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事故對我國核能的影響

作者|蔡宗翰(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

前提,我國在福島事故後的總體檢與核電廠改進已於前篇《台灣目前之核能概況》撰文,故此篇不再贅述,而以更廣泛的角度來探討事故與我國的關係。

日前民眾於台電台中營業處門口預演核災警報千人仆街「橫屍遍野」,希望台灣也能莫忘福島核災悲劇。(圖片來源 : coolloud/flickr)

清華大學核子工程與科學研究所李敏教授曾明白點出:「如果我們是第一個碰到如此事故的國家,我也許沒有把握說台電會處理得比日本人好,但是日本人處理福島事故失敗的經驗,提供我們很多學習經驗與預做準備的方向。」、「使用核電要承受風險,但不用核電也要承受很多風險,包括:能源安全、經濟負擔以及二氧化碳排放問題。」排碳強度即將成為國家競爭力的一部份象徵,以韓國為例,韓國一度電排碳零點四公斤,而台灣則是零點六公斤,主因是韓國核電佔比為百分之三十一,我國則是百分之二十。

福島事故後,德國、瑞士、比利時、義大利、科威特第一時間宣布不用核電,前三者原本就是支持非核政策,但仍有許多國家選擇核電,例如美國、英國,我國對岸的中國大陸更是不停歇的蓋核電廠,且早已設計並運轉其自行開發的CP1000核電機組,美國於去年(2012)核准兩部機組興建與運轉執照,為喬治亞Vogtle電廠,且美國核管會審查中的還有十一座電廠,包括十七部機組,英國則是宣布興建八座核電廠、十餘部機組,這種現象值得我們思考,選擇使用核電與選擇捨棄核電的關鍵是什麼?是愛護人民的差別?民主、共產的差異?歐洲版圖上就有明顯例子,法國為世界第二大核能發電國,其比例將近佔了該國總電量的80%,而鄰居德國,則是將能源政策導向於2022年完成核電廠除役,在不討論德國已經產生能源變遷過程的情況下,從歷史、政治、人民、生態環境、經濟、文化、道德、正義種種因素下,能否分析出誰做的選擇是正確?老實說,我們尚無能評斷其對錯,只能說各國做出了一個面對能源政策的選擇。

廣義的來說,法國因為本身擁有核電商轉技術,其公司名為AREVA,美國則是眾所皆知的GE,即通用電氣公司,另外是西屋電氣公司-Westinghouse,而德國已漸進式的在能源變遷道路上,且因政策走向加速廢核,德國幾家電力公司向政府求償或求於國際仲裁,若電力公司向德政府求償成功,政府將需支付龐大賠償,要記得「政府出錢就是人民出錢」這句話,因電費明顯上漲,且高於歐洲各國,德國礦業、鋼鐵業、化學廠皆受到成本影響,外資有理由選擇撤出德國,另外也包括因生質能源需大面積種植,砍伐林地的現象使部分德國人開始反思環境保護、綠能、減碳之間的關係,這似乎陷入一種混沌當中,到底什麼樣的選擇是「節能、減碳、救地球」?朋友們,你心中是否跟我一樣有此疑惑?在氣候變遷議題下,有人組織了「2013氣候正義計畫」,為了探究海平面上升在低度開發國家的因應之道,將前往非洲、歐洲等地,是不是也應該有另一批人來組織「能源正義計畫」?而何謂「能源正義」,在提出之前一定要想清楚,不應流於標題口號,而是經過分析的結果。

作為學生、上班族般的普羅大眾,我們真應該謹慎思考一下,核電廠除役後,有什麼形式的能源可以取代遺留下來的龐大電力供應缺口,我們的經濟與國債增幅是否可承受因非核政策產生的財政壓力,雖然福島事故造成我國群體對核電廠的反彈,政黨也順應時勢極力促成「非核家園」的目標,但心想,從一九七九年美國三浬島事故至二零一一超過三十年的時間,類似事故未曾再度發生,以我個人看來,其實已是核能界面對工程問題不斷改進的結果,但不可否認的是,類似事故一旦發生,即會造成一定規模的災害與恐慌,在「台灣目前之核能概況」中提及的「斷然處置」,也就是因應我國北部人口密度高,不可能承受核子事故損失,要大規模疏散更是困難重重,才因此制定了「機組斷然處置程序」,盡一切手段阻止事件惡化為核子事故的發展,這就是從福島事故中學到的教訓,日本在事故發生後,從區域居民疏散、失去緊急用電、不願放棄電廠,最後才選擇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灌入海水棄廠,整個過程導致輻射外洩,造成更多經濟損失。中央大學地球物理研究所馬國鳳教授曾前往日本參加福島事故研討會,提及與會專家皆有一個共識:「面對規模九的大地震,要有進行斷然處置的準備,降低後續災情。」心想,如果福島事故發生當下,亦即已知失去緊急用電後,馬上決定棄廠,那將可大大降低事後損失,雖然棄廠的決定會造成電力公司龐大損失,但起碼毋須面對爆炸、放射性物質外洩等周邊意外。

福島核災一度造成台灣民眾對於放射性物質隨風擴散到台灣的高度危機感,政府也相當把關,隨時藉由全國加上外島的三十個輻射監測站,二十四小時報告環境輻射劑量,畢竟輻射安全影響飲用水、食品、人體吸入與接觸等各種層面,福島距離台灣一千公里,但我國離對岸中國大陸最接近的核電廠才僅一百三十幾公里,倘若對岸發生核災後,中國大陸政府隱瞞不報災情,放射性汙染擴散到我國後很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當年蘇聯發生車諾比事故時並未即時公開資訊,瑞典在偵測到高劑量放射性物質後,曾透過外交官詢問蘇聯,但未獲得直接證實,而我國於福島事故當年(2011)十月二十日與中國大陸簽訂「海峽兩岸核電安全合作協議」,此協議是在第七次將陳會談中簽署,以此增進雙方因應境外嚴重核子事故的應變能力,明訂兩岸以「對等、尊嚴、互惠」的原則進行合作與交流。

兵法有云:「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盡管天威難測,相信除了我國,世界各地擁有核電廠的國家都會在核島核災後做足準備,無論是制度層面、講求用人專業、安全程序、提升安全層級與多樣性因應設備的設計,面對複合式的天災,沒有一個國家敢掉以輕心,在面對我國能源議題時,選邊站之前應當思考自己立場為何,除了不能只是拋出問題未顧及實際層面,年輕族群更應該懂得獨立思考,學習分析跨領域的問題,這才是我國未來主人翁應有的風範。

參考文獻與延伸閱讀

核能安全與應變事故研討論壇,民國100年四月二十三日,國立台北科技大學

日本福島事故周年省思論壇,民國101年三月十二日,聯合報

海峽兩岸核電安全協議說明,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電子文庫核能專題】臺灣目前之核能概況 http://shs.ntu.edu.tw/shs/?p=19338

中華民國核能學會 http://www.chns.org/index.php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