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與倫理

5/19編輯在本計畫的facebook page轉貼苦勞網台鐵小鮮肉的公共性,引起了相當不錯的討論,小編覺得可以做點小結。

討論脈絡可參考此連結

 

SHS計畫粉絲頁上引起討論轉貼文章

SHS計畫facebook page上引起討論的轉貼文章

 

在討論該文中,小編以無臉孔的暴力指稱的是對事件不加思索,便行使既存的道德規範,施展素樸正義的人們。基本上這些內容在該文中已有討論,小編不再贅述。
楊政憲先生所謂受到壓迫的無臉孔的大眾指稱的是因為性傷害而看到性器官裸露會再次受到傷害的人們。

因為學科訓練背景的不同,我們一直誤解了對方的用詞或語句的意思(可以回頭去看討論脈絡)。譬如,在剛開始楊先生很模糊地說該篇文章也在壓迫別人時,小編雖然沒說但第一時間有想過楊先生該不會是某些衛道人士,只要我覺得不潔、骯髒的就是對我的壓迫。但是楊先生真正所指的另一方受到壓迫無臉孔的大眾,在我的學習脈絡裡,小編會稱之為"不可見/尚未現身的他者",不是說他們不存在,而是說他們或者有些群體、經驗、知識、論述在現有的論述場域中是沒有現身的,也因此是不為現存場域的人們所理解的他者。
當在談論性空間或者公共性的權力解魅時,這樣的論述立意並不在於刻意運用既有權力去壓迫楊先生指稱的那些不可見/尚未現身的他者,這個和一般我們在談的鄉民的正義是兩回事。
但昨天的討論裡楊先生帶出來的這些不可見的他者,對於如何使共同體更好的共存是非常重要的。
也就是這個社會有許許多多各種不同的差異,這樣的差異不應該用單一標準同化或者排除,這樣製造千人一面的共同性是暴力的、是假的共同性,是被權力決定好的共同性。各種的差異本身面對到這樣同一性的暴力,必須要否定自己的"不正常",拋棄自身來符合社會所期待或要求的正常人的樣子。
反對這種集體性的壓迫,不再否定自身的存在樣態,問題化既存的權威,並進一步從己身出發與他人互動,實際地實踐出共存的倫理關係是解放的過程。而要能使得一個共同體的所有差異都能自在地共存,我們就必須不停地接納他者,不停地了解那些尚未現身而不可見的他者,為他們著想。當他者現身時,自我與他者要如何從己身出發互動,而不是排斥與同化才是具有倫理意義的。也唯有能為那些尚未現身的他者著想與互動才能使我們的共在不斷擴大,增補更多的差異。
在討論該文時,楊先生所帶出的這些在此論域中沒有出現的他者,引發了一個勢必要回應與接納的關懷,其之所以必要正是因為它在共存的意義上可以讓我們反思原來這樣的挑戰/反抗行為會在無意間傷害到某些群體。回應這樣的他者性,可以觸發更有倫理性意義的行為,譬如說該文中探討的實踐者在了解到楊先生所提的他者性後,或許會因此有更廣關懷的實踐。
這裡是小編對於昨天的討論提出的一點想法。小編也很鼓勵讀者們看到文章如果有甚麼意見可以表達自己完整的想法。粉專上其實臥虎藏龍,如果這樣的一個平台可以讓許多不同的異見有被理解的機會,其實也正符合了跨科際背後的精神。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