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與永續文明

By Jwu-Ting Chen, Emeritus Professor Chemistry, NTU (轉載自中研院知識饗宴系列 V9,2013)
圖一  印加古城瑪丘比丘(Macchu Picchu)

圖一 印加古城瑪丘比丘(Macchu Picchu)

楔子

能源和文明的永續到底有什麼關係?

華夏文化在世界文明中是綿延最久的文明之一。但是先跑的不一定贏,現在贏的也未必永遠贏。

從地球自然史的眼光來看人類文明,不過是永恆中的一瞬。我們創造出來的文明,在兩百年內,已經將儲存在地表上可用的淺層油耗盡泰半。好日子還沒過多久,突然能源危機就成了已開發及開發中國家的夢魘。能源危機就是指在經濟上能源供給發生了瓶頸壅塞現象。一般庶民更容易感受的是地區油電漲價反映在工業原料、交通燃料、或民生物資上,價格都明顯的上揚。全球油價的上漲趨勢是不可能回頭的。在二十一世紀,我們必需面臨方便開採的石油愈發供不應求。這是全世界的難題,而臺灣更是一個沒有天然能源的國家,我們將如何因應以度過難關?

歷史上的文明起落

從科學家的觀點,能源和資源其實是一體的兩面。地球上有多少能源?能供給多少人口過甚麼水平的生活?當科學家說地球上的能源和資源都是有限的,是根據那些知識的立論呢?首先我們先看看歷史上,人類有那些輝煌文明的起落。

二萬年前歐洲的克羅馬儂人在洞窟中留下了驚人的壁畫。三千年前中東巴比倫宏偉的城牆和城市,今天只能在博物館中找到斷垣殘壁。中國夏商的傳奇,一直到二十世紀出土的商墓中才獲得了實體的證據。三千年前埃及的金字塔已能將抽象的幾何之美融入建築技術;無獨有偶,八百年前墨西哥的阿茲特克人將天文融入金字塔的建築。南美洲祕魯高地的印加帝國(圖一)及柬埔寨的吳哥窟在近千年前都以精緻的灌溉工程與農耕技術創造了百萬人口的皇城。帝國樓起樓落,繁華落盡的輝煌早已湮沒在荒煙漫草之中,他們的後代淪落之時,都不知道祖先如何散盡昔日的光彩。

圖二 復活島上的巨石像(Ahu Tongariki Moais)

圖二 復活島上的巨石像(Ahu Tongariki Moais)

東太平洋有一個復活島,距離南美洲西岸不足500公里。以臺灣為文化母島的南島文化先民曾經乘風破浪,駐足於此。復活島曾經有過參天的椰子樹矗立在整個島嶼,現在只有向海環島而立高達數公尺的的巨石頭像,漠然地迎接著日頭的起落,唏噓過往的榮景(圖二)。

歷史上多少令人神往的文明,消弭猶如飛鴻踏雪。也難怪眾多無知之士穿鑿附會於神幻奇聞或外星玄說。利用群眾不求勝解的好奇,大賺收視率的銀子。今天的科學考古、語言文字學、生命科學、地球科學的知識都指向,無論是天災與人禍,一旦重創生態系統,不論多光鮮自豪的文明也可能無以為繼,失去永續的機會!

近兩百年來,歐美隨著工業革命之後,趁著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與科技文明急遽發展之勢,政治及經濟勢力如猛虎出匣的攫奪了全球大半的資源。另一方面,經歷理性主義與啟蒙運動洗禮的歐洲也促成了近代科學的崛起。科學使得人類獲得了認識物質世界新的窗口,不僅擴張了我們五官與經驗的疆界,正確的科學理論甚至使得人的心智思維無遠弗屆。當我們開始知道宇宙與自然之中物質與能的關係時,終於有了不同於昔日的知識來認識人類的過去與今日,甚至揣摩我們與週遭世界的未來。

科學家眼中的物質與能

希臘先哲赫拉克立圖斯認為世界是一種流變的狀態(fluxional state),每天升起新太陽,所以火應該是萬物之源。這種想法和今天「能」的流動變化概念及能與物質的關係儼然相似,卻又似是而非。

物理學家定義「能」可使事物作工、使力或發生功效或行為。換句話說,物質的改變必然伴隨能量的變化。而一般人對「能」的概念最直覺的印象應該就是「熱」。科學對「能」的尋根之旅終於在二十世紀找到了宇宙源自「大霹靂」(Big Bang)的證據。雖然大爆炸並不是產生「能」的終極因,但是哈伯望遠鏡更進一步的讓科學家知道大爆炸發生在137億年前,目前還在持續膨脹之中(圖三)。

圖三 宇宙源自137億年前的大霹靂

圖三 宇宙源自137億年前的大霹靂

在宇宙漫長的歷史中,伴隨著星雲、太陽系、行星的形成,有許多種形式的「能」伴隨著物質的演化。最早隨著宇宙出現的就是光與熱。19世紀麥克斯威爾才發現光就是電磁波。雖然人類的眼睛只看得見七彩的可見光,但是比可見光(光量子)能量更大的還有紫外線、X射線、伽瑪射線等;比可見光(光量子)能量小的依序為紅外線、微波、各種無線電波等。

愛因斯坦最有名的方程式就在陳述物質和能量在特定的條件下是可以互變的。 今天科學的宇宙觀認為宇宙初始的能量和質量互變,於是產生了一個粒子組成的世界。爆炸後的宇宙逐漸冷卻下來,一小部份形成次原子粒子,再形成原子。光譜學還告訴我們這些原子中約有60%的氫原子,約有37%是氦原子。太陽中最多的元素也是氫,約有73%,氦則是25%。

太陽是宇宙中典型的能源庫。太陽是恆星,不斷的進行核融合,將輕的元素轉變成重的元素,同時放出「核能」。今天的太陽大約已有五十億年的歲數,而且應該有過前世。因為恆星爆炸成超新星後,再重新凝聚,才可能形成元素種類眾多的行星。太陽核能的一部份能量以「光能」的形式釋出,地球就是最大的受惠者。

靠著「太陽能」的蘊育,地球是一個由88種元素組成的繽紛世界。最多的元素是鐵約35%,但鐵幾乎都在地心。其次氧原子佔30%,氧卻是地殼中最多的成分。地殼中次多的是矽,矽和氧就組成了砂、石、土壤的主要成份。地球組成並不均勻,88種原子以不同種類、不同數目、不同方式的結合而且變化,造就了多采多姿的大自然。

地質學的研究顯示地球已有46億年的壽命。這個不尋常的星球早就形成了一顆硬質行星,就是有固態的地表。克卜勒在約五百年前就發現地球的公轉軌道是非常接近圓形的橢圓。目前衛星最精密的測量得知,地球公轉半徑147,098,290 ~ 152,098,232 公里,是距離太陽第三近的行星。以每小時107,200 公里(即每秒鐘29.78公里! )的速度,每365.256363004 日繞行太陽一周。從數據上讀不出奧妙,但是地球的條件十分適合原子結合的變化,形成了不同組成的物質。這些變化所吸收或釋放的能量就是「化學能」。

 大自然將「太陽能」轉換成「化學能」來使用,化學能是創造新的化合物最重要的能量來源。分離的原子結合時釋出化學能,結合的原子分離時要吸收化學能。原子既然可以多樣多方地組合成化合物,化合物也可以經過各種化學反應轉變、分解或再結合成更大的化合物。有些反應進行時會放熱,也有反應進行時會吸熱。所以光和熱都可以與化學能相互轉換。

圖四  阿波羅17號從太空所拍攝的地球(宛如一顆藍彈珠)

圖四 阿波羅17號從太空所拍攝的地球(宛如一顆藍彈珠)

經過凝析過程的地球,輕的物質在外,重的物質在內,形成了氣圈、水圈、與地圈 (圖四)。大氣中最多的是氮分子(N2),還有充足的氧分子(O2),分別佔78.08%與20.95%。臭氧分子(O3)雖不太多,卻能在平流層的高空有效地吸收紫外線。大氣中0.039%的二氧化碳及約1%的水蒸氣能吸收地表反射的紅外線,而發揮溫室效應。地表能將溫度穩定的維持在–90 ~ 60度之間,平均溫度為15度。和太陽表面的6000度、金星上的460度、火星的–63度相比,真是十分的「溫和」。溫室效應對調節地表的能量實在是功不可沒。

雖然大地之母有時仍然以激烈的手段形塑整治地球,火山、地震、洪水、風暴、砂塵暴…等從來不曾停止,但這也是活躍的行星(living planet)具有能量的表現。最特別的就是地球表面有71%被海洋覆蓋,豐沛的水滋潤了地表,生命由此而出。

生命與能

地球最獨一無二之處,就是充滿了生命。從最高的山巔,到最深的海洋;從炙熱的沙漠,到極凍的兩極;從亙古至今,地球的生命圈自三十多億年前出現後,容或有所消長,卻從未完全消失過。

如果把地球46億年的演化歷史換算成我們熟悉的24小時(圖五),最初的生命化石約出現在36億年前,還不到早上6點鐘。最早的光養細菌可能出現在二十億年前,還不到正午。藍綠藻約在中午時出現。真核細胞距離現在約12億年,就是下午的時間才有了細菌。海藻的出現已經過了下午六點鐘。藻類是重要的營養源,有了藻類,海中的有殼無脊椎動物就有機會蓬勃生長。

距今約五億年的寒武紀(Cambrian)之前,相當於晚上約十點鐘,地球上發生過嚴重的大滅絕事件。在加拿大的洛磯山脈以及中國大陸南方的碳酸鈣方解石或大理石岩層中,都可以找到很多有殼類生物的化石。這些生物都早已滅絕,不再存在於地球上了。大規模的滅絕會造成生態區的空位,自然生物界中大破壞之後的創造發生過不只一次。古生代末期泥盆紀(Devonian)時,海中的生物上了陸地,兩棲動物促成了爬蟲類及恐龍的出現,當時距今2~3億年,約當晚上11點。另一個隕石撞地球的大災難發生在距今6500萬年,敲響了當時橫行世界恐龍國的喪鐘。新生命再一次從死亡中勝出,鳥類及哺乳類終於在午夜前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踏上了演化的舞台,當時的哺乳類大多是一些鼠輩。最接近人類的靈長目(Primates)出現時離午夜已不到半小時了。

earth history

圖五 假設46億年的地球歷史是24小時(活得久的才算大尾仔)

生命在長時間的演化考驗下,是最會利用環境能源的「有機組裝」(oganic device)。在生命演化的漫長天路歷程中,光養細菌及藍綠藻的出現在地球與生物的歷史上都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今天的綠色地球正是因為藍綠藻創造了葉綠素,可以有效的利用太陽能把水和二氧化碳轉化成葡萄糖及氧氣,就是我們熟知的光合作用。葡萄糖是地球上所有生命最直接的產能物質,在細胞內燃燒(或氧化)後提供生物維生的能量而分解轉化成二氧化碳和水。所以光合作用就是利用葉綠素和陽光來促成生物耗能的逆反應(圖六)。

photosynthesis

圖六  光合作用是葉綠素吸收陽光先將水分解,產生的氫再將CO2還原成葡萄糖(真是天才!化學家自嘆弗如)

 大自然最深沉的智慧很可能就是漫長的時間。一個能夠被所有綠色植物使用的反應,而且存在了數十億年,所有永續的事物一定有它的道理。熱力學告訴我們,所有的引擎產生的廢熱最難重新利用。第二熱力學甚至指明了物質世界所有的能量都是流往混亂無序的方向。把雜亂的房間收拾整齊總是十分費力的事。而生命能在地球上找到出路,最大的原因之一正是創造了從環境中的有機物質組合出能利用陽光的葉綠素。葉綠素吸收陽光將水分解成氫和氧;然後氫再把二氧化碳還原,組合出可燃燒供能的葡萄糖。植物體中的澱粉、纖維素等都是葡萄糖組合成的物質。

生命從無序中創造出有序的世界,這是善用能源極成功的策略。表面看來好像沒有遵循自然律,事實上是在較小的環境中創造了短暫的有利條件。這正像是在大爆炸的宇宙中,仍然允許星雲、恆星、行星的形成,在永恆的混亂中創造短暫的秩序,辛苦經營出的永續,正是生命長河的永續價值!

人類與能源

最新的考古證據告訴我們,能用兩腳行走的人類遠祖約在700萬年前演化出來,相當於24小時的最後兩分鐘。人類就像花果山上蹦出來的潑猴,仗著一身本事,一出現就大鬧天宮。但是自然界中,活得久才是「大尾仔」。所以人和蟑螂在地球生命演化的戲碼上誰比較厲害,還需要等待時間來解答。

humanoid

圖七 1 大猩猩 2 非洲南猿3 直立人 4 尼安德塔人 5 海德堡人 6 智人 (頭大的腦不一定大)

剛出現的「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大腦跟黑猩猩的差不多大(350 cc),只是能直立行走。最早使用石器工具的是250~180萬年前的「能人」或稱「巧人」(homo habilis:handy man or skillful person),大腦已有600 cc(圖七)。「直立人」(homo erectus:upright man)包括爪哇人及北京人存在的時間很長,在180~30萬年間已遍佈歐亞非大陸。直立人已大量使用石器工具,並能用火。肉食性增加,狩獵採集為生。人類一旦會使用火作能源,就踏上了一條不歸路。使用能源的本事是一種人性也是一種生物性,我們耗用自然界的資源,不是一天就學會的。學習如何善用能源,達到永續更是艱困的挑戰。

人類會使用火,對渡過冰河期一定有很大的幫助。地質證據告訴我們最近的75萬年中有八次的主要冰期,平均約10萬年就有一次(圖八)。離我們最近的冰河期約在30000~15000年前。「尼安德塔人」在這段冰河期間完全滅絕。「智人」(homo sapiens)卻能勝出而成為冰河之子。

ice age

圖八 40萬年中有過四次的大冰河期,全球暖化都與大氣中CO2含量上升有關

智人與其他的人類遠祖有諸多生物學的差異。我們出生時的大腦平均約380 cc,成年時卻有1350 cc。大腦前後的直徑較大,比母親的骨盆還寬,所以必須「早產」,把大部份的成長期留在出生後,童年時間長逾十年。發達的大腦使我們有超強的記憶、盤算策劃與自主個性,超長的教養過程卻使得我們有根深蒂固的社會性格,社會結構也因而有異於其他生物的發展。

此外,智人有特殊的心靈和精神需求。大腦驅策我們靈活的手腳創造工具與技術;也指使我們靈巧的五官及發聲構造有效的使用語言和資訊。聰明是我們的天賦,犯錯也是我們的宿命。憑著自身的能耐也靠著上蒼的眷顧,智人走出了冰河,回暖的大地教育了我們學會農業與牧業,人類的社會於焉邁向文明之路。

國家地球雜誌在2008年發表了一篇非洲尼日考古的報導。芝加哥大學的史尼諾教授(Sereno)正是發現過尼日草食龍及驚世巨鱷而全球聞名。他在2000年再度率團赴非洲探險,尼日的泰勒雷(Ténéré)沙漠號稱撒哈拉中的撒哈拉。他們在攝氏50度的高溫下走了一個月,還碰到強盜。走散的攝影師在一處沙丘中發現了人骨,還有石器、箭鏃、斧頭,以及羚羊、長頸鹿、鱷魚、河馬、鱉、魚、蚌…的遺骨。史尼諾立刻驚覺他們站在一塊曾經是「綠色的撒哈拉」之上。

這是大師的視野,更是原創的思維。2005年史尼諾回到葛泊洛(Gobero)湖區,隨行的還有人類考古學家,他們找到兩批消失的文明。

4500~6500年前的是諾馬地遊牧民族稱為泰勒雷人(Tererian);另一批8000~10000年前的稱為奇非人(Kiffian)。奇非人臼齒及上面的珐瑯質經過鍶同位素鑑定,可以知道他們撿食粗榖,靠著漁獵為生,而且飲用淡水。為什麼奇非人不能在葛泊洛永續發展呢?

現在的葛泊洛區只有一個快乾涸的小湖,但是距今天8000年前曾經有過綠色撒哈拉。事實上,地球在約12000年前時因為自轉軸的偏移,使得季風帶由南往北移,使得埃及到毛里塔尼亞的雨量都大增,葛泊洛遂成為草原區。NASA在1981年從太空梭上面雷達攝影的相片,也確定撒哈拉沙漠的地下有河床遺跡。滄海桑田,信風南移,撒哈拉又回到了無垠黃砂的沙漠光景。

環境中的能、資源不僅是一切生命存活所必需,也是人類文明發展之所依賴。生物圈與大地之母互動三十億年所發展出來的寄存關係不會因為人類的天縱英明就被改變。如果不能認識這一點,就表示我們還不夠聰明。

文明與能源 

有了農、牧、宗教、城市之後的人類跨出更大的一步可能就是創造了文字。有了文字,我們對能、資源的一切資訊,包括經驗、知識、觀念、技術…等,從個人到集體的智慧都得以累積。全世界的智人都有語言,可是不見得都有文字。每一個民族遺傳的智力和能力也許相差不大,但是世界上的各種社會卻不是均等地發展。文化可能難有優劣之分,但是文化交會時難免強弱有別。

針對各種社會不平等的發展,戴蒙(Jered Diamond)在《槍砲、病菌與鋼鐵》一書中述說了1528年西班牙的皮薩羅(Pizarro)將軍跨海征服南美洲印加帝國的故事。時當哥倫布發現美洲之後四十年,印加帝國位在當今秘魯,首都卡哈馬卡人口數百萬,印加帝國國王阿塔花拉普(Atahualpa)擁兵八萬。皮薩羅以三百多人兵困馬乏的烏合之眾,兵分兩路,他帶了62個騎兵,步兵106位,未損一兵一卒而活擒了阿塔花拉普。勒索了75 立方米的黃金,拿到贖金後處決了阿塔花拉普。印加帝國群龍無首,社會崩解,龐大的帝國终致一蹶不振。

印加帝國的傾倒真的是輸在三百人的手中嗎?戴蒙提出了大哉問:為什麼是歐洲人發現了美洲?而不是印地安人發現歐洲?為什麼先進科技是發生在歐洲?為什麼是西歐的文明傳到其他洲去?戴蒙細心的論證他自己提出的問題,而將主要原因歸諸歐洲及美洲自然環境的不同。換言之,各洲天然能、資源的差異促成了文明歧異的發展。

歐洲在6000-8000年前就從中東兩河流域承襲了優質的農牧技術和資源,3000-5000年前就從中亞知道了豢養馬匹。有了物資、獸力、人口增加,加上有了文字,很早就發展出帝國組織與精緻的城市文明。中東、埃及和希臘在3000年前就有了精采的物質與精神文明。

羅馬帝國興起後,政府、制度、社會、商務組織都甄完備,軍事、工藝、技術更加蓬勃發展。當帝國及宗教因內憂外患而積弱時,黑暗歐洲外有匈奴的侵略,內則遭遇不斷的內戰或疾病洗禮,以致帝國崩解。沒想到瘟疫增強了存活者的免疫力,而亞洲適時傳來的印刷術與火藥卻助長了歷史、經濟的思維和軍事力量,尤其文藝復興之後,中、西歐承接了希臘的科學,終於改變了思考的方式與習慣,發展出開明的視野。

隔離的美洲社會相較於歐洲缺少了向外的張力與活力,承受新奇事物或病菌的能力皆不足。一個沒有文字,而知識、歷史觀又無以傳承的社會;沒有書籍,以致資訊不能普及的社會;思想封閉,不能分辨真偽、不能適應變化的社會,一旦環境遽變,看到馬匹槍械,猶如天獸神器,遭受病菌災難侵襲視為天譴,沒有能集聚的智慧與勇氣,心如水逝,竟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文字智識普及之後,歐洲另一個劃時代的大躍進就是近代科學的崛起。從哥白尼、伽利略到牛頓敲開了近代物理之門;培根、迪卡爾到康德在歐洲喚醒了人類沉睡已久的理性。器械工程因著科技文明的發展而更上層樓,先是工技取代獸力,繼而機器取代人力,而文明再度躍進的最大的關鍵就是能源的變革。十九世紀富爾頓的蒸汽引擎掀起了工業革命,隨後法拉第發明了發電機,促使「礦石燃料」(fossil fuel)成為能源的主流。先是煤礦,後是石油,還有天然氣,深埋地下億萬年的「黑金」遂成為經濟戰場上兵家之必爭。二十世紀的科學邁入原子時代,科學家又像是普羅米休斯盜取天火,將「核能」從太陽送進了原子爐。

新的能、資源的開發總是會帶來人口迅速的膨脹。二十世紀人口爆炸的主要原因有二:其一為近代科學醫藥的進步,使我們能大幅降低出生嬰兒及兒童的死亡率。同時環境衛生及民生用水的改善,有效杜絕了細菌急性傳染的途徑,導致人口及平均壽命皆大幅上升。但是已開發國家一旦生活改善,出生率反而會明顯下降。臺灣光復時雖有大規模的移入與移出,人口不足千萬。停止戰爭使得平均壽命在五年之內由約50歲快速的提升到60歲。目前臺灣有2300萬人,平均壽命是男性76、女性82。出生率已快速降到1.0以下。老年化正是臺灣未來二十年最大的社會挑戰之一。

臺灣也許不必擔心能否承養5000萬人。但是全球人口已經突破了70億,最近一百年中竟然膨脹了近三倍。在2050年之前,地球人口會突破100億嗎?馬爾薩斯在人口論中就提出:有限的資源不可能容許人口無線上綱的增加。換句話說,一個封閉的環境到底能維持多少人的生計?這就是環境承載力(carrying capacity)的概念。人口如果超過了環境承載量,環境一定會改變。有人說,任何智慧型生物在有限的能、資源環境中,都必須面臨能否永續的危機和挑戰。

能源與永續文明  

全球石油的產需平衡目前雖然遇到了瓶頸,但是存量未必枯竭。新的油頁岩與天然氣陸續被發現,應該有機會緩和礦石能源不足的危機。可是世界經濟本來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加上大量用電使得二氧化碳激增,導致全球增溫的危機不亞於能源危機。核能曾是二十一世紀希望能源之所寄。日本2011年3月11日的核災卻為核能罩上了無法解套的陰影。人類的科技發展能夠改變永續危機的宿命嗎?還是人性能找到其他的出口呢?

電力已經是人類文明進程不可或缺的要素。在石油及核能之外尋求代替能源來提供電力是想當然爾的解決之道,但是知易行難,今天的代替能源幾乎都還只是希望產業。其實石油還不僅提供電力,二十世紀也不僅是原子時代,因為人類終於走過了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鐵器時代,而邁入人造材料時代。最潮的人造材料—塑膠正好也是礦石燃料的下游產品。人類可以使用能源創造大自然不曾有過的新物質,這是驚人的文明進步!但是我們仍然不可以違背熱力學定律,浪費的永遠比使用的多。新的能、資源必須符合3R(reduce, reuse, recycle)的條件,就是減量,再利用、循環再生,這正是大自然能夠永續的秘訣。

華人文化十分重視福、祿、壽,福要厚、財要多、命要長。但是贏了個人,不表示就能贏了群體。唇亡齒寒若是不作國族主義的解讀,環境一旦惡化毀壞,個人的虧損是不論資質優劣、財富多寡的。賺了這一代,下一代卻未必能享福報,自古而然。福德坑就像昔日的貝塚,只是貝殼垃圾換成了塑膠垃圾。能創造新的能源和新的資源也不表示就更懂得如何使用新的能源和新的資源。所以新的能、資源也許帶來了新的生活方式,卻不一定帶來新的思維。我們暴殄天物的習慣跟幾千年以前差不多,也不比猴子好多少。

每一種文明都可能隨著時間精進出一些新工技。工技有難有易,真正的原創其實不多,人類的模仿與精進總是遠超過原創的天賦和機會。簡言之,我們大部分的本事都是學人家的。可是學人家不表示無法學的比原創的更好,這正是模仿與精進的精義。日本就是一個在創造力上很謙虛,因而大肆發揚精進文化的民族。

學習特殊的知識需要學習特殊的思維方式。科學、藝術、文字都是人類所創,人創造的物事都無法一出生就遺傳而得,卻有賴後天的殷勤方得嫻熟。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我們會演化出更長的成長期。學習既然不是簡單的事,也就不會是每個人都學同一件事都一樣快,或學得一樣好。因為掌握特殊思維的過程取不得巧。尤其學習其他文化產出的知識技能,常常需要克服或破除母文化的框架。所以,模仿不簡單,精進更是不容易。

新思維要有新的視野。科學家很早就會使用提供新視野的工具,伽利略用望遠鏡(telescope)發現了木星的衛星,而想到地球未必是宇宙的中心。虎克用顯微鏡(microscope)觀察跳蚤,將圖像公諸社會大眾,加速了科學對微觀世界的探究。新視野開啟了新視界,更重要的是能啟發新的心思意念,開拓心靈與心智的新疆界。讀傑諾.戴蒙的書讓我感慨不是每一種文明、每一種文化都能夠永垂不朽。事實上,是否能有永續的文明正是人類永遠的挑戰。

先起步的不一定永遠領先,落後的也未必不能趕上,可是破壞自身資源基礎的,大概注定是輸家。人類偶然的出現在大自然中,若不是恐龍已經滅絕,我們未必有生存的機會。演化沒有既定的方向,人類並非註定是地球的主宰。重要的是我們現在已經站上演化的舞台。

人類文明的發展有自然的規律,環境與生物性都主宰著我們。人類的知識、經驗與智慧能否使我們度過今天的能資源與環境危機,尚屬未知之天。可是文明和文化的走向,卻有操之於吾人之手的機會。自求多福的確是誠實的諍言,但是如何認識什麼是福,以及個人與集體之福的關係,才是關鍵。既然我們已經獲得大自然的恩澤,得以存活在這美麗的星球上,又具有思考明天的能力,除了為自己的明天負責,或許尤當為我們的環境和文化負責。

結語 

知識是力量,也應該是責任。西方的科學思維肇因於啟蒙運動,我們的永續之道除了模仿與精進西方的科學,是否也需要有新的視野和新的啟蒙?

參考資料

1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80_-_Machu_Picchu_-_Juin_2009_-_edit.2.jpg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Ahu_Tongariki.jpg

3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CMB_Timeline300_no_WMAP.jpg

4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The_Earth_seen_from_Apollo_17.jpg

5  http://flowingdata.com/2012/10/09/history-of-earth-in-24-hour-clock/

6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HatchSlackpathway2.svg

7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Craniums_of_Homo.svg

8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Vostok_Petit_data.svg

9  http://ngm.nationalgeographic.com/2008/09/green-sahara/gwin-text.html

10  http://alumnus.caltech.edu/~pamlogan/silkroad/sahara.html

11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red_Diamond

 

You may also like...

6 Responses

  1. 19461946 說道:

    hello,这篇文章内容本人觉得极度有意思,请问博主可以让我转载吗?我会保存原文来由的链接和你的姓名。

  2. ca88亚洲城 說道:

    您好,请问小编能够让我转到这篇文章内容吗?我会备注原文来由链接的和作者。
    ca88亚洲城 http://jwc.hbust.com.cn

  3. ca888 說道:

    你好,请问小编可以让我转载这篇文章内容吗?我会备注原文出处链接的以及作者
    ca888 http://research.hbust.com.c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