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戀愛前你最好該知道的事-訪談愛情社會學孫中興老師(上)

作者:孫中興 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編按:近年來,台灣因為分手導致的情殺與對分手的另一半暴力相向的新聞出現地愈來愈頻繁。然而在媒體上的議題探討多流於如何避免恐怖情人,似乎恐怖的行為是某種與生俱來不可改變的人格特質,而更嚴重的是當某些「恐怖情人」的特徵成為了有專家背書的標準,那麼稍有符合標籤嫌疑的人,便易遭疾病化為患有精神或心理疾病的人。有這些特徵的人的愛是有缺陷的、是有暴力的,是危險而不應該選擇被愛的。在貼上了精神疾患的標籤後,權威知識似乎確保了良善的愛情,保護自我存續與延續了國民的生命。


在對恐怖情人的權威知識治理下,其實忽略了該主體之生命脈絡與其行為之間的關係,但遭疾病化的行為特徵卻不一定是恐怖的。在不同個案與專家知識的渲染與傳播下,有恐佈特徵的人們或遭愛戀市場排除,在治理的預選過程中失去了被愛的可能,而陷入更加孤獨的生命牢籠;另外,這樣的恐怖情人標籤出現後會不會反而使得人們更加的容易偽裝自己,使自己成為符合可以進入正常愛情市場的樣態,從而因為其更多不可知與神秘使得關係陷入更為恐怖的狀態,並且使得愛情不再有其他可能的樣態呢?


跨閱誌的此次專題希望能夠透過各領域的老師,以他們自身所學的專長來談論他們所認為的愛情是甚麼,或是探討在其領域裡的大師們是如何談論愛情的?
另外,從他們的觀點中,我們能怎麼理解做為與一般互動更為不同、更為親密的主體之間的交往關係,而非以優生、健康的知識選擇進入一種單一的愛情模型。
細言之,若不以知識來選擇愛情,當愛情現身的時候,我們該如何應對那樣的時刻,而在進入一段愛戀關係後,若不以知識做為分合的判準依據,愛情裡的倫理又可能會是甚麼樣子的?最後,當愛情消逝時,比如死亡與分手等,我們又該如何面對?


跨閱誌嘗試從探討愛情的模樣到回應愛戀的互動倫理中,希望能讓人們能夠靠著實際的且具有倫理意義的互動去體驗與實踐愛情的模樣,為台灣的愛情問題從恐怖的單一認識中開啓實踐倫理意義的面向。在此篇文章中,從這樣的問題意識出發,跨閱誌專訪了在臺灣大學開設「愛情社會學」的孫中興老師。

以下的問答以「編」代表編輯,以「孫」代表孫中興老師

 

:孫老師當初是看到了什麼樣的問題,所以決定開愛情社會學呢?是一件事或是看到一個社會現象?

:因為愛情的事情常常發生,所以那個不是一個當代的事件所引發我的,而是自己作為一個老師以及回想自己當學生時候的經驗。不光是自己,我也看到別人都曾有感情上的困擾,有時是自己自成別人感情困擾,有時是別人造成自己的感情困擾,偶爾運氣好會碰上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然後,分手會造成自己的困擾。

在我當學生時,碰到困擾不知道可以找誰。雖然那個時候也有專業的輔導室,但當時的輔導室污名很大,如果你去那個地方表示你是一個失敗者,所以雖然有那個單位,學生也不會去,老師也不會開這種課。那時候的氛圍大概是說,如果情感受挫就要自己解決,否則你就是一個弱者。

所以會開這門課的理由其一是,曾在自己身上或看到朋友在情感上碰到了問題,都無處可解的過往;另外一個是學術上的理由,因為在我們社會學上開始有一些人注意到情感問題,也把愛情當做一個社會現象來研究。當時我也讀了一些這樣的書,所以覺得也許我可以把這個想法開成一門課,讓同學受益。在學術上我教的是理論,所以我一開始是從社會學理論談對愛情的關懷;第二個想法是從人類歷史上的重大愛情故事對我們的影響來探討,所以我後來開了愛情歷史社會學。在這些過程之中,慢慢整理、準備相關的材料,把相關的題材弄好後就開了愛情社會學。

 

:可以請老師概述一下愛情社會學授課的內容嗎?

:在愛情社會學裡面,我把愛情分成三個階段:開始、維繫(怎麼樣持續下去)與結束。除了這三個階段以外,還有一個跟愛情觀念有一點點不一樣的是,偏差行為。很多人以愛為名作出了很多傷害別人的事情,包括殺人、傷害(言語上或肢體上的),這其實都已經不是愛情,但卻是常常以愛之名做出的許多偏差行為,所以有一章是在談愛的偏差行為。

其他的部份就是從一般涉及的課題談愛情與自我、愛情跟性別、愛情跟身體、人際關係、與家庭,還有一個想講但來不及的是愛情跟學校教育。我們學校教育為什麼沒教這個東西,其實這可以併入現在的性教育或是生命教育來教,但是好像性教育跟生命教育裡面都沒有特別要把這一塊放進去,在國中與高中都有生命教育,這很可惜。還有愛情與文化的關係:我們受到通俗文化愛情影響非常的深,這個部分也不太有人研究,我就開一個頭把西方的研究成果引介。還有,有時上課我會結合學生來找我談的經驗,就這樣成為這門課的大概。

孫中興老師

:老師剛才說學校教育沒有納入愛情的教育,那想請問老師為什麼愛情需要教,以及為什麼現在學校不會特別重視愛情的教學

:我想現在已經比以前重視了,在我那時的教育比較強調智育教育,或者四育,到了你們的時代變成德、智、體、群、「美」,那麼情要擺在哪裡?這裡面其實根植著一個很深刻的對人的想法。我們應該重新思考我們對於人的組成該是什麼,以及人的哪些組成部分應該得到充分的發揮。如果你只強調德智體,這是19世紀的西方學者就開始強調的三育,但這三育都沒有一個地方講到情。西方哲學裡面有講到智、情、意這三位的分法,如果德智體能夠配上智情意,這樣情感教育跟意志教育就多兩項,

會變得更好的五育教育,可是我們沒有往這方向去向。中國人因為喜歡就加了群跟美,其實群跟美與這三育其實是不搭的,我覺得這是一個出發點就錯的教育目標,我們現在不管升學或是各階段都還是以考試為最後標準,這會造成很多人在情感出發的時候,就是青春期12、13、14歲的時候,除了在生理上,在情感上也發生變化,開始意識到自己對於性、對於異性或者同性,有一些特殊的情慾,但都沒有辦法去引導他。

在那個階段剛好要升國中,在我們的社會裡面你要全力去考試,不要想東想西,一切等到你大學再談戀愛。12歲到18歲這六年時間是大概最精華的一個階段,如果在這最精華的階段都沒有開始學到情感的問題,你想這樣你到了18歲你就會處理嗎?這是一個很可惜的一個錯誤。特別是在高中、國中,很多家長,老師可能還好一點,家長反對學生談感情問題,因為談感情你最大的傷害就是會對功課不好,是我到處聽到的理由。

我一直強調感情的事情是(這是德國社會學家講的,也不是我講的)極度不可能發生的事。人海茫茫,照道理說你在學校裡念書,如果你是異性戀的話,有那麼多的異性跟你一起念書,你應該天天都會碰到喜歡你或你喜歡的人,可是並沒有,這個機會非常非常非常的低。

國中、高中爸媽反對,學校不是太鼓勵,所以大概沒有機會可以談戀愛。到了大學沒有人反對你談戀愛了,為什麼大學生在畢業的時候大概還有很多人談不到戀愛?大學時已經沒有人阻礙你談戀愛,甚至大家鼓勵你、期待你去談戀愛,那為什麼身邊還有人,男男女女,都有人沒有談過戀愛?

所以戀愛不是一個你有空、有時間、有錢、念了好學校就會發生的事,照這個邏輯台大學生應該是最容易發生戀愛的地方,並沒有啊。念書的時候,其實人考慮的都最單純,這個時候不談戀愛的話,到了社會上大家計較的更多,那這就是談婚姻,而不是談戀愛了。所以我覺得我們學校或家長,甚至整個社會瀰漫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是談戀愛最好的時機,因此錯過了很多時機。談戀愛時機錯過了,愛情的教育在教育的機會又錯過了,這是極端可惜的事情。

另外很可惜的是對愛情教育錯誤的想法,像是長輩會認為教學生談戀愛,他就會去談戀愛,這是很錯的。你拿刀給他,他都還不一定會去殺人。你不能因為鄭捷買了一把刀殺人,你就要把所有街上的刀都收起來,不會嘛,大部分的人都還是知道刀子的用途的,對吧?像軍隊可以拿槍,大家也都知道用槍的時機嘛,真的拿起槍來殺人機率還是很低的,但我們把這些很低很低機率的事情當成我們不行做某些事情的很重要的藉口,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錯誤的意識型態。

不幸的我們的學校、家長都還是這樣想,所以才會認為感情問題不重要。總說:「到時會有啊,你急什麼呢?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啊」。我自己也經歷過這樣的情形,甚至現在的一些家長和老師也還是這麼認為。所以我覺得很可惜。

 

:剛剛老師提到以愛之名做了偏差的行為,那這樣的偏差行為在您來看發生的理由是什麼?

:第一個就是認知上面,他認為那樣的行為是愛。因為他們都以愛為名,像我們的畢業生,28歲殺人的那個張同學。在別人來看,他有一個很不錯的職業,某種程度上長相也都還算是中上。他那麼好的職業跟長相,人家跟他分手,他幹嘛去殺人呢?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事情。而且這件事顯然好像有點預謀,不是臨時起意的,那為什麼他要做這個事?不是說台大人都會做這個事,但他為什麼做這件事?我想他的觀念上一定認為:你是我的。所以我想偏差的行為可能是來自錯誤的觀念。

另外一個原因是,當時有沒有人要跟你講一講。我們都會有一些不好的陰暗面,人家不喜歡我們的時候,或喜歡我們一陣子就跟我們分手的時候,我們都會很不爽,這是人之常情。那不爽之後你做什麼處置?你可能自己寫一寫、罵一罵、大聲喊一下,發洩一下就算了,但是如果喊也不行、寫也不行,有誰可以跟你說?

有時候就需要有人說、有人聽,失戀的人不一定不知道答案是什麼,但他需要有人跟他談一談,聽他說一說,但是通常失戀的人都缺乏談話。像張同學一個有好工作的二十幾歲的人,大概人家會勸說:「你想開一點嘛,反正天涯何處無芳草」。這種話我以前年輕的時候也聽過,但是如果這會有用的話(對某些人一定是有用的,不然的話應該血流成河才對啊,這種事情發生有多少),但對有些人就是沒用,所以有些人可能需要多一點的專業的或是親人的幫助。

所以我想教育是像消防演習一樣的事。雖然你平常就練習,但你最好一輩子不要碰到火災。若不幸萬一碰上火災了,你會知道嗆死的比燒死的人多,那時你就會低身、弄有濕手帕掩住口鼻,這樣你至少有機會在火場逃出來,而不致於一旦發生什麼事情就手足無措。談戀愛也是一樣,如果你有機會學一學、聽一聽各種可能的狀況,也許你在做最後決定的時候不會走上那條不歸路,像殺人。當然不是說這麼做就不會有人死掉,這是不可能的,但應該可以減少這樣的事情,不要到做了事情才後悔。所以教育有它的限度,也有它的功能。

 

:我前一陣子有跑一場跨文化交流的活動

:跨文化是有不同的外國人?

:對。那天來了一個德國女生,說來台灣這幾週她發現,只要跟台灣的男性朋友出遊,回來之後周遭的人就會問他們兩個是不是在一起。她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跟異性出遊就一定代表有情感或者愛情上的意義?

另外,她也發現,在台灣只要男生約女生出門,而女生也願意出去,這就代表了兩邊對對方都有些情愫,但在德國沒有這種意義。與異性同遊可能就只是因為大家是好朋友。這樣的觀察其實是一個衝擊,因為這在我們的成長過程裡其實很常見,只是或許是環境使然大家也都習以為常。

在台灣這種只是約出門,就代表了不管男生或是女生多少一定是對對方有意思,或者周遭的人會瞎猜兩人的關係,不知道孫老師怎麼樣看待這樣大家都過於期待愛情的現象,可能原因是什麼?

:這是一個社會化過程。我們從小被教育的基本心態就是,男生跟女生最好不要發生關係、不要一起出去,一起出去就表示你有什麼關係,我們才會這樣。這很極端的,所以我開玩笑的說,這是路人跟愛人的兩選擇:要不然我們就是路人,完全沒關係;要不然我們就是愛人,男人跟女人只能有這兩種關係,這是傳統中國人的觀念:「我們不要跟他結婚,那連看都不要看他一眼」,那樣子的一種遺緒。我當然現在也比較認同這個德國女性的說法,我覺得人際關係可以很多元、很多層次、很多的距離,有的人可能可以發展親密關係,有些人是在親密跟疏遠的中間這條線慢慢走的,而不是像我們傳統的二分法。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社會上缺乏了這方面的教育。

 

德國人的教育基本上比較重視人的培養,我們重視考試技巧,所以在談戀愛的時候 很多人不是出自本心,而是強調技巧。例如我曾經被問過談戀愛有什麼SOP,如果照著SOP來走我就不會失敗了。像是我們學校裏面的一個理工的老師曾經對我說:「你今天來演講講的非常好,學生受益很多,希望你能夠製作成一個SOP,這樣大家都沒有煩惱」。我要是有那個SOP,我就賺到不行了。但那個老師或許是擔心他的實驗室裡面有人失戀時,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情況是有的,老師知道怎麼樣讓學生做專業上的事,可是一旦離開專業時他不知道怎麼處理。

所以回到剛剛的問題來,最近有一個出版社出了我們社會系學生的一本書-「臺中一姐遇到法國小王子」。她到法國留學,碰到一個法國人,也跟他談戀愛,甚至住在一起的樣子,就碰到很多文化衝擊。例如說,法國人的前女友從別的城市來,還可以住他那,現在的女友就怒不可遏,但那法國男生覺得我分手之後現在只是朋友,朋友來住我家沒有什麼問題,他完全不認為這是問題,所以兩個人就大吵。

很妙的是,這本書出版沒多久,一個大陸留法的女生寫信給我,因為我的課程上網以後會有大陸的粉絲,講的是一模一樣的問題,我就馬上跟她說,可以買這本書來看。她看完之後就跟我說,文化上的差異是一模一樣,所以對雙方都是困擾。但至少如果沒有很難看的話,那也都是學習。

所以我現在都會建議人家去找那些書來看,他們的教育跟我們的方式不太一樣,也許大家互相了解一下、有個溝通,然後看看要採取誰的辦法。因為每個人想法不一樣,有的人會覺得我們的辦法好一點,有的人會覺得他們的辦法好一點。但如果不溝通不協調就會很麻煩。

可是你知道,像美國的男生他們常常就覺得你願意跟我出去,你就是想晚上跟我上床的意思。如果在酒吧碰到的話,你在電影上看到也是這樣演嘛,不然你去酒吧幹嘛?那你去酒吧大概也是希望有一個……叫什麼?約炮啊?如果不是,你只是純粹去個酒吧,然後有個人覺得你就是期待有這麼一件事,那不就也造成一個困擾,甚至如果發生什麼事不就很難堪嘛?所以這是也一個要學習的事。

 

:所以基本上,愛情的樣態很大的程度上是受文化建構和制約。

:對,但這還不到愛情,這是約會第一步啊。這只是一個一般朋友怎麼樣進入到比較好的朋友,還沒有到愛情的地步,那只是性的第一步。這也是另外一個迷思。我們東方人通常都是靠用告白的方式,你跟美國人講他聽不懂的。

像我曾經問過,像你們英文好的人告白英文怎麼講。confession是告解,不是告白。那老外要約人出去怎麼樣,就說date。但是date不代表什麼東西,就只是出去吃頓飯,聊聊天,不然喝個酒。聊不好就算了,聊好就當場上床了,電影是那樣演。但大家通常還是在第二次、第三次認識多一點才可能有後續更親密的發展。可是有時媒體、電影很容易誇大這樣的事,讓你以為所有的人都這麼做。

我們那個時代甚至還有人認為美國女人大概也就是你強吻她,她就會被你征服。聽說那時候大陸剛好有人出來,然後就真的在校園裡面強吻一個,結果被人家甩耳瓜子。這也是一個文化上的不同,你認為他們都很隨便,或你認為那是表達你友誼的方式,但其實不是。吻臉頰是。我第一次到美國念書,一九八幾年,歐洲人是吻臉頰的。我後來才知道有吻一次有吻兩次跟吻三次的差別。我就很不習慣,因為習慣的是看到人家就要握手,所以直接就把手伸出去,人家大概也知道東方人保守一點,所以就手伸出去了。

大概過了兩三年,我在學校看到我們的西班牙同學,我們就給他吻臉頰。很自然而然的,你也不會去給人家握手。所以像這個就是相互學習的結果,誰會用誰的方式有時很難說,那因為我們的文化,因為我們在母國,所以我一直鼓勵學生出國就是這樣,當我們有機會去當外國人的時候,你就會站在一個異文化的立場思考。在本國,就常常站在本國的立場,你不會去想外國人為什麼是那樣,你的學習就會比較少。

 

:那老師怎麼看待恐怖情人這個問題,你會怎麼建議即將成為戀人或是分手的人們,怎麼處理在愛情當中的互動?分手之後自己該怎麼自處?

兩個人還在一起的時候,我通常建議要先想好退場機制,就像剛才說的消防演習。有了退場機制以後,萬一兩個人真的要分手,那要怎麼分手,比如說防止暴力、要不要出來把事情說清楚,還是就在facebook上分手、傳簡訊分手、人間蒸發,這是在兩個人情感穩定時可以談的

但是真正到了要分手的時候又是另一回事了,當然不可能這麼心平氣和談這個事情。所以大家不用覺得這是什麼太不吉利的事-怎麼才剛在一起就在談分手。反而,因為太多人不這樣做了,所以都幻想他們的感情會活到九十九歲,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種事情只存在兒童的童話裡面。因為分手有很多種方式,一種方式就是你不願意、我不願意;一個願意、一個不願意;對方死掉,參加個party結果出個意外就走了,這都是人生無常。所以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就要談。但是談當然也不只談分手,談更多在於維繫。

 

因此,第二,建立一個好的溝通模式。如果沒有好的溝通模式,你連對方什麼意思你都聽不懂。譬如說兩個人在一起,一定有些生活習慣或價值觀念等都不一樣的地方。若把不一樣的地方你就當成是你不愛我,我不愛你,那這太誇張了。

大家從不同的家庭環境生長,總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還有男性女性有些不一樣的地方。譬如說大部分的男同學都會看A片,女生要求男生不要看A片這也是一件不知道要怎麼做的事情。A片這種事情我真的很難講,女性主義者當然覺得那是對女性的不尊重,我們也理解,但人有的時候也有一些需要發洩的需要;女生也有一些很不理性的行為,像逛百貨公司、買東西。「你只有兩隻腳,又不是蜈蚣那麼多腳,鞋子跟包包怎麼對你有那些很奇特的吸引力呢」?

男生也有一些喜歡玩電動的,那樣會造成很多女性也不高興。這些都是可以溝通的,比如說是不是有限定時間或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該怎麼做,像兩個人不在一塊的時候,你做你的,我做我的,那是okay的;或是討論兩個人在一塊可以做什麼。所以這是一個溝通,是兩個人在一起時或是生活上的一些規範。你不先溝通,到時候就出問題。像週末假日要幹嘛?一個說要看棒球,一個說我不喜歡球賽。一個說要逛百貨公司,一個不喜歡。去看電影又要吵片子的類型。

你不去溝通,那所有衝突的來源都在那邊。那你當初在一起的原因就等於不要在一起,怎麼覺得我愈來愈討厭你?因為兩人生活接觸面愈來愈廣,當然就愈來愈難找到所有的點都是符合的,這是生活上的必然,我們要建議戀人學會忍受與享受彼此的差異,以及享受彼此最大的共同點。

我常常比喻說你不要想像自己是泥巴,然後我跟你和在一塊,這個時代已經不是男人跟女人可以和在一塊這種時代了。每個人都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所以這個時代對兩人愛情關係的想像,應該是想像兩個鑽石。鑽石切面不一樣,但切面比較大的那一面是相互輝映的,切面小的就算了。就像我剛剛講的,你忍受大家的差異,不是什麼要命的差異也無所謂。你享受大家最大的共同點,譬如說你覺得善良是我們共同的點,你們兩個都喜歡登山這也是個共同點。

但一旦大家的共同點轉變了,兩個人的關係就會變,變質。是變淡還是變濃那就看情況,這不一定的,因為情感的變化是非常快的。不要說情感,人生的變化也很快,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掌握住一些不變的東西跟變的東西,譬如說外貌基本上不太會變,但是變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你要不要那麼重視外貌;財務狀況會變,當學生的財務狀況是比較差的,到了社會上,一般而言你一旦賺錢了,如果你不用撫養、學貸等,你大概財務狀況會比當學生好一點,所以有些會變,有些不會變。或是你當初跟他在一起那個心是不是會變?我覺得大部分人都重視那個會變的,比較沒有重視到不會變的東西,我覺得那很可惜。

第三,因為你會溝通,所以基本上就不太會吵架。吵架有時也是為了溝通,但吵架的後遺症很大,像是你一吵就覺得彼此不合適,就分手了。溝通如果溝通不好,有的時候可以下一次再溝通。溝通一直是一個大問題

當然在溝通裡面包含了更多的細節,我就沒辦法說了。簡單來說,經常溝通、經常分享、有機會在一起做共同喜歡的事情,不在一起的時候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這種生活上的區隔,也可以讓大家活得自在一點,但是大部分人忘掉了戀愛是有階段的。

戀愛的第一個階段我們叫做喜憨期。喜憨期是在從事共同活動,那個大概不能撐太久,它是純然的快樂,不會考慮很多事情,看到你、想到你就快樂。可是這種時間很短。

接下來的期就是要面對彼此的不同,要去擴展自己的生活領域,要去認識對方的朋友、家庭等等的事情,那就愈來愈複雜了。但我每次都說這就像玩電動一樣,我們那個時代的電動第一關通常很簡單,然後就過關,第二關基本上也一樣。但是漸漸地會愈來愈複雜,不過得分也會愈來愈高。愛情也一樣,剛開始的階段你希望他跟你的情意是相等的,如果是相等就會希望接觸到對方的生活,比如說介紹自己的朋友給對方認識,再來就是介紹到家裡去等。就這樣一階段一階段的下來,順利的話能夠克服這當中的難題,像是變動的階段,這樣level愈來愈高,分數也愈來愈高,但到了結婚以後也還會有新的考驗。

每一個階段其實都會有我們都不知道的新考驗,所以兩個人一定要同心地面對未來的不可知,這是一個蠻重要的事。看你們能不能在談戀愛的階段培養出來。但是培養出來以後,有時大家會覺得很可怕,比如說老夫老妻。很多人覺得已經是老夫老妻了,就沒有新鮮感,然後就覺得感情變淡了。這其實是一個穩定狀態,只是大家都覺得穩定跟無趣好像是連在一塊的。所以愛情過程裡面有很多正面跟負面的事,端看看你怎麼去看。像穩定,你覺得很安全,很舒服,但是人家覺得無趣、不刺激,不熱鬧。所以這是要想辦法維持的。

第二,分手的問題,分手了之後該怎麼辦。我覺得第一個是能夠建立互相誠實的溝通,那分手時一定有機會知道對方跟你分手的理由,有些理由是大家相互協調出來的,是相互認可的而不是單方面決定的。這種事情,在我那個時代是男人決定一切,比如說男人應該承擔提出分手的責任。常見的比如說男生還沒賺錢就覺得自己配不上在工作的女生,這不是很無聊嗎?你沒錢可能是這一陣子的事,你再繼續進修或者是學個什麼技能,你就會有機會了。

如果你們或是一個人要出國,另一個人沒有,所以就分手。有好好談過就算了,如果沒有談過就把關係弄淡真是很可惜的。你要知道,兩個人要建立起關係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們這一生不會愛幾個人的,已經碰上一個你就去好好珍惜,就算分手你也好好珍惜。所以分手的第一要務就是誠實,但我覺得大部分的人都選擇不誠實。第二,尊重對方的選擇與決定。

就算分手的理由你不能接受,但已經決定要分手了,而如果真的是那樣子,那你大概要面對一個不願意面對的自己,因為那個自己對你的打擊、對被分手的人打擊很大,因為你是一個活在戀愛裡的人,忽然間那個人跟你分手了,好像你過去戀愛都是一場空、一個夢,那是你自己做出來的夢,好像跟他沒關係。其實不是這樣的。

其實當時的東西都存在,很多人最大的困擾之一就是這個,就是假如他跟我分手,那當初說的那些話都算數嗎?愈想就愈覺得自己被騙了,覺得當初都是騙我的,可是沒想到當初的快樂是真實的。就算他騙你,那快樂也都是真實的。我覺得大部分人,除非是有心機的,不然不可能騙你,拿感情來騙人是最划不來的事情。我相信一定是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所造成的。另外一個是要絕對放棄暴力的,因為到時造成的傷害是完全無法彌補的。

另外,不要用錯誤的迷思來對付失戀,如怎麼樣忘掉他?這是不可能忘掉的,你一想到你會難過,因為對照今天的沒有跟那時候的有,這是一定會難過的。所以難過你就難過吧,要哭就哭吧,這是一個正常的過程,你不應該違反人性的說:我不要哭、我不要難過。就曾經發生過的事、你是被告知的人,你通常會難過。告知的人也會難過,不會像你難過這麼久,因為他已經想好了。所以第一個是不要想著不難過這件事,一定很難過。

第二,不要想著找另一場戀愛來蓋掉這場戀愛,不要想用2.0來蓋掉1.0。同學常說:「老師,忘記失戀的方法就是趕快再去談一場戀愛」。那這樣怎麼對得起另外一個人?你自己都覺得被人家騙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為了治療你的戀愛就去找另外一個人,那個人何辜?

最好的方式有幾種,第一種是你把整個過程重新回顧一遍。我以前有份作業叫做愛情事件簿,就是要你把過去發生的事重新回顧一遍。大家一定會很難過、會哭會掉淚,這是正常的事,就像心情好會快樂,這是一樣正常的事。所以如果能用客觀的角度正視、談論過去的事情,那你失戀的過程大概就已經完成了。

在你們這個世代,最好不要寫在網路上,因為一旦放出去了就收不回來了。有些想法只是一時衝動的想法並不是冷靜下來後會講的話,所以最好是用手寫不要用電腦寫,用手寫寫完了可以燒掉可以存起來幹嘛都行,把自己經過的事跟想法寫下來是一種很好的發抒。

如果有朋友,就找朋友講,但朋友有時候受不了你一直講。失戀的人的一個特色就是一件事情一直講一直講,然後講的很細很細很細,你的朋友有時候不會有這個耐心。所以我通常建議說把它寫下來會好一點,找朋友是一個管道,但是千萬不要把朋友逼毛、惹毛,他也有限度的。

另外,也要盡量避免去危險的地方,像海邊、高樓、舊地重返,在那個階段都不合適。當然如果是你朋友失戀,你要盡量陪著你失戀的朋友,希望他喝水、吃飯。失戀也是個減肥的時機、也是學語言的時機。有人問我說:「老師,失戀的時候幹嘛?」我說:「就學語言」。像我的德文學得比較好,那時全心全意的學語言,比較不用有太大的痛苦, 所以把最難的事情都學成了,這是意外的收穫。結果有一次一個粉絲寫信來說他照著這個方法試,現在把某個語言也學得不錯。

所以有時雖然當老師的給建議,但不是所有建議都是對你有效的,這我必須強調,每個人有時候還是有不同的情況,對某甲有效的建議有時對某乙不一定有效。自己要多聽多看,建議有時候要多看看書看看電影、相關講情感的書,這市面上很多。你找到一些書來看,也可以知道自己在這世界上不是孤獨的。很多人會常常誤以為失戀是別人對他的懲罰。我也曾經想過失戀是上帝對我的懲罰。但後來我想上帝忙得很,如果有的上帝的話,祂很忙,祂不會管這事。所以不要懲罰自己就好。所以看看書能夠了解這世界上很多人受過一樣的苦,而你要怎麼從這苦中走出來,這是比較重要的。

結婚前你最好該知道的事-訪談愛情社會學孫中興老師(下)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