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大哉問!

IMG_1109

中正高中簡菲莉校長提出了大哉問!

這個世代的好老師應該具備的能力  素養  專業倫理….,有哪些是師資培育單位的課程與教學實習系統應該承擔的呢?」

校長關心的可能是師培單位針對「課程發展」的what & how。因為師培教育屬於職教,其實也應該包括教師評鑑準則和制度!據此,對以上的命題做一些分析,可以大致涵蓋下面的子命題:

  • 教師資格的評效基準(benchmark)?
  • 教師資格有别於其他專(職)業的關鍵內容?
  • 教師資格如何與時俱進?
  • 大學師培學程的課程規劃如何與以上的目標接軌?
  • 師培實習系統的why? what? & how?

分析子命題有一些背景脈絡。不僅因為師資培育是職業教育,譬如西方大學長久以來就認定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是專業與公民養成的基本素養。批判思考的核心能力包括分析、推理、判斷。教師也屬於專業,更是社會公民的中流砥柱,當然要求具備批判思考能力絕不為過。

至於針對「時代性」的敏銳度應該獨立於批判思考的能力。因為能否體認時代變遷需要歷史、社會和國際局勢的素養,正所謂鑑往知來,因時制宜者也!如今十二年國教對國民素養訴求的目標是「自發、互動、共好」,的確也比往昔的「德智體群美」更有時代性,所以期許教師具備如此的質素也算合理。

依此,子命題就可暫時簡化為:

  • 如何在師資培育學程中的「學科教材教法」與「師培實習系統」課程中有效的建立準教師因應中長教育目標的學科教學知能(PCK)?
  • 更直接的問題是—師培和學校系統如何實施「學科教材教法」與「師培實習系統」的課程設計發展,使得準教師的課程發展能力能有效的與未來的工作、系統、生涯規劃接軌?

如此的解讀也許扭曲了校長原來的問題。其實已經不免置入了個人對教師資格及師培觀點。就是教師的主要工作責任絕不只是在教室中提供、甚至填塞學生知識,尤其是被劣質升學制度制約的僵化考試知識,而是執行課程設計發展。這個過程的經驗與學習才是轉植給學習者學習歷程的素材!

教師在課程發展的過程中,即使是每一次的備課,都需要前述的批判思考能力,也需要反芻「自發、互動、共好」的現世代教育目標,最直接的就是針對「學科教材教法」與「師培實習系統」的學習經驗無止境的反饋於自身的課程發展。PCK的檢覈點不只是學生特定的考試成績,更是他們生活、思考及成長素質的表現!

教學是教育的一環。教學絕不可以完全脫離於教育之外,教育提供教學的理據以至使命感。因為教育與政策、制度、文化、經濟等都有關,教育本身更是自有其不同的理論和價值信念。以工作順序而言,教學當然是教師的即時優先任務,然而教師能兼顧教學和教育嗎?。教師通常自然的注意到課程發展中教材教法的設計,其實就是教學的What and How。但是教育目標的意義是為何而教,其實就是教育的核心問題!Why teaching?

IMG_5237如果教師認真的把課程發展置於現場教學之前,就可以兼顧教學與教育。因為課程發展的工作核心並非教材教法,而是學習者的特性和學習目標。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從學習目標發展出教材教法,以至於學習進路與評量,整個過程的思考其實就涵括了教育的判斷與抉擇。

「學科教材教法」與「師培實習系統」這兩門課在目前現實學校體制中的狀況如何呢?科編(JTC)個人的經驗沒有擔任過實習課的教師,僅有所耳聞。但是對物質科學的教材教法倒是有相當的認識。

講白了,目前高教的化學科師培學程中,我還沒有看到哪一個學校的在認真地執行「理化教材教法」的課程發展。事實上負責的師範大學提供的計畫說明書和計劃書格式就是毫無新意,完全不鼓勵課程發展。大家能相信物理或化學專科的畢業生因為有大學專科修課成績,就理所當然的具備這個世代理化好老師應有的能力、素養、專業倫理….嗎?

傳統的教材教法課用1/3~1/2學期的時間「試教」,根本就像在上「書報討論」(seminar)。我開授過一次此課,要求學生討論課綱、教科書,試寫教科書、教案,設計作業、考題,學生普遍反應與聽說的傳統課程不同,到學校主要是讓學生考高分,為什麼要學課程發展?焉知這就像為什麼高教重視研究,課程發展正是教師教學進路的研究方法!

實習教師更是經常被學校當雜役使用,就是做學校老師不願做、沒人做的事,包括行政事務。當然未必所有的實習課都是如此,而且從「做中學」的角度來看,在職訓練(on job training)本身就可以提供很好的教材教法學習。但是較好的安排仍然應該是學校的種子教師以mentor的身份先從教學上實施課程發展。學校中的教學實務不同於學程中的模擬,理論與實作經驗共振,專業與通識知識融通,這樣才能落實教師實習的意義。顯然,這其中隱藏了科編是主張教師分級的!

IMG_2175近來參與高中、國中、科教館、或師培的活動幾乎都是藉著教師工作坊推動課程設計發展。教材教法的內容幾乎都與「探究與實作」和「跨領域學習」有關。原因就是學習目標要扭轉僵化的片段式填鴨學習,過程通常包括問題或議題引導、資料檢索、資料或文本閱讀、選擇研究問題和方法、實作或行動研究、研究數據分析及歸納結果。當然其中必然會有競合討論,並且另外安排文字或口頭報告、壁報、甚至辯論或延伸的專題探究。這些經驗都將在未來逐一撰文介紹!

科編呼籲教育部在正式實施107課綱之前應該用心推動教師工作坊及用課程發展使在職和職前教師增能。師範及教育大學更應該將師培教育設為大學的辦學指標!那些併校的大學宜三思而行!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