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自由論壇NO.3-學界與社會的關係:回顧過去幾年的防疫經驗(王道還專題演講

主題:學界與社會的關係:回顧過去幾年的防疫經驗

演講人:王道還(中央研究院史語所)

科文計畫 ─ 北區自由論壇2011.05.10

口述/王道還      文字整理/胡心怡

回顧當時SARS的狀態

我今天的題目是學界與社會的關係。我假定大家都看過我們在通信過程中所附的資料,特別是New York review of books那篇報導,我覺得那篇報導反映了部分我的懷疑跟心情,事實上也反映了過去二十年來對於美國式的資本主義化醫療體系的許多批判。我就從自己在SARS期間的一些觀察體會,還有我這幾年陸續一些想法來談我認為是問題的問題,所以還是從我個人記憶開始。已經過了八年了,整整八年,這時間過得太快了,2003年4月24號禮拜四,和平醫院封院,而且是無預警封院,結果一整天電視反覆的播放,我只能說:「鬼哭神號」;我現在印象還非常的深刻,它反映出了一個失控的現象失控所以台灣2003年發生的SARS在我看來是一個失控的故事,政府失控,學界失控,媒體失控。

我覺得整件事國內並沒有一個很好的討論,大概我只看到一本有見地、非常solid的討論,可是到現在為什麼大家都已經忘了?我越來越懷疑,這整個SARS記憶會像20世紀1918年大流感一樣,整個記憶在整個社會,甚至在歷史中都消退。再回到這件事情來,電視整天播放,我當時就在想:「我們可以做甚麼事情?」,沉澱了一晚上後,我就打電話給聯合報副刊說我能不能寫一個甚麼東西?於是我就寫了這一篇「傷寒瑪莉」,這是二十世紀公衛史上非常著名的一個例子,當然它本身也是一個悲劇,可是真正重要的是我寫傷寒瑪莉(這是我的副標題),公衛俘虜,就是為了要增進或者保證社會的福祉,我們必須要犧牲特定個人的福祉或是自由。我會寫這一篇是要提醒大家:一直到二十世紀初,現在醫學仍對公衛沒有絕對影響傷寒瑪莉發生在20世紀初,公衛仍然受制於我們對於瘟疫的想像。這想法其實源自Susan Sontag?寫過《Illness as Metapmor》(1978年)、《AIDS and Metaphors》(1988年)這兩份essay相隔十年,現在已經是經典之作(臺灣翻譯為《疾病的隱喻》大田出版社)。

Plague的定義

英文的plague,中文有兩個不同的翻譯:一是黑死病,一是鼠疫;Plague本身已經變成一個metaphor,它的意思就是突然爆發,重要的關鍵字是爆發爆發的急性致死傳染病。所謂的爆發就是說傳染速率相當的快,我們現在仍然在用這個意思,但其實包括學術界以及一般的媒體,plague也可以來指涉「慢性病」,最有名的就是the white plague,它指的是TB,肺結核絕對不可能是爆發性的急性傳染病;但我們都知道過去幾百年,TB殺死的人可能比任何一個其他的傳染病都要多。

現代醫學關鍵性的突破:20世紀

回到主題,就是到二十世紀初,現代醫學仍然對公共衛生沒有直接的影響,那現代醫學到底怎麼回事?現代醫學事實上到十九世紀才成熟,不過最關鍵性的突破,是在二十世紀,是magic bullet,魔彈。魔彈是什麼東西? 魔彈就是特效藥,有針對特定疾病的特效藥。二十世紀第一個十年,有治療梅毒的特效藥,五百年來第一次找到,假如我們用西元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把梅毒帶回舊世界來算的話,整整五百年(1909年)終於有了治療梅毒的特效藥。而第二個里程碑是要再過二十年(1930年),是一般性的消炎藥(磺胺藥),就是非抗生素的消炎藥,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在風雨欲來的時候,在1930年代。我們一般認為真正的魔彈是抗生素,是盤尼西林,1942年盤尼西林才能夠量產(不能量產的盤尼西林是沒有用的,這在盤尼西林研發史上,這個是很明確的一個具體的事實。),因此盟軍在諾曼第登陸之前,已經有了大量的抗生素在手上。

1918年大流感的影響

就是說你看剛剛這些年代,我刻意把這個年代列出來是有意義的,因為我要說明二十世紀出現了一個暴露現代醫學無能的瘟疫,就是1918年的大流感。你看看the deadliest pandemic,這雖然是代表二十世紀初期的一個傳染病死亡人數,可是事實上整個二十世紀都是這樣。因此我們來看什麼叫做plague? 十九世紀末時每個人的平均壽命,大約是四十歲,在二十世紀第一年(1901年),49歲,然後1917年跟1919年是五十一歲,真正有意思的是在這裡:二十世紀的第一年,1901年,1917年、1919年五十一歲,也就是說將近二十年平均壽命只增加了兩歲,我為什麼把1918年漏掉?因為1918年39歲,美國平均壽命只有39歲,原因在哪裡?原因就是這個the deadliest pandemic。

正因為在二十世紀初發生了這麼一件事,因此它似乎投下了一個非常長的shadow,所以我們出現了1976年的豬流感,2009年的禽流感,全都造成了恐慌。1976年的豬流感是虛驚一場,美國政府有委託學者完成一份報告,現在已經是所有公衛學程必讀的一本書,但同年Mcneill出版了另外一本書人與瘟疫(天下文化出版),這本書的重要性在哪裡?這本書真正有意思的是,它討論了瘟疫對人類歷史的衝擊。我一直覺得瘟疫對人類歷史的衝擊,事實上是有一個很特定的背景的,關鍵在於人類是地球上唯一遍布全球的物種,這事實可以得到一個重要的結論,那就是:不同人類社群生活在不同的生物環境裡,人類瘟疫史的基本場景就是在這樣的背景裡面發生的;所以瘟疫對人類歷史的衝擊,簡單來說就是源自外地族群的病源,對本土疾病模式的衝擊。這本槍砲、病菌與鋼鐵(時報出版)大概把這一主題表現得最好。

那2003年的SARS風暴,我前面整個的鋪陳是想說:我認為當時我們有足夠的思想資源來面對SARS,可是從一開始媒體就使用「來勢洶洶」來形容SARS,但SARS什麼時候來勢洶洶過?我要說的是SARS從來就不是plague;我們先回到1918年大流感的經驗,禮拜一出現第一個死亡病例,下禮拜就出現第一百個,這才叫做「來勢洶洶」。

世紀黑死病」這封號的使用是精準的嗎?

1981年6月5號,美國的CBC第一次宣布愛滋病的病例,我特別強調這個時間點,愛滋病出現至今整整三十年,其實1985年是我剛好到美國的第一年,我秋天在宿舍裡看電視就看到「panic」;我現在回想起來,和平醫院的封院所造成的恐慌,跟我當年所看到的那種恐慌,就程度上來說差不了太多,可是問題在於愛滋病我們幾乎不假思索地就說,這叫做「世紀黑死病」。問題在於它是嗎?它1981年發現,1996年起感染率、死亡率都急速的下降,特別是在美國,到了2007年年底,合計美國的死亡人數是57萬人,現在每一年死亡一萬八千人,這個數字有意義在哪裡?記不記得我剛剛給大家一個數字,美國的平均壽命1917年、1919年是51歲,可是1918年卻是39歲,這個39歲怎麼來的?這是美國在1918年從九月開始爆發的大流感,整整四個月之內,死亡超過五十萬人,主要的是青壯年,因此把美國人的平均壽命給拉下來了;可是將近三十年死亡五十七萬人,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說,你都不能把它比喻成黑死病吧?愛滋病全球死亡人數在25年內是兩千五百萬,1918年大流感,當年的估計是兩千萬到四千萬人,現在新的估計是四千萬到一億。假如數字會說話的話,這個數字說的話特別響,2006年全球死亡人數:兩百九十萬人,到了2009年全球死亡是一百八十萬,這全部都是WHO的數字抄出來的,然後2008年估計死於瘧疾的人數,全球是一百萬。

關於SARS的病例

所以說SARS來勢洶洶是完全沒道理的,這裡面涉及到的問題是,根據我們現在所知道的,2002年十一月初開始出現第一批SARS的病例,中國大陸叫做「非典」;然後三個月以後傳入香港,一直到2003年3月15號,WHO把它取名為「SARS」,我要特別強調「三個月以後」,看出問題來沒有?地球上交通最繁忙的鐵路,大概就是從廣州到香港,那麼大量的人流,結果這傳染病還需要花三個月才傳到香港,這證明什麼?證明這種病根本不會傳染嘛!很難傳染嘛!所以看這統計數字,全世界感染人數是八千多人,全世界死亡人數七百多人,然後這是分項,這都是感染人數。真正有意思的在這裡,台灣一個數字一個數字往下看,通報病例3000,疑似病例1300,然後可能的病例再腰斬664,然後確定病例346,死亡病例73,而且還分什麼所謂直接、間接的,細節我就不多談了。這些數字告訴我們的就是「恐慌」,這不是plague,這是panic。所以張五常當時提出來的問題,我覺得到現在為止沒有人當他一回事,但他說的一點也沒錯:「這個根本不是plague,結果它對經濟有那麼大的衝擊,這是不通的。」,我給各位另外一個數字,在同一個時間台灣自殺、車禍死亡人數就是346個人。

其實是有人在檢討SARS,像這本書《中國瘟疫史》(前衛出版),及目前為止我覺得到寫得最好的一本書《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時》(玉山社),寫得很仔細,事實上也有親身的經驗,他還跟WHO的防疫人員有接觸…等等,非常棒的一本書,可是我不認為這是定論,只是說這書有很好、很堅實的起點,我們應該會有一些更細緻的討論才對,畢竟整個SARS不是一個單一面向的故事,也不僅僅是一個防疫的故事,所以我才會認為應該有更多人討論才對。

我們談談下一個烏龍:禽流感,2003年一直到年底,alarmist,像陳文茜一直在她的節目裡面,找蘇益仁來說這些事情,談的好像世界要滅了,2003年年底,WHO發出警告,2003年年底喔,到今年多久了?七年半之後,就4月21號的最新數字統計:全球病例552個,死亡322個,你看這些數字你不會覺得可笑嗎?印尼埃及最多,可是印尼跟埃及的pattern很不一樣,我要特別提醒大家,印尼跟埃及在地理上是差很遠的;各位請看這個數字:埃及得病人多,死亡率低,而印尼就是死亡率比較高,可是真正重要的在這裡,這叫「來勢洶洶」?我個人覺得,假如從真實的案例裡面來定義來勢洶洶的話,那來勢洶洶的定義,應該是禮拜一出現第一個死亡病例,下一個禮拜一出現第一百個,這個不是理論,這是empirical observation。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dam 說:

    增強邏輯及判斷力,感謝您-王老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