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台灣的失智症現況簡介

特約作者、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關於教育程度越低、罹患失智症的風險越高此現象,可能與生活習慣或日常作業的認知複雜度有關,但目前還有待後續研究來釐清。而抽菸與和身體質量指數與失智症的關係皆非線性,少量抽菸較不容易罹患失智,但大量抽菸卻反而大幅增加失智風險;身體質量指數則是過高或過低都會增加罹患失智的風險。

在急速老化的台灣社會,失智症的在地型態是個值得關注的議題,因為盛行率、醫療取向、危險因子等等都會根據地域不同而有所差異。過去有許多台灣的臨床工作者作過台灣的失智症研究。

失智,不只遺忘更有危險。(圖片來源﹕ We Make Noise!@Flickr)

在失智症病人中,目前台灣人數最多的是阿茲海默症(Alzheimer diease)患者,約占一半以上,血管型失智症(vascular dementia)患者則次之,占20%到25%之間,這個次序與國外研究雷同。但根據過去的流行病學研究,台灣的失智症盛行率在1.1%到4.3%之間,顯著地較歐美的已開發國家的5%到10%低(Fuh & Wang, 2008)。而大陸、日本與印度等亞洲國家的盛行率也與台灣較類似。

對於這種盛行率的差異,陳人豪、林坤霈、程蘊菁(2009)整理出四種可能的解釋:

一、台灣的老年人口相對較年輕,以65到75歲人口為主。
二、台灣失智症患者在確診後的存活期較歐美國家短、死亡率較高,因此盛行率較不會累積。
三、因為其高複雜性,失智症不容易被發現與診斷。
四、基因差異,例如過去研究發現APOEe4 allele這個基因與阿茲海默症有穩定且顯著的相關,而台灣有這個基因的人數較西方國家少,也可能是台灣失智症盛行率較低的原因之一。

此外,傅中玲與王署君(2008)還提出另外兩個可能的解釋:

一、台灣地區的老人通常日常生活較為單調而沒有大量家務或工作的要求,故不容易發現其認知功能的衰退。
二、根據一篇針對日本文化對失智症診斷的研究(Ross et al., 1997)中指出,亞洲文化中長幼有序、尊重長輩的倫理概念與老化會伴隨著記憶力大幅衰退的刻板印象,可能會導致家人對於長者的認知或記憶力衰退沒有警覺性,從而減少早期發現的機會。

然而傅中玲與王署君(2008)也指出,過去研究發現台灣的失智症患者在確診時的病況並沒有顯著地比美國患者嚴重,因此目前並沒有進一步的證據支持上述的文化差異假設。

在危險因子的部分,根據陳人豪、林坤霈與程蘊菁(2009)的回顧文章所整理出的危險因子有:基因、年齡、性別、身體活動量、抽菸、藥物、教育程度、酒精消耗量、共病(comorbidity)、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BMI)與環境因素。其中台灣地區有相關研究支持其關聯的是年齡、教育、抽菸與身體質量指數(Fuh & Wang, 2008)。年齡與失智症的盛行率呈現正相關,而教育程度則反之。關於教育程度越低、罹患失智症的風險越高此現象,可能與生活習慣或日常作業的認知複雜度有關,但目前還有待後續研究來釐清。

而抽菸與和身體質量指數與失智症的關係皆非線性,少量抽菸較不容易罹患失智,但大量抽菸卻反而大幅增加失智風險;身體質量指數則是過高或過低都會增加罹患失智的風險。

最後,與地區最有關係的是台灣方面的失智症治療取向。目前台灣的失智症治療法皆以精神科或神經科醫師才能開的處方藥物為主,其他的非藥物療法,如認知復健或藝術治療等,較新且療效尚待後續研究釐清的療法,在台灣並不常見、沒有被制度化、也不在健保給付的範圍中。其中乙醯膽鹼酶抑制劑(acetyl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 AchEI)藥物(donepezil、rivastigmine、galantamine)和一種NMDA受體拮抗劑(memantine)皆在全民健保的給付範圍之中(Fuh & Wang, 2008)。

然而健保局對這些藥物設置了嚴格的給付標準:醫師在開處方前須申請健保局核准、且患者每六個月須接受一次專業醫師的衡鑑,若功能持續衰退則不予給付。由於失智症目前並沒有治癒的方法,藥物只能用來延緩病況發展,所以這樣的給付規定是相當嚴格的。過去研究就指出,只有9.6%的患者可以持續符合給付標準到三年以上(Sun, Lai, Lu, & Chen, 2008)。這樣的結果代表,不僅僅只是台灣民眾對失智症的常識或接受到的衛教不足,台灣臨床醫學界或政府官員對於失智症的治療或相關政策設計也與學界的進展嚴重脫軌,有待後續的檢討與修正。

參考資料

Chen, J. H., Lin, K. P., & Chen, Y. C. (2009). Risk factors for dementia. J Formos Med Assoc, 108(10), 754-764.
Fuh, J. L., & Wang, S. J. (2008). Dementia in Taiwan: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Acta Neurol Taiwan, 17(3), 153-161.
Ross, G. W., Abbott, R. D., Petrovitch, H., Masaki, K. H., Murdaugh, C., Trockman, C., et al. (1997). Frequency and characteristics of silent dementia among elderly Japanese-American men. The Honolulu-Asia Aging Study. JAMA, 277(10), 800-805.
Sun, Y., Lai, M. S., Lu, C. J., & Chen, R. C. (2008). How long can patients with mild or moderate Alzheimer’s dementia maintain both the cognition and the therapy of 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 a national population-based study.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 15(3), 278-283.

專題閱讀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失智,不僅是遺忘過去而已<7之1>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台灣的失智症現況簡介<7之2>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認知老化<7之3>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血管型失智症與血管危險因子<7之4>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語意型失智症<7之5>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多發性系統退化症<7之6>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漸進式非流暢型失語症<7之7>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