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新聞的「多重災難」現象-一個微觀的觀察案例

講者 | 黃俊儒 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編輯 | 黃群皓、歐陽巽

(註:此文編修自活動主講人之逐字稿)

star trails

Photo credit:sunrisesoup @ flickr,CC license

 

最近我採訪了公共電視《麻醉風暴》的導演和編劇,採訪的理由很簡單,因為臺灣這幾年的戲劇產出,少有以科學或科技相關內容為主題的。以國外為例,日本有《破案天才伽利略》、《醫龍》;韓國電影-《舉報者》,談的是生物科技專家黃禹錫的醜聞,他們的影視文化敢探觸這個議題,甚至進一步反省科學與科技。更遑論英美,有更豐富的產出。

綜觀臺灣的電視、影集,自從侯文詠的《白色巨塔》完結後,這樣的題材已經空窗好一陣子了,這讓我開始思考:為什麼媒體與科學都不在我們的文化思考脈絡裡?是什麼樣的媒體環境,造就了現今的訊息?訊息絕大多數會被詮釋成什麼樣的內容?編劇在構思一個想法或是劇本時,常會不斷翻閱各種新聞,但是我們的新聞媒體,又是如何呈現科學的?這當中有非常多問題,我想先聚焦在跟資本比較有關連性的部分:我們是如何引介最新的科技知識?也就是編譯新聞是怎麼一回事。

2011年,聯合報的頭版標題寫道:「外星人訪地球,FBI備忘錄證實為真」,並放上兩張照片說是外星人。當天所有看到新聞的人,應該都認為外星人就是長這樣子吧?因為新聞說已經被證實了,即便現在新媒體蓬勃發展,還是有很多人只能透過這種方式接受新知,這樣的平面報導,甚至會讓當天的電子媒體發佈更多相關的訊息,影響更多人。

過去科學研究的傳播狀況,有清楚的統計資料指出:「科學家所做的研究,若有一般的媒體轉載,在科學家內部的流通,都會比沒有被轉載的要高很多」。也就是說,如果某位化學家要了解其他化學小領域的驚人發現,透過學術社群或是期刊的流通即可,只要這個訊息曾經被媒體披露過,其他的化學家很快就會知道,甚至物理學家也會知道化學家做了什麼。換言之,大眾媒體在科學圈裡也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促成科學圈內的發展,更不用提它對普羅大眾的影響。

當時聯合報的外星人新聞放在頭版,所以這則訊息會直接在7-11的報架上被看到。新聞的主要內容在談:FBI的一個資料庫網–the vault,將過去的一些機密文件解碼,過去的機密已經不再是機密,所以用一個資料庫把它公諸於世。裡頭披露了一份1947年的飛碟報告,政府似乎隱瞞飛碟與外星人登陸的事實。這份新聞報導的是美國FBI,消息來源卻是英國的八卦小報–每日郵報(Daily Mail),在邏輯上就有非常大的衝突。每日郵報的網站甚至已經告訴我們,這是一張惡作劇的圖片,但聯合報卻寫外星人已經被證實為真了。當天有很多地方轉載了這則消息,當晚臺灣都在討論外星人,但幾天後證實這是烏龍報導,聯合報的更正寫道:「全球媒體都上當了」,事實上只有部分媒體不經查證上當而已,而這個更正報導出現在第15版。以上的案例,其實隱含著媒體內部人員與新聞生產流程的問題,導致報導品質備受影響。

 

新聞生產方式對科學編譯新聞的影響

一、內容農場般的選材

最新的科學,需要媒體報導才能讓大眾得知最新發展,但媒體選材時,卻又處處受限,例如:要有一定的收視率、有業績壓力,所以記者都會盡量找和生活相關、聳動、具有爭議性、話題性的消息,因此國外的八卦小報成了此類新聞最主要的來源,如同上述的外星人。假設外星人是真的,那會是非常重要的新聞,但是紐約時報、英國衛報,或是BBC都沒有報導的話題,卻出現在聯合報。

後來我們更細緻地分析科學編譯新聞選材方式,發現一整年的資料,只有112篇文章能夠追蹤到來源。例如:聯合報說引自每日郵報,每日郵報說引自哪一個科學期刊,讀者可以在每一個環節都看到它是引自哪一個地方,這樣的報導只有112篇。

此外,臺灣受美國影響很大,科學新聞選材上,美國佔的比例卻很低,只有11.6%,最高的是英國,這個時候就印證了為什麼很多研究都叫英國研究。英國所有的報紙裡,我們又特別喜歡引用每日郵報。

某位民意代表,同時也是陽明大學的教授,每次上節目都會講科技醫療新知,很多次都拿每日郵報的案例,讓我不禁擔憂,讓這樣的人繼續講下去,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因為他是藥理學博士,又是陽明大學的教授,所以對大眾而言他的言論非常有權威性,但是他都找最容易講述、最聳動的內容,和我們的媒體呈現一致的狀態。

 

newspaper

Photo credit:Jonathan Emmanuel Flores Tarello @ flickr,CC license

 

▲媒體為什麼喜歡引用每日郵報?

為了釐清原因,我特別訪談了國際新聞中心的記者。他們表示,每日郵報其實只是英國的小報,但因為它網站裡頭的畫面、照片容易吸引目光,也因此容易被使用。任何一位編譯記者,只要上去Daily Mail的網站,把那則新聞從頭到尾翻譯,並且直接下載它的照片,不必經過其他繁瑣的流程,馬上就是一篇新聞了。此外,每日郵報的題材,可說是最聳動、最與生活相關,也最容易見報的,總編輯甚至會跟記者說:「假如你漏掉了紐約時報的報導,你不會被K。但是假如你那一天漏掉了每日郵報,你就會被K」。

這種情況的影響有多大?例如現在很多人會透過line群組,塞各式各樣的健康訊息,裡面有很多文章可能就是來自這樣的地方,就跟內容農場一樣,持續轉載不確實的消息,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二、缺乏科學專業

未定論的科學研究報導,常被稱為舶來品科學新聞。這類新聞,記者往往需要有專業知識基礎才能順利編譯,但受限於經費,媒體不願意花那麼多錢去養資深、有經驗,甚至能夠反思科學的記者,所以比較資深的科學記者難以留下,一展長才。此外,大部分的舶來品新聞是交給國際新聞中心處理,而國際新聞中心的人已經負責編譯各式各樣的新聞了,科學新聞又是另一個沈重的負擔,他們需要去翻譯一則自己看得懂的科學新聞,還要考量市場的賣點。再者,我們的記者幾乎不會把原始研究調出來研讀,因為這背後有很多編譯成本的考量,時間也不容許,於是就造成剛才提的很多問題。

 

reporter

Photo credit:Mr.TinDC @ flickr,CC license

 

編譯的多重災難

編譯記者關注國外的八卦小報,接著平面媒體會針對八卦小報的報導第二次加工,而電子媒體又會針對平面媒體再加工一次,所以當讀者看到平面報導時,新聞已經被扭曲了兩次,電子報導大概扭曲了三次。這看起來只是一個媒體現象,但是對整個科學的發展,包括內部交流與外部普及,都有嚴重的影響。

原始的研究報告可能很長,報導時必須精簡,記者的錯誤在於省略掉重要的結果,例如研究者原本做出三個結果,但是報導可能只取其中一個比較能夠說服一般讀者的,或者是省略掉研究方法。多數人不喜歡看研究報告,認為科學只要看到最後的產出即可,所以就省略了研究的過程。

另一個常見的錯誤,是媒體重新下一個混淆的標題,等於重新改造了它,讓報導內容更加不精確,例如:「女性理想的腰臀比例,會活化男性的回饋中樞」,這是專業期刊上的原始標題,但之後它在每日郵報上變成了:「觀看曲線優美的女性,可以帶給男性如同美酒或藥物的興奮感」,它演化了;到了聯合報成了:「看豐滿女人,男人會如同喝酒嗑藥」,這是同一篇報導整個的演進過程。

最終我們會得到這樣的新聞過程:有人做了一個很好的科學研究,接著有很多不同的媒體會報導原始研究,例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BBC等等,當然也會有太陽報或是每日郵報。這時,我們的平面媒體不會找紐時、華郵或是BBC,卻會找每日郵報;我們的電子媒體更忙,因為他們被壓縮的時間更多,所以更不會找上面這些有信譽的大報,這時就會形成一條訊息遭扭曲的新聞供應鏈。被扭曲的新聞非常多,若我們能嘗試拆解它的結構,討論它在媒體上、科學上發生了什麼問題,並且去評價它,或許就能讓我們的閱聽人更加耳聰目明,扭轉大環境。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GP99000 說:

    直接發包給相關系所當工讀生的工作 不知道品質會否反而上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