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前你最好該知道的事-訪談愛情社會學孫中興老師(下)

作者:孫中興 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我們剛才談到大眾文化編織了我們對愛情的憧憬與想像,但在實際的戀愛過程裡面,很多事情是無法被再現成那種單一敘事的,比如說愛情只有浪漫、只有玩世不恭地追求性愛,那就像在理論上來說,Badiou認為愛情是兩人共同經驗人類真理的方式,而Zizek則說愛是邪惡的,或許是因為有排除性與階序,比如說我只愛你,那不知道孫老師你自己認為的愛情是什麼?

:所以他所講的邪惡與暴力就歸在我所講的偏差行為,因為在更多人的研究裡,從希臘開始到現在,愛都跟創造有關,跟毀滅是無關的。愛是一個生的元素不是毀滅的元素。所以會那樣講可能是他看到以愛為名的活動,比如父母親說,我愛你所以不讓你出去等,這種用愛來控制的行為。很多男生跟女生來往也會控制女生的很多事情,不能穿太短的裙子、不能露那麼多的事業線等等,這些變成以愛為名所施行的控制與壓迫。

我覺得Zizek看到的比較是愛情負面的地方,他沒有看到因為愛,我們做了很多事情,像是:不愛乾淨的人忽然間愛乾淨了,不愛讀書的人忽然間愛讀書了,這都是改變自己甚至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如果愛大一點的話,比如說宗教團體,對人類的愛,雖然沒有把世界變得更好,但至少在某些悲慘的人生裡,他們做了很大的貢獻,不管什麼宗教到目前看來都是這樣的,世界雖然不是他們搞壞的,但他們彌補了一些東西,所以排他性這個事情在這個時代已經比較看不到了。

在戰爭或是在危難時你會看到母親拯救小孩、你會看到英勇的軍人拯救自己的國家,那這些都是戰爭片裡會有的利他因素。利他因素是人類比較高尚的價值。因為大部分人不會這樣做的,所以有人這樣做好像違反了生物演化的邏輯,這更讓我們更覺得人性可貴,看到人不都是貪生怕死的。愛情可以提昇我們。我自己碰到好多學生,都在談戀愛之後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這樣才匹配的上對方。

 

:所以老師還是認為愛情通常跟創造有關係。

:與創造有關、與毀滅無關;與關懷有關,跟其他的無關。這不是我講的,是我的課上所引到的那些西方社會學家的研究說的。對於愛情的研究,有一種圓形分析,該研究訪談了一些人,請他們講出愛情的元素,整理出來以後大家公認的愛情元素有:信賴關係、親密關係、有承諾關係,而排他性那點並不是大家公認的。雖然大部分的人會覺得說,好多兇殺案都是因為你愛了我之後不准你再去愛別人,但你想這種情況通常是不好的情況才會發生,所以那不是一個正向的愛情特質。

很多人都希望為對方想,即使很難過很難過很難過時,如果你能想到說他離開你會活得更好,或者他跟別人在一起會活得更好的話,有時候會釋懷的,因為你真的是在乎他的福利,而不是你的福利。有時候這一關比較難過的地方是失戀時的陰暗面,如口口聲聲說愛他,結果發現原來自己是自私的。希望把他圈在自己身邊,希望他做我的奴隸之類的,這就不是愛了。

:在《愛的多重奏》裡,有這麼一段話:「西方的文學作品往往關注的只是兩個人的相遇,這常常是一段浪漫的傳奇。無數的童話故事,結尾都是男女主角結婚了,過上了幸福的生活,但這幸福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卻沒有下文了。所以這一類作品,都可以冠名為『愛的勝利』,勝利之後的情形如何,則鮮有人提。」孫老師作為已婚人士,能否談一談勝利之後的生活呢?

:勝利之後跟一般生活是一樣的,沒有太大的差別。第一,因為你勝利了,所以你愛情有了,但會面對到更多生活上需要解決的難題,這些難題也要一一克服才有勝利,如果被難題難倒了,你就失敗了。

這就像我剛才說玩電動一樣,第一關很簡單你喜歡他,他喜歡你;第二階段,你朋友要喜歡他,他朋友要喜歡你,這樣加進多少變項啊?接著會愈來愈複雜。你們剛在一起談戀愛,兩個人一起在燈光美氣氛佳的地方看一場好電影,吃一個好的下午茶,那就很好了,而你還不想去面對之後的問題。

可是接下來要面對三餐的問題,像是誰去賺錢、誰來做飯等,問題就愈來愈複雜。我告訴你一個故事,我跟我太太剛結婚就已經想好分工的問題,我們到底家裡有多少事情要做,所以我們第一次吵完之後就不太再吵分工的事情。我的一個八字箴言叫做:平等對待,共同奮鬥。平等不是說你做兩小時我做兩小時,是心理上的平等。

所以我結婚了一陣子後,去美國碰到一對跟我們差不多時間結婚的夫妻。他們兩個第一次出國,兩個人常常吵架,或許是因為兩個人第一次去美國,所以要適應的更多,而我已經是結過婚又在美國念過書的,美國對我就很熟悉了,美國的生活對我不是太大的困擾。所以我們常去調解他們夫妻吵架。

但因為也挺困擾的,所以有一天我就問:「你們兩個結婚也不是一天兩天,怎麼每天吵這些基本問題」。像是做飯、掃地、洗碗等這些基本問題。他們後來自己想一想,發現他們剛結婚時是分開住的,男的住在台北,女的住在台中,所以他們兩個基本上只有打電話,頂多週六日見一次面,這樣子的婚姻維持了兩年,所以很甜蜜。禮拜一到禮拜五都不用見面,所以像是被子沒疊、房間沒掃也不會有人說你,你愛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

幾年都這樣,但那次去美國就開始24小時處在一塊,而且沒有別人,所以他們就吵很多問題,但一年後就好很多了,因為他們都決定好了,也都覺得吵架很浪費時間。

所以作為已婚人,我會常常建議大家一開始就把規則講清楚。像我們家也不吵錢的問題,除了我們對錢的問題都神經非常大條外。第一個,我們不求致富,所以水電費該誰出就是誰去辦就誰出,沒有說:「水電都你的,從你戶頭扣。電視、手機是我的」,都沒有。但是沒有這樣,也沒有因為錢不是我付,所以我就亂花錢,所以我們在金錢上的處理是讓很多人跌破眼鏡的。

我後來才知道很多人強調女人要管錢,不然男人一有了錢就會做壞事、亂搞。我太太到現在也不知道我賺多少錢。我也沒亂搞。我也不知道她賺多少錢,她買股票我都不知道。我們從來沒有要求要管彼此的戶頭,所以在金錢的共識上就比其他夫妻少很多問題。財務狀況從來都是自主的。大家都在賺錢,她也有自己的自尊,所以也絕不會出手跟我要(但如果有需要我也會幫她出)。我跟她的財務問題就這麼簡單。但這通常是很大的問題。

所以通常我建議要上課。其實我最近覺得台北市可以率先做-如果結婚,要先上一個禮拜品性的課。有時候婚姻,造就了一群可以很好,也可以很差的公民,那你到底要不要給他們訓練?

要給他們學什麼?第一,財務問題,兩個人要採取相信式的還是放任式的,看你怎麼用這個名詞。我認為我跟太太的的財務問題是彼此互相信賴式的,所以我不必查她,她不必查我。或者你要是兩個人共同帳戶,每一筆錢查得仔仔細細;還是由最有錢的人來出錢。像有人嫁做貴婦,她不用出錢,她老公出錢。這都是幾種可以做的方式,不只一種。

你要上課讓他知道,如果你們的財務狀況在幾年內不改變的話,那你們選擇什麼方式你們自己可以決定。那像我是因為在台灣的教授收入算不錯,我太太的收入也沒那麼好,她也沒覺得該吃我的。所以財務是一定要在結婚前先學的

第二個是性的問題,其實性的問題是最基本的。現在夫妻在一起沒有性行為是很奇怪的事情,你有性行為要不要生小孩是另外一回事。但難道要性行為,你今天想做你就會嗎?這也要學習。這學習有個好處,因為這種東西你自己看書,這種書容易看得懂,這種書跟微積分絕對是不一樣的。我建議,沒有課之前也許就先買書來看。那我曾經也建議過一些書,像美國的新性愛聖經。我建議每個家庭都必備一本,在小孩成年禮的時候,不管男女,都應該讓他們看一下這樣的書,讓他自己知道。

但大家還是有一個錯誤的認知,好像說你看那種書,就會一天到晚想那個事,這樣你就讓他看股市操作學好了,他應該會操作的很好才對,但不是這麼回事嘛。你學到了以後,有可能做不好的事,但你也有可能知道如何自制。因為這些書都是很正統的書,不是那種很死板或很色情的書,它不是像A片的目的在誘惑你,它的目的是給你知識。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完全被忽略但是很重要的課題。

很多人常問我幾歲開始比較好,我說這不是幾歲開始比較好,而是你自己要決定開始的時候你會不會做。撇開對我們的思想實驗,說個大家都不會反對的情況,例如在你結婚的那天晚上,新郎跟新娘坐在床頭該怎麼辦?兩個人脫光就可以做嗎?不是這樣嘛。

難道你要打開A片頻道,看A片跟著做嗎?這也不對吧。所以問題就不在於幾歲的問題,而是給你做的時候你會不會做,你會做的時候是不是健康快樂,雙方都快樂,不要弄完了以後有人生病,這是完全不應該的事情。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們都不教,就假定放任給夫妻兩人,他們就會搞。假設你運氣好的搞出來,那運氣不好的人搞的不好,特別女生會厭惡性生活。

接下來就是,如何跟對方的家人相處,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有的是要住在一起、有的是不住在一起,但每年要幾天的相處,或者是結婚之後要住哪等,這個也是要先了解。

再有就是小孩的問題,像是人際關係、小孩的教養、希望生幾個、大概要怎麼樣的教養方式等,只要兩人認可就可以。但大家都不談,所以到時候該生的時候不生,然後想生的時候又變成高齡產婦,又陷入危機,這也是一個大問題。這些都應該在婚前有些了解。

第三,價值觀到底相不相同。你們兩個相處不是你缺個老公,他缺個老婆,而是你們兩個到底想幹嘛?你們兩個這一生有沒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要奮鬥?如果有共同目標,通常情感會走的比較久一點。因為你們在為那個共同目標奮鬥。

所以有共同的宗教信仰,當然前提是其他的那些東西都有,像性生活基本上不是不滿意的,經濟狀況基本上是穩定的,所以不只宗教目標,甚至政治目標或人生目標都可以,這都會讓婚姻生活比較完滿。而不會一方主張什麼,另一方又主張什麼,到時候就會很難看。

這裡只是舉的一些例子,當然不是全部,所以歸納一下就是:錢、經濟的問題、性的問題、小孩教育的問題、跟親友相處的問題還有價值觀的問題。像有人共同支持同一個政黨也會增加夫妻間的感情,有人支持不同政黨就會有衝突。

但一旦婚姻成立以後,支持誰相對就比較沒那麼重要了。但在婚姻還沒有開始之前,你支持誰跟不支持誰就不會來往。不是同一個派的就不來往。我以前嘗試介紹兩個院士。一個就先問對方支持誰,我問了一下對方,他答覆說:「如果要問我這個那就不必在一塊」。所以我不知道他支持誰,但他就不想在一塊。

 

:曾經看過孫老師的訪談,說老師進大學就是在找終身伴侶,而每一任都讓你有最後一任的感覺,但是您最後真的找到了。當然,每個人或者每一對的愛情真理都是最獨特的,而我們此次的專題也只是要囊括愛這個字底下的各種經驗與實踐,可否請孫老師談一談您自己那一刻確定就是師母了的感受與歷任有什麼不同?

:還沒最後,你要保留人生有的變動性。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才叫最後。另外,我在認識我太太之前是被所有人拒絕的,不管我們開始了沒有,我被所有的前任拒絕。籠統地說,我大概只有一次拒絕別人,其他都是被人家拒絕的,直到我太太她接納我,所以直到畢業以後我都特別特別的珍惜。

當然,我犯過很多錯誤,因為在談戀愛時我比較容易自我中心,所以我自己歸因第一場戀愛好像是因此失敗的,所以第二場就不要重蹈覆轍,但是我忘掉了每一場戀愛碰到的都是不同的人,所以我在大學的時候還是不斷在犯錯,沒人告訴我兩場戀情是完全獨立的事件

我都告訴失戀的學生說:「你不要以為有鐘擺理論,你現在往左邊走,等一下又轉回來,第二個人跟你是新的關係」。如果你不是再跟同一個人談戀愛,那你每一次的戀愛都是初戀。因為戀愛是以兩個人為單位,不是一個人為單位。就算你跟同一個人談戀愛,只要不是同一個時間,你的心境也是不一樣的,而在碰到我太太之前,我一直沒有機會了解到這一點。

沒有不吵架的夫妻,所以很多問題一出來,你就會知道,隨時都有離婚的可能。我的婚姻也撐了三十幾年到現在。至於未來,所以我為什麼說不致於撐到一輩子,因為這不是我決定就算了的,萬一我太太今天決定要離開我了,給了我一個理由,這也不是不可能的。至少我現在比年輕的時候能夠知道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

但是你別忘了,我以前年輕的時候從來沒有機會跟一個人相處超過兩個月以上的,我現在跟我太太已經相處超過三十幾年了,比我跟我爸媽住在一起的時間還長,所以當中的磨練就很多,很多是剛剛講的那些原則,如果你吵架是為了溝通,那你有沒有學到,有就盡量制止第二次的爭吵。

如果第二次吵,吵的不是重要問題,那就是有人要發洩,你就讓他發洩。不要他發洩的時候你也發洩,這樣子兩個人就火上加油。如果一方有火,另一方就不要有太強烈反應,要是被罵就摸摸鼻子,承認錯誤,或者就避開現場,五分鐘再回來就是另外一個局面。

我和她都有無理取鬧的時候,我們都盡量控制在不會破裂的程度。但是人相處就愈來會愈發現更多不同的價值,年輕的時候共同價值有的還在,有些沒有了。那你老的時候有沒有發展共同價值,如果沒有那就是那個信念:「大家老夫老妻了,他就是那樣,我就是這樣的」。結婚不結婚、離婚不離婚,其實意義都不大,因為那就是一些慣性行為。

所以我想經驗上面,婚姻一個很不同的經驗,沒有人教你。也沒有人用很健康的態度教你,再不然就是過度美化婚姻的故事。實際上每個人都有他們的親密方式,不是每個方式都是好萊塢那一套。有的老夫老妻,她幫他遞脫鞋、放洗澡水,有的女性主義可能覺得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對她不公平,可是人家老夫老妻甘之如飴,你能說什麼呢?這是他們相處的方式嘛。

所以,雖然我是主張權利平等的人,但我從來都不主張,我們的相處只有一種方式,每一個人都有他適應的方式,他覺得那樣子他很幸福,那就好了。總之,婚姻的相處方式就是要有比較多的溝通。

:老師有交過很多任女朋友,而老師也說過每次的交往,都覺得她們是最後一任女朋友,那最後選擇與師母定下來的原因是什麼?也就是,師母與之前的人到底有什麼關鍵性的不同,或說與之前前任們的差別是什麼?決定的那一刻是什麼?

那一刻你是不知道的,那一刻你都是一樣的期待,希望這個人就是了,但是實際上只有你繼續走下去才知道,而且會走多久你也不會知道。我跟以前的相處過兩個月女朋友在一起時,我都覺得我可能跟她是一輩子啊。就像你現在問我,我跟我太太已經三十幾年了,我也覺得可能是一輩子,但誰知道下禮拜又發生什麼事。

有的學生常用另一種方式問我:「老師,那你怎麼知道師母就是你最後定情的人」?我第一個回答是:「我還不知道最後是什麼時候」;第二,是不是最後,都是要等事情過去了以後才能說。比如,這學期過關沒?這要等期末考成績出來你才能說啊,而不是你在那當下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一定過得了關,因為有的事情不掌握在你手上。情感的問題也是,有一半的機會是掌握在別人手上。

所以這問題很難回答,或者說我不願意加進神祕的因素。所謂神祕因素就是:「我看到第一眼我就知道是他了」。當時的確有這種想法,但是真正能夠這樣說都是因為你後來走出來的。我年輕時在路上看到漂亮的女孩,我也覺得我跟他有一個未來,但是沒有實現嘛,所以這還是要靠你實踐以後再說。

你看我的婚姻實踐了三十幾年,我就知道這是很不容易的。我也沒告訴你說我接下來都會一帆風順,我每次出去都跟別人說:「我每天都還在『平等對待,共同奮鬥』」。有時沒做的很好,被我太太罵。這真的很難。所以有的人就選擇不要講太多自己的事情,尤其大家會對情感專家的出軌狀況或其他狀況會很失望。因為你講的、教的跟你自己不是一套,我相信一定也很多人期待我出糗。

我一直覺得當老師跟做人,以及談戀愛的真誠是一樣的,我講的都是我相信,甚至都是我在做的事情。但我知道很多人不是這樣,所以也有很多人不喜歡我談論的方式,因為我沒有對愛情畫出很美好的未來。我總說:「美好的未來是你畫出來的,怎麼會是我畫出來的。我過我的日子,你過你的日子。我從我的生活中得到的經驗你能不能複製,我都不知道」。

不過自從有了網路課程以後,我也接到為數不少的粉絲的來信,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鼓舞,因為這表示他們也很信任我。這種教書的快樂跟談戀愛的快樂是一樣的。

我一再強調,就算關係不在了,那個快樂的記憶是在的。我有時很誇張的說,那就是你真的在最後最後彌留的那一剎那,如果你的嘴角還有一抹微笑,那大概就是想到曾經有人那麼樣的愛過你。這當然是比較文學的說法,因為我們都不知道在那一刻會怎麼樣。所以我常常希望失戀的人不要太難過就是這樣,你只要記得他的好,記得你們曾經好過,我想這是一個人生最值得的事,別人可能不了解,但你一定知道。像是一起看了一場電影、看了一個夕陽等。

不過也要記得自己的好,因為別人好也是反映出自己的好。我常常覺得很多人失戀以後會自責,覺得自己是不是當初做錯了什麼所以沒有結果,這不是一個單方面的事情,是雙方的事情。雙方在某個時間點上決定在一起、決定分手,那就是人生,是最難的課,所以該哭的就哭吧。 

那一定要讓心情變好的話,現在憂鬱症的人有百憂解,吃了之後真的會讓你的心情比較快樂。有些醫生真相信這可以靠藥物解決,所以他們覺得自己心情不好也會吃百憂解。所以我在想,假如能夠讓心情變好,然後又發現某些化學物質會導致你有戀愛的感覺的時候,將來或許會發明出一種讓你吃了會有戀愛感覺的藥。那這樣你吃一顆藥就好了,每天都可以活在戀愛中,就不必有真實的對象了。

真就跟很多人把很多公仔人物當成是他真的感情對象。有一次演講我就收到一個問題問說:「我愛上了一個2D裡面的人物,請問我該怎麼辦」?我說:「我只知道3D列印,你要是退到2D,你就是退化了。要怎麼個弄法你自己好好研究一下」。這當然是玩笑話,後來我正經的問他:「你為什麼會喜歡一個2D的人?那些人物都不合乎比例,像是眼睛都很大,比我家的貓、大眼猴都大,腰身的比例也是,你覺得那樣可愛,但是你會想跟它相處嗎」?

或許只能期待火星人是那樣,那你大概就可以成為星際文化或星際交流的先鋒。你可以跟充氣娃娃做些事,你對一個公仔能幹什麼呢?

:如果真的有這種藥,那製作這個藥的背後豈不是有一個思維是,愛有一種單一的普世性標準?

:不是普世,而是認為愛是靠生理上的某種化學物質的分泌,那就沒有社會行為的問題。

:可是如果只是吃一吃藥就能有戀愛的感覺,不是會讓我們失去實際經驗的機會嗎?

:你不覺得我們已經失去很多了嗎?因為這樣可以預防失敗。

:對對,這就可以帶到剛才的問題:為什麼喜歡公仔?

:對啊,所以轉過頭來想,也許失敗就是我們人類特殊的東西,失敗就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我們為什麼要嘗試著去避免失敗?這是非人類、非人性的事情。發明機器人他可以做工作一輩子,不會罷工。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子的東西,我們人不就是會累,要休息,這不就是我們的人性?

如果我們要說人性,那可能包括我們談戀愛,會失敗、會難過,這都是我們應該覺得很高興的事,是一個祝福,因為借此,我們發現了我們的人性,這表是我們還是一個人,有感觸的人,而不是一個機器人。

我們有真實的感受是因為我們有真實的情感,這不是靠外在觸發的,是活在真真實實的感傷之中,而不是虛擬的快樂之中。所以這樣一轉,你不覺得失戀其實是另外一場很大的收穫嗎?反過來看,我們不應該吃藥來避免這樣的難過,只想著天天晴天,不要下雨,這是違反人性的。

所以我以前都建議失戀與離婚都要辦個會、典禮。離婚典禮可以去除污名,因為大多數人離婚了還是不敢說,覺得這是失敗、是人生的失敗,特別是男人,好像你連家庭都搞不好,那你在事業上能怎樣?我覺得這有的時候是一個無形的壓力,他不是不想離婚、不是情感關係好,而是他覺得離婚是沒面子的事。如果離婚典禮跟結婚典禮一樣的話,那麼會不會更多離婚我不知道,但至少你離婚時都會有一個比較清楚明白的理由。

所以結婚典禮也因此必須改,應該把儀式性的主婚人、証婚人致詞拿掉,讓當事人說明一下我為什麼要跟對方結婚。其實在喝喜酒時,我最想聽的就是他們兩個為什麼要結婚。同樣的,應該也要問,他們為什麼要離婚呢?我們結婚典禮給人家祝福,包了禮金,我開玩笑地說,這是一場傷痛,你們的快樂我們的傷痛。我們唯一的報復就是將來把你賺回來。

你知道很微妙的,幾乎所有人結婚的禮金簿都會保留,那是最好的財務狀況記載,誰當初給你多少,你都查得到。所以如果能在離婚典禮退款,就根據當初的禮金簿,要是加上利息人家會更高興。所以我每次都開玩笑說,只要你退款,大家都一定排隊參加。如果能夠退款、公開說明理由,我想對雙方都會比較健康。如果雙方還有小孩,那也會比較健康。那個理由不是靠猜的,而是經過兩人的深思熟慮。

:那專題的問題差不多到一段落了,接下來是讀者回饋,最想問的問題。大家最想知道的是,愛情是不是對自己不足的投射,比如說憂鬱的人會喜歡開朗的人。通俗一點來說就是愛情是相似還是互補?

:這是一個假定,沒有人知道。這也許是一個生理上的設定,但是在柏拉圖對話路的饗宴篇裡,亞里斯多芬尼斯-一個喜劇作家,他們一群人有天吃完晚飯在聊天瞎掰,談愛是什麼。

總之,裡面的故事說到,原本的人類是四隻手四隻腳,後來被劈成一半,所以我們終身都在尋找自己的另外一半。這個故事的好處在於鼓勵我們去做些事,但壞處在於我們常常會覺得自己是不足的。而這個問題的另外一面其實是在問:人到底要不要談戀愛?我認為不一定,一定要找到另一半是一偏之見。有的人選擇不要。這有一點像Shel Silverstein的《失落的一角》那本繪本,我覺得那個繪本講得非常好,每個人都是一個圓,沒有缺角。這和亞里斯多芬尼斯講的不一樣。

我們為什麼要覺得人自己是不足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剛才的比喻用的是鑽石。鑽石其實是自足的,你可以自己獨立存在,也可以找一個輝映大的,但是你不結婚不表示你不跟人來往,你還是會有朋友。這同性異性都是一樣的。

感覺自己是不足的,等待別人來拯救你,在傳統關係裡又覺得應該是男生要拯救女生,但總的來看,誰拯救誰也是個錯誤。在愛情裡因為自己的不足所以需要靠別人讓自己變成一個完整的人,這也是一個錯誤的概念,一旦你這麼想就會期待這樣的人,這樣的人就負擔了要拯救你的義務。

所以我覺得愛情應該是互補的關係,不是拯救的關係。不是有一個救世主,彌賽亞來了,你所有的苦難都靠他解決。這樣的話,就沒有自己的動力了。這樣反而什麼都仰賴對方了,你想這壓力有多大?

這是愛情關係很容易破裂的地方。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也有很多人問,但是我覺得這是個錯誤的概念,因為我們大部分的人沒有建立自我的概念。所以我才會建議說你要找一個人是「平等對待,共同奮鬥」的。你的不足,那是你做人的缺點,那不是其他人的問題。

有的人會找互補的,有的人會找相似的人,但這個問題應該把時間拉長來看。第一個時間點是找相似的,我們兩個有共通點所以在一起。接下來就發現更多的東西,然後我們是互補的,這樣才能維持下去。所以把時間拉長,這個問題的兩面都是有效的。所以我都跟同學說,不因因為還沒有男女朋友就焦急的要命,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完整的人。你不會照鏡子只看到頭就覺得自己沒有下半身。

編:所以我們不應該對於愛情有一個預先的美好想像,而是要靠著實際去實踐,自己去體驗出那個關係。

孫:對,但自己要先有一個比較健康自我的概念:你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完整的個體,你要怎麼去找另外一個人,共同奮鬥、找一個共同的目標,而不是找一個人來彌補你的缺點,像是你窮,所以要找一個有錢人;個子矮要找一個高的,愛情不是彌補,是互補。特別不能期待別人來拯救你,而是共同面對、享受所有的好、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以內,忍受它的不好。

談戀愛前你最好該知道的事-訪談愛情社會學孫中興老師(上)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