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型專家是打破知識領域隔閡的充分條件嗎?

作者:孫語辰 脈絡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赤蠵龜利用逃脫器的開口游出捕撈網  (圖片來源:Wikipedia)

赤蠵龜利用逃脫器的開口游出捕撈網 (圖片來源:Wikipedia)


 
跨科際強調透過促進利害關係者間的溝通,以解決真實世界問題;而互動型專家(interactional expertise)因為長期與議題利害關係者互動,透過學習語言累積緘默型知識(tacit knowledge),因而可以橋接不同知識體系,協助利害關係者共同構築解決問題的知識與方法。可是,當我們可以指認出特定真實世界議題的利害關係者中,有人擔任互動型專家的角色,就能高枕無憂,確信這個議題裡的利害關係者都可以合作愉快嗎?
美國華盛頓大學海洋與環境事務學院的 Lekelia Jenkins 舉了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總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以下簡稱 NOAA)與漁民分別研發海龜逃脫器的案例,說明為什麼互動型專家的存在,不一定保證利害關係者間可以合作。

 
誰來設計海龜逃脫器?

多年來,科學家認為漁民捕蝦時所使用的拖網,容易將蝦以外的其他海洋生物也「一網打盡」,是造成海龜數量減少的元兇,因此 NOAA 開始研發能減少誤捕海龜的逃脫器(turtle escluder drive)。但是,誰是設計逃脫器的專家呢?
漁民們認為他們具備足夠的相關知識,可以貢獻一己之見,但 NOAA 的承辦人員們可不這麼覺得。為了實際測試漁業專家們所設計的逃脫器原型,NOAA 雇了一批捕漁船當作測試環境,但測試全程由 NOAA 的人員控制,漁民只負責開船,測試後 NOAA 也刻意忽略船上的漁民所提的建議,因為他們打從心底認為漁民對不懂得怎麼操作實驗設備,而且想要盡可能排除足以影響實驗結果的變項。

此時,新角色 Sea Grant 登場了:參與 Sea Grant 計畫的在地研究者們,經常協助把 NOAA 的官方資訊或法規傳達給實際從事漁業的工作者,因此懂得與政府機關或漁民溝通,要用不同的方法。
Sea Grant 知道,漁民們不願採用官方版本逃脫器,癥結在於 NOAA 的設計一心一意朝著保育海龜的目標前進,卻會造成蝦子的捕獲量大幅減少,與漁民的商業利益衝突。
Sea Grant 扮演互動型專家的角色,協助漁業工作者設計漁民版本的海龜逃脫器,也擔任漁民與 NOAA 之間的溝通管道,向 NOAA 反應漁民的實務經驗。但是,雖然 Sea Grant 的介入改善了政府與漁民間互不溝通的窘境,但是兩者間的關係距離合作還有很大的差距。

 
互不信任造成的溝通障礙

NOAA 對於漁民所提出的建議,評估的標準通常不是建議本身是否具有發展價值,而是漁民的名聲;漁民因此常覺得自己就實務經驗提煉出的建議被 NOAA 小看。一位漁民所設計的逃脫器受到眾多其他漁民的歡迎,但是 NOAA 的承辦人員卻認為這名漁民汲汲營營於推廣自家的發明,眾所週知,所以一點也不打算與這名漁民;也有其他漁民的建議被 NOAA 拒絕,不是建議不好,而是因為這名漁民聲名狼籍,而 NOAA 的承辦員覺的他是來搗亂的。

Jenkins 指出,1970 年前,當政府漁業有關單位所制定的政策方針,多是擴張漁業、創造產值成長導向,此時政府與漁民的目標是一致的;1970 年後,國會陸續通過多項與環境保育有關的法案,要求 NOAA 以保育海洋資源為己任,但當 NOAA 具體執行保育政策時,卻面臨與原本漁業經濟發展目的相違背的情況。
政府與漁民間除了理念差異外,這些新法案多要求政府規劃海洋保育計畫時,要以專業科學知識為依據,漁民的知識體系長期被視為是鄉野奇譚而不被重視,因而種下了部分漁民和政府機構、漁業專家之間互不信任的種子。

因此,在設計海龜逃脫器的案例裡,雖然 Sea Grant 能夠幫忙轉譯專業知識與實務知識,但是阻擋在 NOAA 與漁民間的溝通障礙,不只是不同知識體系的語言差異,NOAA 根深柢固認為漁民不可信的偏見,是兩者無法互相接納的主因。

 
解決問題的腳步,不能只停留在找到互動型專家

因為不信任,或是長期累積下來的偏見,使得某些特定議題裡的利害關係者就算能夠透過互動型專家理解對方的語言,卻仍拒絕合作。當遇到這類難解的議題時,除了透過互動型專家協助橋接利害關係者,Jenkins 也提出幾個值得一試的輔助工具,例如以匿名審查(blind review)的方式徵求海龜逃脫器的設計提案,或是強調不同利害關係者間互相「將心比心」,以減輕這類情感面上的阻礙,增加合作的意願。

跨科際是為了解決真實世界問題,但解決問題不只是停留在指認互動型專家。溝通是為了打破知識隔閡,好化解某些知識體系被認定為知識、另外某些體系卻因不被認定是知識而無法參與解決問題過程的問題;但是在某些議題裡,促成溝通的要件並非單純只是聽懂對方語言而已,還要回到問題的脈絡,檢視阻擋在利害關係者之間還有哪些語言外的因素要被解決。

資料來源

Jenkins, L. D. (2015). From conflict to collaboration: The role of expertise in fisheries management.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103, 123-133.
Jenkins, L. D. (2010). The evolution of a trading zone: a case study of the turtle excluder device. 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Part A, 41(1), 75-85.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