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閱誌】六月份特刊

跨閱誌NO.2

編者肥皂箱

近年來,風起雲湧的公民運動淹沒了媒體版面,反國光石化、軍中黑幕、核四爭議、318學運、婚姻平權、廢死……除了反映漸趨複雜的社會發展,原有的架構已經容納不下日趨多元的生態,也反映人們比起以前有更充分的言論自由與自省,開始關注弱勢權益、追求永續發展,並且用更銳利的眼光檢視主流言論提及「正義」、「人權」、「文化」時,背後所代表的價值觀。
哈佛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的哲學公開課–「正義」,曾經提及一個經典且值得玩味的案例做為獨立思考的開場白:

情境一
你是電車司機,電車正在軌道上急駛,這時你驚慌的發現電車煞車功能失靈了,但鐵軌末端有五名工人正在工作,一陣絕望中,你突然發現鐵軌末端還有一條岔路,那邊只有一名工人,你可以選擇轉進岔路,讓電車撞向那一個人,換取其他五個人的性命。這時你會怎麼做?為什麼?

情境二
同樣的故事,但這時你是站在天橋上的旁觀者,看著電車急速奔向那五個人,同樣感到焦慮無助,這時,你旁邊站了一個胖子,把他推下去,剛好可以擋住電車,挽救那五名工人。你會將胖子推下去嗎?為什麼?

從學生的反應可以明顯看到,多數人會選擇一命換五命,但不會將胖子推下天橋。探究原因,有人說:「因為胖子本來不應該被捲進事件」(那岔路上的工人呢?),有人說:「把胖子推下橋是直接、主動的選擇」(難道改變電車方向不是?),緊接著,教授詼諧的延伸討論:「如果我在天橋設置一個機關,只要轉動機關,胖子就會掉下天橋,情況類似司機拉動轉轍把手,讓電車朝向岔道,你會願意使用那個機關,讓胖子拯救五名工人的性命嗎?」語畢,學生哄堂大笑。是什麼造成了不同的決定?生命真的可以依數量決定價格?哲學上使用諸如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絕對主義(Absolutism)……等等,試圖理解思考上的矛盾與困境,即使電車難題的情境設定並不複雜,仍然需要花費非常多的篇幅互相激盪思考的火花。回頭來看我們所面臨的社會問題,複雜程度更高,真的只有非黑即白的選擇嗎?既定印象、主流論述、專家權威是否就是不可質疑的真理?辯證的過程中,是否能保持理性,避免讓情緒激化對立,失去溝通的空間?
無論是電車難題,還是紛擾的社會問題,相信你也有自己的見解,歡迎持續關注跨閱誌,也歡迎你參與活動,與我們保持對話。

跨閱誌特刊主編 黃群皓

本刊物為雙月刊,欲訂閱紙本特刊,請來信shs.trans.100@gmail.com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