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情人節的「浪漫」密碼:愛情心理學觀點

作者:詹昭能博士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副教授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情人節到了,有情人的固然要忙著安排活動,很多沒有情人的往往也得為了安頓「心情」而焦慮。真的有必要如此嗎?情人們一定非得有「特別節目」才算是「好情人」嗎?甚至沒有情人的都還得得隨著情人節「起舞」嗎?Of course not。那為什麼大家都顯得這麼「情緒化」呢?所謂「事出必有因」,此種「情人節情結」顯然跟「浪漫情結」有關。

    情人節勢必讓人聯想到浪漫,甚至認為不浪漫的就不是愛情,因為眾人心中所謂的愛情幾乎等同於浪漫。問題是愛情真的是浪漫的嗎?談戀愛不浪漫甚或沒有浪漫的戀愛過,真的就「不是現代人」了嗎?這一項大家視為理所當然的議題,追究起來其實涉及愛情的理想與現實,或是想像與實際的愛情落差。且讓我們話說從頭!

    首先,何謂「浪漫的(romantic)」?考察愛情心理學相關研究文獻,並未發現有人嚴肅的或認真的加以定義,因而只能從字典盡可能求其精確的「說法」。根據Merriam-Webster與Oxford Dictionaries,所謂浪漫之愛(romantic love)與描寫遙遠的、傳說的、冒險的、英雄的中世紀騎士之愛浪漫故事(romance)有關;綜合起來說,浪漫的(romantic love)意指愛情或親密關係中的英雄式、冒險的甚或神祕性情節,無論就未婚者間的浪漫或性愛關係,甚或不是認真的或持久的愛情關係(love affairs),相關當事人的關係(情感性或情緒性吸引力)或因此形成的氛圍,常予人興奮(激動)的、感傷的、遠離日常生活的或理想化的「感覺」。

    然而愛情真的是那麼浪漫嗎?以Sternberg(1997)的愛情三元素論(a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角度論,愛情發展過程不僅為了營造親近性、關連性與連結性的感受(親密性;Intimacy),需要極大的努力與付出,為了維繫持久關係的決定(決定與承諾;Decision/Commitment),需要雙方更多的投入。再以Lee(1977)的六種愛情類型分析,其中需要雙方同心協力的至少有重承諾的友誼式之愛(Storge),需要其中一方犧牲的則有重精神利他主義之愛(Agape);佔有式與倚賴性的瘋狂之愛(Mania)與量重於質的遊戲人間之愛 (Ludus),則終究可能讓其中一方難過或受害;至於憑直覺的情慾之愛(Eros)儘管過程中讓人有浪漫的感受,最後卻可能給其中一方甚或雙方帶來意想不到的困擾甚或災難。諸如此類過程,必然降低關係的滿意度與愛情的浪漫指數。

    接著讓我們看看實證研究所顯示的「愛情現實」是否能滿足理想中的愛情。 美國一項非洲裔黑人與加勒比海裔(中美洲)黑人的全國性相關調查顯示,儘管未婚者儘管絕大部份都表示非常滿意或滿意,卻分別仍有10.8%與15.55%的受訪者不滿意甚或非常不滿意(Lincoln, Taylor, & Jackson, 2008)。至於已婚者部分,一項地區性小樣本的研究以五點量表測得的滿意度,女性是4.22、男性為4.40(Rusbult, Johnson, & Morrow, 1986)。國內針對台北市與新北市地區有戀愛經驗高中職學生,以五點量表測得的結果顯示,愛情滿意度平均為3.51(秦穗玟與黃馨慧,2011);另以北部地區公私立大學有固定交往對象學生為對象,測得關係滿意度男女生則分別為3.82與3.86(張妤玥與陸洛,2007)。

    但愛情的現實何僅只是當事人的「不滿意」而已,還有更令人難過的親密關係暴力問題,例如美國全國青少年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有將近三分之一(29%)異性戀者曾有親密伴侶暴力受害經驗,甚至有12%的是屬於肢體暴力(Halpern, Oslak, Young, Martin, & Kupper, 2001)。更嚴重的則落得以分手甚或離婚收場,例如內政部統計處人口靜態統計資料顯示,十五歲以上人口婚姻分配比率,儘管有偶的依舊保持在半數以上(去年為51.12%),離婚部分卻從民國65年的0.90%逐年上升,民國70年1.15%、75年1.65%、80年2.37%、85年3.21%、90年4.53%、95年6.13%、100年7.32%,以至於103年的7.88%(內政部統計處,104年)。

    世新大學學生輔導中心八十八年十二月至八十九年五月間,以北區大學院校學生為母群體,偶遇抽樣五校1955位學生樣本,執行「大學生感情生活問卷」調查結果顯示,非常同意與同意「戀愛是很浪漫的」合計75.3%,不同意與非常不同意合計14.8%(吳永乾與詹昭能,2001)。沒錯,愛情需要浪漫的質素,但不可能全都是浪漫的;愛情有令人渴慕的理想面,更有其無可逃避的現實面。換言之,甜蜜的浪漫之愛是理想,苦澀的愛情則是現實;沒有理想的愛情無法浪漫,忽略現實的愛情終將幻滅。因此,誠如愛爾蘭詩人Thomas MacDonagh (1878-1916)所說,「Love is cruel; love is sweet (愛情是殘酷的,愛情也是甜蜜的)」;務實的愛情應該兼顧理想與現實,時而甜蜜、時而苦澀才是既浪漫又現實的真實愛情面貌。

    總之,理論與實務均顯示,看似浪漫的愛情確實「旅途佈滿荊棘」,至少不是很多「現代人」想像的那樣浪漫,情人節更不是非得「浪漫」一下不可。另一方面,沒有情人頂多也不過是愛情還沒到來,現階段沒有愛情也還有友情甚或親情,一樣可以用「英雄式、冒險的甚或神祕性情節」安排活動;即使不跟知心好友或親密家人過那種浪的情人節,也還可以有其他的「節目」呀!因此,與其追求遠離日常生活甚或不夠務實的浪漫,不如徹底拋開情人節的「浪漫情結」,自由自在的享受自己的人生。

祝福大家情人節快樂!

參考文獻

內政部統計處(104年)。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人口靜態統計:婚姻狀態統計」,2015年5月13日取自http://www.stat.gov.tw/ct.asp?xItem=15408&CtNode=3623&mp=4

吳永乾與詹昭能(2001)。N世代大學導師經典。台北市:世新大學學務處。

張妤玥與陸洛(2007)。愛情關係中對方衝突管理方式與自身關係滿意度之關連。中華心理衛生學刊,20(2),155-178。

秦穗玟與黃馨慧(2011)。青少年愛情關係滿意度之研究:以台北縣市高中職學生為例。應用心理研究,49,219-251。

Halpern, C. T., Oslak, S. G., Young, M. L., Martin, S. L., & Kupper, L. L. (2001). Partner violence among adolescents in opposite-Sex romantic relationships: Findings from the 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Health.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91 (10), 1679-1685.

Lee, J. A. (1977). A typology of styles of lov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 173–182.

Lincoln, K. D., Taylor, R. J., & Jackson, J. S. (2008).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mong unmarried African Americans and Caribbean blacks: Findings from the National Survey of American Life. Family Relations, 57(2), 254–266.

Rusbult, C. E., Johnson, D. J., & Morrow, G. D. (1986). Predicting Satisfaction and Commitment in Adult Romantic Involvements: An Assessment of the Generalizability of the Investment Model.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49(1), 81-89.

Sternberg, R. J. (1997). Construct validation of a triangular love scale.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27, 313-335.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