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媒改之亂-新自由主義大纛下的去威權迷思

講者 | 魏玓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副教授
編輯 | 黃群皓、歐陽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Photo credit:中岑 范姜 @ flickr,CC license

 

80年代到90年代,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與在地化。這是以市場為優先考量來運作社會的思維–國家的角色盡量降低,資本主義漫延全球,打破國與國的疆界和保護措施。可是它在每一個地方發生的過程與結果都有所不同,不能忽視世界各地的新自由主義差異性。臺灣的新自由主義樣貌,必須跟本地歷史及特殊的社會條件結合,才能有較為適當的理解,例如在新自由主義的思維下,政府應該不會有太大型的公共介入,或是社會事務的介入,可是臺灣至少有兩個例子跟這個趨勢是不大一樣的:一個是公共電視,大部分有老牌公共電視的國家,各方力量都想盡辦法要削弱公共電視,可是臺灣的公共電視卻是新成立的。另一個是全民健保,各國都在削弱,我們卻逆勢發展。每個國家的特殊狀況都是需要納入考量的。

媒體的部分也是如此,傳統美式的自由主義認為新聞媒體是看門狗的角色,要負責監督政府,或是像西歐將媒體視為公共平台,但觀察全球媒體可發現,走向數位化、市場化、減少媒體的公共性質,成為營利單位,高度商業化發展已經成為趨勢,這種情況下,媒體大都往集團、整合平台發展。換言之,現在它們受到商業化的嚴重挑戰,媒體已經不再是民主政治的監督機制,過去的功能已經弱化了。

 

臺灣的狀況要綜合全球的政經脈絡和媒體的脈絡來看,其中有幾個特別之處尤其重要:

第一,臺灣1987年後解嚴,從威權到後威權的過程,讓臺灣對於國家在社會裡所處的位置、角色會特別的敏感。我們的新自由主義邏輯,跟其他國家不太一樣的地方在於國家的角色更曖昧,很多時候,我們非常希望國家不要介入,可是國家和社會的關係又是長期非常密切的。這是結構與歷史的影響,不是短期能消失的,所以我們的市場與國家不容易切割,而這又會衍伸出其他特殊的樣貌。

第二,媒體跟公民社會之間的關係。國家、媒體、公民社會三者在西方有相對均衡的關係,或是它們可以各自扮演自己的角色。可是在臺灣,彼此的關係沒那麼容易劃分,國家與公民社會之間的關係網絡極為複雜,再加上臺灣的公民社會概念有待討論,成熟度不足。臺灣的公民社會要朝向單一方向、西方的模式發展嗎?這個問題尚未有答案。

第三,統獨問題。包含省籍問題、認同問題,還有中國因素。所謂的中國因素,媒體或政治人物的解釋多半是認為中國崛起了,所以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對臺灣產生了一些威脅或影響,但這樣的解釋過於狹隘,我們要更廣泛的理解中國因素,包括文化、歷史上的糾結、繼承關係等等,當然這會讓臺灣的問題變得更加複雜。此外,還包括我們後殖民情境的社會,日本的殖民,還有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與臺灣持續到現在的帝國主義式關係。你可以觀察現今的政局,臺灣如果有任何人要選總統,第一件事就是去訪問美國,想想很奇怪,這跟被殖民國家又有什麼不同?我們的新聞、電視節目、電影,明顯在相當程度上受到美國的影響。如果我在課堂上問同學最近看了哪一部電影,應該有九成都是去看侏儸紀,但只有一成的人是看臺灣的電影愛琳娜,那一成的人可能是因為我鼓勵他們去看,或是我送票給他們。這個情境是受歷史影響的,這就是臺灣特殊的脈絡。

 

 

此外,臺灣尚有其他迥異於全世界之處,這幾年有線電視的普及率已經在下降了,但在19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間,普及率都是持續上升的,官方數據大約是百分之六十,業界則是百分之八十幾,這樣的普及率是全世界僅見的。不只如此,用吃到飽的方式供應節目,只要訂有線電視,一百多個頻道全部送給你,全世界沒有看過這種營運模式。過去二十年間,有線電視的影響力逐漸降低,年輕世代以後也許連電視機都不需要了,但至少在過去的二十年間,它對臺灣的媒體有著關鍵的影響力,這也是從黨政軍控制的三台,快速過渡到國家鬆綁對媒體的控制所產生的情形。

 

結合上述的大趨勢和臺灣的威權背景,社會面對媒體問題,大致有幾個作法:

第一,持續要求自由化。每年的特定期間,大家都會特別留意臺灣的新聞自由或言論自由的世界排名,但民主發展時間比較久的國家卻不會特別在乎,這是後進民主國家的特殊發展狀況–非常擔心自己在這條道路上的成績不如預期。

對臺灣而言,自由化的「方針」是絕對的嗎?例如,哪些東西是開放的?是不是還有太多的限制?例如新的網路服務、不同電信業跟媒體業之間的跨業服務,甚至包括中國大陸來的節目,以及合作上是不是有開放等等,這些都會是臺灣的議題。雖然從世界各國的發展可得知完全的自由化跟市場化,並不是很好的道路,但大家似乎會覺得自由化是全然正確的事情。

第二,成立監督媒體的團體。對現況的不滿,促使學界、民間自發籌備監督團體,最早成立的是「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往後各種媒體改革、媒體觀察的組織也陸續出現。可是它仍有侷限,例如比較限縮在內容上,或是媒體的識讀,教大家怎麼看這些東西,教大家認識媒體。另一個侷限則是用社會主流的價值觀去判斷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因為它必須提出一套標準,才知道要怎麼監督,但這套標準通常是由社會主流價值所生產的,不一定是更進步的價值。

第三,阻止進一步的市場化。這跟上面的自由化其實是有些許矛盾的,但這些矛盾同時存在臺灣社會裡,甚至可能出現在同一群人的口號或是訴求裡。例如最近這幾年,財團介入了媒體,或是因為媒體變得太巨大,大家擔心媒體會控制所有的話語權,所以希望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最著名的就是反旺中事件。

第四,媒體資源的公共化。這是從1990年代就持續在進行的,只是到最近比較無法有進一步的發展。其中一個具體訴求就是建立公共電視,但顯然不是很成功,原因有待釐清,因為我們期望的公共電視是像BBC那種具有指標性意義的。此外,因為網路及各種科技的進步,民間也出現了自力救濟的方法,也就是公民媒體和自媒體。這是臺灣社會面對特定媒體趨勢所發展出來的回應方式。

 

Photo credit:Pierre (Rennes) @ flickr,CC license

Photo credit:Pierre (Rennes) @ flickr,CC license

V怪客裡的蓋伊福克斯面具,是近年來由歐美擴散到世界各國的群體與文化現象。
其形象廣泛出現在社會運動中,以面具匿名的方式凝聚群體認同感,模糊個人及群體的界線,沒有明確的組織,自發行動,共同實踐理念。

 

媒體改革運動的趨勢與重心

2006年NCC的成立,感覺像是臺灣的媒體環境進入新的紀元,但我把它理解成解嚴後媒體改革運動暫時的休止符,好像任務已經完成了,但實際上NCC並沒有完成大家當初期望的事情,所以2008年之後獨立媒體跟公民新聞更快速的發展,並且在2012年出現反媒體壟斷運動。我們也許暫時還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改革媒體,但至少要嘗試分析為什麼沒有成功,亦即臺灣的媒體環境有什麼樣的問題?

首先是新聞自由與新自由主義、自由化之間的曖昧。如同前面談的,我們不希望它太市場化,但又覺得臺灣好像有很多東西備受限制,反媒體壟斷時也都有這樣的論述。新聞自由從來就不是一個固定的概念,它在社會的發展狀況,都帶有特殊的歷史脈絡,在傳播媒體研究裡,大家已經體認到這件事,可是在臺灣,似乎沒有辦法好好的檢討。所以可以發現,每次我們要對媒體進行什麼樣的改革、提出什麼樣的意見,或是我們要併入什麼樣的政策時,大部分媒體的反應是:這會干預新聞自由。只要把這個概念提出來,大家就無話可說了,因為有誰敢反駁呢?這是我們從威權過渡到後威權,不可動搖的神主牌。言論自由跟新聞自由是不可變動的。但社會的發展不該是如此,不斷變動就是它的內涵,可是在臺灣的脈絡下這就變得難解。

第二,去威權與去國家概念的混淆。去威權當然是對的,因為它顯然不符合民主。但去威權跟去國家被畫上等號後,國家可以扮演的角色就顯得非常狹隘,而且它的操作方式也會變得動輒得咎。即使在最自由的地方,也需要國家介入很多事情,去威權與去國家的意義混淆了之後,問題會變得非常難談,需要探討的是兩者之間該如何找到平衡點,而不是一談到國家的介入就很緊張。在臺灣談這個問題,甚至還會牽扯到統獨、藍綠,使得討論更為困難。

第三,言論自由跟新聞倫理之間的交錯。前面兩個問題,應用到媒體上就出現了第三個問題。我們崇尚言論自由,不允許任何的威脅,可是我們又希望媒體有新聞倫理,所以對媒體有很多的要求。許多國家都需要經過非常複雜的過程,來調和這兩件事情,包括美國在內。臺灣似乎沒有這個過程,但卻期待這兩件事情會同時發生,事實上並不會。

第四,難解的中國因素,國際關係的結構與歷史的結構。我們有很多東西跟中國切不開,切不開的時候,如果沒有辦法理性的面對這個因素的縱面與橫面,只是採取各自解讀的方式,便會干擾各種公共政策跟社會改革的進行。

第五,公共領域的理念跟公民社會時程的疑問。我們會預設公共領域的存在,因為這是理想中民主運作的模式。期待公民社會逐漸成熟,期待每一代閱聽人將比上一代更像一位理想中的公民,但這恐怕仍然是個疑問,因為所謂的公共領域,本來就是歷史性的概念,它不會一模一樣地發生在每一個社會。即使我們暫時接受公民這個概念,臺灣公民社會的某些特徵,透露出其實仍然有很多部分要去瞭解。

最後,我們還是需要大媒體。現在臺灣出現非常多的獨立媒體、小媒體、自媒體,百花齊放,但不能忘記,民主社會的運作,很多時候需要一定的資本與規模,才能符合社會的需要。發展小媒體也許是階段性的方法,但它畢竟不是終極目標。因為如果它是一個好媒體,為什麼不讓它做更大一點?讓它發揮更大的,或是更正面的功能,這也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

Photo credit:Dave & Lorelle @ flickr,CC license

Photo credit:Dave & Lorelle @ flickr,CC license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