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議題中的公眾利益與兒童利益

文字 | 賴霈澄   社團法人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志工

Justice Delayed, Justice Denied Photo Credit:Dan4th Nicholas @ flickr,CC license

Justice Delayed, Justice Denied
Photo Credit:Dan4th Nicholas @ flickr,CC license

 

多元性別者是否可以合法結婚,今年全球各地有不同的發展,台灣法務部八月初也在「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網站上進行線上民調[1],名為蒐集民意、尋求共識,實則有諸多不公之處,如投票設計粗糙(可輕易灌票)、命題不夠客觀(行文多處誘導作答)、討論環境不良(放任留言謾罵),以及最重要的–民調結果作用不明,都讓這場為期三個月的線上民調與討論平台,淪為大選前以拖待變的一塊雞肋。經過民間團體抗議後[2],法務部雖無法適切回應這些質疑,但至少開始行禮如儀地整理正反方意見,過濾掉情緒性留言[3]。針對反對意見,有兩點特別值得討論:

 

1.同性婚姻不僅是兩個人的事,尚關乎國家重要政策,舉凡福利、賦稅、教育等均與大眾息息相關,應以大眾利益為重,而非僅以少數人的意見為依歸。

以公眾利益反對婚姻平權需要有更深刻的討論,否則太多議題都能以此推拖,如軍公教、外籍配偶、原住民、身心障礙者政策,哪一項沒有涉及福利、賦稅、教育等公眾利益?因此,我們應該更仔細的討論同性婚姻與公眾利益的關係。

首先,同性婚姻顯然屬於非異性戀的多元性別者議題,這些長期被漠視的族群,顯然是社會上較為弱勢的一群,故從公眾利益的角度討論時,就不能迴避人權向度;審慎分辨所謂的「公眾」利益,是不是既有優勢、主流族群的利益?犧牲少數、弱勢者的權利而換取「公眾」利益,是否正義?參考過往婦女、原住民、身心障礙者等運動與立法過程,答案昭然若揭:人權議題前,主流族群的利益非關懷重點。同婚議題中牽涉的福利、賦稅、教育等政策,正是目前想進入婚姻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同性伴侶被剝奪的權利,賦予這些人結婚權,並不會傷害既有異性戀婚姻者的權利,因此,無須妄言同性婚姻會摧毀現今的家庭、婚姻制度。

同性婚姻所牽涉的另一項公眾利益,則有助於提升社會整體利益。根據已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所做的研究均顯示,婚姻權被保障,對同性伴侶及其家庭成員的身心健康、關係維持、社會認同都有正向的幫助[4],進而促使社會穩定。以美國為例,禁止同婚的州別其LGBT族群罹患精神疾病的比例較允許同婚州者高。[5]反觀台灣,2012年發布的「臺灣同志壓力處境問卷」顯示,有29%受試者想過自殺,18%自殺未遂,自我傷害的情形有一半以上發生在國、高中時期[6],這些不幸事件多半是因為同志青少年困於歧視環境與自我認同的拉扯中,日前藝人蔡康永回憶出櫃多年的心路歷程,一句「我們不是怪物」,道盡多少辛酸。婚姻平權通過有助於提升社會對同志的理解,也幫助同志自我悅納。

 

Photo credit:ashley rose, @ flickr,CC license

Photo credit:ashley rose, @ flickr,CC license

 

2.同性伴侶收養子女,有侵害兒童最佳利益之疑慮,須經過長期心理與社會學研究,得到客觀、具體的研究成果,未有進一步研究與評估以前,不應開放同志伴侶收養孩子。

同志收養子女的議題,是討論婚姻平權法案的熱門子題,所謂「須經過長期心理與社會學研究」作為客觀的參考依據,可參考今年(2015)六月美國最新研究。

科羅拉多大學Jimi Adams教授與俄勒岡大學Ryan Light教授今年六月在Social Science Research期刊發表最新研究Scientific consensus, the law, and same sex parenting outcomes,[7]指出學界對於同性戀撫養子女議題上有高度共識:同性戀與跟異性戀撫養子女並無差別。研究者在前言指出,希望能把社會科學界的研究成果,跨領域提供給法律界(當時美國釋憲案正受矚目),因此這是一份整合性的研究,不以特定的同志家庭作研究對象,而是針對學術界數十年來的研究做整合性分析,試圖了解多年來這麼多學者的研究,是否呈現一致性的建議?如果有,又是發生在什麼時候,共識的內容為何?

他們整理了1977年至2013年間將近兩萬筆關於同志撫養小孩的研究文獻,透過引用網絡(Citation Network)結構分析,勾勒出引用意見的差異性,發現1980年以前對同志撫養小孩的研究成果差異甚大,但從1990年開始逐漸形成共識,2000年以後幾乎各研究結果都顯示出高度共識,這個共識就是:同性戀撫養的小孩與異性戀家庭無異。

近期,反同婚團體頻頻釋出少數同性家庭的子女,出面「反對自己家庭」,以極端個案煽動輿情,顯然是錯誤歸因,社會不會因為異性戀家庭的不幸個案而否定整個婚姻制度,放在同性婚姻也應相同標準。所謂兒童最佳利益,須回歸個案判斷,既然長期、客觀、具體的研究已指出雙親的性傾向對子女養育沒有相關性,那就不該以兒童最佳利益為由,通盤反對同性婚姻。

此外,甚至有不少同志家庭養育的孩子,渴望雙親能被社會平等對待,例如紀錄片《酷童嘉年華》與暢銷書《我的兩個媽》。這些在同志家庭長大的孩子,並非沒有受到歧視,也不是沒有憂慮與困惑(其實誰的童年可以毫無挫折?) 但難能可貴的是,他們在跌跌撞撞中找到力量,在家庭的支撐下面對困境,最後願意站出來相挺他們的同志父母,因為艱困的處境不是父母造成的,而是制度不公造成的。如果反對者真的愛孩子,欲捍衛孩童最佳利益,最該做的不是反對同性婚姻,而是捍衛他們平等的權利,停止利用社會大眾對兒少權利的關愛,作為反對婚姻平權的打手,停止散播不科學的言論,加劇同志家庭及其子女的艱難處境。

台灣社會討論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題漸趨熱烈,無論立場為何,都希望公共議題的討論品質能更臻成熟,但今日我們仍在法務部設立的平台上看到許多令人困惑的反對理由,例如同性關係法制化是鼓勵同性性行為、助長愛滋;同性婚姻導致少子化;同性婚姻導致近親與跨物種聯姻。這些理由缺乏邏輯,也經不起檢驗。應回歸議題本源,法律的制定無法改變多元性別者存在的既定事實,也無從改變他們的親密關係與家庭內涵,改變的只是法律如何看待與對待這些人。同理,思考此問題的我們,也不僅是在乎條文間的盤算、正反意見的攻防,而是要抉擇臺灣社會打算如何對待另一群同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參考資料

[1]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http://join.gov.tw/openup/policies/detail/f69c2804-ba8c-46b0-b24f-6ae5db845789

[2]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08-14/63474

[3] http://join.gov.tw/openup/attachments/b1214a0e-adab-44d0-ae5d-a0b4d08e4fb4

[4] Fingerhut, A. W., & Maisel, Natalya C.(2010). Relationship formalization and individual and relationship well-being among same-sex couple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7, 956–969.相似研究結果見於Riggle, E.D.B., Postosky, S. S. & Horne, S. G.(2010). Psychological distress, well-being and legal recognition in same sex coupl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4, 82-86

[5] Hatzenbuehler ML et al. 2010, “The Impact of Institutional Discrimination on Psychiatric Disorders in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Populations: A Prospective Study”,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vol. 100, no. 3, pp. 452-459。

[6]參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https://tapcpr.wordpress.com/2012/04/17/%E3%80%8C%E5%8F%B0%E7%81%A3%E5%90%8C%E5%BF%97%E5%A3%93%E5%8A%9B%E8%99%95%E5%A2%83%E5%95%8F%E5%8D%B7%E3%80%8D%E8%AA%BF%E6%9F%A5%E7%B5%90%E6%9E%9C%E5%88%9D%E6%AD%A5%E5%88%86%E6%9E%90-9/

[7] Jimi Adams and Ryan Light. “Scientific Consensus, the Law and Same-Sex Parenting.”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53: 300-310。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hugo 說:

    寫的好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