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群雄開發太空與時間 拓展資本主義邊界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衛星、無人機和汽球讓全球連線成真,但是這場矽谷群雄間的太空軍備競賽,爭的不是利他,而是利益。圖為 Google 的氣球網路計畫(photo via I used a nikon@Flickr, cc License)

衛星、無人機和汽球讓全球連線成真,但是這場矽谷群雄間的太空軍備競賽,爭的不是利他,而是利益。圖為 Google 的氣球網路計畫(photo via I used a nikon@Flickr, cc License)

 

這個月,美國國會悄悄通過了一樁重要的法案:「太空資源探勘與利用法」(Space Resources Exploration and Utilisation Act),授權美國公司有無限開採從水到黃金等任何資源的權利,這則法案正等著總統歐巴馬簽署同意發佈。

這則法案宣布了探索外太空的時代已然結束,而開採外太空資源的時代已經開始了!

雖然 1967 年的「外太空條約」(Outer Space Treaty)明確禁止政府佔有外太空的星球或星球上的資源,不能把這些東西當作自家的財產,但是美國國會這次以「外太空條約」限制的範圍不包含外太空天體上找到的或開採出來的物質作為理由,通過「太空資源探勘與利用法」。

乍看之下,這則法案通過的時間點令人感到驚訝,畢竟美國航太總署(NASA)幾乎總在對抗預算被削減的狀況;但是,如果考慮到新進場的太空探險家們,也就是那些傾注數百萬元來「擾亂」外太空、NASA 和古時候太空計畫的矽谷百萬富翁們,就解釋得通了。矽谷的菁英們自 Google 的 Eric Schmidt 和 Larry Page,到亞馬遜的 Jeff Bezos 和 Tesla 的 Elon Musk,無不卯足全力投注大量資源在這檔子事上。

雖然要在外星球上開採能當作太空船燃料的貴金屬與水資源,可能要十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可能達成,但是矽谷菁英們打的如意算盤是另一個。對這些矽谷的高科技公司來說,利用外太空裡的汽球、無人機或衛星來傳輸網路訊號,是讓世界上還沒接上網路的地方連上網路最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這也是為什麼 Google 發動了「汽球網路計畫」(Project Loon),建立漂浮在平流層裡的氣球網路;Facebook 組了吃太陽能的 Aquila 無人機隊(也是用來傳輸網路訊號),一飛能持續好幾個月不中斷;同樣地,Elon Musk 的「太空 X」計畫也努力建構出一套提升全球網路連線的強大衛星網絡。

在地面上接網總會遇到一些地緣政治上的風險:電纜很容易被剪斷或是被破壞;相反地,外太空目前為止仍是能安全拓展數位資本主義的疆土。美國要主宰全球聯網事業版圖,唯一的威脅來自中國,因為許多中國國有、或至少與政府十分親近的公司,像是中國聯通或是華為,也正在與加勒比海、拉美或非洲等地的國家政府達成提供網路服務的協議。這些公司最近同意要在卡麥隆和巴西之間建造一條跨大西洋連接兩國的海底電纜,其他一些類似的計畫也正在進行。不過,幾乎沒有跡象顯示中國也在太空裡做和 Google 或 Facebook 一樣的事,證明了美國在這場太空競賽上具有領導的地位。

如同矽谷一貫的故弄玄虛,他們總是把這類開發太空的計畫說成是促成全人類解放的一小步,Google 跟 Facebook 都保證只要有更多人使用他們的服務,他們就會降低網路的費用。Google 已經和斯里蘭卡政府(說要提供他們覆蓋全國的免費無線網路)和印尼政府(說要和當地電信業者合作,讓全國的智慧型手機都收得到「氣球網路計畫」的網路訊號)達成協議。Facebook 也剛透過旗下的 Internet.org 向印度政府提議,只要是用該國第四大電信商「信實通信」(Reliance Communication)的用戶,都可以獲得免費網路用臉書和其他一些網路服務, 但是如果是使用其他的服務,就要收費。

 

這些公司不只是佔領太空而已,他們也殖民了時間,大部分是透過探勘任何他們可以攫取到的個人資訊、社交或工作資訊達成。Google Now、蘋果的 Siri、微軟的 Cortada 或是 Facebook 最近釋出的 Assistant M 等數位助理服務,都努力自無中生有,幫用戶製造新的空閒時間

Google 對這件事的主張簡單到令人感到可疑。舉例來說,如果你讓 Google Now 調查你關於你所做的事情,越多越好,像是你去哪裡旅行、你愛看哪些新聞、平常怎麼放鬆調劑身心,Google Now 就可以提供一些建議或推薦的事情,幫你省下越多時間。所以,對你最有利的作法就是揭露更多關於你自己的事情,不然就失去使用這項服務的意義了。這樣下來的結果就是網路費用調降,殖民太空與殖民時間這兩個計畫互相幫助對方成長。 

現在,我們終於可以看清,把掙扎追求更多空閒時間的任務交給企業(而非例如貿易聯盟或是政黨)代理的所要付出的成本是什麼:這讓矽谷這些蓄意的破壞者們永遠刀槍不入,因為沒有其他任何其他社會甚至是商業組織,可以策劃並運作同樣規模等級的通訊基礎設施(更甭談他們所產生的資料),所以沒人可以代替他們。

Facebook 透過 Assistant M 計畫搶食這塊大餅的事蹟,告訴我們可能還有其他方法可以自那些突然能連上網路、自覺或不自覺地加入全球勞動力市場的窮人身上獲利。Assistant M 不像 Google Now 和蘋果的 Siri,不完全是虛擬的。它與 Facebook Messenger 整合,使用起來就像聊天程式,但 Assistant M 同時利用先進的人工智慧技術,並招募一群人類助理來搭配,就能做一些採完全自動化的競爭者們無法達成的事情。

這種做法相當有趣,因為它的目的是解決虛擬助理總令人感到毛毛的問題。Facebook 的做法會讓你覺得自己一直是在跟真人聊天,不是機器人,同時也允許操作許多更複雜的功能。很明顯地,唯一的問題是規模,因為臉書得雇用一大堆助理來服務每個月超過一億的使用者。不過臉書宣稱現階段由真人操控 Assistant M,對開發出下一代的演算法有益。

未來的確可能會發生這種事;但是,我們很難不去注意到,當發展中國家幾百萬的新用戶「被」注入網路世界後,臉書可以靠低薪、整晚互相競爭線上無聊差事的自由工作者們,大力與亞馬遜的 Mechanical Turk 服務競爭。把貧窮的印度人或印尼人吸收進來,要他們幫過好日子的加州時髦人士訂捲餅或規劃怎麼訂機票,來交換免費的網路,用這種法子來規模化 Assistant M 可真聰明

 

「數位落差」已經不再是誰可以上網、誰不行的問題,而是誰可以倚賴公家的錢或是自己付錢買網路,負擔得起不要被吸進矽谷的資料處理器裡,而又有誰真的太窮,以致於無法抵抗 Google 和 Facebook 誘人提案的問題。認為「誰提供網路沒什麼差別」,或是那種「只要所有人都連上網,權力不均會自然消失,天下太平、世界大同」的想法不過是延續了兩個世紀的謬論。「數位落差」就是「權力落差」的偽裝,而密集又普及的網路,至少在當代以高度企業化的型態投胎轉世的狀況下,並沒有在替落差的兩端搭上線這件事情上幫到多少忙。

 

參考資料

 

本文編譯自 The Guardian: Silicon Valley exploits time and space to extend the frontiers of capitalism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