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限制破壞了LGBT平等

翻譯:凱莉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本文編譯自Restrictions against blood donation undermine LGBT equality

原文作者: Zach Stafford

 
 

終身禁止男男性行為者捐血的限制,已被認為是毫無根據的。

photo via Matt Buck @Flickr, cc License

photo via Matt Buck @Flickr, cc License


 

在我生活周遭,常聽見一些試圖掩飾恐同心態的異性戀,用輕描淡寫的態度說著:「我不介意同性戀,但前提是他們別來煩我。」 然而這裡所稱的「煩」,卻總是指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舉凡親吻一個男孩,甚或我只是在他們面前談論自己的生活,而「別煩」只不過是「少GAY了」的消極表述方式。 而在這個星期一,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成為了那位「好心的異性戀」,再一次對同性戀及雙性戀男性表達:「少GAY了」。

經過醫療機構及社會團體多年抗爭,FDA從變更男性間性行為者(MSM)捐血禁令的舊制,到現今實行的新政策,即要求欲捐血之男性間性行為者──包括我自己──需禁慾一年。沒錯,整整一年──為了讓你的血液具備可捐贈性。

美國並不是唯一實行這項政策的國家,還包括英國及澳洲;他們指出,經研究顯示,於實施這項禁欲政策的基礎上,經輸血感染愛滋病毒的機率從兩千五百分之一大幅下降至一百四十七萬分之一。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生物藥品部副部長Peter Marks於此項政策公開後發表聲明,他表示:「從目前已發表的研究報告當中顯示,限期捐血無法杜絕輸血的風險。」同時補充道:「然而倘使制定更短的週期限制,則將無法取得類似的數據。」

這意味著關於是否只要採取限期捐血政策,便能將輸血風險有效掌控限縮在血液篩檢工具一事,他們也仍無法肯定──事實上,迄今為止所有血液都是透過這微不足道且難以置信的方式取得。 這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事實上,透過同一機構曾發佈的2014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捐血調查顯示,在男同性戀及雙性戀男性捐血者中,愛滋病病毒感染率只有0.25%,遠比美國總患病率0.38%為低。

假使將上述翻成白話文,也就是說:根據發佈男性間性行為者捐血禁令的機構調查顯示,男性間性行為者的捐血風險低於異性戀。 多年來,社會大眾對愛滋病的認知與資訊已逐漸建構成熟,縱使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仍堅持實施此項政策,然而譴責聲浪已在大型健康衛生機構甚至民選官員中開始發酵。

photo via Shih-Shiuan Kao @Flickr, cc License

photo via Shih-Shiuan Kao @Flickr, cc License

自2006年開始,美國血庫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Blood Banks, AABB)、美國血液中心聯盟(America’s Blood Centers, ABC)及美國紅十字會(American Red Cross, ARC)便不斷敦促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更改此項政策,並表示此類針對男性間性行為者所矗立的捐血禁令是「醫療上莫須有的反智表現」;於2013年,美國醫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AMA)更進一步闡明這項禁令的內涵純粹就是歧視。

認定此項政策為「歧視」已是大勢所趨,我們必須繼續推動爭取男性間性行為者應該擁有如同異性戀般完整的捐血權──特別是異性戀之間更有著大把的無套性行為或其他高風險前科。

在這個時代,男同性戀或雙性戀男性擁有許多愛滋病預防措施及篩檢工具資源可運用,所以協助拯救生命並沒有排除同性戀族群的必要。 倘使婚姻平權法案的通過是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及政府宣揚走向完全平等的方式,那或許亦是時候停止消費他們,然後抽一包血吧。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