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跨科際專題討論會 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ity

撰文|詹穆彥(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IMG 4349

103年度第一次SHS跨科際教育討論會於台大化學系573-1室舉行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於今年四月起,舉辦系列「跨科際教育專題討論會」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ity),透過閱讀與跨科際教育與研究相關學術文獻的方式,針對跨科際教育與研究相關議題,從臺灣跨科際計畫執行的經驗出發,期望能夠提供對「跨科際」感興趣的教師、同學、民眾一個對話與交流的機會。第一次的討論會於4月15號舉行,主題為 “The New Production of Knowledge",由科文計畫推對辦公室王驥懋博士後研究員主持,並進行口頭報告。本次討論會所閱讀的文獻為Gibbons, M. 於1994年出版的The new production of knowledge : the dynamics of science and research in contemporary societies.專書之序章。選讀這本專書的原因在於,本書出版後在科學人文領域引起重要的爭論,受到很多的批評及討論,大多集中於1992-2002年之間。由於這本書的出版,「跨科際」及「Mode 2」的概念在學界引起重視及討論,同時討論大學定位和角色的問題。

摘要(由王驥懋博士提供)

近年來,隨著科學以及社會議題的高度複雜性(complexity),傳統以學科為基礎的知識生產型式,已經無法解決某些真實世界所面臨的一些複雜問題:如全球氣候變遷、環境惡化等,Michael Gibbons他們所出版的經典書藉The new production of knowledge: The dynamics of science and research in contemporary societies指出新的知識生產模式的出現—Mode 2 知識,所謂的Mode 2知識,是相較於Mode 1而存在的,傳統的知識生產以學科為本位,並且強調知識生產必需符合研究的規範 (牛頓式的研究法則),而且其知識生產的結果,必需受到同儕審查機制來控制;然而在面臨許多高複雜的問題時,Mode 1知識生產顯得無能為力,因此作者他們觀察到,現今的知識生產方式已經產生極大的轉變,他們觀察出五個重要的Mode 2知識生產的特色,包括了:知識是在應用的脈絡中(the context of application) 被生產出來的、知識生產的過產跨科際(transdisciplinarity)逐漸成為常態、知識的生產不再限於傳統大學,而是具備高度的異質性 (heterogeneity)、知識生產者開始認識到知識的生產對於社會的影響,他們具有高度的反身性(reflexivity)、最後,這樣的知識生產過程,不再適用於放諸四海皆準的評估法則,如果評估一個研究的品質,是必需回到研究問題的脈絡中,而且許多額外的因素都必需被考慮進來。

IMG 4361

本次討論會由SHS計畫推動辦公室王驥懋博士後研究員進行專題報告

Mode2知識所需具備的社會脈絡

在討論中,臺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王瑜君老師對於Mode1及Mode2的社會脈絡提出疑問。王老師以德國1968年的學運為例,指出60-70年代西方社會產生巨變,亦使得學界重整,許多傳統學科並無法面對、處理問題,因應許多新興學科(如:社會學、人類學)產生。然而,從報告中,僅看到了科學標準的定義,而不是Mode2科學之所以能夠產生的社會脈絡。

對於王瑜君老師所提出的脈絡問題,王驥懋博士回應道:這篇文章的最後處理了西方面臨經濟整合的問題。在全球化的條件下,知識必須快速去回應現實問題,這是Mode2知識能夠被生產出來的重要脈絡。同時,Mode 2結合西方審議民主、與參與式民主的出現,很強調公眾必須被涉入科學知識生產的過程裡面去,這個脈絡出現是很重要的。

台灣的核四爭議,正好說明Mode2知識出現的脈絡及必要性。台灣早期具有極為壟斷的政治制度,一群強調科學理性的技術官僚,保證科學技術是安全的,公眾毋須擔心。然隨著民主制度開始轉型,公眾可以參與知識生產裡,開始發現許多事情其實沒有像科學家講得那麼的安全。出現了不只有科學知識的問題,還涉入了「利害關係者」(stakeholder)及「在地居民」(local residents)的自身關懷,必須被考慮到知識生產當中,而並非單純去從科學來爭論安不安全。審議民主、台灣民主化浪潮,及公共對科學的理解,都是整合在一起,亦反應核四的整個脈絡。

對科學「知識即權力」(knowledge is power)及「無涉價值」(value-free)的反思

陳竹亭教授對Mode2的科學提出看法,認為仍然是個承認「知識即權力」(knowledge is power)的架構。Mode2的科學知識發展到後來,必然會面對Mode1強調「無涉價值」(value-free)的議題,雖然Mode1的科學兩百年來都十分強調科學本身是無涉價值的,但現今許多問題經常流於價值之爭,這是Mode2科學未來必定要面對的議題。

對於陳竹亭老師所提出的問題,王驥懋博士首先肯定科學知識生產具有有壟斷性的觀察,這實際上是科技與社會(STS)學者,乃至於科學知識社會學(SSK)學者研究關注的焦點,不斷去挑戰科學知識的壟斷,並解釋科學家知識權力的來源。許多科學家認可科學「無涉價值」的觀點,然而目前有許多社會學者的研究發現,科技實際上是連接著價值的。這是兩種非常不同的對話方式。在2006年,英國Goldsmith校內的一場座談會,確立了歐陸哲學的一個轉向:物件導向理論(Object-oriented Theory),開始從哲學中去回答什麼是「物」。嘗試去理解人如何理解技術及知識?物是獨立存在?或是因為人的價值才賦予它存在?這是一個極新,而且正在不斷爭論的問題。

如何對Mode2進行品質控管(Quality Control)?如何產生好的科學?

相較於Mode1知識的同儕審查(peer review),我們如何能夠評價Mode2知識,確認其生產出來的知識是好的知識?陳竹亭教授提到,現有Mode2知識的時間尺度(time scale)實際上都不足以對這樣的知識做出評價。北醫通識唐功培助理教授對如何確立Mode2知識的信效度提出疑問。東海社會系黃昱珽博士以DDT為例討論「世代問題」,對這個世代滿意的解決方案(DDT原先標榜著安全,能夠解決問題),對下一個世代而言卻是需要被禁止的方案。此外,黃昱珽博士亦提出東海在跨科際教育的實作上,察覺知識承載度不足的侷限。

針對這樣的問題,王驥懋博士回應:Mode2的知識實際上非常強調「彈性」與「脈絡性」的,重視回歸在地的社會脈絡,並不追求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形式。Mode2是不斷變動的知識系統,提出的解決方案需要涉入回應所有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使所有受影響的人們都可以參與知識生產的過程,共同來研發出一個演化的架構,不能化約到任何一個單一的學科裡。品質控管對於Mode2的知識生產而言,一直以來的確是飽受爭議的。Julie Thompson Klein於2008年的文章中(Evaluation of interdisciplinary and transdisciplinary research: a literature review),提出了七項評估原則。其中包括了,跨科際知識必須強調脈絡性,能夠檢視後來的發展是否能夠解決原先所設定的問題及目標;跨科際及Mode2的知識強調「合作」,合作當中必然有衝突,須以不斷地溝通與交往來解決。溝通與交往是否能夠使合作順利進行,溝通是否受到良好的管理,也是評估的標準。

SHS計畫推動辦公室將定期舉辦跨科際教育討論會,若欲獲得進一步訊息,歡迎加入:臺灣跨科際與研究線上社群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 and Research TW

參考資料

Gibbons, M. et al 1994. The New Production of Knowledge: The Dynamics of Science and Research in Contemporary Societies.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