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極端氣候帶來的臺灣水危機

撰文作者|楊啓弘(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研部/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系)
特約編輯|林彥廷(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曾文水庫(照片拍攝:林彥廷)

氣候變遷,水危機愈趨升高

水已是21世紀地球最重要的戰略資產,不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而是有其極限的「能源」,聯合國自2008年開始進行「水的十年」運動,2009年公布的《全球水資源發展報告書》中更明白點破全球水危機日趨惡化,到了本世紀中期,全球五大洲將高達70億人口面臨缺水危機,臺灣也不例外[1]。

進入21世紀後,極端氣候頻頻地在世界各地發生,甚至快成為一種「常態」,學界普遍認為與全球暖化引起的氣候變遷有高度相關。而近年在臺灣,每逢梅雨季所降下的雨量、強度屢創新高,與10多年前梅雨時節細雨紛紛的印象已大有改變,此現象是否為氣候暖化所致,引起學界的討論與不同意見。

贊同意見指出氣候暖化改變了全球水溫循環以及大氣與海洋的交互作用,使水氣大量集中在鋒面及沿海地區,反觀內陸或偏遠地區則是乾旱、高溫,所以位於太平洋邊緣的臺灣,其極端降雨現象日益嚴重;而反對意見則認為,氣候暖化確實會造成暴雨機率增高,不過並不能直接將其認定為主因,今年的梅雨是兩方空氣本身的結構完整、強度夠強的關係,且大氣的自然震盪有一定的循環週期,降雨強度增強和「年代季變化」也有關係,因為大氣的震盪有高、有低,影響著大雨、小雨,只是據目前的資料看來,震盪已延長到30年、60年或80年而延長了週期時間,因此未來仍有可能回歸到過去梅雨時節陰雨綿綿的形態[2]。

澄清湖淨水廠(照片拍攝:林彥廷)

臺灣的水不患寡而患不均

然而,上開提出反對意見的學者柳中明亦不諱言,氣候變遷的威脅,不只在於變的極端,更在於它變得極快。極端氣候使老天爺翻臉如翻書,不僅全球雨量變化逐年加劇,臺灣過去10年,有5年水災接旱災,2009年莫拉克颱風侵襲3日,臺灣有26%的國土淹水,臺灣瞬間從7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變成50年來最慘重的水患,這樣旱澇迅速交替的劇本,近年來不斷在臺灣重複上演。

其實,台灣每年平均降雨量(北部年平均2800毫米,南部年平均2200毫米)為世界平均值的2.5倍,已算的上得天獨厚,但是中研院地球科學所研究員汪中和指出,過去60年來的趨勢,臺灣3/4的國土,總降雨量與降雨天數已在減少當中。除此之外,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劉紹臣認為,降雨型態的改變亦為重要的影響因素,他指出過去百年來臺灣平均溫度上升1.1度,而溫度每上升1度,就會增加7%的水氣,致使大氣對流更旺盛而出現強降雨,故平均過去50年內台灣最強降雨出現的頻率增加1倍,這也意味著,臺灣比過去更容易遭遇洪水肆虐;另外,因臺灣天空下毛毛雨的機率已下降一半,小雨天數也減少一半,臺灣弱降雨減少,是全球最明顯的區域之一,土地缺少小雨潤澤,沙漠化的風險提高;依其研究預估,到了本世紀末,臺灣最強降雨會增加280%至560%,弱降雨將減少80%,一年只有7天小雨,造成臺灣不但水災會更多,旱災也會更頻繁[2]。

臺灣水資源管理政策之錯誤

聯合國的《全球水資源發展報告書》認為水資源最大的危機,是出在管理錯誤,使得水資源被「過度使用」和「錯誤使用」,遺憾的是,這兩種錯誤皆在臺灣發生:

  1. 長久錯誤的給水政策:

前水利署署長陳伸賢坦言,政府決策的用水思維的確需要調整,過去只要用水單位提出需求,水利署二話不說,給水了事。其實,臺灣不是上天給的水不夠,而是管理不夠,水資源管理者常常都是供應優先的想法,只要有人、有工廠要水,常常都是挖東牆補西牆,若再不夠,就要稻作休耕,完全沒有體認到「水資源有其極限」的現實[3]。

  1. 水庫與自來水管線的管理疏失:

在坡陡流急的臺灣,要將雨水留在陸地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近年來的高度都市化,造成土壤的吸收力退化,雨水只要數小時就會衝進海裡,想留住水似乎僅能仰賴水庫。只是臺灣的水庫容量小,總共只能容納20億噸的水,水庫每年至少要填滿3次(石門水庫要5次)才夠臺灣一年的用量,再加上水土保持不力造成水庫淤積嚴重,全台水庫的總容量已經減少22%,光靠水庫的維護與興建,解決不了這個島上長期的水資源需求。

自來水管漏水更是長期縱容的管理疏失,臺灣自來水管漏水率由2008年的22%到去年的19.55%,皆比全球平均值18%高,而鄰國日本更是只有平均僅有7%,長期導致水資源大量浪費,據統計,去年台灣漏水率為19.55%,漏掉的水量6.09億噸,相當於白白損失1.8座翡翠水庫的蓄水,十分驚人。根據國際水協會(IWA)的標準,每年要更換總管線長度1.5%,才算不浪費水,相較之下臺灣每年的換管率只有0.65%。雖然台灣自來水公司計畫,未來9年再投入新台幣645億元改善管線,希望在2022年時,將漏水率由目前的19.55%,降至14.25%。不過,即使斥鉅資,9年後,預估全台每年流失的水量,仍高達1.3座翡翠水庫的蓄水量[4]。

用最高規格的管理面對水危機

今日我們活在一個氣候變遷快速且極端的年代,而臺灣就位在全世界最大大陸和最大海洋的邊緣,極端氣候的衝擊也會比其他國家大,面對這個現象與隨之而來的水災害、水危機,在這個島上生活的人民和政府,應該作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打算,以最高的規格建立防災體制與水資源管理,以荷蘭為例,永續發展的位階已是國家安全層次,且超越所有部會,有指導、掌握國家發展走向的高度,我們對於這樣的認知顯然還相當不足。臺灣的給水政策,除了總量管制外,亦可從水源多元化的角度重新思索,目前台灣所有的農業、工業及民生用水,皆是來自相同的淡水水源,但國際水協會(IWA)已經從用水端思考起,嘗試鋪設兩種不同的管線,區分淨水與原水,以減少供水壓力。另外,建立穩定有效的水回收系統,不僅可降低未來洪水的威脅,還能減輕對水庫的依賴,長期來看亦為相對低成本的調適方案[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1] 聯合國《全球水資源發展報告書》 (3rd UN World Water Development Report, 2009)
[2]郭琇珍,氣候暖化梅雨趨強? 學界各有所見,台灣醒報,2013年5月23日
[3]蕭富元,要命的水,天下雜誌,2009年8月12日
[4]改善漏水率 台水645億治水9年,中央廣播電台,2013年4月18日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