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夠多「援助」了,讓我們來談談「賠償」吧!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學士

 

photo via the U.S. Army@Flickr, cc License

photo via the U.S. Army@Flickr, cc License

◎ 本文編譯自 The Guardian: Enough of Aids – Let’s talk about reparations by Jason Hickel

 

大部分的人在談論「殖民」時都會感到不太舒服,甚至會想要假裝這件事不存在。事實上,世界銀行、英國國際發展組織等單位所推廣的國際發展主流論述,也不斷地將殖民的歷史抹去。根據「官方」說法,發展中國家之所以貧窮,主因起自發展中國家內部;而西方國家之所以富裕,源自於他們夠勤奮,且支持正確的價值觀和政策。由於西方的發展程度遠遠比其他地區還高,西方國家們便寬大為懷地「援助」其他國家,給點東西好幫忙他們

如果殖民曾被認可的話,等同於說殖民不是犯罪,而且「被」殖民還是美事一樁,可以幫助這些被殖民的國家在發展的長梯上往上爬一層。但歷史記錄告訴我們非常不一樣的故事,也打開了歐洲人偏好拒絕討論的話題(雖然不管他們多努力嘗試,這話題總是會不斷地重新浮現)。最近,在一場牛津聯盟(Oxford Union)的辯論裡,印度國會議員 Shashi Tharoor 十分有力地提出殖民母國(註:在 Tharoor 的論述裡指涉的是英國)虧欠被殖民國們「賠償」的想法,他申論時被錄下的影片在 Youtube 上走紅,吸引超過 30 萬人次觀看,顯然地,這個問題觸動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經。

 

關於「賠償」的辯論,威脅了那些官方版本對發展的論述,指出南半球國家之所以貧窮非自然現象,而是被他者有意創造出來的,西方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不是什麼樂善好施的捐助者,而是掠奪者

談到殖民的「遺產」,一些相關事實因為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以致於難以相信這些真的發生過。比如說,1492 年歐洲人抵達現在的拉丁美洲時,大約有五千萬到一億的原住民人口住在這個地區;但到了 17 世紀中葉,原住民人口慘跌到只剩三百五十萬人次,大多數原住民不敵透過外國人傳播近來的疾病,也有許多人被宰殺、死於勞役,或是因為被踢出自己的土地而餓死。

而那些歐洲人到拉丁美洲,又是為了什麼呢?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銀礦。1503 年到 1660 年間,一千六百萬公斤的銀被運到歐洲,這數量整整超過當時全歐洲儲備的金屬量達三倍之多。19 世紀早些時候,殖民者自拉丁美洲榨取總合一億公斤的銀,注入歐洲經濟,為工業革命提供了許多資本。想了解這是多大一筆財富?你可以自己做個想像實驗:如果在 1800 年拿一億公斤的銀出來投資,利息是 5%(歷史上的利息平均數),至今價值將達 110 兆英鎊(或 165 兆美元、以 2015/12/2 匯率換算高達 5400 兆新台幣)。這真是超乎想像的數字。

歐洲人不只透過勞役美洲原住民來獲得開採礦物和種植農作物所需的人力,還千里迢迢橫越大西洋,運送高達一千五百萬名的非洲人來美洲協助開發單看 1619 年到 1865 年間的北美殖民地的狀況,歐洲人就脅迫非洲人勞動總計超過兩億多小時,用美國的最低薪資和最溫和的利率數來算的話,這些非洲勞動力理應獲得的薪資價值 97 兆美元,比全球 GDP 還多。

現在,有 14 個位於加勒比地區的國家對英國提出控訴,要求償還被勞役的損失。他們指出,當英國 1834 年廢奴時,補償的不是被奴役的人,而是奴隸主,賠償金在當時達五億英鎊,這筆錢現在值兩百億英鎊。或許他們會要求同等金額的賠償,但這樣只會反應出奴役的價格,卻不會告訴我們曾被奴隸的人終其一生透過勞動產生多少價值、他們曾受過哪些創傷,以及成千上萬名在 1834 年前為殖民者工作、死亡的奴隸們的事情。 雖然這些數字仍然只能告訴我們一小部分的故事,但是它們幫助我們想像 1492 年後,那些從美洲與非洲流進歐洲人保險箱裡的種種天然資源、人力資源等價值,規模有多大。

還有印度。當英國控制印度時,徹底地改造了印度的農業系統,破壞當地傳統的生計方式,好栽種之後要出口到歐洲的經濟作物。因為英國的介入,高達兩千九百萬的印度人在十九世紀的最後幾十年死於饑荒,歷史學家 Mike Davis 把這稱作「維多利雅時代末的大屠殺」(late Victorian holocaust)。如果把這些亡者的屍體一個接著一個排成一列,所得的長度比英國的 85 倍還多。此一同時,印度輸出史無前例多的食品,每年多達一千萬公噸。

殖民也把印度市場變成英國產品的俘虜。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英國得先剷除印度當地的產業。根據經濟學家 Angus Maddison 的研究,在英國人來到印度以前,印度佔全球經濟的 27%;英國人離開後,只剩下 3%。中國也發生同樣的事情:鴉片戰爭後,當英國侵略中國,並強迫中國不平等地進口英國產品後,中國在全球經濟的佔有率從 35% 掉到歷史上最低的 7%。同時,在這段殖民的時期裡,歐洲在全球 GDP 的佔有率從 20% 升到 60%。歐洲沒有發展這些殖民地,是殖民的成就了歐洲。

 

說到這裡,我們還沒講到瓜分非洲這檔子事。舉個簡單的例子,歷史學家 Adam Hoschschild 在他的書裏敘述到,比利時對象牙和橡膠的狂熱,導致一千萬剛果人(大約是一半的剛果人口)死於非命。比利時掠奪的成果被運回國,用在美麗的公共建築物上頭,包括拱門、公園和火車站,這些東西裝飾著比利時這個珠光寶氣的歐盟總部所在地。

如果要繼續談下去,還有很多可以被挖出來檢視的東西。雖然把這些事情視為犯罪的想法很誘人,但這些事情所揭露的遠遠不止這樣。這些歷史事件提示我們世界經濟體系的輪廓,而這個體系數百年來以多數人為代價,讓剩下少部分的人享用了富裕。

這些歷史事件讓國際發展的論述相形起來有點可笑,甚至可以說徹頭徹尾是錯的。Frankie Boyle 說:「就算是慈善,本質上也是居高臨下的。」我們無法幫殖民所產生的痛苦估價,也沒有足夠的錢來彌補這種痛,但我們可以停止用慈善的態度看待這件事,換成是用承認西方國家對其他國家有所虧欠的方式來處理。更重要的是,無論何時殖民的心態再度抬頭,比如說像是現在正在發生的土地徵收、不公平的貿易條約等等,我們都可以努力去平息它。

回到 Shashi Tharoor,他的論點裡所提到的 1 英鎊象徵性賠償,這大概沒辦法減輕那些因殖民受創的國家所持續受的苦,但至少可以糾正那些官方版的發展故事,幫助我們走上一條重新平衡全球經濟的路。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