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閱誌】十月份特刊–性別、人權

跨閱誌NO.4

Photo credit:Maykel Stone @ flickr,CC license

 

編者肥皂箱

「我們總要陷入難以控制的瘋狂之中,彷彿我們被對方所喚起的這份愛本質是魔。
不要再相互靠近,毀滅不會終止的。」

──邱妙津《鱷魚手記》,1994

 

「我以為像我這樣的人,無法愛人,也不該被愛,我只能將自己如狼一般放逐到荒野,在黑夜裡狂奔,躲避寂寞與瘋狂的燒殺。我以為我對人有害,也會分泌毒液自毀,我不敢相信有一天我可以感覺如此寧靜,這樣趨近幸福。她溫暖的手心滑過我的臉,像把所有悲傷痛苦都推開……我們真實地活在這世界上,如車廂任一平凡的人。
真實地,經歷痛苦歡樂、考驗折磨,如世間所有在愛著的人。」

──陳雪、早餐人《人妻日記》,2012

 

歷史上宣稱,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你是否曾經想過,所謂的「新」大陸,是誰的看法,而我們又服食了多少主流標準答案的藥錠?生活的空間、口傳的禁忌與習俗、社會的氛圍,像隻性喜幽暗的倉鼠,在成長過程中悄悄搬進每個人的心裡定居,牠決定了什麼是食物、什麼是光明與黑暗,並且將平滑的牆面鑿出一個個破洞,形成獨有的裝潢,以此自豪,喚其為「觀點」,由此觀望,喜怒哀樂隨之而來。直到某天,牠窺見另一個「觀點」,好奇也好,漠視也罷,打破了獨一無二之後,牠就必須開始往思辯之路邁進了。

關於性別議題,無論是女性爭取自主,或是同志爭取「被看見」,紛紛擾擾了許多年,既定觀念不斷被打破,但這條路仍然走得崎嶇。1995年,年僅26歲的作家邱妙津,在巴黎自殺身亡,引起震撼,生前的著作,情感濃烈卻又帶著灰暗的氣息。17年後,遺稿的託孤者出版了《其後》–寫在倖存之後,回想邱妙津自殺前的電話,並道出這些年來的生活,是如何因為摯友的死亡而片片瓦解,經過這17年,創傷終於痊癒。同年,陳雪的《人妻日記》,以「結婚」的身份,娓娓道來與伴侶早餐人甜蜜卻又平凡的生活,如同世上所有愛著的人,但偶爾還是為旁人的「性別盲(gender blindness)」所困擾。

從1994年至2015年,臺灣的人權觀念已經大幅躍進,每年十月的同志大遊行,都有上萬名同志、直同志(對同志友善的異性戀)走上街頭,爭取人權。然而,歧視的言語不曾退出國會殿堂、媒體、家庭等場所,旁人甚或帶著「獵奇」的眼光窺探,平權之路仍然漫長。歡迎保持對話空間,持續關懷這塊土地上的人們。

 

跨閱誌特刊主編 黃群皓


本刊物為雙月刊,欲訂閱紙本特刊,請來信shs.trans.100@gmail.com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