物。

一些科學家指出,建造札雅布里水壩的環境影響評估有瑕疵,原因是沒有將建壩後的宏觀影響列入。長年研究此區、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地理系教授貝爾德(Ian Baird)直指,這是他看過最差、最有問題的一份環評。針對這項計畫,預計受到衝擊最大的柬埔寨與越南兩國,已經表態反對。由泰國、寮國、柬埔寨以及越南多國政府代表組成的湄公河委員會,去年建議暫緩建壩十年,以便研究者能蒐集評估所需要的資料。然而預計可從建壩工程獲得高達百分之三十收益的寮國政府,卻執意進行。

因此科學家正趕忙評估水壩對於湄公河魚群與沉積物流向的影響,希望能藉此保護其廣大的三角洲。世界漁業中心金邊分部的漁業研究學者巴藍(Eric Baran)指出,建壩在即,短期內生態就會遽變,但這些國家卻不清楚該如何應對。

治水工程

源自西藏高原蜿蜒四千八百公里,注入南中國海的湄公河,是東南亞最長的河流, 至少七百八十一種淡水魚類在此繁衍、其中包括四種世界最大的淡水魚。其中體型最大者是瀕臨絕種的湄公河巨鯰(Mekong giant catfish, 學名Pangasianodon gigas),可以大到像汽車那麼長。

長年戰爭、缺乏投資、以及雨季與旱季間的流量遽變,使水力發電建設計畫始終窒礙難行,也因此有助於保存流域的野生湍流生態。但一九九○年代開始,中國在湄公河上游興建八座水壩的計畫正式動工,水流因此趨緩。

由於湄公河的水力豐沛,加上用電需求日益增加,寮國政府以及私人開發商因而爭相提案興建水壩,札雅布里水壩只是第一個執行的建案。加州柏克萊的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國際河川表示,札雅布里一案完成後,在寮國境內和寮泰兩國邊界,還將陸續出現至少八個水壩。

札雅布里水壩環境影響評估指出,此案對於魚類,水流和侵蝕造成的影響將十分有限。不同於利用巨型混凝土牆擋水的大型水壩,札雅布里將採用引流式設計,不僅牆面較小,下方也有通道供河水續流。因此環評報告認為,這項建案將增加壩區的湄公河總漁產量,尤以旱季為最。

不過、這項結論受到許多研究者質疑,因為想在湄公河下游興建水壩,不論是札雅布里或其他計畫案,都必須築起混凝土高牆,會將上游水位抬升三十至六十五公尺。針對此份環評,越南河內環境管理國際中心水文學家柯塔森(Tarek Ketelsen)指出,即便札雅布里使用小於傳統牆面的設計,這道牆仍舊會阻擋沉積物與洄流魚群。

批評者同時提出,札雅布里環評報告,僅著眼於下游區攔河壩十公里內可能產生的影響,對河川流域來說,這是十分狹小的。這項環評報告是由位於泰國曼谷的TEAM顧問集團所執行,不過TEAM受訪時表示,由於合約限制,無法向《自然》雜誌透露任何與環評案相關的議題,而朝甘昌公共集團,則不願受訪或對此發表任何意見。

各國正積極在湄公河打造水壩。(圖片來源﹕〈水壩下湄公河的嗚咽〉@《知識通訊評論月刊》109期)

漁獲危機

五十二歲的漁民Toun Neang,每天清晨四點出發,前往柬埔寨境內湄公河的分流洞里薩湖(Tonlé Sap Lake)。到了湖邊,則先以米、酒為貢品,捻香祭拜河神,他深信假如忘了先請示、祭拜河神,會連一隻魚都捕不到。

Neang從小就捕魚,十分了解魚群在湄公河與洞里薩湖間的洄流循環。成魚在遠處的上游產卵,這些卵與幼魚則隨雨季的洪流而下,注入洞薩里湖。Neang擔心,若水流受水壩阻擋,魚群將無法順流來到下游,像他這樣的漁民,將無以維生。

洞里薩湖的漁業,不但在世界類似大小的淡水湖泊中產量最大,也提供了柬埔寨一半的蛋白質消耗量,湖區的未來將造成重大的影響。德州農工大學漁業研究員威納米勒(Kirk Winemiller)表示,歐美國家的人很難了解,淡水魚獲對於糧食安全、經濟以及文化上的重要性。

由於對湄公河大多魚群基本資料的缺乏,模擬興建水壩產生的影響便十分困難。在札雅布里水壩預定地上游,目前約有兩百二十九種魚群,其中七十種是洄游魚類。就生物量而言,洞里薩湖漁獲有六成屬於洄游魚,最遠者來自上游一千五百公里外的札雅布里區域。

為了讓洄游魚群通過,許多水壩有內建的魚梯。然而學者指出,札雅布里水壩目前規劃的兩個魚梯,無法因應此區洄游魚群的數量與多樣性。

其中也包括了湄公河巨鯰,牠是湄公河研究最完整的「長泳健將」。雷諾內華達大學漁業專家霍根(Zeb Hogan)多年來收集鈣化的魚耳石作為研究之用。由於魚耳石每天都會生成新層,其中也包含來自環境水中各種成分,藉由這些化學成分紀錄,便可了解魚類的游動路徑。

魚耳石的研究發現,熱帶亞洲鯰魚中克式鯰魚的洄流路線十分驚人,幼魚從湄公河的最上游處開始,再跟著雨季順流而下至河岸沖積平原。成魚生長在南中國海與三角州交界的鹹淡混合水裡,但每年雨季初期,克式鯰魚都會盡全力逆流至上游產卵。日本築波國家環境研究院漁業學家福島路生( Michio Fukushima)與泰國烏汶大學的研究同事,正嘗試將魚耳石分析法應用至其他湄公河的迴游魚種。這些魚種具很高的經濟價值,暹羅鯪(柬埔寨人稱其為三斑瑞爾鯉)也是其中之一。暹羅鯪長約十五公分,是其他大型肉食魚的主食,同時也是製造魚漿和水殖業用魚餌的重要成分,為湄公河漁產量大宗。

福島已成功追蹤暹羅鯪部分的洄流路線。研究初步顯示,泰國境內湄公河支流松克拉姆河(Songkhram)發現的暹羅鯪,在湄公河主流長大成熟,之後才返回松克拉姆河。

貝爾德認為建造水壩會使暹羅鯪的回流受阻,生存因而受到威脅,但究竟造成的影響是魚群數量減少,還是會更嚴重致使魚種消失,則無法預測。畢竟目前為止,學者並沒有面臨過如此龐大數量的魚種。

就湄公河流域其他魚種來說,目前所知比暹羅鯪要來的更少。福島跟巴藍正在著手製作魚種分布全圖,巴藍跟其他研究者嘗試模擬水壩對漁業的可能影響。模式的初步結果顯示,假如所有水壩建案順利完成,此流域的兩百一十萬噸年獲量,將會減少六十至一百四十萬噸。巴藍指出,西非洲一整年的所有淡水魚獲總量,就是六十萬噸,可見水壩影響之大。

沉積物流

若湄公水流受水壩阻擋,魚群將無法順流來到下游,很多漁民可能無以維生。(圖片來源﹕Bruno @ Flickr)

這些水壩興建計畫,也會加劇湄公河三角洲被海淹沒的危機。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地質學家賽維斯基(James Syvitski)指出,三角洲沿岸的土地正漸漸流失,而越南有一千七百萬、柬埔寨兩百四十萬人口居住於此。

由於全球海洋擴張和區域改變,湄公河三角洲的海平面正以每年六毫米上升,紅樹林植被的消失,也使三角洲更容易受洪水、颱風侵襲。賽維斯基和同事針對全球三角州所做的研究指出,湄公河三角洲已有近兩萬一千平方公里的面積,只比海平面高出不到兩公尺,狀況十分危急。

目前提案建造的水壩,由於會阻擋原有的沉積物流,因此沖積平原的來源將會減少,沒有沉積物穩固的三角洲將加速下沉。加州柏克萊大學沖積地貌學家岡道夫(Mathias Kondolf)預估,中國境內以及湄公河下游的水壩,會阻攔五成的沉積物,為三角洲帶來災難。

他說,部分水壩的解決辦法,是設計加入寬廣、低矮的出口以利沉積物流通。但是這不只減低了水壩的發電效能,同時上游較大、較重的沉積顆粒,很可能依舊無法通過,在六十公里水庫上游的前端就沉積下來。

所有這些未知,正是湄公河委員會去年建議札雅布里水壩暫緩十年興建的原因,同時他們也建議,寮國先從支流上小型水壩開始著手。不過湄公河委員會並未正式對此計畫表態,也無權暫緩。但科學家表示,此委員會實際上具有影響水壩設計的權力。

柯塔森指出,對於寮國這樣處境的國家來說,水力發電的確是很重要的一步,寮國也有權開發。但是當計畫牽扯到湄公河這樣的世界大河,需要考慮的就包括對於全球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因此不應該先從影響最鉅的計畫著手。這種等待的想法,獲得不少國際認同。馬尼拉亞洲開發銀行表示,由於大壩建造所付出的環境與社會成本,目前仍是未知數,想在湄公河主流流域上興建水壩,仍言之過早。

今年四月,寮國官員同意延緩札雅布里水壩興建計畫,等另一項計劃的評估完成再說。新的評估結果預期在最近會議中,交付給湄公河委員會的成員國。

不過官員在最近受訪中透露,這項評估已經完成,將進行下一步的動土。湄公河委員會則保持沉默,靜待即將召開的會議。寮國北方札雅布里水庫預定地附近,已感覺到動工在即的急迫性,卡車開始鋪柏油路面,這正是興建水壩必要前置作業的第一步。

福島在湄公河下游泰國烏汶登上小快艇,收集來自支流上一座水庫的魚類、水質與沉積物樣本。為了這些收集樣本,過去兩年,福島每年都搭船、騎摩托車行經柬埔寨、寮國和泰國兩趟。當他抓到魚時,會劃開頭部,以便取出魚耳石作為分析之用。

福島表示,趕在水壩興建之前,他希望能夠了解湄公河環境生態的基本狀況,同時希望與開發商一起合作,以儘量減少危害。對於科學解決問題的能力,他抱以謹慎樂觀的態度。看著這一片河水,福島相信,一定有方法可以將他們帶向美好的未來。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dam0050 說:

    感謝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