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國之外—大環境下的同性伴侶親職心理

文字 | 曾郁蓁   臺灣大學心理所碩士
編輯 | 黃群皓

San Francisco Pride Parade Photo Credit:Caitlin Childs @ flickr,CC license

San Francisco Pride Parade
Photo Credit:Caitlin Childs @ flickr,CC license

 

在華人文化中,我們常將家與國想像成一種連續的向度,家是國的縮影,齊家方得治國。但在現代社會中,這種關係卻常常是反過來的,家庭的內涵與美滿,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國家制定的法律所定義出來的。新聞上常可見到不適任的父母拋棄稚兒,善心人士想要幫忙,還得撥開重重法律親屬關係後才得以伸援。有些無緣的親子被法律拘禁在家庭關係中,但也有很多人想成家卻不得其國門而入,這種感覺,相信許多同性伴侶們有深刻的體會。由於同性婚姻不受法律認可,許多法律衍生而來的權益自然也無法適用於這些人身上,包括了收養孩子、與孩子及伴侶在法律上成為一家人的權利。

 

反對同性婚姻入法,常見的理由之一是反對同性伴侶合法收養孩子的權利,認為這對兒童的福祉不利,也認為同性伴侶關係不穩定,無法擔起親職角色,例如「下一代幸福聯盟」就將此列為反同婚的一大理由。然而,歐美的家庭研究文獻中,卻少有同性收養對兒童不利的研究結論。美國兒科醫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更於2013年發表聲明,倡議支持同性婚姻,認為穩定的家庭關係最能保障兒童福祉,若以此為目標,理當支持用法律來保障同性伴侶間的婚姻關係。

 

要討論同性伴侶是否適合收養兒童,應當從收養討論起。初為人父母者,時常面臨龐大的親職壓力,包括照顧稚兒、調整生活與工作模式、長短期生涯規劃的調整……等等。迎接孩子成為家庭的一份子,需要大量的調整與妥協,也會大幅改變父母兩人間的關係與生活模式,這些因素都會造成父母的親職壓力,而養父母當然也不例外。收養後出現高壓力或憂鬱的心理狀況都是很常見的,而這樣的現象,不論同性或異性收養父母都會發生。

一個以英國收養父母作為樣本的研究,追蹤了49對異性戀、81對同性收養父母,發現兒童的適應表現跟父母的性傾向沒有顯著的關係。這個研究也發現,親職壓力最能預測收養兒童的行為問題。在研究者收集的樣本中,同性戀父親表現出比平均更低的親職壓力,以及更溫暖的互動模式;相反地,異性收養父母則展現出較高的親職壓力、而兒童也表現出較多行為問題。此外,另一個研究以加州洛杉磯區域的收養親子為樣本,追蹤了60對異性戀、21對同性收養父母,研究結果發現收養父母的性傾向在親職壓力、憂鬱狀況、或收養滿意度上、都沒有任何明顯的差異。不論是哪種收養父母,親職壓力高者會出現較高的憂鬱狀況與較低的收養滿意度。這兩個研究都顯示,收養父母的性傾向並非收養時的優先考量因素,如何調適親職壓力,才是需要社會關注的。

 

或許有些人認為,家庭不僅僅是法律關係,所以如果支持同性收養兒童,大可以朋友或家人的身分在日常生活中支持身邊的個案,並不需要特別就政治或法律層面討論,然而在現代國家中,人是無法自外於法律或國家生活的,法律不只畫出每個人行為的框架,也會改變我們的心理與思考模式。一個以美國跨州90對同性收養父母為樣本的研究,就探討了法律對同性收養父母的心理影響。這個研究收集樣本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尚未作出同性婚姻合憲的全國性判決,因此每州的法律對於同性伴侶收養兒童的合法性認定各有不同。研究者測量了同性父母的潛在恐同傾向,發現對自己性傾向越抗拒者,收養兒童後較容易出現憂鬱或焦慮的狀況。而這種現象,又會受到所在州對同性婚姻或同性收養父母的友善度影響,若收養父母對自我的性傾向抗拒,且處於對同性婚姻不友善的州,憂鬱與焦慮的心理會隨著收養時間大幅上升。也就是說,除了家人朋友的支持,大環境的法律限制,對收養父母的心理調適也是關鍵因素。

 

Photo Credit:Oleg. @ flickr,CC license

Photo Credit:Oleg. @ flickr,CC license

 

綜上所述,基於收養父母與兒童的福祉,性傾向不應成為焦點,法律與社會體系的支持才是關鍵。相信多數人同意,兩位異性所構成的婚姻並非夢幻家庭的保證,社會的包容支持、父母子女的相互體諒與調適,才能成就一個美滿的家庭。而結婚與成家是基本人權之一,既然性傾向不影響親職的適任程度,國家就不應該再以此為由,將同性收養排除在家庭之外。

 

 

參考資料

  1. 台灣守護家庭「同性婚姻對孩童的影響」http://taiwanfamily.com/related-posts/artice03
  2. 美國兒科醫學會「Promoting the Well-Being of Children Whose Parents Are Gay or Lesbian」http://pediatrics.aappublications.org/content/early/2013/03/18/peds.2013-0376
  3. McKay, K., Ross, L. E., & Goldberg, A. E. (2010). Adaptation to parenthood during the post-adoption period: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doption Quarterly, 13(2), 125-144. doi:10.1080/10926755.2010.481040
  4. Goldberg, A. E., & Smith, J. Z. (2011). Stigma, social context, and mental health: lesbian and gay couples across the transition to adoptive parenthood.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58(1), 139-150. doi: 10.1037/a0021684.
  5. Golombok, S., Mellish, L., Jennings, S., Casey, P., Tasker, F., & Lamb M. E. (2014). Adoptive gay father families: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s and children’s psychological adjustment. Child Development, 85(2), 456-468. doi: 10.1111/cdev.12155
  6. Lavner, J. A., Waterman, J.,& Peplau L. A. (2014) Parent adjustment over time in gay, lesbian, and heterosexual parent families adopting from foster care. American Journal of Orthopsychiatry, 84(1), 46-53. doi: 10.1037/h0098853.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