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消費中談論同婚-消費邏輯與同志運動

作者:王咻咻 國立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博士生

特約編輯:王咻咻

 

示意圖 (photo via j2gether infoLedge識覚制作@Flickr, cc License)

示意圖
(photo via j2gether infoLedge識覚制作@Flickr, cc License)

前言--2013紅樓跨年派對談起

 

2013年12月31日,在西門的紅樓廣場上架起一個大舞台,男女舞者在舞台上跟著美國女歌手Katy Perry 的《Roar》跳動,這首韻律性強烈的舞曲於是年8月隨著專輯釋出、被台灣接收後,迅速地播放於許多台北男同志常出沒的公共消費空間,譬如世界健身房(World Gym)、紅樓廣場以及各種For Gay Party等等,歌曲裡「You held me down, but I got up」(你的反對,卻讓我越挫越勇)等歌詞被許多同志者認為具有召喚「爭取同志平權」的情感力量。

舞台兩側各有一個大投影螢幕,與《Roar》、舞者交織的是許多公眾人物對「同志婚姻連署」表達支持的聲音跟畫面,譬如主持人一面高喊「我們是因為同志而驕傲對不對?」,同時而稍後,舞台兩側便傳出歌手張懸的聲音:「連署是行使公民權利的第一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那段影音是〈伴侶盟〉於2012年12月時邀請張懸錄製的,「……多元成家對台灣社會最大的意義在於人權認知的提升……」張懸透過螢幕向廣場上的群眾隔時空說著。[1]

舞台之外,也有其他爭取同志婚姻的行動在廣場進行著,伴侶盟的晚會〈採訪通知〉便寫著:活動[2]將邀請「在12月剛完婚的同志伴侶們現身,呼籲政府與社會正視同志基本的結婚權」,同時,「在邁入2014年的第一刻,現場將釋放3,000顆象徵愛與希望的氣球」,釋放場地位於紅樓八角主建築右側,這些氣球被主辦單位賦予「承載著同志們成家的盼望」的象徵,而氣球之飛昇,將「揭示2014婚姻平權元年的到來!」[3]如此,紅樓自2007年起便年年舉辦、充滿消費氛圍[4]的「跨」年派對,便被賦予同志平權「跨」向新階段之意含--在伴侶盟詮釋下,既是對過往運動挫折的渡過跟告別,[5]也是對於同婚草案將過關的一種期許、與運動步伐的邁向,晚會活動聯絡人王之吟(伴侶盟成員)在受訪時便表示:伴侶盟的同婚草案已在立院付委,「2013年我們雖然還沒有達成(法案通過),但是我們希望2014年成為台灣婚姻平權的元年,就從明年開始」[6]。

正如消費氛圍、同運的跨越意含透過「跨」字而疊合,2013年的這場跨年晚會也存在同志運動與消費的種種交織--1. 首先,同志平權聲音是透過種種消費力量與管道而被傳遞的:這不僅指稱唯透過涉谷步道等同志消費空間的經營者出資搭建的舞台,當天的種種同志平權論述之所以能獲發聲;並且「You held me down, but I got up」以及「連署是行使公民權利的第一步……」等被認為具有同志平權力量、支持同婚之言說,都是透過流行音樂商品、商品的主要代言/聲者「歌手」而被道出;2. 其次,發聲者主要來自同婚推促組織,除了伴侶盟之外,「熊學會」[7]也在現場發起「萬鑽成家,100請願」[8]的活動,這些組織在當天都須跟紅樓店家密切合作; 3. 最後,許多消費商品在當天被賦予了種種同志符號(sign),譬如3000多顆氣球在其塑膠材質外,背負「揭示2014婚姻平權元年的到來」的象徵;而普通的耳環與馬克杯,被伴侶盟加上「彩虹」、「自由戀愛」的字號與圖案後,「不再是一串簡單的商品,而是一串意義」,[9]此意義指向同志「平權」、「認同」、以及透過「義賣」字詞而傳遞的「對同婚(團體)的經濟支持」--對大部分選購了這些義賣品者而言,購買動機與其說指向著物品本身,更多應是指向這些商品之「意義」;不論如何,二者(意義、物品)一起進入了商品交換系統、被拿到派對現場販售,其獲利所得,據伴侶盟表示將支應組織運作的各種費用。

將目光轉移開這場晚會,因「修民法972」[10]而起的種種同運論述、策略與活動中,也存在著許多對「消費力」、「消費市場」、「消費欲望」的討論、塑造甚至支持;本文便想試著回答:環繞「消費」的許多概念如何、為何在這一兩年的同婚運動中被取用?被誰取用?哪一些概念被取用?在這些取用過程中,消費社會被如何看待、定義以及面對?

這些問題想回應的,不僅僅是同志運動者選用了什麼運動策略?並且將討論同志族群、同志運動者如何透過「商品」與「消費」的種種概念來認知群體自身、運動走向及現行的社會既存樣貌?--依英學者費瑟斯通(Mike Featherstone)界定,「消費邏輯」是「一種社會性結構方式,意味著商品被用來界定社會關係」,在其例中,「生活風格差異」、「社會關係的界定」都屬於透過商品的象徵意義、界定社會關係之範疇,[11]如是,最後這麼一個問題或許可簡概作:「怎樣的消費邏輯在同志、同運者間運作呢?」再一步追問我們能如何透過此消費邏輯來反思、批判現存秩序的種種?這些問題都是筆者欲在文章中思索的。

 

一、消費中的「同志友善」:

 

跨年派對當天,《經濟日報》發了篇專題報導為晚上盛會進行訊息傳播,報導中,同婚爭議、以及紅樓商圈等帶動的同婚經濟,由於都吸引了國內外眾多民眾之關注,而被等價其觀;[12]當伴侶盟進行新聞轉載時,同運以及經濟成長被進一步扣連:「台灣蓬勃的同志運動及同志文化所捲動的龐大與多樣化的經濟活動,已引發愈來愈多國內外媒體與觀察者的注意與研究了」[13],在此轉載中,林純德指出的「男同志消費主義」(gay consumerism)再一次被體現:「一旦(男)同志社群向主流社會展現驚人的消費實力,主流社會便無法漠視同志存在的重要性,因此,對他們而言,『同志消費』將是達到『同志平權』的一條最為便捷而有效的運動路線」,[14]林所觀察的是2007年前後現象,其現象到了2013年便不再侷限於男同志的文化脈絡裡--在上述報導引中,相關產業(紅樓商圈)雖然仍是以男同志為主要消費客群,但被扣連的同運議題所影響與包涵者擴及整個同志族群,而轉載新聞並進一步引申論述的伴侶盟,則是以生理女組成主幹部的同運組織,也就是說,雖然「向主流社會展現驚人的消費實力」者仍以男同志社群為主,但在伴侶盟轉述裡,逼使主流社會無法漠視的同志跨越了生理性別界線。

在肯認「同志消費」的相關報導與文章中,同志展現的消費力、消費活動除了可增加族群能見度外,還可透過某一活動、消費空間帶來大量的錢潮人潮,以佐證某一地區對待同志是友善的。「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在2012年10月27日(遊行當日下午)發出的新聞稿中表示:「今年適逢第十年爭取『革命婚姻—婚姻平權、伴侶多元』,遊盟估計遊行人數,再衝新高,突破五萬人次 ……」,國外來台的各種訪客,「遊盟保守估計超過3000人」,這些訪客湧入台北之盛況,藉由住宿空間被大量消費而呈現:「他們特地在十月來到台灣,參加同志遊行盛會,大台北地區各大商旅飯店,皆已住宿客滿」,台灣的整體友善氛圍,則可透過「以企業名義參與同志遊行的公司,新增了美商高盛亞洲證券等企業」的現象,以表示正「逐步開拓」中。[15]而2014年遊盟發出的募款活動簡介,則在回顧2013的遊行時如此說著:「去年參與者估計高達6、7萬人次,已成為亞洲最大規模的同遊盛事。每年10月底,台北不僅吸引了國內外大批人潮及消費力……而台灣的同志友善形象也透過傳媒力量、國外訪客的口耳相傳不脛而走」[16]。

然而,向外散佈的同志「友善」形象,究竟是怎樣的友善?對誰的友善呢?這兩個問題很難從遊盟的新聞稿中得到回應,但在其他關於同志娛樂活動的報導中,則能得到較清楚的答案。上述《經濟日報》寫到:「台北身為亞洲對同志最友善的城市,每年紅樓的跨年總吸引包括鄰近國家的同志前來同歡,參加人數超過5,000人」(2013);將時間調前一年,《中國時報》的〈台北最友善花錢不手軟〉則引述一位因跨年來台、在台已旅遊八天的香港遊客Albert之語:「台北是全亞洲最Gay-friendly的城市」,但這麼一個「Gay-friendly」(同志友善)的依據是什麼呢?Albert繼續表示:「除了有同志可固定聚集的場所外,周邊可消磨時間的娛樂業不少,跨年這天他打算先在紅樓與朋友倒數,再衝到上千人群聚的嘉年華派對,狂歡到日出」,[17]在此,所謂友善指向充足的(男)同志娛樂消費活動、空間;同樣,男同志作家陳克華在2014年的〈錢潮人潮野狼潮〉表示他有一位新加坡好友曾興奮跟他說:「台北是全亞洲最同志友善的城市!……台灣同志長得最優,pub最好玩,遊行規模全亞洲最大!(已超過東京)[18]」,除了對(男)同志娛樂活動、空間表示讚嘆外,人的樣貌美醜(「長得最優」),也很有意思的成為外國訪客認為台北乃「同志友善」之都的原因。

這裡需進一步辯證的是:「台灣同志遊行」被主辦單位、許多同志運動者視為是一年一次的「社會運動」,每年,遊行聯盟也總會在定出主題後,做出遊盟的意見論述並舉辦舉辦相關座談、邀稿、報導等等,然而,遊行同時透過招引人潮而帶來飯店、Pub舉辦的大型趴踢等週邊消費活動。上述遊盟在2014的募款活動簡介,便想透過台北「吸引了國內外大批人潮及消費力」的訊息宣傳以尋求商家企業贊助;位於東區的W飯店,2012、2013連續兩年推出「同玩樂住房專案」,其專案內容譬如「免費使用健身房與每日2杯高蛋白調飲」主打遊行前後自外地來台北的男同志客群,同時又對外表示專案的10%營收將捐給同志團體「熱線」,以增加飯店的公益色彩、並進行廣告宣傳[19]。

如此,遊行前後來台的國外訪客,於大量消費活動跟商機間見到的「友善」會是什麼呢?因有著充足的(男)同志娛樂消費活動與空間?還是透過遊盟之宣傳,觀察到台灣的同志運動不斷開拓、延伸關懷許多的同志權益議題?2012年10月27號,如果一名男同志訪客在下午時分,跟著遊行隊伍走在凱達格蘭大道上,那他將看到「婚姻大革命  伴侶有溫情」、「跟誰結婚 政府你管得著嗎?」、「彩虹成家 超越藍綠  不限夫妻」[20]等種種與「婚姻平權,伴侶多元」(當屆的遊行主題)有關的標語;如果他選擇在夜晚出沒於紅樓、Jump等男同志娛樂消費場所,那他可能發出如下感慨:「竟然有一半是平頭,蓄鬚,肌肉熊熊,野狼族打扮,等等一眼即可辨認的顯性同志」,這番感慨,是陳克華在桃園機場時所發出的,在陳克華記述中,這些「顯性同志」從「東京、香港、新加坡」等地一班班朝往台灣,而目的是「衝著台北某大型Disco Pub所舉辦的周五夜同志派對而來」。[21]在不同場合、時間出沒的訪客,是否將分別看到不同意義的友善呢?

見與不見之間,恐怕非常因人而異,在我2014年(7/28)進行的訪調中,被朋友戲稱為「RichHK」的香港訪客表示:他每年來台參加遊行、或者跨年活動,便都住在上述提到的W飯店,當我問到:「你覺得台灣是個同志友善的地方嗎?」RichHK說:「台灣人友不友善,得看你本身友不友善……在W你越有禮貌,得到的服務越好,可能還超越他們原有的水平」,在此,W這麼一個複合型消費空間(W在許多男同志眼中,可兼享住宿、辦私人派對、享受露天游泳池等高級設備)的服務品質成了「友善」與否的標準;另外,我詢問RichHK為何想年年來台,他的回應是:「.因為很好玩、G5party又是亞洲區很有名的」、「台灣party這麼多,特別是home pa,當然來台灣跑趴多嘍」……。

行文至此,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國外訪客在(男)同志消費活動、空間中體認到的「友善」,都指向消費空間的高服務品質、「好玩」且「多」樣的娛樂消費活動……而非,譬如對弱勢同志族群、邊緣的同志議題標示著關懷等同志運動意義上的友善;但這不是說在同志消費空間及活動裡,不存在同運關懷、不存在對於同志平權的倡議;相反的,由於同婚平權在這兩三年內,越來越在社群內部獲得共識與支持,許多同志商家經營者紛紛表達支持的態度。

在2010年一篇報導中,Cafe Delida(以男同志為主消費群的紅樓酒吧)經營者Alvin,以跨年派對發起人的身份進行了「同志友善」與「高消費活動(人潮)」間的連結:「跨年派對今年已是第3回舉辦,估計每年都超過5,000人參與。尤其台北市身為亞洲『同志友善度』最高的城市,紅樓周邊的同志商圈在國際間早已名氣遠播」,如何證明名氣的遠播呢?Alvin以住宿空間的消費程度為佐證:「事實上,不僅是跨年,每到週末假期,鄰近旅社都是一房難求」;為何說台北是「亞洲『同志友善度』最高的城市」呢?他未明言,[22]但透過對Alvin的轉述、以及報導撰寫者自己的觀察見解,紅樓以及跨年派對、Delida都成為容納著多元性別傾向的友善空間,「若能藉著紅樓商圈的繁榮,消除一般市民對同志的隔離和戒心,也是美事一椿」,Alvin在訪談中這麼說。[23]

在Alvin口中,同志消費空間具有的性別包容力,從2010年跨入2014年之後,便與當前同運最主要的議題「同婚合法化」連結在了一起。《紐約時報中文網》的一篇報導先是概述了同婚爭議在台灣的漫漫過程,接著筆鋒一轉,報導表示有許多人不願空等法案的通過,譬如「阿爾文·張(Alvin Chang)」便「強調用積極行動來促成改變的重要性」,Alvin當年開了Delida、與其他店家共同闢創紅樓這麼一個「台北同性戀人群夜生活的聚集地」,便是積極行動帶來改變的證明。「儘管政府沒有公開在同性戀人群生活的各個方面設置障礙,但也沒有幫助過他們,或是主動討論增加同性戀人群的權利」,Alvin這麼說,而在文章結尾,紐時作了如此的報導:「他指了指周圍——紅樓廣場上熙熙攘攘的酒吧和明亮的燈火,說:『這一切都完全依靠我們自己』」,[24]最後這麼一句話,如果扣連回整篇文章的宗旨,或許有著:「邁向婚姻平權,這一切都完全依靠我們自己」的暗示,而這麼一句暗示,是在紅樓廣場間的各種消費場景間被道出,這或許又是某種同志消費與同志平權的隱隱結合。

 

 

二、「倡同婚,反用藥」-同志店家的同運關懷

Alvin對同婚的支持不僅透過上述話語暗示,他身為派對發起人以及每年的重要舉辦者,也與其他紅樓商家共辦了2013年的跨年派對,12月31日晚上,「婚姻平權」便在種種消費符號、以及對消費的鼓勵中[25],透過消費空間經營者與同志團體的合作被進一步散播。然而在同年稍早(10月26日下午),商家經營者們組成的「台北西門紅樓自治會」,一方面透過購買遊行花車表達對遊盟的經濟贊助,另方面則在花車上張貼了「我們是驕傲的公民  我們不是性難民」的大型布條,以表達對另一同運議題的反對[26]。

當年同志遊行標題是〈看見同性戀2.0-正視性難民 鬥陣來相挺〉,何謂「性難民」?遊盟最初並未專指特定、具體的性群體,而採取概括定義:「因為社會壓迫,國家懲處而流離失所,失去原先社經地位」的「性主體」[27];但10月13日的講座活動,卻讓同志社群的輿論爭執全聚焦在「娛樂用藥者」、「BDSM」、「性工作者」三個主題上,[28]尤其對「娛樂用藥者」爭議最大,甚至有部份男同志透過臉書串連組成了「Gay Here」,欲於遊行當天,另擇地點、另行活動以傳遞:「力挺同志婚姻」、「我是驕傲同志  不是性難民」等訴求。[29]很顯然,紅樓自治會的布條標語延襲著Gay Here、或至少分享著同樣的思維語境。

為什麼商家們採取如此立場?部份原因或許在於西門一帶長期是警方緝毒的重點區域,而商家也時與法務部、萬華警分局等警務法治單位合作,進行「毒品」防治宣導,例如在今年(2014)的八月伊始,西寧南路和武昌街的交叉口立起了一個大長方布條,在彩虹七色(恰巧是象徵著同志族群的顏色)的布景上,以藍為主色寫著「青春攔不住  向毒品說不」兩大行字,右側下角寫著「台北市政府」等官方單位,右上則有一顆「西門徒步區管理委員會」時常使用的鑽石符號,紅色大鑽石中卡了一個「毒」字,「毒」字前被一紅槓劃過以表禁絕之意。

與西門管委會相比,Aniki(男同志三溫暖)經營者至少在對外的文字宣說上,與警方合作緝毒、反毒的態度更顯著。與自治會立場相同,Aniki也表達了對於同志婚姻的支持,譬如提供空間讓伴侶盟放置伴侶盟的 「多元成家」連署書,也以Aniki名義進行簽署(2013 . 10 . 03)[30];同時,其經營者Clark還在2014年時將同志婚姻的受阻,與Aniki新址興建上受到的阻礙等量其觀,都視為「整個社會對同志的不友善」的具體反映。[31]

也就在相近時間(2013 . 12 . 06),Clark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表示:「Aniki Club 對於毒品絲毫都不讓步,因為 Aniki Club 希望與消費者一起營造這是個『正常』與『健康』的消費場所……只要在場內見到這樣的吸毒行為,一律是報警的,並且永遠不能再進來ANIKi消費」,在這段陳述裡,Clark對消費者的態度與其說「順應」或「合作」、不如說是種「引領」,甚至是透過法律制裁、拒絕顧客消費(也因此阻絕自己的門票營收)來對消費者進行「再教育」,目的是為了「希望讓執法機關了解到同志是健康的,這裡是放鬆休閒的高級地方,不希望一些不好的行為影響到社會大眾對於同志朋友以及同志桑拿的觀感」,[32]即是,Clark寧願得罪、拒絕顧客也要宣示「反毒」,乃是為了營造一個正向、健康的企業形象,此一形象首先要面向「執法機關」,這無疑是多年來Aniki被警方多次臨檢、甚至破案登新聞後的驚攻與防衛心態,2011年發生所謂的「硬派對毒品趴」時,Aniki即於第一時間表達反對用藥的官方聲明;[33]除此,營造一個與藥物切割的形象也有助營運便利,2014年2月,Aniki自中山區舊址移到大同區的寧夏路一帶,但遭到新館大樓管委會的關切,據Clark對外聲明表示,關切「內容無非是有關同志與毒品的疑慮」,為了化解疑慮,經營方又再度做出宣示:「多年來 Aniki對藥物濫用的立場始終堅持回歸法律規定」,為了對所謂的「堅持」提出確證,Clark表達他們多年與警方的合作立場:「五年多來 ANIKi Club 遭警方持搜索票搜索六次,在經營團隊與館內貴賓的共同努力下,我們已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成功將毒品拒於門外」,在此,很有意思的是被Aniki視為與婚姻平權受阻般的營運困難,其解決方法是透過對另一同志議題(娛樂性用藥)的否定來化解,經營者對議題的立場選擇,在此一覽無遺。

如上所述,Aniki在用藥問題上,透過拒絕了部份的消費者與營收,來換取有助營運的企業形象;與之相對,紅樓自治會的部份店家雖也反對用藥,但在面對消費者時,則持守順應姿態。

自治會對外窗口、「涉谷步道」經營者阿嘎便表示「用藥」引起很多顧客的疑慮,這點讓他們很難跟顧客交待--在這段轉述中,阿嘎僅展露「對消費者的顧慮」,未就用藥的優劣好壞表示個人立場。另一間露天酒吧「牡丹」的老闆表露了較多個人意見:一來,他認為遊盟應該訂定更「陽光正向」的標題,而陽光正向的形象被他視為具有異性戀譜同性,可依此證明「同志沒有比異性戀不好」;二來,他質疑遊盟的標題讓人難以理解,「你們去年實在很胡搞,像是很多顧客跟我問什麼是『性難民』,我自己也不懂,然後去問莊主任,[34]她也說不是很清楚……大家做運動要互相幫忙嘛,你們這樣我也很難幫」,在這段質疑中,標題意義的難解之所以會造成困擾,最大原因/說辭仍在於消費者身上,就牡丹老闆來說,消費者的困惑將讓同志運動產生運作困難,也可能激起反對,老闆表示遊行前一晚,他們在紅樓廣場上進行花車佈置時,「一開始布條露出了『性難民』三個字,旁邊的人(顧客)都非常緊張,直到『不是性難民』都露出了之後呢,旁邊的人才放心地拍了拍手」。[35]

在兩位經營者的轉述內容中,對消費者的顧慮,至少在表面說辭上,構成/交待了他們反對「性難民」、反對用藥議題的最大原因,遊盟的梅子便猜測:紅樓商家們害怕他們對遊盟的經濟贊助(租購花車),會被顧客們視為對性難民、用藥議題的支持,所以才會在遊行當天刻意以布條進行立場撇清。

與兩位老闆態度相似的是漢士三溫暖余夫人(生理男性,相識者都會暱稱他為阿嬤)。漢士位於西寧南路、處在西門同志商圈外圍,店面雖不屬於自治會組成部份,但在質疑性難民、用藥議題上,阿嬤與自治會立場相同。在2014年7月11日對談間,可看出阿嬤是不支持藥物使用的,「其實吸毒對健康,你去問用過的人,都知道很不好」,[36]但如何不好?他點到為止便話鋒一轉、表露出對用藥行為的默認(甚至默許)態度:「吸毒是是同志的文化沒錯,但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說」,但為什麼不能說呢?阿嬤接連到「對消費者的顧慮」:「但你在那邊把它講出來,人家都會以為我們在支持那個」,這種「誤以為」,阿嬤表示讓他「對很多老客人很難交待」。因這種種疑慮,阿嬤雖不像自治會採取明確切割,但與遊盟一向關係良好的他,已接連兩年表達不滿。

當然也有對用藥議題、用藥者友善的店家。h*ours  café是一間位居公館商圈[37]邊側以(男)同志為主要客群的咖啡館在今年85日閒聊中,經營者阿Joe表示開店的宗旨是讓「女性主義、愛滋、憂鬱症……」種種關乎性別少數的議題,都能在咖啡館裡被討論;「會有什麼議題是不能談的嗎?譬如用藥」我問到,阿Joe回答:「哪有什麼不能談,我這邊待了一堆用藥的朋友」,我:「那如果他們在店裡用藥呢?」,阿Joe:「那就要看他們會不會茫到影響店面的一些狀況,那如果不會,這他個人認為有幫助的話,有什麼不行?」--問答中,我們可以看到在阿Joe設想裡,只要消費者不至於影響店面經營,那麼h*ours將與Aniki、紅樓酒吧老闆們的態度相反,會是一間對用藥議題、用藥者都保持友善與開放的消費空間;這裡浮現的立場差異,取決於經營者態度、以及空間的消費型態--阿Joe一開始便將h*ours定位為倡議空間,他表示Dalida的老闆與之相熟、2007年時找過他到紅樓經營Pub,但他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做咖啡館比較好,「咖啡館才有辦法倡議一些東西阿,你在Pub大家喝幾杯就醉了」;後面那句話揭示了阿Joe不將紅樓酒吧視為異議匯集地的個人原因。

相較於h*ours,消費空間的營運、營收考量,決定其他經營者面對用藥議題的態度,譬如Clark積極塑造一個「反毒」、正向健康的企業形象,以求降低社會輿論(對「毒品」的恐懼)、國家公權力帶來的營運阻擾;另外,由於娛樂藥物(使用狀況、使用者)長期承受法律及道德的雙重污名,肇使經營者必須接收、設法回應消費者們對用藥議題的疑慮,不是漢士阿嬤的連年抱怨、或自治會公開的「我們不是性難民」宣示,都是經營者遷就、順應消費者而做出的具體回應,這些回應再次肯認了娛樂性用藥的雙重污名現況。

 

 

三、同婚經濟:

如果說,遊盟引發的用藥議題,將威脅到上述同志消費空間的營運及營收,那麼同婚平權似乎可視為具有市場價值、足以勾起人們消費欲望的議題。2013年9月14日,男同志作家羅毓嘉寫了篇〈同志婚姻是顆大鑽石〉刊登於《天下》「左眼與右眼」專欄上,文章表示,同婚一旦合法通過,台灣內部將產生從戒指、婚紗、禮車到婚宴、蜜月旅行等大量消費需求,對外則能以大東亞為範圍,「把鄰近國家的同志都當成台灣的腹地」,就他觀察,台灣地居東亞中心、又是同志相對友善城市,已於東亞獲得龐大的同志旅遊商機,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建立婚姻觀光經濟將「多為台灣賺進幾把外匯」。「就讓同志婚姻合法化吧,那可是顆經濟活水的大鑽石呢!」羅在文章最後寫到[38]。〈大鑽石〉一文引起許多的討論與爭議,同年11月,同刊於《天下》的〈去夏威夷結婚吧!--同性婚姻經濟學〉則在羅文的基礎上進一步延伸:「同性婚姻的經濟效益還不只婚姻相關消費……若能以婚姻平權的法律,增加國際好感度、吸引他國高技術人才移民……還有著提高投資意願的潛力」。[39]

兩文作者在佐證與說服時都借鑒了他國先例--羅舉了加拿大事例、劉則列舉夏威夷、愛荷華州、紐約州等美國各州,是如何透過婚姻合法化來刺激消費、吸納投資與人才。而在AD. Lin(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的撰文中,英國在2013年7月通過同婚合法化,AD. Lin將此事視為台灣應仿效的他山之石,即便英國在當時還未發展完足的同婚產業,她仍賀祝著:「英國的領導者們真是太睿智聰明了,因為同性戀婚姻合法化,不只提升國際地位,更對於國家拚經濟有絕對的幫助」。[40]

除此之外,在2012、2013年間出現許多對他國的同婚經濟報導,譬如〈紐約開放同性婚姻 1年賺進78億〉、〈同性婚姻合法化創造新商機 法國婚紗業瞄準同志市場〉、〈美國同性戀婚姻望趨全面合法化 帶動同志婚禮經濟商機!〉、〈同性戀旅遊業豐富多姿彩 西班牙馬德里年產值達7億歐元〉……這些報導純粹紀錄著同志婚姻通過後,在個別國家造成的經濟、產業變化,而不去評價合法化在經濟層面外的利弊好壞。[41]

但同志婚姻合法化將帶來龐大的市場、產值已默默成為一種判準,而不僅僅是對現況的描述,譬如在〈同性婚姻入法 泰國漸露曙光〉中,同志婚姻尚未合法通過,但《立報》記者已在現況發生之前,引述了《路透》的報導:「在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下,自詡為同志觀光勝地的泰國,如果能成為亞洲第一個開放同志婚姻的國家,可望進一步替同志觀光市場敞開大門,帶來更多商機」,[42]這段(轉述的)報導超出「純粹紀述」,而表露了對自由市場的肯認、對泰國將迎來龐大同志商機的期許;記者為何要轉述《路透》的報導呢?在轉述背後有怎樣的新聞紀錄動機跟立場呢?由於財政限縮,《立報》的性別相關新聞由單一個人報導,通觀2013年的新聞紀錄,《立報》一直表露著對婚姻平權的友善跟支持,如此,或可推測上段的轉述內含對台灣同婚的合法化期許。除了《立報》,《風傳媒》的總體態度也一向支持同婚,[43]其記者楊芬瑩在2013年11月紀錄了美國同婚經濟的熱絡狀況,並將標題定為〈創造地方商機同志婚是個好主意!〉,似乎也有著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動機。[44]

推崇或記述同婚經濟的文章,有大半刊於《天下》、《鉅亨網》、《同志銀媒》、《財訊》等商業、或者推崇商業與消費力量的(電子)報紙期刊上,有些作者在推崇經濟發展、消費至上原則的同時,不必然都像羅毓嘉一般熟悉同志、同運脈絡,譬如〈同志婚權拚經濟〉一文,在增加經濟成長的論據以外,作者顏擇雅表示:在傳宗接代壓力下,男同志被迫進入異性戀婚姻,但(娶妻者)「早晚會找到對自己誠實的情慾出口。他們的妻往往陷入愛滋高風險而不自知」,[45]這段話不僅逕自將男同志污名作愛滋高風險帶原者,而且傳宗接代壓力,是否會在同婚通過後便獲得減輕,作者也未做任何論辯;有些長久處身於同志社群裡,卻過度的以消費力、或者經濟力來衡量事物與人身價值,在上述提及的〈錢潮人潮野狼潮〉裡,陳克華說到:「多年來台灣在『同志與性別平權』上的努力,為台灣帶來些許人潮和錢潮。這又是一項同志對台灣經濟的實質貢獻了!」接著他呼籲:「在『性別平等教育』和『多元家庭法』頻受到台灣宗教及保守團體阻撓之際,我只想對這些人說:請不要再傷害台灣了,好嗎?」但為什麼此種阻擾的舉動會傷害到台灣呢?依循文章脈絡,此處「傷害」似乎非施加予同志本身,而是傷害到同志族群帶來的「錢潮、經濟貢獻」。[46]在陳克華筆下,同志的消費實力、同志產業帶來的消費市場,成為對同志有利的法案不該被阻擾之因,但這兩個法案究竟能確保同志怎樣的權益?便不是陳克華的論述重點了。

也有些媒體(《立報》、《風傳媒》)、作者(羅毓嘉),長期以來報載、評論其他社會議題時,對消費至上、經濟成長優先的思考原則保持置疑,羅在「左眼與右眼」專欄的其他文章(都與〈大鑽石〉同年刊載)如〈台南的「夠了經濟學〉、〈樓宇高貴漲多落少〉等都針對無止盡的消費刺激、無止盡的經濟與市政開發做出批判,[47]另外,寫於他個人部落格的〈沒有答案但還是要問〉[48],抒情地質問著:「為什麼我們需要另一個六本木,更多的商場,更高的辦公大樓」,面對自己提出的問題,羅一方面表示並「沒有答案」,另方面,由於金華街上的華光社區,在當時正面臨要被都更拆除之命運,經建會在4月3日構思要將社區拆除後改造成「商辦、國際觀光旅館、購物中心等複合商業使用」,[49]以媲美東京的六本木,羅毓嘉在文章中如此暗諷著:「直到質問的嗓音啞了,我們便唱,飲啤酒,轉吧轉吧七彩霓虹燈,城市的霓虹是金華街邊澄黃燈光最大的諷刺」。

我認為這裡存在一個弔詭在於:在其他議題上,上述作者反思消費至上與經濟開發,但在推促同婚姻時,卻將不加辯證地肯認消費行為、消費市場的開拓,

不論是羅毓嘉等人的評述、或者帶著攻錯動機的媒體記述,都認可「增進國內消費(市場)、外匯外資」能作為推動同婚合法化的理由或目的;如果將第一章提及林純德定義下的「男同志消費主義」納入思考,我們能如此統合去看:在同志平權脈絡下,消費不僅形塑著(個人、群體)主體的自我認同,如果主體渴望被看見、被重視,消費力(不必然是經濟能力)亦是重要依憑;與消費行為、消費力同獲肯認者是消費市產的擴大--擴大各式產業鍊、消費行為……不證自明成為堪值追求的目標,並可依之作為推促同婚合法化的論據。

這種推促同婚的論據說詞,是否為書寫者真心肯認、或僅僅視為一種論說策略?背後的書寫動機或許很因人而異、有時也難以求證問清,不過在現有的資料中,我們能看到伴侶盟官網〈從受益面來看伴侶盟法案〉一文,陳俊達便表示在推促同婚的理由中,「民主人權」是為正道,「奇兵」則是「經濟民生」,「經濟民生」的內容不外乎在詳述「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其實也能創造商機」,陳俊達認為此點能造就足夠誘因,讓反對者轉為支持,在其看來,端出同婚經濟以及國際形象等「牛肉套餐」,是非常能造就「社會共識」的事[50]。

上文還提到,同婚經濟所帶來的利益,受惠方不僅是財團、而是「全民利益」--但真及於「全民」嗎?就消費端來看,在青年貧窮化連帶造就婚配生子率不高的今天,即便同志婚姻通過了,有能力、有意願耗資在同婚產業者會有多少呢?而在獲利端部份,陳俊達提及的產業雖較其他作者為多,但也僅涉及婚宴喜慶、珠寶貴金屬、金融保險、旅遊等產業,這些產業的受益會帶來怎樣的熱錢流通?會帶來怎樣的資源集中?作者除了「全民利益」的提法外未多細談。

資源如何分配?誰擁有消費能力?筆者以為這些問題是觀察同婚、同運與消費主義的重要切入點。林純德在2010年便已批判到「同志消費力論述中仍有非常強的階級歧視……像跨性者這一類普遍經濟實力較弱的族群,就無法藉由消費力發發出聲音。另外,即使同是男同志,經濟地位也有高有低…」;[51]而假如我們透過肯認消費市場、消費行為的擴張來推促某一同運議題的話,不僅上述關於誰能消費、誰能受益的問題在台灣幾未獲得梳理,並且,可能讓某些議題選擇性地被排除,如上節所論及,由於用藥議題可能損及營運、觸怒消費者,因此不受許多同志商家企業所歡迎、甚至被主動而明確地排斥。

小結--

透過上述的討論,我們可以看到不論是遊行聯盟、同志商家或者主流媒體,都持著下述論說:某一活動、消費空間能吸引來帶來大量的錢潮人潮,能證明某一地區對待同志是友善的,但是參與者在期間體認到的「友善」,是活動主辦方想要主導的對某一議題之支持、關注(譬如2012年遊盟所引領的同婚議題)?或者是(同志)商家們所營造出來的的高服務品質、「好玩」且「多」樣的娛樂消費活動…….這裡存在非常大的個人感受差異性。

這倒不是說同志商家就不關注同志平權議題,就如文章一開頭所描述,2013年的紅樓跨年派對在行銷商家自身之外,也與伴侶盟等同運組織合作倡議婚姻平權議題;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是否有利營運?是否增益或損及消費?」等問題似乎很大程度決定著經營者們對某一議題的支持或反對。譬如就Aniki、牡丹等經營者看來,用藥議題不利消費空間的營運與營收,因此分以不同方式表示公開的反對;而同婚議題則相反地被視為有利於各種消費市場、消費行為的擴增,然而在討論著同婚經濟的相關論述中,展露著對消費市場擴張的未具批判的肯認,在這些肯認中,關於資源分配、消費能力差異的種種問題也未獲進一步反思。

 

[1]影像紀錄可見:「2013.12.31亞洲最大同志戶外紅樓跨年派對」http://www.youtube.com/watch?v=0K2-HacLJ54

[2]主辦單位是「台北西門紅樓自治會」、以及推廣同志婚姻法案不遺餘力的「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

[3]〈採訪通知〉可見於「REDay 紅樓跨年」的臉書粉絲頁面

https://www.facebook.com/REDay.Taipei/info

[4]不僅每年主辦者都是涉谷步道、牡丹、Dalida等露天酒吧商家(以男同志為主要消費者),並且在活動上會寫明「禁代外飲」、「全程建議請至紅樓各店家消費,請支持贊助酒商指定酒款」等注意事項(可見註3)。而在2013年,伴侶盟也藉著共同協辦的名義,而在會場放置被賦予同志平權、認同符號的「婚姻平權馬克杯」(250元)、「自由戀愛平等成家TEE」(500元)、「彩虹屋造型耳環」(300元)…義賣商品(利潤所得將作為伴侶盟的活動所需費用),消息可見〈[義賣] 支持伴盟,支持婚姻平權!〉,2013/12/30,伴侶盟官網。http://tapcpr.wordpress.com/2013/12/30/%E6%94%AF%E6%8C%81%E4%BC%B4%E7%9B%9F%EF%BC%8C%E6%94%AF%E6%8C%81%E5%A9%9A%E5%A7%BB%E5%B9%B3%E6%AC%8A%EF%BC%81

[5]如〈[活動] 婚姻平權年:紅樓跨年倒數派對〉一文便表示:「1130之後,守護婚姻平權的呼聲四起……也支持著所有在過程中受歧視而受傷的夥伴們,告訴大家不要放棄,平權的一日總會來到。」

[6]〈盼婚姻平權亞洲最大同志跨年趴登場〉,中央廣播電台,2013.12.3,http://news.tw.msn.com/politics/%E7%9B%BC%E5%A9%9A%E5%A7%BB%E5%B9%B3%E6%AC%8A-%E4%BA%9E%E6%B4%B2%E6%9C%80%E5%A4%A7%E5%90%8C%E5%BF%97%E8%B7%A8%E5%B9%B4%E8%B6%B4%E7%99%BB%E5%A0%B4

[7]以男同志族群中的「熊族」為主要組成成員,一開始在台北組成、以聯誼為主,自2013年始投身婚姻平權運動,並參加了2013年的「97凱道伴桌」、「1130婚姻平權排字活動」以及2014年的「316全民街吻」等活動。相關資訊參考熊學會在2014/05/07「高雄同志大遊行」上的公開發言,http://www.amara.org/en/videos/N46UMV3ZwG6E/zh-tw/721460/?tab=subtitles

[8]這是學會成員發起的請願活動,在當年12月24日開始,便透過臉書粉絲專頁蒐集以A4大小紙張寫就的「支持多元成家的原因或故事」,並在晚會當天「收集後黏接100公尺長的訴願書交付立委」。相關訊息可見「萬鑽成家,100請願」活動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42577582624018/

 

[9](法)讓.鮑德里亞,《消費社會》,南京大學出版社,2008年,P.3

[10]2012年12月18日,立委尤美女「提案《民法》親屬編第972、973、980條修正草案,將現行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改為婚約應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讓同性婚姻合法化」。隔年(2013年)年底,伴侶盟提出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一讀付委。環繞著修法爭議,以護家盟(台灣守護家庭聯盟,有強烈基督教色彩的組織)為主的反修法、反同婚陣營,與伴侶盟等同婚、修法支持者,透過媒體筆戰、上街遊行等方式展開了近兩年的爭執與論辯。見〈同性婚姻合法化 立委提案修民法〉,《蘋果日報》,2012/12/18。以及〈婚姻平權修法延宕  伴侶盟發動罷免廖正井〉,苦勞網,王顥中報導,2014/05/29。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21218/15731、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8887

[11]費瑟斯通,《消費文化與後現代主義》,國立編譯館與韋伯文化,2009,P.23~24

[12]〈「粉紅」力量大同志商機爆熱〉,《經濟日報》,2013/12/31,孫偉倫、李淑慧

[13]〈[新聞分享] 同志商機襲台「粉紅鈔票」滾滾來〉,伴侶盟新聞轉載,2014/02/10

http://tapcpr.wordpresjks.com/2014/02/10/%E6%96%B0%E8%81%9E%E5%88%86%E4%BA%AB-%E5%90%8C%E5%BF%97%E5%95%86%E6%A9%9F%E8%A5%B2%E5%8F%B0-%E3%80%8C%E7%B2%89%E7%B4%85%E9%88%94%E7%A5%A8%E3%80%8D%E6%BB%BE%E6%BB%BE%E4%BE%86/

[14]林純德,〈「科技、消費與同志政略」專題導論〉,文化研究雙月報,2009/07/25

[15]〈第十屆台灣同志遊行10/27新聞稿〉,2012/10/27,http://www.twpride.org/twp/?q=node/63

[16]〈【募款】2014年台灣同志遊行-友善企業招募活動,開跑!!〉,2014/ 07 / 26,

http://twpride.org/twp/?q=node%2F117

[17]〈台北最友善花錢不手軟〉,黃琮淵報導,《中國時報》,2012/12/31

[18]陳克華,〈錢潮人潮野狼潮〉,《蘋果日報》,2014/02/13

[19]〈台灣同歡樂住房專案(2012/12/23~30)〉,台北W飯店官網,http://www.wtaipei.com.tw/。

陸煥文報導,〈W飯店住房專案瞄準10月同志遊行商機〉,《經濟日報》,2013/09/12。

W飯店雖表示將捐贈10%營收,但據遊盟2013年總召梅子表示:W根本沒有將款項匯予熱線,徒具宣傳之用。

[20]相關圖像可見:

  1. SSKao建立的相簿https://www.flickr.com/photos/tenz1225/galleries/72157638538337733/#photo_8134916857
  2. 〈Rainbow Kids同伴社帶校內連署北上參加第十屆台灣同志大遊行〉,國立東華大學,2012/11/26,http://www.ndhu.edu.tw/files/16-1000-48520.php

[21]同註18。

[22]這或許受著國外媒體的報導影響,譬如2007年的美國同志雜誌《Out》將台北與日本、曼谷並列為最適合同志旅遊的亞洲都市,這些報導訊息在當年便透過中文媒體而輾轉被台灣的同志社群吸收,譬如見〈台北獲選爲世界上對同性戀最友善城市之一〉,《華夏經緯網》,2007/10/13

[23]除了Alvin的期許外,譬如描述派對的盛況時,報導讓我們看見舞台上,有「熱舞男孩、扮裝皇后」等多種性氣質的表演者輪番上陣,而在舞台的下方則有「一對對同志戀人」,在煙火絢爛下「相擁而笑」;又或者寫到DALIDA「立穩腳跟後,附近商家在同志圈口耳相傳下陸續進駐」,透過同志商家的群聚,「不論是身材魁梧霸氣的『熊族』,或是陽光健美、斯文秀氣等各類型的同志男孩」,都能擺開以往「低調藏身大樓巷弄間」的消費身體而終能「大方聚集」。見王婉嘉文,〈彩虹下的百年容顏──西門紅樓〉,台灣光華雜誌,2010/02/24。

 

[24]〈台灣抗議活動呼籲同性婚姻合法化〉,《紐約時報中文網》,2014/05/23,c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40523/c23taiwan/zh-hant/

[25]譬如伴侶盟在現場鼓勵大家購買有著同志平權、認同符號的各式義賣品;而活動主辦單位「建

議請至紅樓各店家消費」、「支持贊助酒商指定酒」,因為唯有透過消費,「日後才會有年年有跨

年晚會喔!」。參見註3。除了直接的「鼓勵」、「建議」購買之外,我們還能這麼理解:每年

每年的晚會本身便是一個以紅樓廣場為活動空間的大型廣告,廣告促銷的對象便是散落在紅樓

週邊的各個消費空間(尤其是以男同志為主客群的露天酒吧)。

[26]遊盟對外招售的遊行用車分為兩種:1. 遊行車,租購者可以在車上透過大聲公表達意見,因

為相關意見一定程度代表著遊盟立場,是以遊盟每年會對租購者進行嚴格把關、擇選立場相似者;2. 花車,租購者在花車上進行的種種言論、商品形象行銷…….都被視為與遊盟無涉,甚至可在車上表達與遊盟完全相左的聲音,譬如2013年紅樓自治會之所為。

[27]〈【說明與邀請】2013台灣同志遊行說明〉,遊盟官網,2013/10/18,http://twpride.org/twp/?q=node/100。

[28]講座紀錄可見〈追討情慾正義 性難民拒被看「賤」〉,立

報,2013 / 10 / 13,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4127

[29]〈 [資訊] 歡迎加入 Gay Here 遊行主軸說明〉,PTT,2013 / 10 / 22,

https://www.ptt.cc/bbs/gay/M.1382454095.A.034.html

[30]〈多元成家,我支持!-團體連署名單〉, http://tapcpr-petition.twbbs.org/?page_id=140

[31]<從良好的互動建立互信的基礎>,《ANIKi WoW!》,2014/03/17,

https://plus.google.com/117122029602556222387/posts/3zFCrTjpymE

[32]〈[GayTie.info] 台北同志桑拿 ANIKi Club 香港專訪 -1 閒聊篇〉,2013 / 12 / 06,
http://gaytie.info/archives/26219

[33]相關新聞與評論可見張企群報導,〈三溫暖揪客 臉書打廣告 同志「硬派對」 成裸男毒品趴〉,《中國時報》,2011/ 0 4/ 04。李佳霖,〈以ANIKI「硬派對」事件 探討男同志情慾空間〉,苦勞網,2011/ 0 4/ 04,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8944

[34]指聯合醫院昆明院區行政中心主任莊苹,台北男同志商家的愛滋防範、宣導多與之合作。

[35]阿嘎跟牡丹老闆的談述,均透過去年遊盟總召、今年募款組組長梅子的轉述得知。

[36]在2013年10月25日的一篇訪談稿中,阿嬤也表示過對用藥的反對立場:「現在年輕人嗑藥滿多的,這樣也不好」。大狗整理採訪,〈漂撇的男子漢〉,20133/10/22,成蹊文化誌。

[37] 2000年,公館商圈在晶晶書店老闆阿哲等人的推動下,結合三十多店家,連結成為台灣最初、的同志友善商圈,相關資料可見龔招專題報導,〈「同志」友好商店公館商圈形象〉,中國時報,民89/07/31。在6、7年後,紅樓才慢慢成為延續至今最重要的同志消費集聚地。

[38]羅毓嘉,〈同志婚姻是顆大鑽石〉,《天下雜誌》,2013 / 09/ 14。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40/article/600

[39]劉美妤,〈去夏威夷結婚吧!--同性婚姻經濟學〉,《天下雜誌》,2013 /11 /24,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208/article/781

[40] AD. Lin,〈Les and the City:同志婚姻解決家庭破裂?〉,2013/07/18

[41] a. 楊琇羽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同性戀婚姻望趨全面合法化 帶動同志婚禮經濟商機!〉,鉅亨網,2012/05/13,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20513/KFKBTERKC9ESJ.shtml。

b.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紐約開放同性婚姻 1年賺進78億〉,Ettoday,2012/07/25,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725/78768.htm。

  1. 〈同性婚姻合法化創造新商機 法國婚紗業瞄準同志市場〉,中廣新聞網,2013/04/28。

d. 〈同性戀旅遊業豐富多姿彩 西班牙馬德里年產值達7億歐元〉,同志銀媒,2014/05/12,http://www.gay520.com/showqueereye.php?Idx=MzAzMTA=。

 

[42]本報訊,〈同性婚姻入法 泰國漸露曙光〉,《立報》,2013/08/25,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2659。

[43]負責人林瑋豐現正就讀高醫性別所,向來與同志社群關係良善。

[44]楊芬瑩,〈創造地方商機同志婚是個好主意!〉,2013/11/14,https://www.facebook.com/stormmedia/posts/216057998575918。

[45]顏擇雅,〈同志婚權拚經濟〉,《財訊》,21012/10/17,http://www.wealth.com.tw/index2.aspx?f=521&id=2696

[46]陳克華,〈錢潮人潮野狼潮〉,《蘋果日報》,2014/02/13

[47]羅毓嘉,〈台南的「夠了經濟學〉,《天下雜誌》,2013/06/18。

羅毓嘉,〈樓宇高貴漲多落少〉,《天下雜誌》,2013/05/25。

[48]羅毓嘉,〈沒有答案但還是要問〉,「徒勞之井,真理之藩」,2013/ 09 /24,

http://yclou.blogspot.tw/2013/04/blog-post_24.html。

〈大鑽石〉一文也在9月14日刊於《天下雜誌》時同刊於此部落格上。

[49]蘇秀慧,〈華光空總舊址開發六本木有變數〉,《經濟日報》,2013/05/27。

[50]陳俊達,〈從受益面來看伴侶盟法案〉,2013/02/20,http://tapcpr.wordpress.com/2013/02/20/%E3%80%90%E5%A4%9A%E5%85%83%E6%88%90%E5%AE%B6%E9%80%A3%E7%BD%B2%E7%90%86%E7%94%B1-%E8%A9%95%E9%81%B8%E7%8D%8E%E3%80%91%E5%BE%9E%E5%8F%97%E7%9B%8A%E9%9D%A2%E4%BE%86%E7%9C%8B%E4%BC%B4%E4%BE%B6%E7%9B%9F/

[51]林純德,〈男女同志市場 消費力驚人〉,《立報》,2010/01/05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