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跨領域學習(Interdisciplinary Learning)

crossing edges

「跨領域學習」曾幾何時已經成為教育圈和企業圈很夯的時興項目。在台灣,因為相關的教育理論和教學實務研究不多,其內涵就比較模糊。如果信口問跨領域學習是蝦米碗粿,很多人大概會說就是什麼都學一些;趁能學時多學些不會吃虧。若問跨領域學習如何做,可能更多人云亦云。就像是國內大學的通識教育的實踐和研究也是打帶跑的。

因此,跨領域學習經常引生的問題和疑慮,諸如:跨領域學習和通識教育有何不同?跨領域學習必須有專業基礎嗎?基礎教育合適實施跨領域教學嗎?跨領域學習有教科書嗎?跨領域學習是否會反令專業學習程度下降?

跨領域學習」的確可以是一種學習的模式。芬蘭宣布赫爾辛基的小學將以「主題」教學取代「科目」,譬如以「歐盟」主題涵蓋經濟、歷史、地理、外語代替英國文學,這正是一種跨領域學習。建議採用的原因主要是希望學校能在學生實際邁入社會,或開始職涯生活前就能針對多元的環境變遷和複雜的真實世界問題有因應及體驗的學習。所以十二年國教的高中課綱設定增加選修學分,高中當然可以自主發展跨領域課程。Finland

實施跨領域學習可以連結生活、社會和國際時事,博引歷史、文哲、科技⋯,易引起學習動機,擴展視野。若與實作、實習搭配,就是「做中學」的概念。只要目標是引導學生跳脫形式學習,整合知識,認識並且解決問題,任何問題導向、探究或統整教學等,都可能與跨領域學習相得益彰。主要的限制不在於學生,而是在於教師!九年一貫的統整教學功虧一簣,與其怪罪於課綱分年不明、教科書一綱多本,不如說是被基測打敗。統整教學是能力導向的學習,不適合片段簡化、線性思考、背多分式練習考題的教材教法!

當然基礎教育中的跨領域學習與大學的跨領域課程冏然有別。這不是因為就業的因素,而主要是因為基礎教育的核心本質是能力的啟發、探索;而高等教育的基本學習載具是研究、發展!當然今天很多大學還在教中學課程也是事實,但是在中學教大學專業課程的可能是絶無僅有!進入二十一世紀,先進社會中的基礎教育漸有大學化的趨勢。分科的專業學習時間越長,似乎難以因應多元繁複的問題。在現實面,更多個人的整體教育目標是為了就業,而非單求擴展心智性向、內化志節。

當今大學的分科學制本來是以專業學術為基礎。二戰後的知識爆炸,造成專業修習年限的延長,以及跨領域 (inter-disciplinary) 研究的興起。新興領域創造了新的科系,「核心知識」的角色愈發模糊。楊照就曾經批評台灣很多新聞系學生花了四年學了一些半年就可入門的傳播技術,畢業時卻多無「專業」可言,遠不如從「專業科系」跨界轉行的新聞記者。

其實新聞當然也是專業,但是傳播技術的專業性範圍很寬,可依工作的需求設定學習的優先順序。從跨領域學習的角度思考,所有的新聞或傳播科系都可以鼓勵或要求double major或輔系。大部分同學有了雙學位,其他同學不願屈於人後的就可能跟進,就像現在有更多的人唸碩士。以就業取向的學生而言,任何科系都可考量選擇雙修、輔修、學程、實習的投資報酬率。No pain, No gain!

近年來,我們在SHS計劃(http://shs.ntu.edu.tw)中推動「跨科際教育」(Trans- Disciplinary Education),並不像Inter-Disciplinary強調專業向新興領域的研究靠近,反而是訴求不同專業的專家在共同面對的問題前相互學習溝通合作,一起面對世界的挑戰!計畫還同時鼓吹「教育傳播」,就是認為所有的專業都可以從事傳播。因為身為二十一世紀的專業公民,有義務主動將本業的常識轉化為他人生活中的知識,發揮社會教育的傳播功能。

事實上,SHS總辦公室就從不同背景科系聘了許多工讀生。他們的任務是由專任助理帶著協助記錄計劃活動的過程,學做網路、部落格、設計、製作海報、文字編輯、編輯特刋、現場攝影、撰寫研討會特寫稿、訪視訪談、演講現場聽打、逐字稿、撰寫活動側寫⋯等。工讀生雖未修習跨科際課程或傳播學分,但是寓學習於工作,實際上就是做中學。

願意做跨領域思考的科系應該重行檢討自己專業的課程設計,減少不必要的必修學分,不要增加學生沒有必要的修業年限。大部分的專業科系對修訂course curriculum十分保守。常以專業知識基礎要扎實的本位理由,較少考慮知識應用能力的培養。必修科目與學分逐年增加,彈性就益形壓縮。尤其論文發表掛帥後,大學幾乎無人考慮高年級生一旦有了就業目標,自然會發生自學的動機和加強知識統整的能力。一旦有了減學分或減科的空間,跨領域學習的機會就會顯露出來!Screenshot 2014-05-01 13.23.38

跨領域學習是跨科際教育的核心活動,在課程學制未改的學校環境下,SHS計畫以問題或議題導向的探究式學習切入,其實也很適合用來設計高中跨領域課程。這絕非意指跨領域學習比專業學習更重要,即使專業與通識教育亦須相輔相成。在台灣當前學校的科目數偏高,在僵化填鴨學習的闇黑叢林中,跨領域學習是要開發出能學以致用的路徑、出路。當然不同的學校針對不同的學生應有不同的教學目標和教材教法。所以,教師社群投入「課程發展」以獲得PCK增能,實際仍然是不二法門!

產業界和創業社群喜歡用跨領域學習或跨界思維的口號,主要是其成員在職場競爭中大多必須能快速進行資訊或知識的整合,和靈敏的表達溝通能力,這些恰好是跨領域學習必然涵括的要素!高教的前瞻先導計畫以及十二年國教中提倡的跨領域學習也是一種因時制宜的手段。

長遠看來,以精深專業(professionality)駕馭知識融通(consilience)仍然是「才幹」不變的指標!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