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thanks! — 誰對感恩節有意見?

編譯: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學士

 

昨天(2015.11.26)晚上,參加一個演講活動,席間有一位過去從未見過的與會者向其他人分發巧克力餅,說:「今天是感恩節!跟大家分享手工餅乾!」我遲至那一刻才知道,原來周遭的世界正在慶祝同一個發源於異地的節日(彷彿自己被包裹在一個完全與世隔絕的泡泡裡),體驗到一種至少在十分鐘的演講中場休息時間裡,足以彌平「認識」與「不認識」的力量。那時已晚,感恩節只剩下尾巴。

今天早上打開瀏覽器,世界又呈現了另一番光景:除了谷歌新聞放送梅西百貨感恩節大遊行和美國總統赦免火雞的花絮外,我的個人閱讀器裡,幾個對「感恩節」的過去與現在憤憤不平的條目橫躺在那邊,想盡辦法搶食我有限的注意力,大部分與歷史有關,小部分討論性別、勞動以及環境問題,但莫約都指向同一個方向:我們所感知到的「感恩節」,遺漏很多過去發生過的與現在正在發生的其他事情

我一邊啃昨天演講裡收到的巧克力餅當早點,一邊把這些聲音歸類,想知道到底是誰拒絕這個「感恩」形象滿分的節日,疾呼大家別只顧著過節,也要想想這個節日打哪來?

 

 

被記憶的節日、被遺忘的衝突?

「我很久沒過感恩節了。」John Barker 在 Truthout 發佈了一篇文章:「老實說,我一點也不在意其他人到底有沒有在這天和親朋好友一起吃火雞、看電視慶祝,但我很在意別人把這天當作是用來慶祝或頌讚(印地安)原住民的歷史和文化的節日。」

依據聯合報端傳媒的報導,感恩節的由來是自歐洲而來的美國清教徒難民,接受原居當地的印地安人幫助,為表達感謝之意並慶祝豐收所設的節慶。日後,遷居美洲的人與原住民間的衝突日益攀升,「白人勝利了,開始大規模殖民佔領和掠奪⋯⋯直到印第安文化面臨危機,白人殖民者才開始意識到應該保護他們⋯⋯」(以上引號中文字引自端傳媒)。1863 年,林肯總統將感恩節訂為國定節日。

但,Barker 在他的文章中提到,1637 年,歷史上第一場感恩節,英國殖民區的行政長官舉行了一場盛宴,不是慶祝原住民和移民者合作無間,而是慰勞剛完成大屠殺任務的志願民兵,在那場屠殺中,700 名 Pequot 國的原住民男女老幼喪生

真正的感恩節,對一些原住民來說,是為了生存而掙扎的過去。「這不是你的頭飾」(NotYourMascots.org,編註:指印地安部落領袖穿戴的羽毛頭飾)組織共同創辦人 Tara Houska 在 The Real News Network 的節目訪問裡說:「我們對於感恩節的想像,其實起源自 19 世紀,不是最原初的感恩節。」

Barker 認為,感恩節邀請其他人到家裡享用大餐的印象,抹煞了過去帝國資本主義與殖民時期裡充滿種族屠殺、性暴力、詐取土地、奴役、仇恨的歷史,成就了現在用商機堆疊出來的感恩節,也形塑了印地安原住民與社會間的關係

Barker 覺得原住民族與感恩節之間的情節,可以被放在更大的政治脈絡下來看。「原住民不是因為感恩節是感恩節,就想要反對它。」當代原住民相關的議題,包含現正上演的勞工與薪資剝削、土地正義、居住權、警方動用暴力等問題,其實與其他非原住民族所面對的問題交織在同一個源頭

也是大約去年的這個時間,Lisa Wade 在 the Society Pages 上寫到,一位教育學教授發現她的學生大多以為印地安人已死絕,渾然不覺印地安人仍是組成美國當代社會的一部份,他們的身影仍然存在於社會議題裡。這位教授研究學生們在小學與中學教育裡究竟學了什麼,結果發現全美 50 州的教育工作者拿來做編教科書、設計課程大綱的「綱領」,其中有 87% 把印地安人描繪成「1900 年前才存在的民族」。

Roarmag.org 的 Sarrah Yozzo 在她的文章標題說,感恩節慶祝的是遺忘的特權,「美國是個健忘的國家。」

雖然相信「清教徒與印地安原住民的後代相處融洽」的定型化感恩節腳本,無法反映出印地安原住民內部其實也存在許多不同之處,但 Tara Houska 說她不是反對大家快樂相聚,事實上,有些原住民也慶祝感恩節,她也會這樣做,好好享受感恩節假期。不過,過這個節不代表人們不可以傳播那些被忽略的、原住民族真正遭遇到的事情,來破解這一年一度的節日迷思

 

順理成章的過量家務勞動?

Society Pages 的 Lisa Wade 去年也寫到,「不知道其他家庭是不是也像我家一樣?如果是的話,那麼女性負擔了大部分準備過節的工作」。節日是女性責任特別重的時刻,但她繼母用因為壓力而緊繃的聲音對她說,這麼累「只是想要讓每個人都能過個好節!」

下面這張家務用品的廣告傳單提醒了 Lisa,婦女們在感恩節時要做多少事情(想像聖誕節的工作量是感恩節乘以十倍)。有趣的是,這則廣告底下的文字對讀者說「節日裡,當你(指為過節忙碌的婦女們)需要幫忙時⋯⋯」,提供的解法卻是各種機器,不包含真正的人力協助

截圖自 The Society Pages

截圖自 The Society Pages

 

吃下肚的環境衝擊?

Tara Houska 也投書到衛報,談感恩節食物與現存原住民族間的恩怨情仇。傳統感恩節食物「蔓越莓醬」正在扼殺原住民居住地的自然環境。在威斯康辛州,農場引鄰近河水或湖水灌溉大片蔓越莓田地,澆灌的水與田地裡大量的化學肥料、除草劑混合,形成充滿鉛、砷、鎘等各種金屬的廢棄物。採收完蔓越莓後,這些水會再被引回湖或河中,把清水變成磷化的沼澤,造成魚類死亡與優養化

蔓越莓是該威斯康辛州最大宗產業的其中之一,也是全美最大的蔓越莓產區。居於湖畔的原住民部落並未要求州政府禁止種植蔓越莓,而是希望能立法規範業者採用既有的技術,避免廢水持續污染湖泊。但是,威斯康辛州政府數十年來毫無動靜。或許美國總統赦免火雞時,也可以想一下蔓越莓醬 — 原住民族受的傷不,只存在於過去,同時是現在進行式,樣貌也隨著時間流逝而改變。

 

 

【資料來源】本文取材、編譯自以下文章。若本文有行文疏漏之處,當由本文作者負責。

Truthout – No Thanks: How Thanksgiving Narratives Erase the Genocide of Native People

The Real News Network – Indigenous Peoples’ History is More Complicated Than a Holiday Myth

Truthout – On Holiday Myths and State Violence

Roarmag.org – Thanksgiving: celebrating privilege to forget

Society Pages – U.S. Schools teach Children That Native Americans Are History

Society Pages – Women and the making of holidays

The Guardian – Your Thanksgiving Cranberry Sauce is Poisoning Native American Lands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