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擁有我們的城市?為什麼這波收購都市的風潮與所有人有關?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photo via Mariano Mantel@Flickr, cc License

photo via Mariano Mantel@Flickr, cc License

◎ 本文編譯自 The Guardian:Who owns our cities — and why this urban takeover concerns us all?(2015.11.24),原文作者為 Saskia Sassen(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教授)。

 

自 2008 年金融風暴後,許多國內外大企業購入都市建物與土地的現象,是否在暗示大都市已開始走入新興的階段?自 2013 年中到 2014 年中,企業買下全球前 100 大都市現有的房地產,價值總和高達 6,000 億美元(3,950 億英鎊),一年後升高到 1 兆美元,而且這個數字只包含大宗的案子(例如在紐約市,只算進最少價值 5 百萬美元的交易)。

 

我想要檢視這波企業投資浪潮的細節,以及為什麼這波浪潮很重要。城市是沒有權力的人創造歷史與文化的地方,讓人的無力感複雜起來如果現在這種大規模購買城市土地的現象持續下去,我們會失去那種給予城市世界主義特質的塑造過程。在現在這種收購規模之下,我們看到城市土地擁有權有系統地改變模式,這樣的變化對平等、民主與權利影響深遠。

城市是個複雜但未臻完成的系統,在這兩者的雜揉裡,城市獲得使它活得比大企業或國家政府這些更有權但完全正式化的系統更久的能力。倫敦、北京、開羅、紐約、約翰尼斯堡和曼谷,這些城市比統治者或企業活得更久,而這裡還只是舉出其中幾個例子。

在複雜與未完成的混合裡,城市有提供了無權者宣稱「我們就在這裡」和「這是我們的城市」的機會。或是,如同拉丁美洲城市裡戰鬥的窮人們傳奇的聲明所言:Estamos presentes,我們站出來不為了錢,而僅僅是為了讓你知道,這也是我們的城市。無權者們不管是文化的、經濟的還是社會的印記,很多是留在城市裡,大部分在他們自己的社區,但是最後會散落到更廣大的都市地帶,像是不同民族的食物、療法或是更多其他東西

但是無論人口有多密集,這些都不可能在商業園區裡發生。商業園區是由私人所控制的空間,低薪的工人可以在那裡工作,但是不能在那裡「創造」。這些也不可能在世界上越來越朝向軍事化管理發展的農園或是礦區裡發生。只有在城市裡,一個人的無力感才有機會取得複雜性,因為沒有東西可以完全控制如此多樣的人與參與活動

某個程度上,那些有權的人不會希望被窮人打擾,所以最好的方式是任由他們自生自滅。雖然某些城市(例如美國或巴西)裡有極端的警察暴力,但這通常會變成公眾議題,或許是在爭取到至少一點點權力這更漫長的軌跡上的第一步。在城市裡有許多為自己辯護的掙扎,在長遠來看也有些部分成功了。但是,如今這種創造歷史、文化和更多其他東西的能力,正在這波企業大規模重建城市的浪潮中受到威脅

 

 

城市的新階段

1980 年代末期也有一波國內外企業購買辦公大樓或是旅館的潮流,特別是在紐約或倫敦,而我們也可以很簡單地用「有更多的相似之處」來解釋 2008 年以後的的都市投資浪潮。我在《全球城市》(Global City)這本書裡有寫過,在 1980 年代那個階段的高點,倫敦市裡有很大一部分的建築物是由外國人擁有的。來自日本、荷蘭等不同國家的金融機構發現他們需要在倫敦市找個立足之地,好進軍歐洲大陸的資本和市場。

反觀目前的這波趨勢,我們可以發現一些不同點,而這波趨勢也指向外國內外企業收購城市的新特色與新邏輯。四個突出的特點如下:

 

  • 企業購買建築物的量急劇上升,就算在某些一直以來都被這樣投資的都市也是如此,像是紐約或倫敦。舉例來說,中國人最近變倫敦或紐約這種城市的主要買家,現在全球大約有一百個都市成為這種收購方式的標的。從 2013 年到 2014 年,外國企業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蘭德台斯購買房地產的比例成長了 248%,在馬德里成長了 180%,在南京則是 475%;相反地,在全球各區的大城市裡成長率就比較低,紐約是 68.5%、倫敦是 37.6%、北京則是 160.8%。
     
     

    •  蓋新建築的規模。1980 年代到 1990 年代間收購的對象主要是建築物,特別是高檔的倫敦市哈洛德區、紐約的第五大道與洛克菲勒中心。但是,2008 年以降,企業買建築物大多是為了摧毀它們,用更好、更高、更企業化且更奢華的建築物取代原本的建築物,基本上就是蓋華麗的辦公室與公寓。

     

    • 巨型計畫的擴張,無可避免地坑殺了更多都市的肌理,像是小街、廣場、街旁商店的密度,以及不假雕飾的辦公室,如此種種。這些巨型計畫提高了城市的人口密度,但實際上卻使城市「去都市化」了。這凸顯了光有人口密度不足以成為一個城市的事實,但這一點常被一些關於城市的評論忽略。

     

    • 會排擠那些由中等收入的家戶所擁有的房地產。這在美國已經是一場災難,聯準會的資料顯示,2006 年到 2014 年間,超過 1,400 萬的家戶失去家園。其中一個結果就是產生大量空空如也或是被佔據的都市土地,而且至少其中一部份大概都已「再開發」過。

     

    這個時代更令人驚心的特點是整塊未利用或已經衰敗的工業用地被收購、拿來開發。這種情況下,買家付出的價格可以攀升得特別高。其中一個例子是美國的亞特蘭大園區,來自中國的建設公司用 5 億元買下紐約市這條帶狀的土地,目前這片土地被一些小工廠和工業服務、小社區、藝術家的工作室和一些因為建造高聳的公寓建築物而被逐出曼哈頓下城區的場館佔領。

    這些佔領者會被 14 座令人望而生畏的華麗住宅大樓取代,顯示出一種人口密度急遽成長實際上反而會造成都市空間去都市化的效果。這會把都市變成很多人壅塞其中、由警衛管理的空間,而不是我們想像的許多不同人、不同使用空間的方式充斥的都市。

    大量購買都市房產與土地所費的金錢捕捉到了這種趨勢的規模與特色。全球企業自 2013 中期到 2014 年中期在都市房地產上投資了 600 億美元,以及 2014 年中期到 2015 年中期投資超過一兆美元,都只算上收購已經存在的建築物而已。這個數字是已經先排除了更新以及其他大趨勢所得到的結果。

    1990 年代在世界各地開始的私有化和解除管制措施,促成、加強了這一波都市巨人症的爆發,而且還不斷持續下去,少被打斷。這樣下來,整體的效果就是公共建築物減少,以及大型的、由企業私有的產權數量攀升。過去本來大眾可以進用的空間變稀少了,以前原本是政府管制並監督這類公共經濟領域或是解決鄰里紛爭的辦公建物,現在這些地方變成企業總部、華貴的公寓建築或是配有警衛的購物商場。

     

     

    去都市化

    企業佔據都市土地的狀況不只在高檔的都市地帶發生,還延伸到小家戶或是政府辦公室底下的土地。這幾年來,我們看到企業不尋常地大規模併購都市。這個基底上十分粗暴的開採機制常常比其所產生的結果還複雜。

    最重要的變化就是從原本大多數小型且私有的產權,變成現在大型且由企業擁有的產權,以及從公共到私有化。這是透過一點一滴累積、購買小片與大片土地所產生的結果,某個程度上都是長期以來土地市場和都市發展的一部份。但是今天這種規模升級到了一個新的面向,大到改變了都市的歷史意義。主要是因為過去原本小型且公共的東西,變成大且私有的東西,原本被都市街道與廣場穿插其中的小片土地或建築物變成巨無霸的計畫,抹去了街道與廣場這些公共空間。這種改變就算提高了都市的人口密度,仍然私有化與去都市化了都市。

    長久以來,大都市都是複雜與未完成的,而這兩者是由許多不同的人、邏輯與政治所促成。一個大的、混合的城市因為缺少既定的活動規則,使得不同世界的行動者們得以碰頭,以及無權者與有權者可以相遇的前線。這也讓城市變成創新的空間,包括那些沒有權力的人們製造出來的創新,就算他們最後沒有在這個過程中取得權力,他們也生產了組成城市的元素,為城市的包容性留下了某些遺產。少有其他地方可以辦得到這樣的事情。

    這樣複雜的混合以及未完成的狀態塑造出都市的主體與主體性,得以超越宗教、民族和種族,甚至在某些狀況下可以超越階級。在城市裡的某些時刻,我們全都變成被城市征服的人,交通的尖峰時刻就是這樣一種時間與空間的混合體。

    但是,今天的城市不再是一個包含不同背景的人和文化的空間,全球城市正驅逐著人與多樣性。這些城市的新領主大多非常國際化,很多人只有部分時間住在他們買下的城市裡,但是我們不能因為他們十分國際化就認為他們可以代表多元文化與傳統。他們的確代表著一種成功者所有的嶄新全球文化,而且無論他們在哪個國家出生、使用哪種語言,彼此之間相似得令人吃驚,但這種人仍然不是巨大、混合的都市在歷史上所產生的一份子。他們是自全球企業脫胎而生。

    許多都市的變革都架構在驅逐過去原本屬於都市的一部份之上。自存在伊始,不管是 3,000 歲的城市或是 100 歲的城市都持續重新創造自身,意即,總會有輸家和贏家。因為城市長期以來蘊含著獨特的多樣性,它的歷史也不斷被那些曾經貧窮或半是局外人、屬於中產階級的人們所提出的論述重新充實著。而今,企業大規模收購都市空間,引進了去都市化的動能,這麼做不會增加都市的混合與多元程度,反而創造出用許多高聳、華麗的建築來形成都市的新方法。

    一個看待這件事情的方式,就是這種新的注入都市的力量有其自己運作的邏輯,這種邏輯無法被馴服成傳統城市運作邏輯的一部份。這種力量保有其自主性,而且有些人可能會說這種力量會向我們回擊,這可一點也不好看。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