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水共生之台灣西岸地區

撰文作者|郭倍宏(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研部/國立臺灣海洋大學商船學系)
特約編輯|林彥廷(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水土資源失衡即會產生地層下陷現象。(照片來源:I-Ta Tsai /Flickr)

什麼是地層下陷?

地層經由壓密作用降低未固結沈積物之孔隙率,導致地面下沉的現象[1]簡單來說就是地面和原本水平面之間有下降的現象發生。

而地層下陷又分為自然因素和人為因素,自然因素可能是板塊運動,且下陷速率十分緩慢;人為因素可能是超抽地下水或開發石油等,其所造成的地層下陷速率是自然因素的數十至數百倍以上。

而對於環境的影響又包含、地下水資源含蓄能力降低、低窪地區易氾濫、生態系統破壞等。沿海地區則易發生海水倒灌和地下水鹽化,造成人民生活的困難。

臺灣目前地層下陷的現況

 

宜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等七個嚴重地層下陷縣市,各發生下陷區域之共通點皆為處於新生代沖積扇與供水管線末端,地面水取得不易或已受一定程度之污染。因此,各產業在為滿足用水需求及發展標的之前提下,質量穩定、低廉且方便汲取之地下水遂成為最主要之用水來源;原屬台灣區域沈積環境中之平原邊緣,地質組織又多呈現細粉砂、黏土等較細顆粒材料堆積之互層狀態。一旦經長期短時間大量抽取地下水,急遽的地下水位下降變化,極易導致地層中之有效應力增加而形成地層壓密下陷之現象。

台灣地區因經濟發展,各產業用水需求量增加,在地面水供應不足,以及地下水使用成本低之情況下,使得許多地區之地下水受到超量使用,並產生地層下陷災害,造成水土資源相當大的損失。

為有效減緩地層下陷,經濟部水利署進行台灣已地層下陷及具地層下陷潛勢地區相關地層下陷量及地層壓縮量之調查。由近幾年長期監測資料得知,彰化、雲林、嘉義等地區下陷速率有略微減緩的趨勢;而台北、宜蘭、台南等地區,則無明顯下陷區域。以嘉義為例,每年的最大年下陷速率,從民國80年的21公分/年,到民國96年已減緩為3.8公分/年,持續下陷面積為26.1平方公里。由監測資料顯示,民國93年以前,嘉義持續下陷面積都維持在200平方公里以上;民國93年以後,嘉義地區下陷趨勢,已產生顯著變化:下陷面積持續縮小,顯示嘉義整體的地層下陷已獲得控制[2]。

根據現況,或許因台灣的天然環境使得本身水資源不足,而產業用水量大,這種矛盾的情況,超抽地下水成為必然的情況,而除了在技術上做改良外,是否回歸到產業的轉型,抑或用水量的限制,甚至是完整的水資源分配規劃,使得臺灣地層下陷的情況得以舒緩

解決方案

臺灣地區因經濟蓬勃發展,以致各標的用水需求量急劇增加,在地面水水源供應不足,以及地下水使用成本低廉之情況下,使得民眾紛紛大量開鑿水井抽取地下水使用,致使西南沿海地區因地下水抽用量遠超過補注量,結果導致地層下陷,發生海水入侵地下含水層,造成土地鹽化,影響水土資源之開發利用。

目前經濟部水利署委託成功大學地層下陷防治團隊有提出第一期與第二期的下陷防治執行方案,根據第二期的執行方案,執行時間為民國90年1月1日起至97年12月31日止:

延續一期方案工作,全面辦理下陷區水準網檢測、監測井監測、基本資料蒐集,以及加強預警機制外,並選取彰化、雲林兩地層下陷嚴重地區為治理示範區,作整體性、多方向性之防治處理。

而目前在法制面也有相關作為,立法院於2013年五月三讀通過水利法第93之6條文案,賦予未來行政機關可偕同當地警力,進入私人空間檢查是否違法抽取地下水,以保障國土安全的法源依據。

違法超抽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地基土壤流失,經濟部在議案文書中指出,地層下陷分層監測發現,主要密壓區為深度200公尺的土層,報告書研判,除了台灣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及農田水利會的公有水井達到此深度外,部分私有工廠私設違法水井,也達此深度,但目前法令並未賦予法源,根本無從稽查,形成防治漏洞。[3]

不管是制度面亦或是法制面,也就是為了防止人民私自抽取地下水,但這讓我們回過頭思考一個問題,抽地下水的原因本身因為台灣西部水資源缺乏,若不解決水資源缺乏的問題,限制抽取地下水或許能暫時緩解地層下陷之疑慮,但是否只是治標不治本?而西部地區耗水產業的持續發展,相較於水資源匱乏之問題,所謂治本的問題是否為整個國家產業政策的走向呢?

後記

臺灣地層下陷最早發生於臺北,而後西部沿海日趨嚴重,除了農業,工業也均超抽地下水,雲林地區最為嚴重,而其原因根據官方說法,因為沒有蓄水庫調配地面水,而又因地面水不足而過量抽取地下水。而有研究指出,雲林縣地下水資源的豐沛與匱乏及其環境災害,並不全然取決於資源的質與量,更在於資源分配的不均與集中[4]。

如果從整個社會和歷史的脈絡去看,雲林是複雜的產業區,六輕、蔬菜、輕工業、高鐵站等產業轉型,從原本的稻米產業,漸漸變為工業型態,而這些產業皆需大量地用水,同時地層下陷議題不該只是環境議題,同時是政府政策主導的方向,如果單就因農業用水超抽,而造成地層下陷,這樣單一分析過於武斷,國家政策造成農民抽地下水,而工業與畜牧業更同時加深了對於地下水地依賴,上位者對於管制政策和不了解當地人民用水邏輯所造成的認知誤差,這種種因素,更加深了對於為何超抽地下水,非一簡單幾句話能概全。

前文提到許多文獻和資料關於地層下陷的原因和政府提出的解決方案,而回歸到根本,如何改善人民的生活和環境共榮,才是最重要的問題,地層下陷不再單純只是環境問題,也是一複雜的社會問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

[1]賈儀平,地層下陷,臺灣大百科全書,文化部,2009年9月24日
[2]經濟部水利署地層下陷資料庫
[3]嚴查超抽地下水 水利法三讀賦予法源,自由時報,2013年5月28日
[4]何俊頤、王冠棋(2012年1月)。雲林地層下陷危機與地下水抽取的政治經濟學分析,2012年文化研究年會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