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揮之不去的夢魘-臺灣與日本油症

科博文says:32年前,發生於台灣中部的多氯聯苯中毒事件震驚全台,並造成兩千多位民眾身心嚴重受創。如今,這些默默隱身人海的油症患者,不僅屢遭漠視,更漸漸被遺忘……

撰文作者|李銘杰(科際整合計畫特約編輯/國立臺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所博研生)

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永遠無法從歷史上學到教訓。

油症-與毒共存 (Surviving Evil)紀錄片/73分鐘/2008。

近年來食品遭受污染事件頻傳,三聚氰胺(Melamine)事件仍歷歷在目,卻又爆發了磷苯二甲酸酯類(Phthalates)污染食品事件,更令人訝異的是,此物質竟已毒害我們長達數十年之久,至今才因為一次偶然的檢測下被揭發。若是沒有這個偶然的發現,身為消費者的我們究竟還要被荼毒多久?食品遭受重大污染事件並非近年才有,只是人們很容易遺忘,忘了我們曾在一九七九年所付出慘痛代價。

一九六八年,日本發生了米糠油遭多氯聯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污染事件,稱為日本油症事件。受影響的人數超過一萬五千人,目前持續追蹤的日本油症患者約有一千八百人左右 [1,2]。本以為米糠油僅遭到多氯聯苯污染,但隨後即發現,多氯聯苯會在高溫下產生副產物多氯夫喃(Polychlorinated dibenzofurans, PCDFs),此物質甚至比多氯聯苯的毒性還強,導致油症受害者同時承受多氯聯苯與夫喃之毒害 [3]。多氯聯苯與夫喃經研究證實皆具有環境荷爾蒙效應,極微量即可影響人體健康。在急性中毒部分可導致皮膚疾病、損傷肝功能以及容易感到疲勞。由於多氯聯苯與夫喃皆不易從體內排出,經過半衰期的推斷,油症患者終其一生都會身受其害。目前已知多氯聯苯與夫喃在慢性疾病方面可能造成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神經系統疾病、免疫疾病、甚至是癌症等,更可怕的是會損傷生殖系統,禍延下一代 [3,4,5,6]。日本發生如此重大的污染事件,本來可作為各國借鏡,避免悲劇再度發生。然而不可思議的是,這件事情竟然像是倒帶一般的在臺灣重演。

一九七九年,多達兩千人誤食遭到多氯聯苯與夫喃污染的米糠油,同樣的污染物質,幾乎完全相似的暴露途徑,竟然在十一年後再度上演。其中光是私立惠明學校就有多達一百多位師生集體中毒,其他受害者則主要分布於臺中、彰化與苗栗等區域 [7]。中毒者在甲狀腺腫大、皮膚病、女性貧血、男性關節炎、椎間盤問題、第二型糖尿病、男性精液品質異常等疾病罹患率皆比鄰居未中毒的對照組來得高。而油症患者所生下的「油症兒」,其智力發展遲緩、生長發育減慢且牙齒發育也有異常。更令人訝異的是,油症兒體內多氯聯苯/夫喃濃度仍比一般人高十倍以上 [8]。因此許多油症患者根本不敢生育下一代,即使生了下一代,也擔心被人發現是油症兒,終其一生得承受他人異樣的眼光。

米糠油製作過程因管線破裂,多氯聯苯流出汙染食用油,當時台中惠明盲校使用米糠油烹煮食物,造成全體師生腦部、皮膚及內臟等疾病。甚至影響了孕育的下一代。(圖片來源:人籟論辯月刊 2010.02)

木已成舟,再多苛責也無法挽回什麼。政府若是願意妥善照顧油症患者,至少能讓油症患者無後顧之憂,其生理與心理上得到應有的撫慰。但我們的政府不僅犯了錯,事後也沒給予油症患者應有的照顧和補償。過去三十年,政府只有在油症患者中毒的早期較為積極處理,然而不幸的是早期所提出的相關補償與照顧措施皆不了了之。最終政府僅提供油症患者一張「油症患者就診卡」,唯一的好處只有健保掛號費優惠(還不是免費),而其他的醫療費用仍需由油症患者負擔。更糟糕的是,沒有幾個醫療機構認得這張油症卡,油症患者還需要解釋為什麼有這張卡片,用途與來源是什麼。多數醫療機構都對這張卡片抱有懷疑態度,甚至拒絕油症患者使用,對油症患者不僅沒有任何幫助,還造成二次傷害 [7,8]

油症患者的自尊心並沒有比別人強,只是不希望被另眼看待。(圖片來源:人籟論辯月刊 2010.02)

類似的事件,日本政府對日本油症患者的關心與照顧皆遠勝於臺灣政府。不僅在事發早期即擬訂日本油症患者診斷基準,持續追蹤日本油症患者慢性健康影響,之後還成立「米糠油症受害者支援中心」,無論是在心裡與生理方面皆給予日本油症患者妥善的照顧,此外日本政府還提供所有日本油症患者免費檢測體內多氯夫喃濃度。二○○八年日本展開大規模的油症患者健康調查,並提供二十萬日幣作為研究協助金 [1]。我國若是沒有民間團體(例如二○○九年臺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成立,替油症患者發聲並爭取應有的補償)以及許多學術團體(例如臺大醫學院郭育良教授率領的油症患者追蹤團隊,追蹤油症患者健康長達數十年)棄兒不捨的追蹤油症患者,並替其爭取應有的補償,我們的政府不知道何時才願意面對這個錯誤。

日本因為油症事件付出慘痛代價,隨即在一九七二年公告禁止生產多氯聯苯,其他國家如美國也於一九七八年宣布禁止生產多氯聯苯。臺灣政府當時沒有任何動作,即使一九七九年爆發油症事件,仍遲至二○○○年才全面禁用多氯聯苯,其反應速度之慢令人匪夷所思。我們的政府究竟有沒有因此學到任何的教訓?從三聚氰胺事件一直到近期的塑化劑事件,皆再三證明我們的政府從未學到任何教訓,事情總是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時才有所行動。若是不進行全面檢討,類似的事件只會不斷重演,最大的受害者還是無辜的消費者,又豈是你我之所願?

>>推薦閱讀
1. 郭育良。泛談臺灣與日本之油症中毒族群之健康照護。特殊健康危害專題季刊。
2. Gensyu Umeda. PCB Poisoning in Japan. Ambio. 1972;1,132-134.
3. Y Masuda. The Yusho rice oil poisoning incident. TheIn: Schecter A, Gasiewicz TA, eds. Dioxins and health. 2nd ed. Hoboken, NJ: Wiley, 2003: 855–891.
4. MP Longnecker, SA Korrick, and KB Moysich. Human health effects of 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 TheIn: Schecter A, Gasiewicz TA, eds. Dioxins and health. 2nd ed. Hoboken, NJ: Wiley, 2003: 679–728.
5. YL Guo, ML Yu, and CC Hsu. The Yucheng rice oil poisoning incident. TheIn: Schecter A, Gasiewicz TA, eds. Dioxins and health. 2nd ed. Hoboken, NJ: Wiley, 2003: 893–920.
6. 李銘杰、郭育良。戴奧辛類污染物對血糖恆定及第二型糖尿病之影響。臺灣醫學。2010;14: 189-198。
7. 陳昭如。被遺忘的一九七九:臺灣油症事件三十年。同喜文化
8. 郭育良。多氯聯苯/戴奧辛類環境毒性物質之人體健康影響:臺灣油症。看守臺灣。2004;6:11-13。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