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認知老化

特約作者|賴雅嵋(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如果認知功能表現比同年齡的人低於一個標準差以上,包含記憶及其它(定向力、判斷、計算、抽象思考、注意力或語言等等)至少一項的認知功能障礙,且嚴重度會影響社會、職業功能,就不是正常的退化了,這時候,我們稱這樣的認知功能退化為失智症。

「如果過了明天,我連你都忘記了,也請緊握我的手,陪我繼續走下去」電影《明日的記憶》中,事業如日中天的男主角被診斷得了早發型阿茲海默型失智症,隨著病程的演變,他被迫放棄工作、遺忘的事越來越多、最後連妻子都認不出來……以上的敘述恐怕是許多人對老化的恐懼原型,很多人害怕老化會帶來毀滅性的功能退化。然而,失智症是一種疾病,老化與失智症之間並非等號,在無條件害怕老去之前,我們應該先對失智症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如果過了明天,我連你都忘記了,也請緊握我的手,陪我繼續走下去…《明日的記憶》(圖片拍攝:Cassie Yang)

每個人大腦都會有隨著年齡老化的現象,或多或少也會影響認知功能,究竟大腦的老化如何影響我們的認知功能呢?

神經生理學研究者們對大腦的老化有兩個假設:一是全面性的退化,所以整體的功能都會下降;另一種假設為,退化是有區域特定性的,例如,額顳葉的退化通常早於頂葉或運動區,這也就是為什麼許多老年人經常先有執行功能、注意力或記憶力下降的現象。其實這兩種假設並不相斥、可以同時成立:大腦有整體的老化,但特定某些區域退化的速度可能更快。另外,一般提到腦的老化,經常著重於灰質神經細胞的衰退,但是也有研究顯示白質會隨著人老化而退化。很多心智能力是跨腦區通力合作完成的,白質的任務就是負責腦區間的聯繫,因此白質受損對於認知功能的影響也很大。

由於中樞神經系統的老化不可逆,年紀增長伴隨的認知功能退化其實是正常的現象。那怎麼樣算是正常的老化?要怎麼減少它造成的影響呢?
有些人會抱怨自己年紀越大「頭腦越鈍」,或是覺得自己記憶力不如從前,但這些情況很可能是一般這個年紀的人都會遇到的,而且發生的次數或嚴重度並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與人的社會互動以及職業上的功能。像這種正常老化的表現稱做「年齡相關之認知退化」,通常運用一些小技巧或工具輔助(例如:把事情記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把東西放在固定的位置、把藥裝在標有日期和吃藥時間的盒子裡。)就能減少認知退化帶來的困擾。

如果認知功能表現比同年齡的人低於一個標準差以上,包含記憶及其它(定向力、判斷、計算、抽象思考、注意力或語言等等)至少一項的認知功能障礙,且嚴重度會影響社會、職業功能,就不是正常的退化了,這時候,我們稱這樣的認知功能退化為失智症。

失智症到底是什麼?

失智症是一群症狀的組合,它反映了整體認知功能的下降。根據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整理近期研究所提出的數據:「全世界約有2430萬失智症患者,每年新增460萬個案,相當於每七秒鐘有一位新增個案,而且每二十年失智人口倍增,到2020年時,全世界將有4230萬失智症患者,2040年時將有8110萬名患者…」它的盛行率逐年增高,且年紀越大越易得。然而,失智症並非老年人的專利,許多與腦有關的疾病,像是腦血管疾病、腦炎、正常腦壓水腦、癲癇、AIDS、甚至頭部創傷都可能是造成失智症的病因。

關於失智症,現在有三種層面的因應方式:預防、檢查、治療。首先,瞭解罹患失智症的危險因子與保護因子,像是有研究指出教育程度較高、從事的工作較複雜、退休後仍有豐富的生活、規律的體能活動,可以防止它太快找上門。接著,利用神經科、記憶門診、甚至全套神經心理功能檢查,及早發現,及早介入。

而在治療的層面,現今多以藥物去介入,但是只能延緩病程半年至一年,並不能阻止神經功能退化、也無法修復,於是認知復健成為近年來治療失智症的新取向。

只是,漸漸失去的功能真的可以藉由訓練找回來嗎?沒有辦法修復神經結構,要如何找回失去的認知功能呢?面對一座斷掉的橋,另外搭一座便道是否是最好的方法呢?這些議題至今還留待研究者與臨床工作者們來解答。

專題閱讀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失智,不僅是遺忘過去而已<7之1>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台灣的失智症現況簡介<7之2>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認知老化<7之3>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血管型失智症與血管危險因子<7之4>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語意型失智症<7之5>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多發性系統退化症<7之6>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漸進式非流暢型失語症<7之7>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