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南方論壇NO.3:生命科學學者與歷史學者的自省與交鋒(綜合討論)

科博文says:南方論壇第三場主題是生命科學學者與歷史學者的自省與交鋒,邀請到成大微生物與免疫學所楊倍昌教授成大歷史系蕭瓊瑞教授來進行專題演講,兩人藉由自己學養經驗出發,激盪對於學習、科學與人文核心價值的論辯,以下請看精彩的綜合討論!

主題:南方論壇NO.3:生命科學學者與歷史學者的自省與交鋒

主持人湯銘哲教授(中)和與談人蕭瓊瑞教授(左)、楊倍昌教授(右)

郭乃文/成功大學行為醫學研究所副教授

郭乃文副教授

我不知道許多數學方程式的算法,但我知道當我結婚72周年時我和我先生加起來200歲,首先我要先感謝我老公,在那個時代女孩子應該不要說太多話,但是像今天我說了這麼多話,我回家不會怎樣,這是因為世代不一樣,因為各種不同人的聲音用他們的方式去表達,所以我到光華女中,告訴每一個小孩,大家要相信自己是的一志願,我重新思考什麼是第一志願,不是每天來陪人家讀書,而是來替自己學習,學習成長的地方,學習做我自己,這就是我們的第一志願。過去有實驗班制度,是想要看他們在這個過程中有些和我們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但這是提供給競爭者玩的遊戲,而不是一個給人玩的遊戲,這歷程裡頭很多方式要改,我們應該記錄學生學習成長過程的紀錄,而不是寫說有多少人考上T大,應該關注每個人在這過程裡頭自己的收穫是什麼。為什麼有那些想法,其實人都是有limitation的,最重要的limitation是我們都以為自己很聰明,但是你怎麼知道什麼是感動,感動是跨神經系統以外的神經知覺,它是一個演化幾萬年以後人類的一個特殊標記,在基因上,我們也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但是我們確實知道人與人的感動會傳遞,我們可理解的人類的感動,所以轉一轉,重古至今,不管是文學,有很多東西被detect,但這樣的detect是一種本質的呼應。

王榮德成功大學公共衛生學科暨研究所教授

今天我很謝謝來這裡藉這個機會學習,我是來瞭解湯銘哲老師如何推動這樣的事情,我想這樣的事情對我們人文的貢獻非常大,今天楊老師的故事非常有趣,論點也非常到位,之前楊老師提到的,他的意思也就是要推翻假說,從這樣就可以發展出所有的論點,整個鋪陳,我感謝上帝給我的路第一就是要發現職業病,第二就是健保的相關,那從這裡我發現到否證的態度,和現在大家所談的很有感動,也很感謝,聽到諸位的高見,也希望將來可以有機會可以分享我的經驗。

楊丞風/成大學士學位學程(現為電機系)學生

我是學士學位學程的學生,今天兩位主講者對於我目前在成大的學習都有點影響,我這學期有修楊老師的課,大一則修蕭瓊瑞老師的表演藝術概論,雖然我本身在工學院就讀,但自己的興趣其實不在工學院,而是在藝術人文方面,我覺某種層面來說,人文真的有點虛無飄渺的東西,無法完全界定它是什麼,雖然大家都認為科學是客觀的東西,但其實在某部分還是有一點主觀,我看到楊老師的這份講義,感受到回到課堂上的感覺,今天參加這個論壇也覺得滿受用的,很值得我在仔細的思考。

李經維/成大醫院整形外科醫師

李經維醫師

楊倍昌老師說到泰戈爾,我還記得泰戈爾講一句話,他說一杯水,杯中的水質是清澈的,在大海裡面是深藍的,但其實他們構成的成分是一樣的,他推衍出來的東西是,小道理可以闡明,但大道裡只能沉默,等到很多的水聚在一起,你看不到那個透明感,一片深邃,所以當你描述一個東西,你會發現到你講到最核心的部分會沒有辦法講明白,因為那個質只可意會不可言喻,會發現到這些東西只可能描述一些形狀,但就是沒法講到核心。有一句話說,人只有在想像中才可能達到最高的自由,世上看到摸到的事情,看到的事情興奮過了是一個句點,那外國人又說希望喔,這種東西就是想要又達不到的東西,那種東西會讓你的精神提升,就像在做研究的那種東西,一直找不到的因素,就會讓你的精神提升,但是找到了那個感動是多麼的棒,但是等到了卻又降低了,所以為什麼說人在想像中才能獲得最大的自由,為什麼蕭老師會覺得那些人的眼睛裡面充滿了想像沒有羈絆,但在我們看卻是脫軌了,但是那些人就是有它們生命的力量,因為它的精神能量已經超出極限,可以發現到很多的藝術家音樂家,到最後都會超出精神的極限和能耐,發揮到物質以上的境界,連他自己都會興奮起來,就像陳克華之前講的超出自我的境界,其實就是忘我,就像連原住民唱歌也會讓人感動一樣,因為那是一種能量,不是為誰而唱,就是為了自己,那種忘掉一切的感覺,就是講不清楚。

與會學生:

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請問楊老師,我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談為什麼現在的科學研究會走到困境,因為我們會混淆他的實際價值,社會價值,就像老師剛剛說的我們欠缺一個公共性的思考,像我們在談論科學研究,一個分子,某種藥物作用機制,他可以為人類帶來怎麼樣的貢獻,如果是以人文來講它是一個個人性的,它是一個感動,一個內在的昇華,他們兩種東西的一種衝突,是不是把這兩種衝突混淆了,所以想請問兩位老師是否可以請這兩種東西可以將這些東西釐清。

楊倍昌

我覺得科學現在出現了什麼問題,我覺得那去決於我們的選擇,選擇怎樣的看法;那是不是他有問題?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答案,我覺得這些問題是沒有辦法用一個句子還來回答的,這需要一段時間解釋。我喜歡聽聽別人跟我不一樣的看法,這樣讓我覺得人生越來越真實。

蕭瓊瑞:

我想你的問題可能是指一種純粹的知識,不是涉及到立即的實用性,也不涉及公共產生的社會性,但他有科學性。這些當中是不是被混淆了?我的看法是,像在教學當中由我來告訴別人什麼是歷史其實是很無聊,所以,我一直想用一種方式來討論,歷史人文如何影響你;我在這其中發現,當我們追求一種科學性知識的真理時,他不容許違反真理的事情存在;所以他當發現社會上有違反這種真理得的時候,他會跳出來,在這個時候他的實用性就會被顯現出來;所以我們不能畫分,像愛迪生因為投入一種事而忽略了其他事,跟社會脫節,那是過度的說法。我相信愛迪生不是這樣的,他的實驗室火災時,她跟學生說:「快叫師母出來,她一定沒看過這麼大的火」,我看到他對生活的投入。我相信在這裡面是不是會被混淆,我想是大部份的人都沒有科學性;做了多少事都是教育部規劃才去做,有些教授為了發表文章一個禮拜要寫到兩篇,你說有可能嗎?那種人存在,因為他有很多的學生;我自認不夠好,但我也不覺得他有比我好。如果你今天問的一旦他們有衝突,一定是他追求過度的科學性,而忽略實用與社會的層面;或照者是他依附實用與社會性,反而不懂科學性。所以我跟楊老師的論點不太一樣。

楊倍昌:

我是看到了問題的複雜性,你講的是選擇在這個知識體系之下,如果我都沒做錯,怎麼會到這樣的選擇條件?如果是這樣的話在這樣的知識系統裡,有一個特點是需要我們去發掘的,我想你講的是這部分。你大概不會覺得科學完全是無害的,如果是這樣這問題不容易回答。如果是人的情感上無法做到科學與人文,那就是個人的問題。我們兩個之間還是有點衝突。

與會學生2(醫學系大四):

第一,我想在心中建立起自己的價值這是需要一直學習的,我們一直承認自己社會的價值,但我們卻自覺知識學習得不夠多,甚至是薄弱;我們該怎麼在這樣的體制下學習,並建立起自己的價值?第二,我想請問既然人文沒辦法被證實,也沒有什麼可以依循,那為什麼我們要強調人文?

蕭瓊瑞:

我認為人文是非常精確的,如果有個人說藝術是見仁見智,那他就是沒學過藝術,藝術中那種表達的精確或是捕捉的精確,會讓我們感動;在講到人文是有點像捉風捕影,但空氣確實存在;所以我是盡量的避免說人文是虛無飄渺的,因為我感覺很具體;人文的精確需要有認知上的調整,這樣的精確往往跟科學找到一個答案不一樣。所以我們經常說歷史沒有標準答案,但歷史答案有高明與否,羅馬帝國為什麼滅亡?把羅馬人從墳墓抓出來他也不曉得,但有人講出滅亡道理,可能是黑死病流行可能講基督教,這裡面就有高明與否,而且知道越多對歷史事件掌握理解越多。人文不像大家想像那麼虛無飄渺或見仁見智,經常聽到藝術見仁見智,仁是什麼?講不出來,是不仁不智,見仁見智跟不仁不智是不一樣的。講這些是把人文概念做個調整,人文是個全民所需之素養,是素養跟知識的問題;包括科學,不知道電流是什麼,也是要有素養,會尊重,邏輯原則這樣,知道交通安全是知識,或遵守交通安全是素養,素養是被內化,靠左邊靠右邊走是知識,這不一定。日據時代靠左邊,知識會改變素養不會改變,的確人文學院在陳述一件事情的時候,呈現的答案不見得一樣,我不喜歡精確這名詞,但我喜歡高明這兩個字,的確同答案在人文學院陳述跟在醫學院生物科學不一樣,但我覺得某些特殊領域真得會覺得答案漂亮,就是高明。這問題有人講得比較好,是學生最喜歡的荀子,荀子性本惡,他不覺得一開始是好,但人的價值是在於把不好變成好,因為把不好變成好彰顯出價值。

楊倍昌:

我補充一個故事有一個縣太爺,發現牛價太高,發現原來事販牛的商人炒作價格,所以懲處了商人希望降低牛價。但商人失去利益就開始不願意來這城縣做生意了。所以人的問題其實不是那麼快可以下定義的。

李經維:

我覺得蕭老師與楊老師的論點其實和價值是很相近的;在大家所熟知的事時當中就一定一要走一次偏遠的路;就像是音律當中硬是把節拍拍在不同的地方,讓你大亂一下;蕭老師相對比較外顯,而楊老師比較內斂,我想引用泰戈爾的話: 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在你身邊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知道說要定義基本素養,定義核心能力;就像是某搶匪搶銀銀行時錢是國家的,而命是自己的,所以就輕鬆的搶了錢就走了;像大家討論數學有用沒用,就是見仁見智;一但你喜歡什麼而賦予他意義,他就會有價值。我覺得科文論壇不要有結論就是讓他在心中慢慢的發酵,就會有意義了。

推薦閱讀:
南方論壇第三場:生命科學學者與歷史學者的自省與交鋒專題演講
>>成大微生物與免疫學所楊倍昌教授
>>成大歷史系蕭瓊瑞教授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