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曼:社群媒體是個陷阱

翻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本文編譯自Zygmunt Bauman: “Social media are a trap”

 

 

英國著名社會學家包曼(Zygmunt Bauman),在剛過九十歲生日時,於西班牙北部的城市(Burgos)接受西班牙《國家報》(El País)的訪談,談論現今的民主問題與其和網路之間的現況。

跨閱誌在此只翻譯問答內容,報載全文請詳該報導網頁。

包曼

 

問:您將不平等形容為惡性轉移,民主也正因此遭受威脅嗎?

答:我們正遭遇的民主危機是信任的崩毀,我們認為領導者們不只腐敗、愚蠢,而且無能。能有所作為的行動,需要權力以及政治,而政治才是有能力決定哪些事是需要完成的。但是曾同時操之在民族國家手下的政治與權力已經結束了。權力已經全球化,但政治卻仍限縮在地方。大眾已不再相信民主制度,因為它允諾不了其承諾,例如移民危機,這是一個全球層次的現象,但我們的行動卻仍在狹隘的地方。我們以前設計的民主制度沒有處理互依(interdependece)的狀況,而目前的民主危機正是源自於此。

 

問:在您看來,當前自由與民主之間的鐘擺,正擺向哪一邊呢?

答:自由與安全是極難調和的兩種價值,若想要多一些安全,就必須放棄一部分的自由,反之亦然,這是個永恆的困境。四十年前,我們相信自由已經勝利,並且展開了消費主義的狂歡。每一件事物只要透過借貸便看似觸手可及,像是房子、車子等,只是晚一點完成付款。當借貸中斷后,2008年便敲響了一記痛苦的警鐘。這場災難尤以中產階級受害最為嚴重,讓他們陷入朝不保夕的境地,不知道自己的公司會不會遭合併,然後被開除、不知道以前買的東西是不是真的屬於自己。這已經不是階級之間的矛盾,而是每一個人與社會之間的矛盾,這不僅是安全的缺乏,也是自由的缺乏。

 

問:您說進步是個迷思,因為人們不再相信未來會比過去更好了?

答:我們正處於一個中斷期(interregnum)-在過去什麼都很確定但現在這些處事的老法子卻都不再管用的時期,且不知道什麼將會取代現下的狀況。我們正嘗試著多種處事的新方法。西班牙人民曾在15M運動中透過佔領公共空間,嘗試以直接民主替代代議制度,但運動不持久。撙節政策依然持續,沒人能擋下,但這對於嘗試新的處事方式依然是相對有效的。

 

問:您曾評論過像15M那樣或是全球佔領運動只知道暫時懸置既存情況,卻無法創造一些穩定可靠東西。

答:人們在佔領廣場時因為一個共同的目標,能夠暫時擱置差異,尤其當該目標是負面的、針對特定對象的憤怒,行動更有機會成功。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團結力量的大爆發,但這強勁的爆發力也是很短暫的

15M運動(2011/05/18 於 Valencia)

問:您認為如斯異質聯盟運動的本質沒有領袖運作的空間嗎?

答:正因為缺乏了領袖,所以這些運動才得以可能,但這也是這些運動最後無法將他們有意義的意見付諸實踐的原因。

 

問:在西班牙,15M運動促使創造了新的政治勢力(編按:指西班牙的Podemos黨)。

答:政黨的替換無法解決目前的問題。目前的問題不是因為政黨是錯的(編按:應該是指執政的政黨們),而是政黨掌控不了許多事。西班牙的問題只是全球問題的一個縮影,認為可以在國內解決全球的問題是錯誤的認識。

 

問:您怎麼看待加泰隆尼亞的獨立規劃?

答:我們還在遵循凡爾賽條約的原則-就是每一個國家都有權利自治的觀念建立的時候。但在今天已不存在同質領土的世界,這是不切實的觀念。現下的每一個社會都是離鄉背井人們的集合。人們加入了各個社會,忠於它、也向它納稅,但同時也不會放棄他們自身的認同。人們的居住地與認同之間的連結已經斷開了。加泰隆尼亞的情形,如同蘇格蘭與倫巴第(Lombardy, 義大利北部大區),正是傳統認同與公民身分之間的矛盾。他們都是歐洲人,但不願透過馬德里,而是巴塞隆納向布魯塞爾發聲,現下幾乎每一個國家也都出現了這樣的情形。我們依然按照著一戰之後建立的原則行為,但自此後的世界已經改變了許多。

 

問:你對人們透過社群媒體抗議,或者所謂的鍵盤參與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並認為網路低劣的娛樂正愚化人們,那能不能說社群網路是人們的新鴉片?

答:關於認同的問題正在轉變成:創造自己的社群。但(傳統)社群不是創造出來的,你要麼有,要麼沒有。社群網路能夠製造出來的是替代品。社群與網路的差別是,你屬於前者,但後者屬於你。網路讓人有掌控的感覺,你能隨自己意願加入或刪除好友,與掌控自已和重要人士之間的關係。在個人主義者時代,寂寞與離棄是人們極大的恐懼,而在網路時代人們因此多少自我感覺良好些。但在網路上如此容易地結交與絕交,人們反而難以學習真正的社交技巧,就是當你走上街、上班,在一大群人裡面進行有意義的互動時所需要的技巧。教宗方濟各是一個偉大的人,他把選後的第一場訪談給了Eugenio Scalfari(一位自稱是無神論者的義大利記者)。

這是真正對話的標誌:真正的對話不是與自己有相同信念的人交談。

在社群媒體上因為容易避開爭辯,所以無法教導我們怎麼對話。多數的人們利用社群媒體不是用以團結、拓展他們的視野,而是把自己鎖進同溫層裡,聽著他們自己的回音、看著自己的倒影。社群媒體非常有用,也提供了娛樂,但他們是一個陷阱。

包曼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