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藥物現象:Legal High

作者:rainbowchild  耳朵蟲

特約編輯: 王修梧 國立交通大學 社會與文化研究所 博士生

 

純粹吸引讀者用,跟本文的legal high無關XDDD。

純粹吸引讀者用,跟本文的legal high無關XDDD。

前言

現代國家精神藥物管理政策發軔於上世紀初。此時大部分現代流行的精神藥物不是還未出現,就是尚未被用來娛樂,只有很少數藥物因用以娛樂而遭管制,譬如鴉片、嗎啡、大麻或酒精。

一直到了60-70年代,被用來娛樂的精神藥物種類日趨繁多。保守輿論認為使用藥物娛樂將危害社會治安,而藥物文化也常與各種反文化串連,促使各國政府著手訂定針對精神藥物的管制法令。例如美國的Controlled Substances Act(管制物品法) 、英國的Misuse of Drugs Act(藥物濫用法)等都在此時成形。

為顧及最小侵害原則以及立法合理性,藥物管制政策必須對「藥物」有明確、符合科學實證之定義。具體做法即針對明確的化合物(特定的化學式)或是物種進行管制,譬如安非他命、古柯鹼、大麻等等。結果會產生以下三種明顯漏洞:

漏洞一:在天然物種方面,人類使用精神植物或動物的歷史相當長久。管制法令只能針對某些流行常見的物種以及相關製劑進行管制。最常見也就是鴉片、大麻以及迷幻蘑菇。若要將諸多天然精神物質全部納入管理,不僅考驗管理人員的辨識能力,對檢驗技術也是一大挑戰。此外許多物種或製劑具有民俗用途(譬如巧茶與死籐水),更加深管制困難。

漏洞二:使用者可以找當前合法的處方藥使用,直到它因為太多人用來娛樂而被查禁。處方藥濫用至今依舊是嚴重的問題,並造成比所謂的「毒品」更多死亡。安眠藥、鎮定劑與止痛藥的歷史,即是一連串發明與查禁的故事。咳嗽藥水中的鴉片酊與DXM隨手可得,至今依舊是窮苦人或老年人的廉價嗎啡。本來被用於急救心肌梗塞的亞硝基烷類常被當成情趣用品。某些人甚至使用非藥物的日常生活用品取樂,譬如強力膠、油氣或冷煤等等。

漏洞三:由於當今科技發達,科學家們已經解開神經傳導物質以及作用機制的許多謎團。傳統的精神物質之所以能夠有迷幻、興奮或麻醉之效,就是因為其分子結構與神經傳導物質有接近的形狀,或是有特定的官能基。科學家只要掌握這些形狀或官能基,就能合成化學式不同但效用相同甚至更強的化合物。這些化合物不受法律管制,只要標示「不可食用」,就有可能公開販賣。它們常會被稱為「Designer drug」[1],早年較有名的是鴉片衍生化合物,60年代出現與LSD類似的ALD-52,80年代末期則有常被用來取代甲基安非他命的methcathinone。

從本質來看,以上三者都可以被認為是「Legal High」~因為這些精神物質都可以在不違法的前提用來娛樂。事實上,「Legal High」也曾用來泛指以上三種狀況。但如今當我們提到「Legal High」,大多是指第三種狀況。

對於台灣來說,「Legal High」這個詞可能令人感到陌生。這是由於台灣的藥物管制相關議題,從2000年以來一直圍繞著搖頭丸或Ketamine兩大主軸。歐美熱議的Legal High並非沒有傳入,只是聲量相對小了很多,也未能形成議題。譬如,俗稱為「喵喵」的Mephedrone在2009-2010年曾經短暫的在歐美熱銷,後來因為鋒頭太過很快的被禁止。在2010年,台灣就曾出現一名因服用Mephedrone死亡的案例,顯示這種藥物也已經普遍的出現在台灣。[2]大約也是在2010年開始,台灣出現了名叫K2的煙草。這種煙草經常以混和了各種草藥,再加上JWH-018、JWH-073、HU-210與CP47、497等多種不同的化合物(效用類似大麻的致幻成分THC)。由於這些「改良大麻」的研發速度及快,法律難以管制,至今在市面上依舊可以找到相關產品。

從藥物管制局固定公布的藥檢報告來看,台灣查獲藥物的內容向來不乏歐美當下流行的Legal High。[3]可見全球化的影響下,台灣的藥物流行也受到歐美影響甚深。

 

Legal High的詞源

究竟是誰在何時開始使用「Legal High」一詞,如今很難考證。考慮到歐美藥物文化與反文化的密切關係,說不定在六零年代就已經有人開始使用它。

若是要從實體著作來決定,那麼Adam Gottlieb也許是相當早期開始使用這個詞的人。他在1994年發表了「Legal Highs : A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Legal Herbs and Chemicals with Psychoactive Properties」一書。這本書詳細條列許多當年尚未被管制的化學藥物,以及世界各地民俗使用的天然精神物質等等。

在1995-1996之間,一種被稱為「Cloud 9」的藥物曾在瑞舞場景短暫風行。「Cloud 9」是完全合法的藥草製劑,含有高量咖啡因的瓜拿納或可樂果,及銀杏、人參、刺五加一類的草藥混和製成。由於合法又具有強力提神作用,藥販在宣傳時將這種藥物稱為「Herbal Ecstasy」或是「Legal High」。到了1999年初,英國「Legal High」網路商店正式開張。該商店銷售的品項多半類似「Cloud 9」,是一些含有興奮或迷幻成分的合法天然草藥製劑,從迷幻藥、興奮劑到春藥一應俱全。

由以上例子,可以觀察到在這個時期「Legal Highs」如同我們在前言所述,泛指所有尚未納入法律管制的精神物質。在大部分時候,甚至指天然草藥製劑。由於它們的主要興奮成分是咖啡因,使用者評價不高,只有少數人會用這些Legal High替代快樂丸。儘管政府當局對這些未經核可的藥物提出警告,但嚴格來說它們並未構成問題。2000年以後,「Legal Highs」則成為全新的故事。

 

Designer drug的發展

故事說到這裡,我們得先暫時離開Legal Highs的發展脈絡,將眼光暫時投注在迷幻藥世界的傳奇人物~舒爾金(Alexander Shulgin)身上。

Alexander Shulgin

Alexander Shulgin

舒爾金於1925年出生於美國加州,在16歲時進入哈佛學習生化課程,但隨後投筆從戎。他在軍中因緣際會的對精神藥物開始發生興趣。在退伍後,他進入柏克萊大學取得學位,並在加州大學完成精神病學與藥物學領域的博士後研究。

在50年代,他進入知名的陶氏化學公司(The Dow Chemical Company),因此有機會接觸種種知名精神藥物,譬如梅斯卡林。而後他於1966年離開該公司,以兼任教職的方式展開獨立研究。他在此時就已經開始嘗試合成並親身測試各種精神物質的衍生化合物,也因此他與DEA (美國緝毒局)展開合作研究關係,協助處理Designer drug的相關法律案件。譬如,協助辨識藥物,或是在法庭上作證等等。

在許多資料常把舒爾金稱為「搖頭丸教父」,但事實上舒爾金並未合成MDMA,而是因學生介紹接觸MDMA。在親身體驗MDMA的精神領域潛力後,他將之推薦給精神科醫師Leo Zeff。Leo開發出MDMA在談話治療的奇效,舒爾金由此促成了MDMA風潮。

接觸MDMA的經驗也促使舒爾金合成一系列基於MDMA的衍生物,有的是其他Designer drug藥師合成過的,有的則是他新發現的藥物。他聚集了一群小型測試團體,由他本人及這個團體親身試用新藥。他們以口述與筆記完整記錄使用經驗,最終發展出精神物質的系統化分級方案,後人稱為「舒爾金評量表」[4]。

他發現的這些藥物,被收錄在他兩本著作中:1991年以苯乙胺類(LSD、梅斯卡林等)藥物為主題的PiHKAL,以及1997年以色胺類藥物(MDAM、安非他命等)為主題的TiHKAL。這兩本書除了鉅細靡遺的說明這些藥物的合成流程,也以舒爾金評量表為基礎,詳載它們在各種劑量下的精神效應。

舒爾金因為這兩本鉅著與DEA交惡。在出版PiHKAL以後的兩年,他的實驗室被突擊搜索,進行實驗的相關執照被收回。但他也因此被人尊稱為「迷幻藥之父」。PiHKAL與TiHKAL除了揭露精神物質的無限可能,也提供給有意嘗試這些藥物的人們較為可靠的劑量與體驗相關記錄。

 

網路帶來的機會

我們提到Designer drug是遊走於法律灰色地帶的藥物。然而在網路流行前,這種問題上只對製造與販賣者有意義。就使用者來說,無論是非法或合法的藥物,由於在販賣的時候通常都是以街頭名稱取得,他們通常只能根據使用的結果來判斷藥物良窳。

這種狀況在以MDMA為主發展出來的藥物文化中又更加明顯。在取得其他藥物時,使用者會知道那是「安非他命」、「海洛英」或「古柯鹼」。但使用MDMA的人通常會得到的是「快樂丸」,而不是一個膠囊或小袋子裝著的白色粉末。

由於中游或下游都不知道「快樂丸」裡面裝的是什麼,種種Designer drug也就沒有機會被個別突顯,而被人們理解成「有些快樂丸中可能含有Designer drug」。新的藥物從被發現到被人們接受而成為流行,需要較長時間醞釀,甚至需要一些機緣巧合。也因此藥販並無動機積極大量研發各種新的Designer drug。

一直到了網路在97-98年快速成長以後,市場環境突然有了重大改變。.com風潮帶動網路商販發展,所有人都在設法找東西放到網路上賣。我們先前提到的「Cloud 9」,就是將具有精神效應的藥草與網路販賣結合的嘗試。

另外有一批人把腦筋動到Designer drug上。過去沒有人知道混在搖頭丸裡的東西到底合不合法,當然也不敢拿出來公開販賣。但在網路上,由於可以對這些物質進行標示販賣,使用者就可以很容易按圖索驥,買到明確質純的化合物——就像買人們熟悉的老藥物一樣。

網路容易快速累積資料與討論的特性,也是這股風潮的助力。由於經過90年初期快樂丸風潮的洗禮,很多人習慣在網路上分享使用藥物的心得,以及各種使用過程的須知。這些知識有助於使用者在購買Designer drug以前先了解這些藥物,讓他們願意嘗試新藥物。

此外,舒爾金建立的描述方式豐富了使用者們的詞彙,讓他們能以具體方式說明藥物的特性;他過去親身測試藥物使用的流程,則是這些人使用未知物質時的效法對象。這批先驅使用者除享樂以外,更嘗試以他們學到的方法回饋更多資料,並在Erowid與Bluelight這兩個網站沈澱了大量使用者經驗。

由於美國在1986年通過Controlled Substance Analogue Enforcement,以模糊的方式認定Designer drug,禁止人們以食用為目的販售它們,因此在當時這些物質被稱為「Research Chemical」(RC),並且標明禁止食用。一直到兩千年初,Research Chemical一直都是此類物質的主要名稱。但在部分歐洲網站,由於沒有類似法令限制,便開始採用「Legal High」這詞,擺明這些東西就是用來吃用來嗨的。

儘管大部分販售網站的標示為「禁止食用」的Research Chemical,但由於後者更好記也更鮮明,「Legal High」一詞大約便在千禧年初逐漸被網路用藥族群接受。在大約2003-2004以後,大家談到「Legal High」時,已經不再是指任意合法精神物質,而是專指這些Designer drug。

 

全球化重塑藥物商業行為

2001年,中國經過15年的談判以後,正式加入WTO。在Legal High的發展史中,這是另一個不易為人察覺的關鍵時刻。WTO要求金流、物流與資訊開放,為中國帶來更多的機會。許多國外商人來這裡尋找便宜的生產者,將中國快速的轉變為世界工廠。

這批人中當然也包括各種非法藥物的生產者。由於藥物相關法令與管制相對寬鬆,許多歐美人士來此尋找小規模化工廠,生產出口各種歐美管制藥物。這種狀況一直到2004-2005左右,隨著中國相關法令陸續完善後才改變。

但中國的法令當然也跟隨不上Legal High千變萬化的腳步。根據2013年官方的「精神藥品品種目錄」[5],受管制的精神藥品不過才149種,且內容顯然多半參考歐美國家列管的品項。中國幅員廣大,地方治理相對鬆散,此特色成為生產Legal High絕佳條件。一個位於鎮江或深圳的小化工廠,默默的接歐美的單,生產未被列管的化合物,一次一兩百公斤,然後再默默出口。這種事情極難為人察覺。許多與Legal High藥販配合過的化工工廠看見其中商機,紛紛在公司產品網頁公然添加這些品項。有需要的人只要寫信詢問,就可以買到。書信來回的內容可能像這樣:「你需要2C-B嗎?十克一千美元,一公斤一萬美元。我們不收十克以下的訂單,不提供提供測試品。」

在全球化的影響下,中國當然不是Legal High的唯一產國,只是在作為全球工廠的同時中國不會在Legal High商業中缺席。加拿大、泰國、墨西哥等地也有一些工廠生產這些藥物。

 

歡迎來到新世界

2005年,中國的阿里巴巴等網路B2B平台竄紅,更給了Legal High空前的商業發展優勢條件。在這些平台上有千百個化工公司,聯絡方便服務積極,隨時下單隨時生產。

在傳統非法藥物商業場景中,生產是一大問題,也因此必須被侷限在某些條件符合的地方,譬如金三角、阿富汗或墨西哥。Legal High商業模式中的生產,則完全突破這個問題。它們可以在合法藥廠合法生產,生產流程受到ISO認證保障,產品純度皆高達97%-99%。

在銷售面,Legal High藥販永遠追求商品內容合法,因此不需要黑道力量保護。由於取得管道合法,進貨也不需要黑道關係牽線。此後買賣精神藥物再也不是見不的得人的骯髒勾當,而是一門乾淨明亮高科技的生意,最棒的是人人都可以進貨當老闆。今天下單,下週你的網路藥物商店就能開張了。做得好的商家甚至大方接受媒體訪問,暢談生意經。

在數起藥物過量死亡案例出現後,歐美各國警覺到Legal High已經逐漸取代傳統藥物,成為新型態的藥物問題。它們採取過去的模式,將被認為氾濫的藥物一一列入管制名單。但是儘管有些國家已經採行臨時管制名單的措施,對新藥進行緊急應對,藥廠研發新藥的速度依舊遠比管制的速度更快。根據2013年的調查,英國出現了八十種全新的Legal High,也就是說平均每週就有一種以上新藥出現。對政府來說,該怎麼處理這個問題,目前還是個問號。

如果傳統娛樂藥物被人認為是惡龍,我們不妨將Legal High譬喻成Hydra(希臘神話中的九頭蛇) 。傳統娛樂藥物雖不被醫學界認可,但由於擁有長期大量的民眾使用經驗,透過口耳與書籍網路傳承,早已建立出一套有效的減害機制。儘管法律之劍砍不死它們,它們依舊可算是已被馴服的惡龍。至於全新的Legal High,每砍掉一個龍頭,就再生出兩個龍頭。每一個龍頭都是全新的挑戰。

 

[1] 對於沒有學過有機化學的人來說,Designer Drug的概念可能有點難懂。我們還是以DMT為實例來解說好了。

DMT是一種強力迷幻藥,常見於各種動植物身上,譬如仙人掌、死藤、某些蟾蜍以及某些魚類。在人們掌握DMT提煉製作的方式以後,DMT很快的就被禁止。於是化學家們就透過化學合成方式,嘗試著在DMT的分子上加上某些東西,讓成品不受法律管制。依照這樣的作法生產出來的化合物包括:5MEO-DMT、4-HO-5-MeO-DMT、4-AcO-DMT等等。你可以把DMT想像成一塊很大的積木,擁有固定的形狀和顏色,法律只能管制這個長相的積木。當你在這塊積木上面插上其它積木時,因為他的形狀變了,大部分國家的法律就管不到這塊新長相的積木了。
就化學可以用的手段來說,還有異構物(Analogue)這招。你可以把異構物想像成只是把積木變個顏色。但因為異構物在化學原理上有明確的定義,大部分的國家都會特定化合物時,也都會禁止異構物。美國用來對抗Designer Drug的法令爭議也就在於這裡,因為他們用法律改動科學文字,擴張了「異構物」的定義,試圖把不同形狀的積木也叫「異構物」。由於缺乏科學定義的支持,這樣的認定標準極具爭議。

[2]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00504/32486308/

[3] http://www.fda.gov.tw/TC/newsContent.aspx?id=4664&chk=0844f144-a5b9-4a4d-a21f-eca7e3f66871#.VQuDI46Ue4Y

[4] 這個評量精神藥物效力的方法,是在1986年於Methods and Findings in Experimental and Clinical Pharmacology首度發表,發表人是舒爾金、其妻安舒爾金以及工作伙伴Peyton Jacob。此方法的目的是利用簡單的評定標準,根據指定劑量與指定時間來評估藥物的精神效應強度。
在這個評量表中,他將精神效應分成六個等級:-、±、+、++、+++與++++。根據PIHKAL第963到965頁,這些等級分別為:

無感劑量「-」:這個劑量以下都不會有感覺。
最低劑量「±」:能有感到精神出現異狀的最小用量。
一級劑量「+」:能夠明確體驗藥物效應隨時間產生變化,但無法明確感受藥物的特性。
二級劑量「++」:可以明確感受藥物的效應,以及藥物效應隨著時間產生的變化。使用者尚有能力進行其他事務。
三級劑量「+++」:可以明確感受藥物的效應,以及藥物效應隨著時間產生的變化。使用者被藥物效應影響,失去進行其他事務的能力。
四級劑量「++++」:使用者進入藥物的顛峰效應,感受到宗教或神聖體驗。這種效應通常只有迷幻藥才有,是很珍貴的狀態。

[5] http://www.wiki8.com/jingshenyaopinpinzhongmulu.EF.BC.882013nianban.EF.BC.89_134622/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